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美經貿摩擦的實質及其應對策略
The essence of and the strategy to cope with the China-US trade disputes
廣東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院長、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 劉江華 [第3445期 2019-06-17發表]
▲近年來,河北省唐山市加大科技創新力度,引導相關企業發展機器人、智能裝備、智能硬件等產業,以機器人和智能裝備製造助力當地經濟轉型升級。圖為河北省唐山市一家機器人生產企業的技術員在調試消防機器人。(新華社圖片)
 
中美經貿摩擦是當下國際經貿領域的頭等大事。作為世界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之間經貿爭端,勢必嚴重影響世界經濟的發展態勢。因此,中美經貿摩擦事件及其變化與前景,受到世界各國的高度關注。深刻理解中美經貿摩擦的實質,並採取恰當的應對策略,是理智的選擇。
 

一、中美經貿摩擦的實質是

先進製造能力的較量

 
由美國挑起的中美經貿摩擦表面起因是貿易失衡,即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過多。實際上背後的原因卻遠不是如此。我們回顧一下中美經貿摩擦以來,美國對中國的指責、封鎖和打壓事件,就可以更加清楚看到事情的本質。一是直接指責中國發展先進製造業。認為中國用非市場經濟手段,企圖在眾多先進製造領域佔領制高點,直接威脅到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的霸主地位。直到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還發表演說,公開表明絕不允許別的國家在5G通訊技術上超越美國。二是指責中國 “以市場換技術”,強制外商在進入中國市場時必須轉讓先進技術。三是指責中國的企業和機構通過網絡等途徑竊取先進技術。四是通過斷供關鍵零部件、市場禁入等手段打壓中國高科技製造企業。通過這些事件,加上美國長期限制先進技術向中國轉讓和出口,我們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中美經貿摩擦,貿易爭端僅僅是一種表面現象。因為如果僅僅是貿易失衡,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中國更多從美國進口商品,以達到中美兩國的貿易平衡。美國對中國市場有競爭力的商品,大多集中在先進製造領域,但美國偏偏限制這些先進製造業技術和產品向中國出口。因此,中美經貿摩擦,表面上是貿易,實質上是先進製造能力的摩擦和較量。美國真正所擔心的,不是貿易逆差,而是擔心中國的先進製造能力超越美國,從而使美國失去世界霸主地位。
 
在世界歷史上,世界強國地位的更替,確實同先進製造能力的更替是同步的。因為先進製造能力,可以直接影響到一國對全球經濟的控制能力,進而影響到軍事控制能力,最後必然會影響到國家在全球的地位。18世紀中葉第一次工業革命發生後,英國很快就具有了全球領先的、以大機器製造為代表的先進製造能力。英國的堅船利炮,使其成為了稱霸全球的“日不落帝國”。到19世紀下半葉,以電力及其應用為代表的第二次工業革命迅速展開。豐碩的科技成果使美國的先進製造能力超越了英國,美國也順理成章地取代英國成為世界霸主。後來的前蘇聯能夠與美國進行冷戰,也是前蘇聯擁有了能夠與美國抗衡的先進製造能力。德國、日本能夠一度站上世界第二或者第三強國的位置,也是與其具有強大的先進製造能力緊密相關。上世紀80年代的美日經貿摩擦,其主因是日本的家電、汽車、半導體等先進製造產品嚴重衝擊了美國的製造業。美國憑藉強大的綜合國力,迫使其簽訂協議,促使日元大幅升值,削弱了日本製造業的競爭優勢,將日本的貿易優勢打壓了下去。
 
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工業化水平以超常速度發展,成為了全球的製造業中心。近十多年來,由於國內外環境變化的壓力,中國大力推進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力爭由製造業大國向製造業強國邁進。但是中國這些理所當然、無可厚非的舉措,卻觸動了美國的神經。美國認為中國發展先進製造業,挑戰美國先進製造的制高地位,就等於挑戰了美國的全球霸主的地位。
 
▲4月18日,由馬來西亞通信與多媒體部主辦的馬來西亞5G技術展在該國行政首都普特拉賈亞開幕,會上展出了5G通信和應用技術,華為等中國企業參展。在馬來西亞普特拉賈亞,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左二)在5G技術展上參觀華為展台。(新華社圖片)  
 
