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香港政治亂象大剖析
顏安生 [第3450期 2019-08-26發表]
自今年6月9日香港出現暴亂以來,有關事態不僅沒有平息下來,反而愈演愈烈,不僅特區政府反覆遭到圍攻和衝擊,交通和社會秩序遭到破壞,而且一國兩制底線和國家主權也屢受衝擊,可以說,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勢和挑戰,正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所警告的那樣,如果香港的暴亂持續下去,出現局面失控,玉石俱焚,那麼很可能將香港推上衰敗的不歸之路。

眾所周知,一直以來,香港都是蜚聲國際的營商之都、金融中心、旅遊勝地、購物天堂。也正是因為香港有着良好的營商環境、社會環境、法治環境和健全的基礎設施,不僅成為國際商賈巨子的匯集之地,而且也是國際資本最理想的棲息地。正因如此,香港才得到“東方之珠”的美譽。
 

反中亂港分子暴力圍堵立法會及政府總部,讓香港陷入危險境地。圖為7月1日,示威者非法暴力衝入立法會會議廳,在牆上噴上“太陽花HK”字句,及塗污特區區徽。 
 

政治亂象從未間斷


然而,回歸之後,香港的反中亂港勢力與台獨勢力同流合污,在國際反華勢力的領導、支持和配合之下,不斷在香港製造混亂,企圖將香港這個蜚聲國際的營商之都演變成為政治動亂之源,其根本政治目的是要通過搞亂搞臭香港,破壞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從而達到破壞中國和平統一進程,遏止中國和平崛起的目的。也正是在這種巨大政治陰謀的指引之下,國際反華勢力、反中亂港勢力、台獨勢力台前台後分工明確,有領導、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地策劃各種政治破壞活動,政治亂象幾乎隔三叉五就會在香港社會、政壇和媒體上輪番上演。回歸以來,香港社會和政治舞台從來就沒有平靜過,總有那麼一些人唯恐天下不亂,煽動市民,挑撥離間,不斷策劃反政府、反內地、反中央的示威活動;少數政客則通過立法會平台,竭盡抹黑、顛倒之能事,大肆攻擊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個別媒體更是公開以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為敵,不斷製造反中亂港輿論,破壞一國兩制,損害香港利益,挑戰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權威,挑戰一國兩制底線。

細心的人們都會發現,上述三股政治勢力及其他們的政治活動從來就不是孤立的,而是你方唱罷我登台,彼此之間相互配合、互相呼應、推波助瀾,有策劃,有組織,有章法。通常的情況是,媒體製造輿論,抓住某個議題造勢,接着一定會有一部分人舉行反政府示威活動,且製造事端,挑釁法治;最後,視示威結果情況,若干立法會議員必會通過立會平台對特區政府發難。三股政治力量的矛頭皆指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

令人不解的是,回歸前,香港社會和政治舞台十分平靜,那時,港英政府非常強勢,對港人根本沒有任何民主可言,現在仍然活躍在香港政治舞台的少數反中亂港勢力頭面人物在港英政府統治下卻都像小綿羊,表現極為低調老實,不曾有過一人對港英政府說半個“不”字。相反,他們對港英政府的獨裁統治和發號施令皆言聽計從、百依百順。然而,從1997年7月1日開始,這些人便突然跳出來,首先以示威抗議者的面目出現在香港主權回歸儀式上,並且從此在香港拉開了港英時代從未有過的政治亂象序幕。

 

香港2014年9月底發生非法“佔中”,歷時79天,數萬“佔中”參與者佔據香港金鐘、灣仔數條交通幹道,造成交通癱瘓,導致香港旅遊、零售、交通運輸等多個行業遭受重擊,更為嚴重的是最受香港人珍視的法治受到踐踏。圖為當時大批示威者聚集軒尼詩道,導致不少店舖無奈閉門。

回歸22年來,反中亂港勢力對香港毫無建樹,壞事做盡,惡貫滿盈,他們使出渾身解數,掣肘和衝擊香港經濟發展,最大限度降低香港市民的生活水準,他們總是乘香港之危,煽動和激發香港社會內部的不滿情緒,以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為目標,企圖使香港成為他們控制的獨立王國。

