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美貿易摩擦下 港急謀良策應對
Hong Kong urged to find strategies amidst China-US trade disputes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45期 2019-06-17發表]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中美貿易摩擦會影響香港經濟。(香港政府新聞處)

由於中美貿易摩擦與科技戰不斷升溫,香港政經地位獨特勢被波及,打擊或較金融海嘯更嚴重。商界及學者認為,香港需要急謀經濟對策,港府更須思量如何爭取國際信任,保國際都會地位。
 

關連度高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中美正進行長期又全面的貿易摩擦,近期更剛開打科技戰,恐怕還將有金融戰。香港向來政經百川匯集,美國將香港作為牽制甚或打擊內地的切入點的苗頭日漸明顯,戰火傷及香港已無可避免。在這情況下,對香港這個開放而細小的經濟體,都可造成嚴重衝擊,若三戰齊下,對香港經濟的打擊,或許更甚於金融海嘯。
 
立法會金融界議員陳振英指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中美貿易摩擦加上科技戰均會影響香港。另外,他認為,美國不會隨便打金融戰,因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陳振英更指出,貿易摩擦戰影響市民消費意願,零售業及旅遊業均首當其衝,資產價格亦有調整壓力,最即時是股市已跌了數千點。
 
至於實際程度如何,就要視乎中美如何角力、戰線多長、戰火多強等。猶幸的是,香港經濟有高的彈性與韌性,此可見於歷經金融風暴、沙士疫潮、金融海嘯等考驗,香港經濟不但都能恢復過來,而且發展得更強勁、更先進。惟要挺得過今次可能要更長期、更艱巨的打擊,還需香港政府與各界積極應變。
 
他建議港府應向兩方面做好。其一,是有效的經濟對策。由於貿易戰、科技戰以至金融戰,必然打壓香港的空間,港府要有中長期策略拓闊受壓空間,包括協助港商拓新的出口市場,如“一帶一路”及大灣區,看哪些是香港有優勢拓展的市場,協助香港企業開拓海外地區發展高新科技;又或藉內地科企來港上市,吸引國際科企與投資者等。至於未能快速跟上新形勢的經濟環節和民眾,港府則要有補底措施,協助他們轉型和挺過艱難時期。形勢已擺在眼前,只是會多糟仍難預料,港府有方案應盡快提出,好讓投資市場和公眾安心。
 
其二,爭取國際信任香港繼續有效落實“一國兩制”,力鞏國際都會地位。中美角力已波及香港,若情勢惡化,極端下可能影響香港與其他國家的經貿往來以至簽證等方方面面,挫損本港的國際都會地位,既不利香港經濟發展,亦損害香港作為國家與國際接軌的平台角色。
 
記者問陳振英到底香港應如何應對呢?他說,國際形勢波譎雲詭,中央與香港必須深思如何打好這場硬仗。中美正打貿易戰與科技戰,香港政經地位獨特,需要港府急謀經濟對策,更須思量如何爭取國際信任,保國際都會地位。
 
陳振英繼續表示,美國開始對中興通訊、華為等中國科技企業作出禁制,對香港的影響不算太直接,因為香港對相關企業所作的銀團貸款及項目貸款,比例不算很高,而科企相關的上下游服務,例如供應商、銷售商等,在香港的集中程度亦不高。但是,中美角力,A股去年納入國際指數MSCI,外界憂貿易摩擦升級,引發資金流出,拖低內地和香港股市。他認為,由於A股加入MSCI時間不算太長,因而進場的投資者相信不多,對A股影響亦相當有限。
 
匯率方面,陳振英認為毋須太擔心,因為人民幣仍未是自由兌換貨幣,人民銀行對匯率的影響力依然存在,加上人民幣現時仍在雙向浮動的合理空間內,美國只是將其列入觀察名單,仍未有重大行動,還未真的打金融戰。
 