我們從美國國內的經濟政治發展態勢,也可以看到美國發動經貿摩擦的意圖。美國近半個多世紀以來,傳統製造業逐步衰落。尤其是上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和80年代全球化進程加速以後,美國經濟高度依賴高科技實力和美元金融霸權。一方面是高科技和金融業等迅速發展,另一方面,傳統製造業加速轉移,產業逐步空心化,以至於出現了東北部的所謂“鐵銹地帶”。即使是矽谷等地的高科技製造業,許多生產製造環節也是布局在生產成本低廉的國家和地區。這樣,就出現了幾個社會後果:一是美國所需的一般生活用品,絕大部分必須依賴進口。在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的前提下,必然產生較大貿易逆差。二是社會財富越來越往高科技人才、金融人才等階層集中,貧富分化嚴重。三是傳統產業所在的城市與地區,大批工人失業,收入和生活水平相對下降。這種社會分化,使相當一部分階層和地區對美國的現實越來越不滿意。佔領華爾街事件的發生也有這種因素在內。特朗普正是依靠這些階層和地區的支持,競選上了總統。特朗普上台後,決意重新振興美國的製造業,並以此增加美國的就業崗位。所以,美國挑起貿易戰,其根本目的還是在於製造業。
 
縱觀歷史,分析現實,我們可以清楚地認識到,當前的中美經貿摩擦,雖然其中捲入了兩國意識形態、價值觀念、政治經濟制度等存在差異的因素,但政治經濟制度等的差異,只是更加強化了美國壓制中國的意願。即使換作一個同美國政治制度相同的國家,如果這個國家挑戰了美國的利益和地位,美國照樣會使用壓制手段。因此,中美兩國的經貿摩擦,本質上是兩國先進製造能力發展的摩擦和較量。美國清楚地知道,壓制了中國的先進製造能力,就等於壓制了中國的高科技發展,因為高科技發展的載體就是先進製造業。美國同樣清楚地知道,壓制了中國的先進製造能力,就等於壓制了中國軍事力量的發展。因為強大的軍事力量必須要靠本國的先進製造業支撐。這就是中美經貿摩擦的本質所在。
    

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

極大提高我國先進製造能力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從提高供給質量出發,以改革和創新為動力,推進結構調整,優化要素配置,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更好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需求,不斷促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競爭力的提升。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雖然涉及到多個領域,既包括有形產品的生產製造,也包括無形服務產品的提供,也包括經濟結構、商業模式等各個方面的創新與改進。但主戰場還是在製造業領域。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極大地提高我國先進製造能力。
 
首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全面淘汰落後產能。經濟周期理論告訴我們,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一國經濟經過一段時間的運行後,由於原有消費需求市場的飽和和科技進步等原因,會進入蕭條階段。這種周期性的蕭條被稱之為經濟危機。當經濟危機來臨後,市場的自發力量會對落後產業進行淘汰,對原有產業結構進行重組和升級換代。當然,這種產業的重組和升級換代是以巨大的社會經濟的破壞為代價的。我國推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體制下,對產業結構的主動調整。通過產業激勵政策,採用轉型升級、兼併重組、破產關閉等途徑,淘汰一批落後產能,出清一批“僵屍企業”,為發展先進生產力騰出空間和容量。在實踐中,所淘汰的落後產能和出清的“僵屍企業”,絕大多數是在製造業領域。落後製造產能的淘汰,為先進製造業的發展提供了空間。
 
