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區塊鏈—重新定義財富的生產與分配
段永朝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從技術上來說,區塊鏈只有十年的時間。2008年11月,一個傳說中的人物中本聰發表了一篇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電子貨幣》。這就是它的引爆點。在區塊鏈的發展歷史上,有幾個重要的時間點。第一是2013年11月,比特幣超過1,000美元。第二是2016年8月,22歲的程序員Vitalik Buterin發布以太坊。第三是今年6月,Facebook發布Libra。
 
區塊鏈作為一種基礎技術,它將給未來帶來巨大變革。那麽它的意義到底何在呢?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
 

2019年9月25日,杭州,阿里巴巴―雲棲大會,螞蟻區塊鏈。(視覺中國圖片)  
 

中國推出“城市鏈”可期

 
通俗地說,區塊鏈就是區塊、區塊、區塊……一個一個的Block,就是數據塊,相互之間用火車拉起來,把它串成一起,這就是chain。在比特幣中這一個Block大概是一兆左右,比特幣是十分鐘記一次賬,每十分鐘發生的經濟活動都記到這一個數據塊裏。
 
區塊鏈通過加密的辦法記賬,所以不用擔心這件事情完全透明,它只是對有權力訪問這個賬本的人透明。每個區塊裏面存了很多的交易,這個交易與傳統的賬本不一樣。傳統的賬本只是交易雙方的經濟活動,但是在區塊鏈上每個數據塊上所記錄的經濟活動是所有的鏈上企業。
 
區塊鏈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它天然地可以打通供應鏈,打通區域經濟。我們可以想像未來中國某一個城市,某一個區域脫穎而出,把城市的公共服務、工業生產組織、服務組織統統上鏈,組成一個城市鏈——比如說某個地區有50萬家企業,讓它上到一個區塊鏈上,都共享同一個賬本。在今天看來,這在技術上已經沒有障礙,唯一的是參數還不太理想,這個參數就是“並發”。我們知道,“雙十一”的峰值並發交易是每秒25.5萬筆。今天我們區塊鏈還只能應對每秒數十個到數百個並發的交易。但是,技術參數的突破應該會很快。如果這個沒有問題的話,整個城市區域幾十萬、上百萬家企業共享同一個賬本就沒有問題,存儲不是問題,計算能力不是問題,帶寬不是問題。
 
深圳要先行先試,要敢於走到前面。我相信,不是深圳就是中國其他地方,會率先推出自己的“城市鏈”。

區塊鏈使生產、消費、分配有了並發的可能

 
我們回顧一下傳統經濟學的主要思想。從亞當·斯密到大衛·休謨到馬爾薩斯、李嘉圖再到馬克思,這些經濟學家經過上百年的探討,最終達成了這樣一個共識:用增長推動經濟發展。假設資源稀缺,就要加足馬力生產,提高生產效率。所以說財富的生產是第一位的,創造財富是第一位的。
 
在區塊鏈以前,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工業革命都在提高生產效率,可是到了第四次工業革命,問題的焦點發生了變化,生產不再是舞台中央,公平問題日益成為新政治經濟學的核心問題。所以區塊鏈的經濟思想總結這麽幾句話:
 
一、馬克思曾經預言過的“自由人的自由聯合”,已經通過互聯網真實地出現在地平線上。二、人的勞動和財富創造之間的物化關係,日益解耦;創造和創新成為人的日常生活的必要組成部分。三、生產活動和價值分配的權利,第一次有了完整統一的可能,這個統一的基礎,就是區塊鏈。
 
下面舉例來看。現在喝啤酒需要掃碼支付,從傳統商業來看,商品物流是這樣的,從生產廠到批發商到零售店到消費者。再看資金流,你掃碼支付的10塊錢,到了小老闆的口袋裏,一個月之後,需要給上游批發商貨款,批發商三個月之後給總代貨款,總代半年之後給生產廠貨款,這樣的一步一步的歸結。所以,物流和資金流是逆向流動。
 
