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成渝城市群:中國經濟增長第四極已然成型
Chengdu-Chongqing urban agglomeration: the formed China's fourth economic growth pole
西南財經大學西財智庫首席研究員,教授 湯繼強 [第3439期 2019-03-11發表]

雲龍灣大橋位於成都天府新區,大橋全長約428米,橫跨錦江兩岸,主跨跨度為205米,是益州大道南延線跨錦江南北向的重要連接通道。(新華社圖片)  
 
西部是中國的腹地,也是中國人民的福地。可以說,國家要全面小康,實現兩個百年夢想,一定要讓西部快速高質量發展起來。 
 
在這樣的大歷史觀和大世界觀的關照之下,對於今天中國東西發展不平衡、區域發展不協調的歷史淵源應有更加深入的認識。本文將以成渝城市群——中國經濟增長第四極為主體,闡述中國西部經濟一體化發展呈現的T型經濟帶特徵和走向,探討成渝城市群如何高質發展帶動和提升西部經濟一體化發展,打造西部大開發“升級版”。
 

世界舞台的西部——成渝城市群,中國經濟增長第四級已然成型

 
從國際經驗和全球發展趨勢看,經濟發展正加快從單個城市為主體向多個城市單元為主體、從單極化向多極化的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模式轉變。中國現基本形成以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幾大經濟區和最近獲批的粵港澳大灣區為支撐的中國經濟增長極。從2019年的中國經濟年報可以看出,國際社會紛紛評價中國經濟年報提升了世界經濟發展的信心,發展成績“令人贊嘆”。
 
中國西部發展成績尤其喜人,川渝表現搶眼,成渝城市群發展勢頭強勁。國務院批覆《成渝經濟區區域規劃》7年來,成渝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和質量穩步提升,成效顯著,成績斐然。2018年四川、重慶兩地GDP突破6萬億,而四川(4.07)、重慶(2.04)、陜西(2.4)、貴州(1.48)、雲南(1.8)西部五省GDP突破11萬億,已經與粵港澳大灣區處於同一水平。但從人均來看,大灣區人均GDP(10.6萬)明顯高於西部五省人均GDP(5萬),大灣區是西部五省的兩倍。
 
從發展態勢來看,雖然長三角2018年的經濟增速(7%)低於西部五省9%,但大灣區經濟增長的絕對值(1.29)還領先西部五省(0.98)。從這個結果來看,西部與東部不僅數量有差距,更在於質量,因此成渝城市群必須要提升發展質量,加快推進高質量發展。
 
 
就目前成渝城市群發展情況看,在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產業協作共生、生態環境建設治理、對外開放、體制機制等方面還存在許多問題。特別是觀察、學習、借鑒深圳、上海在區域一體化形成的貢獻,可以看出市場作用和創新引領非常突出,當然還有開放和改革措施十分到位。京津冀是在國家政策的強烈引導下,構建美好的未來發展預期,以推動一體化進程。作為處於西部的成渝地區,機會窗口與前者不同,資源要素不同。從成渝經濟區,到成渝城市群,再到成渝一體化,需從國家政策賦能,修編國家戰略規劃,構建強大發展預期,重塑西部經濟地理,推動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增強交通基礎設施投資,推進交通基礎設施建設,補齊西部地區發展“短板”;利用交通帶推進產業協同,統籌提升西部產業實力;進一步聚集金融要素資源,為西部經濟發展賦能;提升西部對外開放格局;推動生態環境共治共建和轉變觀念意識,站位全國全局,創新成渝合作機制體制,實現競合發展七個方面着手努力。
 
成渝所代表的中國西部最強城市群,將直接代表中國同世界各國進行競爭。這就要求成渝站在國家戰略的高度,以成渝一體化推進西部經濟一體化發展,構建西部的T型經濟帶,以此作為西部大開發“升級版”,以產業協同為抓手,以資源共享為橋樑,以體制機制協同為保障,從競爭走向競合。
 

3月1日,國際大體聯秘書長兼首席執行官埃里克、國際大體聯主席奧列格·馬迪欽、成都市市長羅強和亞洲大學生體育聯合會主席、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副主席薛彥青(從左至右)簽署協議後合影。當日,成都市代表團在俄羅斯克拉斯諾亞爾斯克舉行的國際大學生體育聯合會執委會會議上與國際大體聯、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共同簽署了2021年第31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舉辦合同,正式獲得這項比賽的舉辦權。(新華社圖片)  
 

中國基業的西部——T型經濟帶,西部經濟一體化特徵崢嶸顯現

 
經濟是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總和,是以人為核心的社會關係。人類的聚集不斷推動着經濟的增長和經濟規律的發展。經過四次工業革命的推動,人類世界基本形成了以農業、工業、服務業為特徵,以城市經濟作為國民經濟單元的形態。在最為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已經出現多個城市經濟單元協同發展、融合發展、共生發展的區域經濟新模式,區域經濟發展由“城市極點”向多個城市“成帶連片”升級的趨勢愈發明顯。
 
