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打造國際化內陸開放新高地: 成渝城市群發展的現實與未來
Creating an internationalized inland opening-up highland: the realistic and future of Chengdu-Chongqing urban agglomeration’s development
邵昱、伍笛笛 [第3439期 2019-03-11發表]
2016年4月國務院批覆並實施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將成渝城市群定位為“引領西部開發開放的國家級城市群,強化對‘一帶一路’建設、長江經濟帶發展、西部大開發等國家戰略的支撐作用。”成渝城市群未來的發展,尤其是成渝攜手打造國際化內陸開放高地的前景更被社會外界給予厚望。
 
事實上早在2004年四川省和重慶市就已簽署《關於加強川渝經濟社會領域合作共謀長江上游經濟區發展的框架協議》。自此後,川渝兩省市充分利用兩地地緣相接、人緣相親、文化一脈的天然優勢和資源稟賦、產業結構、市場空間互補性較強的發展特徵,積極探索推進城市群經濟社會發展的互動合作,在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市場開放、生態建設等領域均取得了較大進展和突出成效,從而構成了成渝城市群深化高層次對外開放的經濟基礎。
 

2018年9月26日,四川航空成都至特拉維夫直飛航線首航班機抵達以色列特拉維夫本·古里安國際機場。(新華社圖片)  
 

一、成渝“雙子星”整體經濟實力齊頭並進

 
成渝城市群是中國內陸具有典型雙核空間結構的城市群落。成都與重慶作為城市群的兩個極核,近年來通過大力發展優勢產業集群,增強城市綜合服務功能,對各種資源要素、經濟流量、人口等形成較大的吸納和匯聚作用,顯著增強了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能力。
 
在產業發展方面,成都已形成電子信息、汽車製造、裝備製造、食品飲料等多個千億級產業集群,在金融服務、商貿物流、科技教育、文化旅遊等方面形成了較強的綜合服務功能;重慶在汽車摩托車製造產業、高端裝備製造、能源化工、冶金建材、航運物流等領域在西部地區具有產業高地優勢。從2000年以來,成都和重慶第三產業增加值的集聚程度一直保持領先且不斷提升的優勢,證明了成都和重慶的經濟服務功能和對外輻射能力的進一步強化,其對區域的帶頭帶動引領示範輻射的核心城市作用進一步增強。
 
在空間格局方面,成都以成都大都市圈為核心帶動區域,切實推進成德、成眉、成資同城化進程,大都市圈合作和發展有序推動;重慶則以其都市發達經濟圈為引領,以主城區對外“1小時經濟圈”為腹地,並進一步向與之毗鄰的四川區域如達州、廣安、遂寧、內江、瀘州等地輻射帶動。從空間發展上看,成德綿樂城市帶、沿江城市帶等沿線中心城市逐步拓展發展空間,提高人口經濟集聚能力,逐漸形成成渝城市群以大帶小、分工協作的基本發展格局。
 

二、成渝城市群外資外貿發展歷程與現狀

 
應該說,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成渝城市群的對外開放才真正起步,當時的開放更多是以“借船出海”的方式推進。進入上世紀90年代後,隨着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實施和中國加入WTO,吸引外商投資成為對外開放的重點內容。積極建設工業園區、加快承接產業轉移,成為成渝城市群吸引並集聚外來資本的重要途徑。進入21世紀以來,成渝城市群各地園區的承載能力越來越強,逐漸成為招引外資、產業集聚的主戰場。如成都引進英特爾、可口可樂、美國科勝訊、美國芯源、德國西門子、法國拉法基、日本豐田等一批電子信息、生物製藥、機械設備、汽車製造等外資企業;截至2018年底,落戶成都的世界500強企業已達285家。同樣重慶自2002年開始啟動特色工業園戰略後,也實現了實際利用外資的高速增長。
 
在對外貿易方面,隨着國家外貿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成渝城市群作為典型的內陸地區,在國家政策框架下加快轉變外貿增長方式,大力推動貿易結構的優化調整,進口貿易總額實現突破式發展,2015年進出口總額就較1998年擴大了40倍。同時成渝城市群抓緊國際產業轉移和沿海加工貿易西移的機遇,依託其在電子信息、機械成套設備等產業基礎,大力發展“兩頭在外”的機電、電子等產業的加工貿易,出口貿易方式進一步優化,出口商品結構逐步升級,實現以初級產品為主到以工業製成品為主、以勞動密集型產品為主到以機電、高技術產品等資本技術密集型產品為主的轉變。改革開放初期,出口產品中肉、果蔬、皮毛等初級產品比重高達80%,到2000年左右農產品、化工產品、鞋類等特色產品的比重有所提高,到2010年左右開始機電類產品的比重顯著提高,成為推動成渝城市群出口增長的引擎。
 

