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產業園區的發展規劃體系和“走出去”戰略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演講分享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455期 2019-11-04發表]
在10月23日舉行的“2019一帶一路經濟開發與自貿園區聯盟年會暨自貿園區建設經驗分享會”上,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為與會嘉賓分享了中國產業園區的發展規劃體系與中國產業“走出去”的戰略安排。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演講中。
    

向第四代產業園區標準看齊

 
曲建表示,在走向世界發展中國家的時候,當地政府希望我們提出來一個規劃建設園區的方案,於是把西方的模板和中國的模板做了一個對比,可以看到,中國園區的種類無論從規模、數量或是品種上來看,都包括西方國家產業園區的種類。“所以說,我們就像一個重要的中藥庫,我們擁有更多的基本藥材,對於‘走出去’到不同國家,我們可以抓住不同的品種來適應當地的發展需求。”
 
據了解,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在埃塞俄比亞、毛里求斯、肯尼亞、剛果等地,幫助建設了一大批各種類型的經濟特區和產業園區,與此同時,也在非洲和亞洲的一些國家建立了大量的產業園區。曲建表示,如果說人類社會二戰以後的全球化受到了一定的影響,經貿區域的一體化進程可能會由各類園區推進相互的網絡化以及網絡之間的聯繫而進一步加深。也就是說,整個國家參與到全球化,可能會受到這樣或那樣的阻撓,但是一個區域一個國家內的園區可能會成為未來發展的一個抓手。
 
 曲建分析指出,產業園區的發展體系可分成四個代際(即第一代產業園區、第二代產業園區、第三代產業園區和第四代產業園區)。在產業定位上,從勞動密集型產業向知識密集型產業轉變;在空間形態上,從低密度廠房向集約型城市綜合體轉變;在園區功能上,從單一生產功能向多元化社區功能轉變;在綠色環保上,從無意識向低碳節能環保轉變;在運營服務上,從輕視到重視、從初級到多元轉變。一二代產業園區主要承接中國的一般加工組裝產成品的工作,三四代園區主要是像深圳以及長三角這樣的區域,有一批在發達國家經濟體裏面所設置的研發機構進入到第三、四代產業園。曲建特別指出,“甚至可以講,深圳經濟特區及其周邊區域已經成為了我們國家各類園區種類最齊全的一個城市,各種的實踐都進行了一系列的探討。”
 
他續指,今天我們所在的區域,今後它的規劃和建設的水平,毫無疑問是第四代的標準。我們“走出去”的時候,第一代產業園區的基礎設施造價是5億元人民幣/平方公里的水平,到第四代園區的基礎設施造價超過100億元人民幣/平方公里。這樣的基礎設施水平差異,導致出來的營商環境、基礎能力亦有所不同。現在正有越來越多的產業園區開始關注如何提升自己的園區競爭力,把自己的第一代產品及第二代產品向第三代第四代進行轉型升級。怎麽能夠讓我們本土的園區和境外園區有效地進行產品關聯,完成相互之間的產業配套,這就需要一套完整的規劃體系。
 

“123規劃體系”助園區更好“走出去”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長期參與自貿區、海關特殊監管區、經濟技術開發區、新區等各類國家級園區的研究規劃,為中國產業“走出去”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作為國家高端智庫,研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知識體系,即“123”園區規劃諮詢體系(簡稱“123規劃體系),能有效地幫助國內產業園區更好地“走出去”。
 
所謂的“123規劃體系”,即1法規、2規劃、3報告。
 
1項法規包括每一個園區所要出台的法律、優惠政策,這一點在中國企業“走出去”,到其他國家搞經濟特區、自貿區、產業園區規劃的時候非常重要,因為當地的法規體系跟中國的法規體系存在着較大差異。當到達一個國家後,首先要幫助起草經濟特區法規,以法律的方式確定下來,投資人到這個園區,應該享受到什麽樣的優惠政策。“應該說,在我們考察和參與規劃建設的境外十多個國家經濟特區裏面,法規建設是重中之重的一項任務。就像我們80年代開發建設深圳的時候,當時歐美的投資人來到深圳問的第一句話是,你們的法規是什麽?我們今天可以告訴他,深圳經濟特區發達,有一部大法,有400個實施細則以及2000多部可操作性的方案指引,有着一套完整的法規指引方案。”曲建說,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規則,辦事要講規則,享受優惠政策也要講規則。
 
2個規劃則指產業規劃和空間規劃。關於產業規劃一說,曲建舉例道,比如我們現在有相當一部分輸美的產品,沒有辦法用made in China向美國出口,則需要把這些零件帶入到東南亞及非洲國家,再出口至美國,以減小影響。“所以在東南亞和非洲所規劃的一系列園區,差不多在近三個月裏所有的房子被一搶而空,這就是由於貿易規則調整,全球供應鏈體系調整所帶來的問題。”第二個則是空間規劃,也就是說,我們這些產業要用一個什麽樣的布局方案,以求最優化地布局在境外產業園區裏面。
 
3項報告,即投資可行性研究報告、融資報告和管理運營報告。投資可行性研究報告是回答對外投資的商業模式及盈利水平。我們對外投資一定要追求效益,沒有追求效益是不可持續的。融資方案則回答我們到境外建設各類產業園區,對應的投資來源於什麽地方等一系列問題。一些中國企業到境外投資後不久便形成了資金鏈的斷裂,緣於投資方案沒有做好。最後一個則是園區的運營管理報告。“我們去搞個自貿區也好,去搞境外的產業園區也好,一定要注意我們不僅僅是建設環節,我們還要考慮到未來五十年的運營期,它所需要的資金、所需要的支持、所需要的人力資源。”曲建補充道。
 
曲建表示,我們這些年來分別走向歐洲、非洲、亞洲這些國家,在歐洲片區,也包括美國的片區,最主要是搞科技投資的項目和科技產業園區的平台。在非洲領域和在南亞片區,最主要的是把勞動密集型產業,從事終端產品組裝的環節帶入到這些國家。比如在印度、斯里蘭卡、巴基斯坦、柬埔寨、越南等等,以及非洲的埃塞俄比亞、剛果、肯尼亞等,我們都分別在這些國家做了一個甚至是多個經濟特區。例如在埃塞俄比亞,我們一共規劃了6個經濟特區,現在其中一個經濟特區已全面投產,迅速拉動全國外貿出口的大幅度提升。
 
曲建總結經驗發現,中國的經濟發展階段,正在從一個追求GDP的時代,向追求GNP時代轉型。簡單來說,就是中國的園區除了本土的園區產生的生產能力以外,現在還需要考慮在海外其他地區再創造一個企業自身以外的園區。“我們自貿區未來的發展方向,除了本園區的產業發展以外,還需要在本土以外的海外地區再次創造自貿區的網絡系統,這樣才能支撐中國國內GDP的進一步增長,也可以提高中國GNP的發展水平。”他說。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