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經濟:2018穩中求進 2019創新求變
Chinese economy kept stead progress in 2018 and seeks innovation for change in 2019
本刊記者 明宇 [第3434期 2018-12-31發表]
2018年世界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中國經濟外部環境遭遇重重危機。尤其是中美貿易摩擦的曲折起伏,更令中國經濟走勢蒙上一層陰影,2018年的中國經濟外部環境可謂“淒風苦雨”。
 
同時,中國經濟內部環境亦不樂觀,在經歷了長達30多年的高速增長後,正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轉型和結構調整深化的態勢不斷增強,進入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階段。“去槓桿”和“消費降級”成為2018年中國經濟的熱搜詞。但是從全年的經濟走勢來看,經濟增長實現6.5%目標已無懸念,並已形成金融築底、經濟企穩的大趨勢。業內普遍認為,2019年中國經濟雖仍面臨較大下行壓力,但在中國創新驅動動能不斷增強以及全面開放的利好下,中國經濟仍將保持健康、良好的發展態勢。
 

國家統計局2018年10月19日發佈數據,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650,89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7%。圖為在山東煙台蓬萊國際機場,一家航空貨機在裝卸貨物。(新華社圖片)
 

2018:雖有下行壓力

已見轉好信號

 
2018年前三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650,89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7%。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長6.8%,二季度增長6.7%,三季度增長6.5%。2018年全國居民收入增長平穩,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實際增速繼續快於人均GDP增速。前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035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8%,延續了上半年以來的平穩增長態勢。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7%,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速與GDP增長基本同步。
 
 
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縮小,收入增長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居民消費支出穩定增長。前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4,281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5%,居民人均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務、教育文化娛樂、醫療保健支出明顯加快。恩格爾系數不斷下降,比上年同期下降0.7個百分點,居民用於發展和享受型消費支出增速明顯快於基本生活消費支出,消費結構不斷優化。
 
 
2018經濟穩中向好,從階段性變化來看,目前中國經濟已經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過去幾年經濟結構發生了歷史性變革,無論是產業結構、需求結構還是要素結構變化都呈現這個特徵。去年服務業增加值佔GDP比重為51.6%,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為58.8%,服務業已經成為經濟的主要拉動力,與工業一起共同支撐中國經濟發展。
 
毋庸諱言,外部環境變化對中國經濟發展預期產生了較嚴重的負面效應。譬如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中國經濟外部環境變數增加。此外,國際金融市場跌宕起伏,美股聖誕暴跌,而全球新興市場年初以來多數下跌幅度較大,包括土耳其、阿根廷在內的多個國家均出現金融市場的動蕩。
 
來自外部世界的衝擊,對中國“穩增長”帶來巨大壓力。國內金融市場表現堪憂,A股持續下挫,匯市動蕩。11月央行公佈的中國2018年前十個月的主要金融數據也不樂觀。其中,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從9月的2.2萬億下降到10月的7,300億;新增人民幣貸款從1.38萬億下降到6,800億左右;M2增速更是從2018年1~9月的8.4%下降到8%。以上幾項數據的下滑都在一定程度上超過了市場預期,給中國經濟的穩定運行增加了不確定性,對中國經濟未來發展預期產生負面效應,在國內正處在新舊動能轉換的階段,進一步引發了人們對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擔憂。
 
但是,有學者指出,金融數據的下滑並不意味着中國存在金融危機的危險,金融數據下滑的內在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從經濟週期的角度,10月份的金融數據向來走勢偏弱,季節性影響十分顯著。其次,目前中國金融體系正在經歷從高度依賴信貸融資向直接融資發揮重要作用的關鍵轉變。此輪基礎設施建設大多依靠地方債融資的事實,以及發改委對於市場化債轉股的支持就是很好的例證。當然,經濟總體增速下行帶來的信貸壓力依然存在,從間接融資向直接融資的轉變也非一朝一夕,中國金融數據的整體恢復仍需時日。
 
從經濟總體上看,雖然仍然存在下行壓力,但目前中國經濟已經出現了比較明確的轉好信號。首先是股票市場的基本悲觀情緒的日益釋放。但是伴隨着近期的一系列政策利好,尤其是對於民營經濟的明確支持,中國A股市場的正向動能已經開始積聚。許多以A股為主要投資對象的基金已經開始新一輪佈局。
 
