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一帶一路”建設,香港角色更顯重要
Hong Kong should play a vital role in building the B&R Initiative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42期 2019-05-06發表]
“一帶一路”有龐大商機,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率領近70人政商界代表團,在北京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力谷香港的金融、風險管理。今次12個分論壇中,香港在11場有份發言,足顯實力,足證香港角色更顯重要。香港立法會議員及學者均認為,會上習近平主席的講話,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香港的工商界,指出了今後的發展道路和方向。香港只要投入有46億人口的“一帶一路”的巨大市場,提供金融服務、商品生產、高科技基本建設,香港才可能有產業的新熱點,才可以高速度發展,並且積累經濟基礎,改善香港的民生,為香港青年人創造更廣闊的就業空間。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右)於4月25日至26日在北京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與世界銀行集團首席執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左)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中)合照。(新華社圖片)  
 

扮演積極角色

 
中國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已在北京舉行完畢,37國領導人出席。中央在地方合作的分論壇上,特別安排40分鐘作“香港環節”,反映重視香港的角色。
 
林鄭月娥在論壇上表示,香港於“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積極角色,認為本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金融服務優勢,最能夠配合國家所需,又相信香港可為“一帶一路”大型項目,提供金融服務及風險管理的一站式選擇。
 
她指出,香港擁有自由開放的經濟,加上世界級基建,在“一國兩制”下享有高度自治,具獨特優勢,於“一帶一路”倡議中可以擔當促進國際及區域聯繫的關鍵角色。
 
林鄭月娥說,本港積極與“一帶一路”經濟體,加強經貿關係,同時香港匯聚中西文化,可以促進文化交流,本港歡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優秀學生到本港升學。她又說,香港準備好與“一帶一路”國家分享機場管理、鐵路運作及廉政工作的知識,並以香港廉政公署為例,指廉署在國際上享負盛名,目前公署已與超過四十個“一帶一路”國家建立聯繫,為這些國家的反貪機關提供培訓及其他形式的協助。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也表示,香港今次參與“一帶一路”峰會規模更大、範圍更廣、規格更高,顯示香港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方面角色更為重要。
 
邱騰華表示,這凸顯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的參與程度更深,亦是獨特角色,“一帶一路項目通常是龐大工程,不僅需要投資融資,也要有風險管理、法律和爭議解決等專業服務的參與,這些方面恰是‘國家所需、香港所長’。”
 
他也表示,這次香港代表團成員不僅有香港本地企業,也包括在港的外資企業和中資企業,顯示香港在連接國際與內地企業方面獲得較高認受性,國際化角色進一步顯現,也是香港作為“一帶一路”建設重要地位和首選平台的體現。
 

做“一帶一路”國際門戶

 
全國政協委員、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表示,香港擁有“一國兩制”獨特優勢,而灣區可提供有力支撐,香港可做“一帶一路”國際門戶。
 
他強調,港府應有新機制把握“一帶一路”機遇。他解釋說,“三軍未動、糧草先行”,以香港作為祖國的國際金融中心,以及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是可以起着關鍵的推動作用。故此,早前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要把香港發展成為大灣區高新技術產業融資中心、把香港打造成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投融資平台,正好就是讓香港可以發揮所長的地方。
 
問題在於如何敢於以新思維面對這一新格局,改革體制,打通關節,克服三地之間的制度和體制的障礙。故他建議以新三通的模式,打破現時一個灣區之內,有三種不同貨幣、三套不同的法律制度和三個不同的關稅區,以至三套不同的金融管理體制的差異,務求打通灣區內各個關節,令灣區得以釋放巨大的潛力,發展成為國際一流的灣區。
 
他提出“新三通”要點:
 
一、資金通。因應區內有三種不同貨幣制度,加上內地有外滙管制,必須想辦法令粵港澳三地資金加強互動。建議在大灣區設立金融創新區,研究由三地金融機構,聯合設立“大灣區國際開發商業銀行”,為大灣區成立一個以人民幣為主的全流通資金池,讓人民幣和港幣在區內有一定的自由兌換空間,以為區內的創科企業及各有需要的企業,提供發展所需的資金。加上香港近年來積極發展成為財資管理中心,多利用香港靈活開放的金融政策,必定可以促進大灣區的經濟飛升。
 