22年來,凡是對香港經濟發展有利的事情,反中亂港勢力總會台前幕後進行各種搗亂;凡是有利於改善香港民生的大事,反中亂港勢力都會想方設法轉移香港社會的視線,以諸如人權、自由、民生、環保等無所不包的話題進行政治炒作;凡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為了香港明天更美好而出台的各種政策、方案,反中亂港勢力都會無恥唱反調,甚至歪曲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基本法》精神,無限上綱上線,攻擊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

香港正在成為反中亂港勢力進行政治表演和大肆破壞的舞台,他們可以隨心所欲,上竄下跳,大肆搗亂,猖狂至極。這一政治亂象不斷呈現擴大化趨勢,直至今年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反中亂港背景深刻


為什麼在港英時代聽話順從的羔羊在回歸後突然兇神惡煞,膽敢挑戰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為什麼港英時代從不喊“民主、自由、人權”的順民一夜間成為香港“民主、自由、人權”的急先鋒?為什麼反中亂港勢力膽敢置香港經濟發展和香港利益於不顧,不間斷地肆意搗亂和破壞?根本原因在於,這些人雖然都有一副港人的面具,而其真正本質和靈魂是美英政府在香港豢養的走狗,是國際反華勢力的組成部分,是地地道道的漢奸。

由於鴉片戰爭期間中華民族的孱弱和不幸,香港被英國通過不平等條約割據,港英政府統治香港長達一百五十多年。然而,隨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香港這個與母體分離長達一個半世紀的遊子也必將回歸,這是國際反華勢力無法阻擋的歷史趨勢。儘管如此,高高在上的殖民統治者決不甘心就這麼輕易失去對香港的統治,更不願意看到香港從此以後與自己沒有關係。於是乎,早在香港回歸之前,國際反華勢力就開始了籌劃,如何將自己的勢力潛伏和保留在香港,以便隨時出來搗亂和破壞。

美英政府當然不能把金髮藍眼白種人作為使者留守香港,這樣做將使其在香港從事的任何搗亂活動都毫無隱蔽性可言,最佳方案就是尋求黑髮黃皮膚的本地港人作為自己的替身。出於對港英政府的敬畏和對內地存在的偏見,部分受港英教化的港人心甘情願地充當美英政府的走狗,接受美英政府的指示,在香港從事着按美英政府意志行事的各種反中亂港的勾當。由於美英政府豢養了這樣一批走狗,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有這樣一撮人在港英統治時代一言不發但在香港回歸第一天起就竄將出來大鬧特鬧,因為作為走狗,美英政府已經把他們放出了籠子,要他們出來狂吠、咬人。

早前,在香港媒體上廣為曝光的維基解密資料可以證實,正活躍在香港社會和政治舞台上極力從事着反中亂港活動的香港“泛民主派”與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存在着密切聯繫和關係,香港“泛民主派”的骨幹成員經常向美領事館匯報和請示,近幾年更發展到不顧起碼的遮掩和廉恥公開到美國和英國主子那裏去告洋狀,現在,他們培養出來的新一代繼承者竟然公開叫囂要成立什麼“港英美聯盟”,以對抗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這充分反映出香港“泛民主派”的深刻背景和後台非同一般,原來,他們在香港這麼有組織、有預謀、有指揮、有章法地從事着反中亂港的勾當皆是國際反華勢力運籌的結果。

由於有了美英政府充當後台,作為馬前卒和走狗的香港所謂“泛民主派”有恃無恐,胡作非為,他們仗着有美英主子為其撐腰,不僅無視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存在,甚至可以完全不顧及七萬百香港市民的感受,公然要求美英政府插手香港事務。回歸以來,他們多次派骨幹跑到美國國會向美國主子大告“洋狀”,他們還派代表跑去歐洲,向歐盟成員匯報香港關於23條立法的情況,要求歐盟出面阻止港府停止23條立法,現在,又要求成立港英美聯盟,呼籲美英等國通過所謂的香港人權保護法來保護他們所謂的人權,等等。由於香港社會的寬容,美英所控制和導演的香港政治亂象鬧劇不斷變本加厲,已經開始傾向使用暴力手段企圖逼迫特區政府就範,逼迫中央政府讓步。