三、成渝城市群具有極優的對外開放基礎和條件

 
成渝城市群處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和長江經濟帶的交匯處,是全國範圍內唯一同處兩大重要經濟帶的城市群,因而成渝城市群的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有着極大的機遇和優勢。同時,從城市群自身的發展基礎和條件來看,對外交通基礎設施、擴大開放的制度建設、創新驅動的發展動力等優勢條件,都將支撐成渝城市群成為中國內陸地區的開放前沿。
第一,從交通建設的硬條件來看,成都是國家航空第四城,重慶是長江上游最大的航運中心,成渝兩地的航空與水運,形成互為補充態勢,加上兩地常規化開行的中歐班列,兩地綜合交通樞紐建設支撐着成渝城市群成為中國內陸具有海陸空立體交通條件的優勢區域。
 
成都具有明顯的航空優勢。成都雙流國際機場的硬件設施及通航航線數量都位居城市前列。2018年成都為中國內地繼北京、上海、廣州之後,第四個機場年旅客吞吐量突破5000萬人次的城市,“航空第四城”的地位得到進一步鞏固。同時隨着成都天府國際機場加快建設,成都將成為全國第三個具有雙機場的城市,對於鞏固和強化成都的交通樞紐地位,推動成渝城市群對外開放具有重要意義。
 
重慶是長江上游最大的航運中心。重慶作為長江三大港接點之一,西部最大的通海港,已實現江海聯運,其水運優勢的輻射半徑也得到了進一步的拓寬。重慶寸灘港碼頭是長江上游規模最大,設施最先進的集裝箱專用碼頭。設計吞吐能力126萬標準箱,實際通過能力200萬標準箱。規劃建設泊位9個,可常年靠泊3000噸(兼顧5000噸)級船舶。同時,寸灘港至上海港已實現江海聯運,已開通重慶至上海“五定”(定時間、定港口、定航線、定船型、定價格)快班輪。
 
此外,成渝兩地先後開通了中歐班列,構建起西向陸路開放的重要通道。以跨國陸路運輸為切入點,是中國開始改變傳統的對外經貿合作方向,推進由偏重東部海路向東部海路與西部陸路雙方向聯動發展轉變、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重要途徑。2018年全國中歐班列共開行6300列,成都和重慶開行班列數量分別為1587列、1442列,兩者之和佔據了全國近半壁江山。可見成渝城市群已經發展成為中國內陸對外開放的鐵路“門戶”樞紐。
 
第二,從制度建設的軟環境來看,近年來成渝城市群積極探索與內陸相適宜的開放型經濟體制機制,不斷提升政府開放型經濟治理能力與水平,在擴大對外開放上形成了有典型示範意義的探索。開放型經濟一個最重要的特徵就是產品、資源、要素的跨區域自由流動,要破除要素自由流動的障礙,必須在制度上發力。
 
一方面成渝城市群依託特殊經濟區域探索並完善開放型經濟體制機制。2008年內陸地區第一個保稅港區——重慶兩路寸灘保稅港區在重慶設立,2010年2月重慶西永綜合保稅區正式掛牌,2010年10月成都高新綜合保稅區正式獲批,2016年8月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獲批設立,成渝城市群已成為內陸特殊經濟區域最集中的地區。
 
另一方面是重視政務環境建設,着力提升政府開放型經濟治理能力和水平。提升政府開放型經濟治理能力和水平就是要用國際規則慣例規範政府行為。如成都加快政府職能轉變,全面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成為行政審批數量最少的副省級城市之一,在全國率先實行“一窗式”並聯審批;重慶全力提高涉外公共服務水平,促進投資貿易便利化,建立重大外商投資項目並聯審批、限時辦結等制度,通過招商親商安商扶商,使重慶成為創業創新創富的樂園。隨着四川、重慶兩地國家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的深入推進,在開放型經濟制度上的不斷探索與完善,必將為成渝城市群內陸開放型經濟發展創造更優越的條件。
 
第三,從創新驅動的發展動力來看,成渝城市群具有較好的創新驅動資源優勢和現實基礎。成渝城市群擁有數量眾多的國家級科研機構及各類科研院所,國家重點實驗室20餘個,各類普通高等院校超過160所。近年來成渝城市群通過不斷健全資源共享、服務協同、功能完善的創新創業服務體系,鼓勵高校、科研院所和地方共建科技創新平台,推進科研成果轉化和軍民融合發展。成渝城市群重點以國家級四川天府新區、重慶兩江新區和一批國家級高新技術開發區為載體,大力聚焦重點領域和關鍵技術,促進創新資源綜合集成。目前四川以建設國家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為契機,成都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綿陽國家科技城等核心載體建設進一步加快。
 
由上可見,目前成渝城市群正行進在打造國際化內陸開放新高地的快車道上,高水平擴大對內對外開放已經具有堅實的發展基礎和條件。這既是國家層面對成渝城市群“積極主動融入‘一帶一路’倡議,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重要戰略支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產業腹地”的期許,更是成渝城市群自身對充分發揮地區比較優勢、補齊後發短板、消解內陸區位制約所選擇的必然之路。我們相信在不遠的未來,成渝城市群將不負眾望建設成為引領中國西部開發開放、具有國際化影響力的國家級城市群。

作者:

邵昱,博士,研究員,四川省博碩智庫首席經濟學家,四川省經濟學會副會長,成都行政學院原副院長
伍笛笛,博士,成都行政學院副教授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