二、人才通。現時香港券商因為規定和門檻問題,未能進入大灣區,為內地投資者提供“港股通”、資產管理、市場集資、收購合併等金融服務。金融界希望能好像保險業一樣,准許本港券商進軍灣區其他內地城市,開設辦事處,那香港金融界擁有眾多經驗豐富,熟悉國際金融市場,有能力抵禦全球多場金融風暴,以及有良好企業管理質素的金融人才,就可以在灣區內為企業和投資者服務,也就能做到人盡其才,讓香港充滿幹勁同創意的年輕人在”一帶一路”和灣區盡展所長,為國家金融發展作出貢獻,為建立創新金融業奠定基礎。
 
三、制度通。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必須做到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所以,他建議粵港澳三地政府成立大灣區發展改革委員會,統籌在灣區內推出更多創新的金融產品,擴大互聯互通的項目,既可投資相互的投資產品,更要建立跨境電子支付系統,以及研究設立金融監管協調中心,負責統一理順三地不同的的金融監管制度。
 
除了上述的“新三通”政策以外,還要理順一國之下,三間交易所的問題。香港雖然是國際金融中心,IPO全球集資額更經常名列三甲,但內地兩所交易所表現也十分進取。例如,上海交易所已積極開設科創板,而且條件比香港更加寬鬆,預計今年6月就有首批股份可以上市;而深圳是中國的矽谷,深交所更是孕育不少初創企業的搖籃。故三間交易所在定位上要加強協調,以避免出現惡性競爭。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布後,大灣區發展脈絡日益清晰。規劃綱要提出,緊密合作共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有力支撐。加速發展的大灣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承擔新使命,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一顆靚麗的明珠。這是香港維多利亞港。(新華社圖片)  
 

香港勝任做軸心引領角色

 
香港科大商學院會計學系高級講師林君南就認為,“一帶一路”倡議、《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都是不可分割的議題。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內是改革開放的重要部分,對外則是彼此重要支撐,當中是粵港澳大灣區一員的香港,自然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亦擔任不同重要角色。
 
他說,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也不乏科研資金和人才,無疑有能力在“一帶一路”的發展上扮演軸心引領的角色。在科研方面,目前香港高等院校科研團隊的一些基礎研究,有很多是相當出色的。可以把目前高等院校的優質基礎研究,轉化成為商品,可以透過珠三角一些以生產為強項的城市合作,取得比較優勢的效果。
 
他繼續說,香港有人擔心,香港與內地在法律制度上有差異,因而會在推動發展上產生障礙呢?這不用擔心,制度上的差異並不構成協作上的“扞格”,因為“一國兩制”框架,為產業集聚提供一個“順理成章”的地理環境,差異性反而是一種催化在各領域創新思維的動力來源,而且差異性所形成的各自相對優勢,又可以為優勢分工收益提供更強力的支持。譬如,在香港實行與世界接軌的普通法,基於香港法制健全,司法獨立和具國際信任,無疑可以取得商業合同制訂、違約排解和法律諮詢等服務收益和獨特優勢。很顯然,不同法制和經濟發展模式的區域合作中,商業合同糾紛難以避免,因而香港在這方面扮演法律諮詢和仲裁中心的角色,在區域內是不二之選。
 
他再從香港金融業務角度看,他指出,據香港交易所資料,去年從1月初至12月14日,在香港股市集資的總額有5,209.2億港元,首次公開招股(IPO)集資額亦達到2,779.5億元,因此,香港無疑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內成功創新企業來港集資發展,甚至風險資金集聚的中心城市。
 
從人才角度看,據舊金山灣區和東京灣區的發展經驗,產業聚群是灣區競爭力優勢之所在,而產業聚群的競爭力優勢則是由人才來支持。嚴格來說,產業群聚的本質,其實就是專業人才集聚和發揮作用的平台。可以說,由眾多企業集聚所形成的產業簇群,所搭建形成的技術創新平台,吸引大量專業人才慕名而來;與此同時,也對為簇群企業提供人才的大學、科研機構、培訓機構等外部配套功能組織產生凝聚力,慢慢形成了一個專業化人力群集和供給的人才市場,成為推動大灣區發展的最主要內生動力。
 
他強調,人才顯然是“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最寶貴,也最重要的資源。因此,香港目前應不斷加大對研究和發展(R&D)和高等教育科研人才培育的資源投入,實在刻不容緩。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