 

2016年2月8日(大年初一晚),香港旺角通宵爆發街頭暴亂,致130人傷。旺角暴亂拉開了反中亂港暴力活動的序幕,禍害香港,令人髮指。圖為當晚大批暴徒使用地磚掟向警方。
 

香港成政治動亂策源地


一直以來,善良的香港市民都將香港“泛民主派”的所作所為理解為選舉動作,是出於選舉、提高知名度並博取選民選票的需要;更有一些市民認為,“泛民主派”所舉行的一場場遊行,在立法會上的惡意攻擊和漫罵以及部分媒體的興風作浪只是香港特色,是民主社會正常的現象。正是由於香港社會普遍存在的這種善良心理和認識,客觀上縱容了“泛民主派”的胡作非為。

無數事實證明,“泛民主派”背景非同一般,他們就是美英政府在香港豢養的走狗和馬前卒,他們聽命美英政府的領導和指揮,執行的是美英政府所交付的使命,其政治目標非常明確,即利用香港回歸時間尚短,港人人心未有完全回歸的契機,在極少數暴力人物、部分媒體輿論、部分立法會議員的相互配合,相互支持,相互響應下,打着所謂民主、人權、自由的旗號,蒙蔽市民眼睛,煽動各種政治活動,逢中必反,搞亂香港,破壞一國兩制的偉大實踐,破壞中國的和平發展。

 
近日,亂港分子大肆施暴,踐踏法治,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8月6日,經常赴海外勾結反華勢力、唱衰國家和香港的黃之鋒和羅冠聰,聯同港大學生會的黃程鋒和彭家浩,被踢爆日前與美國駐港領事、美領館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密會。圖為黃之鋒(左二)、羅冠聰(左三)等人正與Julie Eadeh(右二)密會。

中國的和平崛起是以美英為首的西方社會所不願意看到的,為了阻礙中國的和平發展和崛起,西方反華勢力無所不用其極,時刻都在進行顛覆和破壞活動。僅從近四十年來看,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美歐諸國總是揮舞制裁大捧對中國進行無情封殺;在輿論上,他們可以針對中國國內出現的一些問題大肆唱衰中國,鼓吹“中國崩潰論”;近年來,中國發展勢頭迅猛,而整個西方世界卻江河日下,於是,西方社會又改弦易轍開始叫囂“中國威脅論”。

為了不斷干擾中國的發展進程,美英等西方國家政府不僅收留了包括法輪功組織、達賴流亡組織、民運組織等在內的幾乎所有反華組織,支持這些組織在國際上進行反華破壞活動,而且還通過對台灣的軍售活動千方百計牽制中國。然而,無論美英在輿論上如何玩弄把戲,抑或支持反華組織和對台軍售活動都不能對中國的和平發展形成直接的威脅和破壞,事實上,“中國崩潰論”和“中國威脅論”已經越來越沒有市場,甚至成為國際笑話,各路國際反華勢力也黔驢技窮,對台軍售的活動正受到中國政府強有力的反制。只有香港的走狗們似乎越鬧越大,不僅把香港搞得烏煙瘴氣,讓特區政府變成了噤若寒蟬的弱勢政府,而且也似乎牽制了中國中央政府。

可惜,直到現在,許多善良的香港市民仍然沒有認識到,香港的“泛民主派”來頭不小,絕非喊幾句“民主、自由”口號那麼簡單,他們肩負着美英政府搞亂香港、破壞一國兩制,牽制中國和平崛起的重要使命。“泛民主派”的一切行動都以美英利益為依歸,只要能夠完成美英主子交代的使命,他們可以置香港於死地,可以把香港變成死港,只要能夠讓特區政府癱瘓和讓中國政府難堪的事情,他們必定大肆演繹。大家可以看到,從香港回歸當日的抗議活動,到反對國家安全條例的立法;從司法覆核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到否決特區財政預算案;從2014年的佔領中環到2016年的旺角暴動,再到如今長達兩個月的暴亂活動……香港的“泛民主派”所上演的一出出鬧劇無不是按照美英主子的意圖導演出來的,香港市民的利益和未來在他們的眼裏就是糞土。