陳振英形容金融戰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他解釋,現時全球金融系統關連度高,“有時香港跌市,紐約也會跌市;紐約跌市,香港也跌市。”因此美方亦會充分考慮,不會輕易採用金融戰作為武器,因為這對美國本土經濟也造成極大影響。而且香港金融體系相當穩健,外匯基金逾4萬億港元,政府有需要時可捍衛聯繫匯率;本港銀行資產穩定性好,按揭成數只是四成多,即使樓價大跌,亦不會有大規模負資產。本港銀行壞帳比率相對全球相當低,在如此穩健下,即使面對市場波動,都不會對香港的金融系統造成重大負面影響。
 

呼籲立法會務實協助工商界渡過難關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第一副會長史立德就認為,香港的中小企正為着中美貿易戰所帶來的各種問題而苦惱。短期來說,中美兩國無法就貿易問題達成共識,香港的中小企的處境將更加嚴峻。事實上,香港中小企多年來在推動香港經濟發展不遺餘力,同時亦為香港締造了不少就業的機會。
 
他認為,非建制派議員與其花盡精力到外國與當地官員及國會議員會面,企圖透過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內部事情;倒不如花心思救助香港中小企,與業界共商對策,以減輕現時中小企因貿易戰所面對壓力。
 
他預期中美貿易戰會持續一段時間,他深明關稅將會大增,訂單減少,不少公司或會考慮裁員,裁員必然導致失業率上升,影響香港經濟發展。因此,他期望非建制派議員珍惜議會討論民生政策的寶貴時間,務實地討論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對策,協助工商界渡過難關。
 

香港金融中心作用重要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就有不同意見,他認為,中美貿易戰已進入最後攤牌階段,同時香港亦一步一步被捲入中美角力的漩渦之中。特朗普對華戰略基本上已部署妥當,只待中美在本月28至29日舉行的20國集團(G20)大阪峰會中談不攏,特朗普便會毫不猶豫地出手。而恰巧那時候也是《逃犯條例》修例預計通過的時間,令人擔心西方國家屆時亦會同時對香港出手,形成美國對華戰略中的一環,情况實在不容樂觀。
 
他說,近期美國警告香港政府不要讓載有伊朗石油的運油輪Pacific Bravo停泊或提供補給,否則將違反美國對伊朗實施的制裁,可能面臨美國制裁。他認為事件是美國用以加罪於香港之舉,反而凸顯出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並非單純為了對付伊朗這麼簡單——徹底封鎖伊朗重要的石油出口及派兵到中東地區的背後,其實早已遙指中國及其石油安全。
 
▲香港商界建議港府協助港商發展新的出口市場,如“一帶一路”及大灣區,以渡難關。(香港政府新聞處)
 
他又說,另一方面華為被封殺固然令中國的全球5G布局遭到影響。目前以深圳為基地的華為遭封殺、廣東省的工廠大舉撤離,香港因逃犯條例修例而令其特殊國際地位岌岌可危,亦令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前景蒙上厚厚陰影。但隨着有傳阿里巴巴考慮最快下半年申請來港作第二上市,以作從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市的準備,以及早前有“沽空之王”之稱的對冲基金Hayman Capital 掌舵人Kyle Bass(巴斯)高調唱淡港元,質疑香港的外匯儲備不足以支撐聯繫匯率制度,一場圍繞香港的中美金融前哨戰其實早已開打。
 
“作為對冲基金大鱷,巴斯洞悉機會逐利而動本是十分正常。但巴斯多次與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走得很近,不僅巴斯自己曾專訪班農,他也在一個由班農主導、名為“當前危機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Danger)的會議上,發表唱淡港元的演說,並隨後與班農一同接受CNBC專訪,加上巴斯素來反共,事情就沒有這麼簡單了。”他說。
 
他更強調,香港金融正面臨衝擊,幸好現在有傳阿里巴巴將來港作第二上市,香港對國家來說具有無可取代的價值。而現階段中國要人民幣保住“七算”,就有必要靠香港來穩住外來投資與外匯儲備,香港作用很重要。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