其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全面推進製造業結構的高級化。我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立足於滿足國內消費結構升級的需求、提升產品國際競爭力的需求和增強國力基礎的需求這三大需求基礎之上的。一是隨着我國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費需求結構也不斷升級。我國原有的供給側產品結構,已經不能滿足消費結構升級的需求,以至於相當部分的購買力延伸到了海外市場。二是隨着我國各種生產要素成本的提升,我國原先出口國際市場的產品,逐漸失去競爭力,以至於在產業梯次轉移規律的作用下,不少產業轉移到了東南亞等一些成本要素更加低的國家。因此,提升我國出口產品結構水平,增加出口產品的附加值含量,已是勢在必然。三是我國雖然要進一步擴大開放,提升經濟國際化水平。但作為一個擁有十多億人口大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國家的經濟安全、軍事安全方面,必須要有自己的控制權,在重大裝備製造、關鍵國防裝備製造等方面,要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中。這三大需求的共同指向,就是要全面提升我國的先進製造水平,全面推進製造業結構的高級化。在先進製造領域,必須要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製造業結構高級化,包括兩個方面:第一是推進傳統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從總體的意義上看,沒有落後的產業,只有落後的企業。如涉及人們的衣、食、住、行的產品等,任何時候都是必需產品。產品適不適合市場需求,有沒有競爭力,取決於產品用什麽方式生產,取決於產品的性能和質量。如意大利的皮革皮具、家具製造,法國的葡萄酒、香水、時裝製造,韓國的護膚品製造等,大都是屬於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但由於在製造過程中,嵌入了豐富的科技成果和設計文化含量,就成為了高附加值產品,在國際市場具有強大的競爭力。因此,大力推進傳統製造業與現代信息技術的深度融合,全面提升傳統製造業的信息化、智能化、數字化水平,全面提升傳統製造產品的性能和質量,就能極大地增強我國存量巨大的傳統產業在市場上的適應性和競爭力。第二是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工程技術、新材料技術、新能源技術等新興科學技術的推動下,戰略性新興產業也應運而生。戰略性新興產業是以重大技術突破和重大發展需求為基礎,對經濟社會全局和長遠發展具有重大引領帶動作用的產業;是知識技術密集、物質資源消耗少、成長潛力大、綜合效益好的產業。在我國國民經濟“十三五”發展規劃中明確提出,要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汽車、生物技術、綠色低碳、高端裝備與材料、數字創意等領域的產業發展壯大。要大力推進先進半導體、機器人、增材製造、智能系統、新一代航空裝備、空間技術綜合服務系統、智能交通、精準醫療、高效儲能與分布式能源系統、智能材料、高效節能環保、虛擬現實與互動影視等新興前沿領域創新和產業化,形成一批新增長點。所以,我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能從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和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兩個方面,推動製造業結構的高級化。
 
最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全面推進創新驅動戰略的實施。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要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我國經濟發展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要順利實現三大變革,關鍵要在供給側進行創新,包括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通過創新,在供給側形成新的發展空間,吸引更多更高質的生產要素進入,形成高效率的產出。供給側的創新,關鍵又在製造業領域的創新。一是因為製造業領域是科技創新的主要平台。全球絕大多數的科技創新成果都是產生於製造業領域。二是製造業領域的創新,會輻射帶動服務業領域的創新。
 

三、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力發展先進製造業,積極應對中美經貿摩擦

 
種種迹象表明,中美經貿摩擦,有可能會演變成為一種較為長期的現象,成為一種新常態。從美國政府的一系列言行看來,中美經貿摩擦,已不僅僅限於貿易領域和技術領域,而是已經牽涉到意識形態、政治制度、軍事存在等多方面的衝突,也牽涉到國力的較量。美國憑藉其世界第一強國的地位,幾乎是毫無顧忌地對包括中國內政在內的多個方面進行指責,並以提高關稅、技術封鎖等手段,對中國的進出口貿易和一些國際性科技企業進行打壓。雖然我國應該通過有利、有理、有節的雙邊談判,以最大的誠意避免中美兩國陷入長期的對抗狀態,盡量避免掉入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但是,也絕不能抱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要有兩手準備,要將擴大開放和堅持自力更生有機結合起來,要持之以恒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速提高我國的先進製造能力,從根本上增強我國國力,以此積極應對這場經貿摩擦。
 
第一,堅持走擴大開放和自力更生相結合的道路。進一步擴大開放,同時堅持自力更生的方略,做好我國自己的事情,是應對中美經貿摩擦的最佳策略選擇。堅持改革開放,是中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一招。中國只有打開國門搞建設,才有成功的希望。但是,實踐中的事實和邏輯的推論告訴我們,一個大國的崛起,必須同時堅持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關鍵的技術和關鍵的裝備,別人是不會給的,也是花錢買不來的。因此,我國必須毫不動搖地走自主創新的道路。一是要加大基礎科學領域的投入。基礎科學是科技創新的源泉。沒有發達的基礎科學,沒有知識創新,科技創新就一定缺乏後勁。我國要在知識創新方面有所作為,要爭取進入當今世界基礎科學研究強國的行列。二是要加大關鍵技術、關鍵裝備、關鍵材料的攻關力度。這次中美經貿摩擦,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關鍵技術、關鍵裝備、關鍵材料是一個國家製造業水平的標誌,是一個國家基礎實力的標誌,是一個國家在國際競爭中閒庭信步和受人擺布的分水嶺。我國要利用我們的體制優勢,加大攻關力度,並以此作為提高先進製造業水平的關鍵部署。
 