 

陳方安生、郭榮鏗、莫乃光三人跑到美國,甘當美國人“遏華”棋子。圖為“賣港三人組”奴顏媚骨,千里迢迢為美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慶祝生日。
 

關鍵在於喚醒香港社會


祖國內地是香港最大的靠山,中央政府的支持是香港最大的優勢,回歸22年來,儘管外來衝擊不斷,內耗不止,但隨着內地的快速崛起,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香港通過借助內地經濟發展的動力,不僅沒有像西方輿論曾唱衰的那樣沉淪下去,經濟發展表現反而好過美英等西方發達國家。這是香港值得慶幸的地方。

然而,不能不嚴重警醒香港社會,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香港已經成為美英政府豢養走狗和馬前卒的政治動亂策源地,成為國際反華組織活動的舞台,成為了各路企圖圍堵、牽制中國和平發展勢力盤踞的據點。這些形形色色的外來組織和勢力都把搞亂香港、牽制中國作為自己的最大目標,今年6月9日發生暴亂以來所呈現的局面告訴大家,香港的繁榮穩定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香港的未來正面臨越來越大的不確定性。

首先,由於“泛民主派”所上演的暴力運動愈演愈烈,他們所使用的政治暴力、語言暴力、身體暴力正在全方位衝擊香港的傳統價值觀,理性、文明、溝通、交流、善意等一直為香港社會所珍視的為人之道正在土崩瓦解,正不壓邪,戾氣泛濫,香港社會風氣正在惡化,社會秩序被嚴重擾亂,香港社會正變得日益畸形。而受政治運動毒害最深的莫過於香港的青少年,他們生活的環境到處充斥的各種暴力場面、謾罵語言,對他們的身心產生強烈刺激作用,一部分青少年已經開始成為政治運動的犧牲品,他們也開始走向街頭,使用暴力解決問題。

其次,“泛民主派”所掀起的政治運動,旨在反中亂港,癱瘓特區政府,對抗中央政府。回歸以來,“泛民主派”的確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了他們的目的,特區政府及其官員由於受到政治圍剿,疲於應付,根本無力亦無心着眼香港發展大計,特區政府被逼成為了無為而治的政府,一些港府的官員也都奉行不幹事不犯錯的明哲保身哲學。而香港社會由於專注於“泛民主派”所挑起的層出不窮的政治亂象中,港人幾乎都被捲入了無休止的爭論和吵鬧當中,香港社會內耗嚴重,攸關香港市民和社會切身利益的經濟發展問題卻被社會置於一旁,少人問津,香港社會正在捨本逐末。

回歸後,香港之所以能夠持續繁榮下去,主要得益於中央政府不遺餘力的支持,得益於內地經濟強勁發展動力的帶動,以及給香港所帶來的一個又一個機遇。但如果香港政治和社會被“泛民主派”所主導和控制,港人內耗在那些毫無意義的政治亂象之中,那麼香港必然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錯失發展良機,走向沒落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政治亂象害香港、害市民、害國家,香港的政治亂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美英擔任導演、“泛民主派”擔任演員的政治亂象已成為香港社會的公敵,全體港人必須理直氣壯、挺身而出進行堅決鬥爭,不僅要用手中的選票把這些美英的走狗及國際反華勢力的代言人趕出立法會,清掃出政治舞台,而且還必須針鋒相對地斥責他們,形成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局面。

過去22年來,香港社會對美英主導的反中亂港政治目的認識不清,對“泛民主派”採取寬容態度,更少有人挺身而出進行鬥爭,從而極大地助長了民主派通過政治暴力破壞香港的囂張氣燄,對此,值得香港社會進行全面檢討和深刻反思。

(本文圖片來源﹕香港商報網﹑大公網)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