工業時代的經濟學家為了解決財富分配滯後於財富生產,構建出一個財富分配的三階段理論:財富的第一次分配是工資,第二次分配是稅收,第三次分配是公益慈善。所以在工業資本主義時代,生產和分配首先是不同步的,財富的分配是滯後於生產,更重要的是財富的分配跟生產不但不同步,而且不對等。因此,馬克思《資本論》分析資本主義提出來最重要的概念“剩餘價值”、“勞動的異化”。這個月拿到的工資是上個月勞動的報酬,但是並不等於上個月創造的所有價值的總和。第一次分配就已經扭曲了。為了解決這個扭曲,出現了稅收。稅收來調節分配不公的問題。但是它調節力度其實有限。所以又有了第三次分配,關注貧因區域進行公益慈善。所以我們會發現在舊的體制下,生產、分配是錯位的。
 
這個問題在區塊鏈之後,有了一個非常巧妙的解決方法。當消費者、零售商、批發商、生產商,所有供應鏈都處於一個區塊鏈,這時候這瓶啤酒是怎麽消費的呢?當你一掃碼這十塊錢,並不是把錢給了小老闆的口袋,這十塊錢立刻分解成100個支付項:瓶子蓋兩毛錢,瓶子五毛錢,瓶子上刷的商標三毛八,瓶子裏灌的飲料兩塊五,瓶子上分攤子的運輸成本三毛二,瓶子上分攤的資金成本、銀行利息兩毛八……這個瓶子上凝結的物化勞動和物料成本瞬間分解成一百個碎片化的支付項,分解完之後到達它的終點。
 
這是一次偉大的革命,偉大之處就在於消費和分配同時進行。當消費者的消費行為開始,就開始了財富的一次分配。由於有了區塊鏈,生產、消費、分配突然有了並發、疊加的可能。
 

信息社會的信任需要區塊鏈的加持

 
很多人說,區塊鏈是為了建立信任。區塊鏈怎麽建立信任的呢?通過不可篡改、不可抵賴、加密,這只是技術層面的一個方面,區塊鏈建立信任是基於這樣一個原理,就是傳統社會人與人之間建立信任的成本太高。傳統社會建立信任有一句老百姓的口頭禪叫“日久見人心”,或者說“吃虧上當長見識”。可是這種建立信任的成本和社會代價非常高,因為它要通過多次重複“博弈”。
 
而且,傳統社會誠信的履行成本也非常高。因為不知道別人會不會坑你,所以我們就有了警察,有了質量檢驗,有了工商稅務,有監督管理成本,有司法履約成本。
 
信息社會之後,我們發現如果建立信任的方式不改變,社會將無法正常運轉。為什麽?因為我們聯結的廣度遠遠超過傳統社會。現在一個人手機裏有兩千個聯絡人輕鬆平常,我們天天都在網上跟陌生人打交道,我們的網購行為都是與陌生人發生關係,你怎麽樣通過“吃虧上當長見識”來跟他建立信任呢?
 
在互聯社會中,我們希望跟陌生人的信任一次就建立。可是跟陌生人建立信任不是通過道德說教來建立的,這時候你會知道區塊鏈是一個太好的東西,可以與陌生人一次就建立信任。我雖然沒有跟你打過交道,但我相信你不敢蒙我。因為你要蒙我,你要付出一生的代價。所以誰都不敢了,誰都規矩了。
 
想一想我們坐高鐵。我們過去坐火車很擁擠,特別是坐短途還沒座位,要搶座位。今天我們坐火車的環境大為改善,為什麽?技術上有賴於分段售票,誰買到哪一段車票,哪裏下車,那個坐位就空出來可賣。這件事情通過信息技術解決了。這樣一來,加上提速的原因,我們的供給側突然豐富了,並且精細化到了每一個座位、每一個時點的狀態,所以不用着急了,你要買票一定有座位。
 
區塊鏈告訴我們,未來的信任的基礎設施發生變化以後,人與人之間的經濟關係從某種意義上說簡單了。“漫天要價,就地還錢”永遠成為過去了。
 
 

區塊鏈創造一個“知足社會”

 
區塊鏈的偉大意義,還不僅限於建立“信任社會”。區塊鏈的最重要的作用是下一點,它會帶來一個“恰當的社會”,也就是“知足社會”。
 
我們今天的經濟發展帶來的是不知足的社會,每個人拼命地積累財富是為了應對不確定性。我們拼命地佔有財富,我們為佔有財富奮鬥終生,這是生活的異化。可是沒有辦法,因為“隔壁家”都這樣,我們每個人都不能免俗。但是我相信,區塊鏈推開之後,我們佔有的樂趣會大大下降。為什麽這樣說?
 