經濟帶已經成為人類聚集規律和經濟發展規律的必然。
 
經過長期觀察和研究發現,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經濟發展重心已由從東部沿海向中西部內陸區域漸次過渡,並在成都、重慶、昆明、西安以及西部內陸廣大區域形成一個由西北向東南傾斜的“T型經濟帶”,極大地推進了西部經濟一體化和經濟對外互動頻率,增強了中國經濟的回旋空間和能力,對推動中國經濟社會均衡發展產生了積極影響。突破胡煥庸線的歷史契機出現在T型經濟帶形成和發展之際。以胡煥庸線陜西四川雲南段為上線,以成渝城市連線為下線,構成一個T字型的經濟帶(簡稱T型經濟帶),此為本文核心所在。
 
要實現兩個百年夢想、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必須要把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推進西部經濟一體化、打造西部大開發“升級版”,作為重要戰略舉措提上議事日程和行動指南。實現偉大中國夢,西部要得到均衡發展。西部要發展,必須要有支撐西部發展的理論,要掌握發展的話語權。T型經濟帶是中國西部經濟一體化最新的研究成果,是中國西部整體融入世界發展大格局、銜接“一帶一路”、支撐長江經濟帶的開放式立體戰略,同四川省委省政府提出的“一幹多支”在經濟學內涵上是完全一致的,也可以說是“一幹多支”的經濟學表達。
 
具體講,T型經濟帶,以胡煥庸線陜西四川雲南段為上線,以成渝城市連線為下線,構成一個T字型的經濟帶。
 

一、T型經濟帶的經濟學分析


(一)產業基礎分析

成都和重慶是T型經濟帶上的中心城市,它們經濟實力最強、產業基礎最雄厚、對區域經濟發展影響最大。成都位於T型經濟帶的樞紐位置,經濟活動的集聚力強。2018年,成都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5萬億元,比上年增長8%。在電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等一批高新、現代高端產業以及新經濟方面發展態勢良好。2018年重慶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04萬億元,比上年增長6%,形成了包括電子信息、汽車、裝備、能源及新型顯示等現代產業體系,近年戰略性新興製造業發展也十分迅猛。作為T型經濟帶縱向節點的西安和昆明,近年來經濟發展也十分迅速。2018年,陜西省生產總值達2.4萬億元,同比增長8.4%,實現歷史性跨越。雲南省在2018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8萬億元,同比增長9.1%。
 
可見,T型經濟帶的兩極(成都、重慶)已構建了龐大的產業門類和在全國有競爭力的產業集群。第二梯隊的西安、昆明、德陽、綿陽等城市也聚集了有全國影響力的有重大裝備、軍工產業集群。2018年T型經濟帶GDP約11.97萬億元,全國佔比13.10%。考慮到T型經濟帶內城市GDP增量均高於全國平均水平,京津冀區域近年來經濟的疲軟態勢及部分GDP“水分”被擠出,T型經濟帶形成後,有望率先對京津冀經濟圈實現“量”上的超越,成為新的“第三極”。
 
(二)交通基礎分析
 
從“T”字型的交通版圖來看,成渝高鐵運行時間為一個小時,成都與西安高鐵為3.5個小時,隨着成昆、成貴高鐵的開通,T型經濟帶內高等交通(高速路、高鐵)已完成全覆蓋,這種高等交通的通達性給沿線區域的交流合作提供便利的通道,可進而推動交通幹線沿線區域經濟產業的發展。成、渝、西安和昆明四個經濟中心內部的經濟活動在向外擴展時就直接受到連接經濟中心的交通幹線的強烈影響,引起沿線較大規模的產業聚集或出現新的極點,最後將各種經濟活動連在交通幹線上,從而形成T字型經濟帶。
 
(三)人才基礎分析
 
成都是中國西部高校的富集地,教育資源豐富。成都擁有56所高等院校,30餘家國家級科研機構,318家軍工企事業單位,近500萬各類人才,在大數據、5G、機器人等領域人才儲備豐富。成都的人才可獲得性位居中西部第一,在海歸吸引力上升最快城市榜單中排名全國第三。重慶市高等院校共計65所,其中本科院校25所,高職高專院校38所,科研機構1所,軍隊院校1所。 西安高校在校學生超過70萬人;擁有各類科研及開發機構3000多個,各類專業技術人員近46萬人。另外的T型經濟帶中的梯隊城市也具有一批區域影響力的高校,如雲南大學、昆明理工大學、西南科技大學、西南醫科大學等。
 
