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如何建?
How to build a city cluster in Greater Bay Area?
經濟學博士後,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研究員,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研究員 陸劍寶 [第3437期 2019-02-25發表]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各地政府亦紛紛依據《綱要》進行相應的實施細則和重要項目的制定和落地。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涉及跨行政區的合作,因此各級和各地政府的作用尤為重要。但是,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更應該是:企業主導、市場引導和政府督導。政府在過程中一定要發揮“無形的手”的作用,而不能對區域市場一體化的實際過程干預太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作為國家級的重要戰略,到底如何建?之前很多業界人士都提出了各種觀點,但不外乎體制機制、產業、區域市場、人才、科創、重大平台、民生等重要領域。本文從核心城市引領、港口聯動、科技創新灣區塑造和民生四個比較重要的方面進行討論。
 

灣區城市定位與核心城市的形成

 
縱觀世界三大著名灣區,紐約灣區和舊金山灣區的城市都是歷史自然演變和市場導向形成的,而東京灣區則是日本舉國之力進行規劃而成的,但東京都作為東京灣區核心城市由來已久。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各個城市的定位眾說紛紜,並沒有統一標準。但根據經濟基礎、產業結構和交通樞紐等幾個重要因素進行分析:香港作為國際性的金融中心,航運物流中心和專業服務領導者的角色是比較清晰的。至於國際性科創中心是否成功,則決定與粵港兩地的聯動走勢。單靠香港一己之力,恐難成事。深圳作為目前國內最活躍的創新型城市,定位為科創中心沒有問題,然而金融中心的構建則視乎中央政府對香港金融中心的考慮和權衡,但並不妨礙深圳科技金融和融資租賃等實體性金融業務發展。廣州作為全廣東省的樞紐中心,商貿中心的位置穩固,再加上全省最集中的科研基礎,科創有望進一步發展。而廣州還有一個區域性金融中心的定位比較務實。澳門的世界休閒旅遊中心定位短期不會改變,經濟多元化也需要時日。港珠澳大橋通車對珠三角西岸的珠海和江門的拉動力並沒有預期強大,因此,珠海如何利用優質的環境吸引新興產業投資是未來5~10年需要打磨的事情。佛山、東莞和中山有全廣東省最扎實的製造業集群基礎,在製造業轉型升級中遭遇一些困難,但長期會有製造業規模性企業出現,形成較高的市場集中度,改變40年改革開放的產業碎片化局面,很多製造業企業都要謀求多元化和服務化的出路。肇慶、江門和惠州受惠於粵港澳大灣區政策利好,投資活躍度會增加,但不會有太大躍進。綜上分析,粵港澳大灣區香港、深圳和廣州會作為特大城市引領大灣區的發展。澳門將長期保持特有的產業優勢。廣佛、港深莞將保持之前的合作緊密性和流動緊密性。香港和珠三角西岸的合作會有所增加。其他灣區邊緣城市則會呈現“漣漪效應”。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各地政府亦紛紛依據《綱要》進行相應的實施細則和重要項目的制定和落地。圖為落馬洲管制站及落馬洲河套地區。(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港口群是整合還是協調?

 
粵港澳大灣區港口群是全球海港和空港密集的灣區,全球十大港口中粵港澳大灣區香港港、深圳港、廣州港佔3個席位。空運方面的香港機場、深圳寶安機場和廣州白雲機場3大機場吞吐量穩居前十。在如此“緊湊”的灣區入海口,集聚了如此多的港口,不免存在一定的同質化競爭。因此,粵港澳大灣區港口群應該採用日本灣區的政府規劃分工型,還是採取市場導向的自由發展型?這是值得商榷的。灣區內地和香港的港口管理體制有很大的差異,香港港口市場化和私有化程度高,而灣區內地的港口還存在一定的“公家”成分。項目合作沒有問題,如何要進行體制性的整合,難度就特別高。因此,筆者認為,就港口方面的整合,還是需要通過市場化手段去檢驗,而不能強行政策規劃。各地政府可能更多是項目合作層面的磋商。
 

科技創新走廊還是科技創新灣區?

 
科創產業從廣深兩地到香港,都得到政府和民間層面的重視。香港專業人士大力呼籲要積極發展科創產業。但香港並不能憑一己之力完成科技產業的塑造,必須和深圳甚至珠三角進行聯動。香港發展科創的優勢是基礎科研和金融支持,但香港缺乏科技創新的轉化環境和產業支撐。因此,香港與深圳的科創聯動也慢慢在業界達成共識。但最近的廣深科技走廊規劃並未能把香港包含在內,當然這是由粵港的行政制度差異所致。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科技創新中心就要突破傳統的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的規劃限制,應該用“科技創新灣區”作為發展導向。其實,無論香港、深圳、廣州,還是佛山、珠海、東莞等地的科技創新都是具有一定的基礎和特色的。利用自貿區、國家級高新技術開發區作為平台,以廣深港為核心,打造全域性的科技創新城市集群。
 

灣區公共設施和民生短板需夯實

 
如果說粵港澳大灣區和世界著名灣區的最大差距是什麽?筆者認為是公共服務。粵港澳大灣區人口基礎,經濟總量都具有可觀的數據,但灣區居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教育、醫療、社保、通勤等能反映社會福利性的指標距離發達灣區還有很大的距離。因此,建議政府財政投入除了連接跨區域的基礎設施之外,更應該在公共設施和民生工程上傾斜。各地政府在一些並不急需的“政績型工程”投入上該剎一剎車了。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2019全國兩會
老記讀會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