有兩個理由:第一,生產不是問題。今天,生產足夠多的麵包已經不是問題,生產已經不是貧富差距的主要指標,分配才是。第二個理由更直接,就是你一輩子吃多少麵包是有數的。我們每個人生活所需要的物質材料消耗基本上大體上是個定數。
 
這兩個基本要素就決定我們今天應該關心的是分配問題,而不是生產問題。
 
美國應用數學家、控制論的創始人諾伯特·維納1950年寫了一本書,叫做《人有人的用處:控制論與社會》。他在這本書裏引用了一個英國詩人叫Holmes寫的一首詩《一個神奇的單馬車》。在十八世紀,很多手工業匠人能生產物美價廉的馬車,經久耐用。可是諾伯特·維納提了另外一個問題,評價一個馬車好不好,難道只能看它經久耐用嗎?如果只看經久耐用的話,就會有很多的手工匠人不顧一切地把馬車做到總也不壞,這是個好事嗎?他提出來,一個設計良好的馬車壞掉了,是說當它壞的那時候,哢嚓一下所有的部件都壞了……這才是最好的馬車。
 
所以一個人的生命終結也應該是,哢嚓一下哪裏都壞了,沒有一個器官比另外一個器官活得更長。這聽上去像不像一個烏托邦?其實,這個烏托邦思想非常有道理,它講“匹配”,我們把這種匹配度良好的社會叫恰當社會。或者用中國人的話說叫知足社會。
 
我們每個人私下裏都有知足的理念。隨着年齡的增長,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不要貪。可是大門一打開,因為隔壁老王不這樣,一下子就把你追我趕的勁頭給點燃了。所以互聯網讓我們可以重新回到聯接的狀態,回到彼此不貪的狀態,知足的狀態,這才是一個美好社會的願景。你說別人不這樣?區塊鏈之後你就會發現大家都這樣了,因為區塊鏈是未來世界的基礎設施。
 
最近我在研究區塊鏈的過程中發現這樣一個現象,烏托邦思想在回潮。烏托邦思想家在工業資本主義革命時代提出了超前的思想,他們關注平等、關注財富分配,所以有很多很多的,不管從五百年的托馬斯·莫爾寫的《烏托邦》,還是弗蘭西斯·培根《新大西島》,還是康帕內拉的《太陽城》,他們都在描繪着一種豐衣足食的、其樂融融的、各取所需的這樣一種社會圖景。但是非常令人尷尬的是社會生產條件不具備,技術條件不具備。所以今天區塊鏈技術、人工智能技術極有可能使這樣一個烏托邦世界重新到來。
 
總結一下,區塊鏈的偉大意義是三句話,第一句話:它是關於信任的烏托邦。人們需要回到天然的信任,而天然的信任需要工具的加持,這個工具就是區塊鏈。第二句話:財富的生產和分配今天有了同時解決的可能,又要仰仗區塊鏈。第三句話:區塊鏈會帶來一個“恰當的社會”,也就是“知足社會”。


作者介紹:


段永朝 
北京葦草智酷科技文化公司創始合夥人,信息社會50人論壇執行主席,高級工程師,中國計算機學會高級會員,工學碩士。北京大學新聞與傳媒學院兼任碩士生導師,杭州師範大學阿里巴巴商學院特聘教授,數字論壇創始成員,中國自動化學會區塊鏈專委會副主任委員,阿里巴巴研究院學術委員,騰訊研究院雲中智庫顧問,北京數字資產研究院學術委員。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