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那年那幣那些事兒
沈艷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作者簡介:
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北京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美國南加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Econometric Society 會員和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會員。目前擔任教育部北京大學人力資本與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China Economic Journal 副主編,中國數量經濟學會常任理事等職務。研究興趣包括大數據和互聯網金融等。


這兩天,聽到看到最多的就是對“區塊鏈”和“幣”的討論。比如一大早醒來,一大波新聞向我湧來:據說某幣後面的公司要主持某個級別非常高的領導都會首肯的會議,於是幣價半夜火箭般速度抬升。深夜有專門闢謠消息出來,說明那個關於會議的新聞純屬謠言。於是一夜間,就有人成為新晉韭菜、被不知道什麼人收割了。但誰記得他們呢?依舊有人興致勃勃,討論國家這麼支持,漲個200倍不是不可能。
 
這讓我想起前陣子得知的故事:一對中年夫婦,妻子公務員丈夫一家廠子副總,日子過得舒坦。唯一美中不足是丈夫有個弟弟,收入有一搭沒一搭。於是婆婆總念叨他們做哥哥嫂子的要幫弟弟買房,早點成家。所以幾年前兩人就琢磨着投資收益高些的產品,於是投資了一家P2P。這夫婦二人也不是隨便投資、而是經過好幾番考證,認為創始人靠譜才投資的。開始幾年金額都小,資金回報還真是不錯,小日子美美地過着波瀾不驚。妻子不喜理財,後來就由她丈夫全權處理。只是沒承想,她丈夫竟然瞞着她,又從銀行貸款投進去。等東窗事發丈夫向她坦白時平台已經處於清盤狀態,一個月也就能給他們一兩千;另一邊因為有罰息,一個月需要還銀行的貸款已經接近三萬了。她丈夫跟她商量要不把一個門面房賣了?她說兒子特別想出國唸書,房子是留着支持孩子讀書的,這不後年就該出行,賣了還到哪裡籌款?夫婦二人大吵一架。他們想知道,這投進去的錢還能收回來麼?
 
雖然風聞已久,我不懂區塊鏈,倒是心頭不少疑惑。但這年頭,不懂不是正應該去學嗎?於是搜索blockchain technology (區塊鏈技術),我看到下面這的信息:大致翻譯一下:“區塊鏈是一個分布式數字化記賬方式,這些記錄的信息被稱為區塊。每個區塊記錄了一次交易(或一個哈希)的所有信息和數據。它也包含之前區塊的哈希。哈希是可以被看做區塊指紋的數值,該值對區塊唯一,並且每次數據交易發生變化時,它的值會發生變化。因為每個區塊包含之前的哈希,所以每個區塊是在全面區塊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就形成區塊鏈。如果有人要修改一個區塊的數值,那麼就會讓其他區塊數值的有效性發生變化,因此就需要經過一個驗證程序……”
 
霧裏看花時分,卻驀然想起那次去參觀南京城牆。據說南京城牆是朱元璋褫奪了南京當時的首富沈萬三的家財修建的。至今去看,仍然驚嘆建築質量之優異。為什麼牆磚可以那麼好?講解人員專門給我們看了,原來每塊牆磚上都刻了從最高級別建城牆官員到最下層燒製工這道道手續涉及到的人的名字。一旦出現城牆坍塌事故,這一系列人都脫不了幹系。這是一種分布式記賬吧?相比於國家專門記錄哪些批次的哪些磚由何人督造、只有一個文件容易丟失、出錯、篡改的現象,現在每塊磚上都有信息,併在一起又可以得到那個整體的信息。這裏的每個區塊包含了上個區塊的信息吧?第一個名字是知府的名字,加上下級知州的姓名後,知府這個區塊除了名字外還增添了“上級”這一信息、而下面知州的信息就包含姓名和下級這兩個維度;待再添加知縣名稱後,知府變成上兩級領導、知州變成上級領導、知縣變成基層領導。以此類推。這個信息是公開可見的吧?任何人只要認得繁體字,都可以看到誰負責建牆了。這信息不可篡改吧?一旦刻上了磚,誰是上級誰是下級,一目了然。只要改動了一個名字,那麼上級下級的位置就會變化。看起來如果要用今天的語言,這南京城牆牆磚的燒製技術,恐怕就該算是區塊鏈技術應用了。
 

南京明城牆城磚一般長40~45厘米,寬20厘米,厚10~12厘米。大多數城磚留有銘文(右上小圖),少則一字或一個符號、記號,多則70餘字,這不僅是南京明城牆的一大特點,也是南京明城牆歷史文化遺產價值的重要組成部分。(網絡圖片)  
 
但一個核心問題是,如何保證刻在牆磚上的名字,和真實燒製一塊磚涉及到的所有活生生的人,一一對應?實際操作中倒是簡單的:如果有人敢作假,恐怕不只是自己身陷囹圄乃至喪命、還可能要被株連親族。說起來,這是一個靠強中心來維持準確性的系統。但是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優勢、共識算法的邏輯似乎不是這樣。感覺更像是,如果在刻磚之前詢問了涉及到的每個人:知府A你是第一級、知州B是第二級、知縣C是第三級、燒磚工D是第四級,並且大家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麼這個信息就是確實的。那麼問題是,怎麼保證這裡的ABCD會說實話呢?去中心化安排下就只能是大家相互印證。而相互印證的過程,會不會變成羅生門呢?最終是不是還是需要一個審判呢?即便這些過程都可以完成,速度如何保證呢?要知道去年雙十一峰值交易已經達到9.2萬筆/秒了。
 
技術是人發明的,也是要服務活生生的人的。如何讓活生生的人將真實世界的信息記錄到鏈上、並且用極高的效率完成,這裏存在踏踏實實的挑戰。將一直存在的疑惑提出來也是想就教於方家。只是我的疑惑還在,卻看到市場上一些人將對區塊鏈技術的追求等同於認可大規模炒幣。想起那些不懂得原理就買“網上理財”而搭上自己乃至至親幸福和前程的故事,好奇未來的人們會如何記錄和看待這段歷史。不禁還是想說句:幣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