其次,固定資產投資的逐步企穩。2018年10月開始,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相對2018年9月上升0.3%,其中基礎設施建設增速也從9月的低點開始回升。
 
尤為重要的是中美貿易爭端有望顯著緩解。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年底前的會晤,對化解貿易爭端達成了初步共識,對於穩定外需避免中美之間全面的貿易、經濟和金融衝突有着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改革開放使多個行業迎來“引爆點”

 
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也是商事制度改革全面實施的第五年,全國實有市場主體已達1.06億戶,其中新設立市場主體佔比達到73%。日均新設企業由改革前每天0.69萬戶提高到2018年的1.84萬戶。每千人企業數從改革前2013年的11.4戶提高到現在的23.9戶,增加了1倍多。
 
 
作為國企改革重要突破口的混合所有制改革,2018年以來持續發力,不斷推向縱深。業內認為,下一步結合國企功能定位,這項改革將分類分層向更深處有序推進,實現國有資本與其他各種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
 
石油天然氣發展提速,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原油產量14122萬噸,同比下降1.7%;原油加工量44034萬噸,同比增長5.7%;成品油產量27507萬噸,同比增長7.6%;成品油表觀消費量24185萬噸,同比增長5.4%,其中汽油、柴油分別增長6.4%、3.7%。
 
2018年前三季度,天然氣產量1156億立方米,同比增長6.3%;天然氣進口量886億立方米,同比增長37.6%;天然氣表觀消費量2017億立方米,同比增長18.2%。
 
新能源汽車產業快速發展,在政策的利好下,2018年1~9月,中國新能源汽車的銷量達到了72.1萬輛,產銷逐漸實現平衡,2019年電動汽車的真實市場需求將大增,如果一切順利,中國將有望長期主導全球電動汽車市場。
 

2019:危中有機

 
2018年去槓桿等國內偏緊政策是拖累經濟增長放緩主因,而2019年最大的下行壓力可能來自於美國加徵關稅和貿易戰相關的不確定性。估算美國對中國2,500億產品加徵25%關稅,可能拖累2019年GDP增速0.8個百分點以上。其中,出口走弱帶來的第一輪直接影響可能拖累GDP增速0.5個百分點。
 
貿易戰還會導致全球需求放緩,負面拖累企業利潤和員工工資,並進而分別影響企業投資和居民消費,估算上述第二輪間接影響將拖累GDP增速0.3個百分點。就業方面,出口增速放緩可能直接導致2019年損失50~120萬個就業機會。但隨着貿易戰對投資和消費的溢出效應擴大,影響的就業可能遠大於上述估算。此外,中國對自美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也可能產生負面影響,不過全面下調進口關稅應可以大致抵消其拖累。預計中國會繼續加碼政策放鬆,從而部分抵銷貿易戰帶來的負面衝擊。
 
2019年基建投資有望再次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力量,增速從2018年的2%反彈至10%以上。預計隨着貨幣政策進一步放鬆,整體信貸增速有望溫和反彈。雖然央行反覆強調貨幣政策要“穩健”,但預計2019年央行還將多次降準以確保市場流動性充裕。在政策刺激之外,中國還會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鑒於存在各種限制因素,政府可能會越來越依賴於通過改革開放來實現其增長目標。
 
隨着中國經濟重心進一步南移,粵港澳大灣區作為區域協同發展的先行者,有可能在中國下一輪增長中佔據舉足輕重的地位。2019年我們將看到大灣區各地政府能否將本地的成功經驗推廣到整個區域。如果能夠實現,大灣區將對人才、投資者和企業產生巨大的吸引力,從而創造21世紀產業發展的良性循環。
 
2015年至2017年中國經濟發展新動能指數分別為123.5、156.7、210.1,分別比上年增長23.5%、26.9%和34.1%,經濟發展新動能指數逐年攀升,表明中國經濟發展新動能加速發展壯大,經濟活力進一步釋放,成為緩解經濟下行壓力,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動力。
 
分享經濟、共享經濟、數字經濟、平台經濟等新經營模式迅速成長,成為新動能。市場主體的積極性得到了調動,有力支撐了就業和創新發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轉型升級取得新成效,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益得到提升。結構調整、優化升級在加快進行,提質增效的階段性變化特徵越來越明顯。
 
穩中求變,培育創新動能。在中國經濟增長換擋轉型調整的關鍵時期,2019年的中國經濟形勢,有挑戰,更多的是機遇。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2019全國兩會
老記讀會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