▲近年來,河北景縣把握現代智能物流裝備產業發展新趨勢,大力推動傳統物流裝備產業向智能化、高端化方向發展,規劃建設具有多項服務功能的現代智能物流裝備產業園,吸引一批現代智能物流裝備製造企業入駐,初步形成較為完整的物流裝備整機製造、零部件配套供應基地。圖為在景縣龍華現代智能物流裝備產業園裏,一家機械配件公司的工人在操作等離子切割機進行下料。(新華社圖片)
 
第二,以擴大內需為目標,增加先進製造產品的有效供給。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後,我國經濟發展逐步進入新常態。一方面,國際經貿形勢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貿易摩擦頻繁,我國依靠出口拉動國內經濟發展的路徑嚴重受阻。中美經貿摩擦發生後,更是將這種國際經貿形勢推向了高峰。另一方面,國內要素成本上升,環境容量趨緊,低端產能過剩,原有需求市場飽和,高質高性能產品供給不足。國際經貿形勢的變化,要求我國必須實施由出口拉動戰略向內需拉動戰略轉型,但國內的供給側產業結構又不能適應國內需求市場的變化。這一客觀存在的矛盾,決定了我國必須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下大力氣發展我國的先進製造業,必須以先進的製造業產品滿足國內市場需求,帶動國內消費結構升級。
 
第三,強化高素質人力資源供給。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人力資源是第一資源,已經成為共識。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關鍵部署之一就是改善和提高供給側要素的質量。人是第一要素,因此提高人力資源的素質是關鍵。當今世界發達國家,普遍擁有高素質的人力資源。這是發達國家勞動生產率數倍於發展中國家的根本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作為戰敗國的德國和日本,能夠短時間從廢墟上重新崛起,其根本的原因就是這兩個都擁有高素質的人力資源。新中國建立後,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人力資源素質有了大幅度提升,這也是我國成為世界製造業大國的基礎性支撐。但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還存在巨大的差距。因此,提高人力資源素質,就是我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力發展先進製造業的關鍵因素。
 
強化高素質人力資源供給,至少要注重兩個方面的事情:首先是要在全社會弘揚敬業精神和工匠精神。德國、日本等世界頂尖的製造業強國,其成功的基礎就在於在全社會形成了濃郁的敬業精神和工匠精神。這些國家的勞動者大多具有對工作一絲不茍、精益求精的精神追求。我國目前的一些製造品在品質上與發達國家存在差距,與社會上的敬業精神、工匠精神的普及程度低有關。我國要成為一個製造業強國,需要持之以恒地在全社會倡導和培育敬業精神和工匠精神。再者就是要強化高質量的職業技術教育。除了普通國民教育之外,職業技術教育對培育高素質人力資源尤其重要。當今發達國家在長期的工業化過程中,已經形成了相當成熟的職業技術教育體系。我國要充分吸取發達國家的經驗,在辦學主體上,主張學校辦學、社會辦學、企業辦學等多種辦學主體並存,並要強化學校與企業合作辦學形式。在教育形式上,除了文憑式教育外,也要大力發展職業證書教育。總之,我國要成為先進製造業強國,必須要十分重視高質量的職業技術教育,必須要培育出一支強大的具有敬業精神和熟練職業技術的人才隊伍。
 
第四,切實落實軍民融合戰略。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堅持富國和強軍的統一,要形成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格局。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中國人民的共同目標和追求。要實現這一目標,要富國也要強國,要強國就必須要強軍,要強軍就必須要有強大的先進製造能力,這是一個普遍的規律。世界各國的經驗證明,走軍民融合發展的道路,是一條軍民相得益彰的科學途徑。美國是當今世界第一軍事強國,美國的軍隊裝備絕大多數是採購於私人企業。著名的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業務收入總量中,超過90%是來自美國國防部的訂單。波音公司的這一比例也超過30%。我國要通過實施軍民融合戰略,利用國家強軍的機遇,促進先進製造業的發展,不斷優化供給側結構。
 
總之,中美經貿摩擦的原因,表面是兩國貿易失衡,但根本原因在製造業。中國要把握這一實質,堅持擴大開放與自力更生相結合,堅持創新驅動戰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力發展先進製造業,以此積極應對中美經貿摩擦。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