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粵港澳大灣區勢成“一帶一路”沿線重要樞紐
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 is to be one crucial hub of the road for B&R Initiative.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442期 2019-05-06發表]
以泛珠三角區域為廣闊發展腹地的粵港澳大灣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重要地位。《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提出:粵港澳大灣區應發展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明確了粵港澳大灣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擔當的新使命和新內容。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城市群,有利於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通過區域雙向開放,構築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對接融匯的重要支撐區。 
“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共同目標。作為“一帶一路”重要支撐區,粵港澳大灣區是“五通”建設的實踐者。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四個核心城市的情況下建設大灣區,同樣面臨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互聯互通的挑戰。
 

打造政策服務平台

 
政策溝通方面,《綱要》提出,粵港澳大灣區要探索有利於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創新要素跨境流動和區域融通的政策舉措。
 
粵港澳大灣區擁有“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和高度開放的市場化優勢,有利於參與“一帶一路”政策溝通,構建多層次政策溝通平台,服務“一帶一路”的公共關係與全球治理。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區域發展規劃研究所所長劉祥認為,香港是自由港,具有國際接軌的、完善的政策體系,是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廣東有自貿區優勢,正着力構建與國際接軌的投資貿易規則體系,容易形成政策合力。未來,粵港澳大灣區將依託自由港和自貿區的政策創新體系,打造“一帶一路”的政策服務平台和“一帶一路”合作窗口。
 
他指,大灣區建設中“自由港+自貿區+產業園區”的創新制度體系,可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參考,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完善頂層設計,布局現代產業體系,聚焦產業園區,加快工業化進程,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法寶,是粵港澳大灣區輸出制度軟實力的重要內容。此外,粵港澳大灣區中的核心城市——深圳,是中國經濟特區的成功典範,也是全世界關注度最高的經濟特區,位列全球4600個經濟特區的第一位。“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國家存在着分享中國深圳經濟特區的經驗與模式的需求,這些經驗也恰恰是可供借鑒和複製的。
 
如今,粵港澳大灣區依託前海、橫琴、南沙三大自貿區,重點發展商貿服務、通信服務、工程服務、環境服務、金融服務、旅遊服務、運輸服務等服務貿易,構建與國際高標準對接的投資貿易規則體系,大力推動高端服務業集聚,打造“總部經濟集聚區”。一系列建設成果其實都可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發展提供寶貴經驗。
 

粵港澳大灣區還擁有全球最為繁忙的空港群,其中香港國際機場連續第八年成為全球最繁忙的航空貨運樞紐,整個灣區五大國際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超過1.6億人次,遠超紐約灣區三大國際機場的吞吐量。圖為香港國際機場。(新華社圖片)  
 

打造全球交通樞紐

 
設施聯通方面,粵港澳大灣區正抓緊編制粵港澳大灣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規劃和城際(鐵路)建設規劃;加快建設世界級機場群和港口群。
 
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與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海上往來距離最近的發達經濟區域,又通過現代化的空港物流和鐵路物流與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經濟體的市場相連接。
 
粵港澳大灣區擁有全球最為密集的港口群。按吞吐量計算,深圳港、香港港、廣州港在2017年全球十大集裝箱港口排序中分列第3位、第5位和第7位,總吞吐量突破6500萬標準箱,超過紐約、東京和舊金山全球三大灣區總和。粵港澳大灣區還擁有全球最為繁忙的空港群,其中香港國際機場連續第八年成為全球最繁忙的航空貨運樞紐,整個灣區五大國際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超過1.6億人次,遠超紐約灣區三大國際機場的吞吐量。因此,對標“設施聯通”需求,攜手參與基礎設施建設,粵港澳大灣區能夠助推“一帶一路”互聯互通。
 

深化國際經貿合作

 
貿易暢通方面,粵港澳大灣區擁有強大的經濟體量和良好的市場環境,能夠以多種形式深化國際經貿合作,有力推進貿易與投資自由化便利化。
 
粵港澳三地在“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上各具優勢:廣東省科技創新活躍,先進製造業基礎雄厚,產業鏈完善,是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進行貿易的大省;香港擁有成熟的金融體系和航運系統,商業網絡遍布亞太地區乃至全球,是“一帶一路”重要的資本市場;澳門擁有葡語國家的經貿服務平台和大量資本,有利於推動葡語國家產品經澳門更加便捷進入內地市場。
 

在資金融通方面,大灣區建設可填補“一帶一路”資金缺口。如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中國-東盟基礎設施專項貸款等正為“一帶一路”項目提供支持,並發揮槓桿、整合及引導社會資本的作用。(新華社圖片)  
 

大灣區是“一帶一路”重要金融平台

    
金融是現代服務業核心。與世界三大灣區服務業佔比82%以上相比,粵港澳大灣區的服務業佔比62%,潛力巨大,港澳服務業在90%以上,服務業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產業,而金融業是其優勢。
 
在資金融通方面,大灣區建設可填補“一帶一路”資金缺口。如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中國-東盟基礎設施專項貸款等正為“一帶一路”項目提供支持,並發揮槓桿、整合及引導社會資本的作用。但“一帶一路”建設重點領域,如公路、鐵路、港口、橋樑、輸電網絡等仍存在資金缺口。
 
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梁海明認為,作為海上絲綢之路對外開放交往密切的地區,大灣區可進一步打造國際金融樞紐,發展特色金融產業,推進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融資服務。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將打造成“一帶一路”投融資平台,與深圳一起加強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為“一帶一路”提供直接融資。粵港澳大灣區將以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為依託,加強與金融中心互聯互通,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全面有力金融支持。
 

“以僑為橋”共拓“一帶一路”發展

 
民心相通方面,粵港澳大灣區具有僑鄉、英語和葡語三大文化紐帶,是連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重要橋樑。
 
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國務院僑辦主任許又聲認為,在推動“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協同發展上,必須“以僑為橋”,故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為建設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作出貢獻。許又聲形容,“一帶一路”猶如一條金色絲帶,承載着共商共建共享的美好願景,緊密聯繫內地與絲路國家、地區。他提到,當前“一帶一路”已從揮毫潑墨總體布局的“大寫意”,向着精雕細琢、具體落實的“工筆畫”方向邁進。他表示,國家的6000多萬海外僑胞分布世界近200個國家和地區,其中約4000多萬聚集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享有悠久移民歷史、深厚文化積澱、雄厚經濟實力、廣泛人脈關係等優勢,可望成為推進“一帶一路”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一支重要力量。
 
此外,粵港澳大灣區與“一帶一路”參與國家人員往來頻繁,具有促進民心相通的良好基礎。粵港澳大灣區借助“一帶一路”的實施,可以進一步深化與相關國家在文化、旅遊、科技、教育等領域的交流合作,打造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繼續推廣和發揚中國文化,讓各國人民更好了解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總而言之,構築“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區,既是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也是建設國際一流灣區的題中之義,更是建立與國際接軌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內在要求。粤港澳大灣區揚帆起航,打造更開放的合作平台,將有利於促進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有效對接,在更高層次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支撐“一帶一路”發展,助力中國加快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