在“雙一流”大學方面,“T型經濟帶”共19所高校入圍“雙一流”大學名單,遠超珠三角經濟圈的5所,與長三角經濟圈在伯仲之間。隨着城市人才政策落地,就業環境不斷優化,愈來愈多畢業生願意留在本地就業,高校資源已進一步演變為直接的人才資源。由此可見,“T型經濟帶”不僅是培養人才的高地,也將成為吸引或留住人才的“磁極”。
 

成渝高鐵通車後,成都至重慶的運行時間縮短至約一個半小時。成渝高鐵全長308公里,於2010年3月開工建設。它的開通運營對進一步發揮成都、重慶區域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推動沿線新型城鎮化建設具有重要意義。(新華社圖片)  
 

二、T型經濟帶的發展空間


T型經濟帶北接西安,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相連;南抵昆明,與南方絲綢之路、東盟相通;東至重慶,與長江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銜接。T型經濟帶同時擁有多個時代背景下的機會窗口。強大的內生動力、廣闊的市場與發展空間構成了T型經濟帶健康可持續發展的保障,這也是沿海三大經濟圈未具優勢。此外,必須要在過去發展的經驗上、新時代的背景下用新的思維去思考經濟帶的構成的發展空間。首先要打破“經濟帶”所帶來的一種扁平化、格式化的刻板印象,要從平面抽象到三維立體空間,讓“經濟帶”內的要素可以“流動起來”;要充分利用“經濟帶”產生的溢出效應,避免讓地理範圍的枷鎖限制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一)向北連接陸上絲綢之路,柔性突破胡煥庸線
 
具體來看,西安是T型經濟帶北線節點,其在絲綢之路上扮演着引領者的角色,是沿亞歐大陸橋重要的中心城市,在亞歐合作交流上,西安具有明顯的區位優勢。以西安為橋頭堡,其輻射區域已經突破了胡煥庸線,T型經濟帶也與絲路經濟帶進行了連接,通過這種連接可深化與西北內陸以及中亞國家的產業合作和經貿往來,推動區域互動合作和產業集聚發展。對於“胡煥庸線”以西北的地區來講,是一次為經濟地理重塑的好機遇,能極大地提升其經濟與人口集聚能力,“胡煥庸線”隨時代發展,內涵不斷更新、邊界被“柔性”突破。
 
(二)向南連接東盟十國,全面提升合作層次
 
目前,“T型經濟帶”南端的昆明作為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大湄公河次區域和泛珠三角經濟圈的交匯點,地緣優勢明顯,而“T型經濟帶”中成都、重慶和西安則可發揮產業高端優勢,以昆明為平台,用更對等的經濟體量、更強大的產業實力、更廣泛的互補空間與東盟對話。當前,不少東盟國家正積極推進工業化和城鎮化,對引進設備、技術、資金有迫切需求,成都、重慶與西安可與東盟在電子信息、電力、工程機械、建材、通信等多重領域開展國際產能合作。此外,“T 型經濟帶”的人才優勢、教育優勢,能夠輸出文化軟實力,深化與東盟民間交往,開展社會文化領域合作。
 
(三)向東連接長江經濟帶,助推經濟協調發展
 
以西部大開發戰略為例,2000年實施到目前已有18年,經濟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人均GDP達9.78萬,而四川人均GDP僅3.71萬。從空間上看,在欠發達地區構建起如沿海三大經濟圈一般的“經濟增長極”來促進區域協調發展,以長江經濟帶重鎮重慶為突破口,讓“T型經濟帶”的一端向湖南、江西等中部地區滲透,解決區域經濟發展仍存在的“東高西低、南強北弱”的失衡現象,最終縮小與沿海省份的差距。
 
(四)向上航空連接世界,積極拓展國際聯繫
 
根據民航數據分析系統(CADAS)2017年全球機場吞吐量排行分析,“T型經濟帶”中的成都、西安和昆明機場均入圍前50,重慶機場位列51位,還有較強拓展能力,加速融入全球產業鏈和產業體系,在更廣領域、更高層次上參與全球經濟合作,吸收其它城市航線、航運資源,消除商品、資本、人員要素流動障礙,促進內陸區域對外開放邁上新台階,成為對外開放新高地。從更宏觀層面看,特朗普推行美國至上政策,導致部分國家“逆全球化”加速,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對此,以航線資源為抓手,“T型經濟帶”構建也是對全球化進程的有力推動。
 
要從全國大局出發,立足高遠,超前謀劃,參照其他世界級城市群的標準,規劃和建設“T型”經濟帶,增強中國經濟的回旋空間和能力。打牢西部大開發“升級版”理論基礎,構築T型經濟帶理論版圖,成為成渝城市群實踐的“擴大版”,推進西部經濟一體化發展。筆者相信,不管外部環境多麼複雜,只要堅定信念,保持信心,中國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發展的明天一定更加美好。以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帶動和提升西部經濟一體化發展,打造西部大開發“升級版”,是解決中國發展不平衡問題、抵禦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