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今後5年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與新增長點
China's economic growth prospects and new growth points in the next five years
中信銀行(國際)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師兼研究部總經理 廖群 [第3433期 2018-12-17發表]


中高速增長源於內需具潛力

 
中國的經濟還能高速增長嗎?從發展階段論的視角來看,當前中國的經濟已經過了高速增長的階段,但仍處於中高速增長的階段,如同一個正值16歲的男孩,雖然身高不可能像13歲那樣每年增長10厘米,但仍能按年增6~7厘米。
 
這樣說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經濟的內需仍具有中高速的增長潛力。這種潛力分為4個部分:第一,是中國的城鎮化進程並未停止,以致可從消費與投資兩方面推動經濟的增長。從數據上來看,2017年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8.52%,雖略高於世界平均水平,但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只有42.35%,這表明城鎮化的進程剛過中期,還將持續20年以上。可以預見,隨着農民進城,消費水平將大幅提高,同時帶動住房、交通、公用設施投資及工業產品的快速增長。
 
第二是結構的升級,升級就意味着增長。具體來看有4種形態的結構升級:從宏觀經濟的層面來說,是從外需拉動到內需推動的轉變,是從投資型經濟向消費型經濟的升級,是從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的改變;從微觀消費類型來看,越來越多的人從傾向購買商品到傾向購買服務,消費的能力也從購買中低檔的商品與服務提升至購買高檔的商品與服務;從產業的角度來說,傳統產業依靠技術發展成新興產業,在附加值層面上亦從勞動/低附加值向資本/高附加值轉變,技術的水平也大大提高。
 
第三種是區域與國際性的追趕催生了經濟增長。這表現在中西部與東北等相對欠發達的地區追趕東部沿海省份,各省市之間也呈你追我趕的態勢;與此同時,中國也在不斷趕超發達國家。
 
第四種是通過深化並逐步完成國有企業、金融市場與行政體制改革,以及不斷擴大對外開放的成都來繼續釋放增長潛力。
 

經濟增長點位受貿易戰影響

 
如何確定中國經濟中高速增長的點位?這很大程度上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中美貿易戰有三種可能的情景:第一種是較理想情景,即美國發起貿易戰是出於減少赤字與回歸製造業的經濟性動機為主,而它認識到貿易戰並不能達到該目的,反而使美國經濟嚴重受損,因此很快結束貿易戰;第二種是最有可能的情景,即美國以選舉導向的策略性動機為主,同時也認識到貿易戰令美國的損失也很大,因而貿易戰打打停停,但都局限於局部;第三種是最為嚴峻的情景,即美方以遏制中國崛起的政治動機為主,不惜經濟代價達到遏制目的,因此發動全面貿易戰,這一種情景雖然最為悲觀,但不能排除它發生的可能性。
 
貿易戰如何決定中高速經濟增長的點位?首先對出口有着最直接的影響,這取決於兩大因素:首先價格/關稅傳遞率,即關稅每增加1%會導致產品價格上漲的幅度;二是需求/價格彈性,及產品價格每上漲1%所導致的產品需求下降程度。比如,就中國對美國出口而言,價格/關稅傳遞率的估值為70%,而需求/價格彈性的估值在1.65。在此分兩種情景闡釋貿易戰對年度出口額的影響,一是在基準情況下(即對2,500億美元產品加徵25%的關稅),這種情況下出口額將下降700億美元,佔2017年出口總額的3%;另一種是在全面貿易戰的嚴峻情況下(即對5,000億美元產品加徵40%的關稅),這種情況下貿易出口額將下降1,950億美元,佔2017年出口總額的8%。
 
其次,貿易戰還會對中國經濟增長有着間接性的影響,如相關出口產品的產業鏈受影響,導致產業鏈中的產品需求也相應下滑;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大;股票市場進一步向下;企業的投資意願與個人消費信心受挫。
 
由此導致的後果是什麼?如在基準情景下,考慮中央政府的強力及有效的應對,貿易戰的影響總體是可控的,今後5年中國經濟仍能實現6%以上的中高速增長;而即使是在全面爆發的嚴峻情景下,經濟增長速度也仍將維持在中高速增長的低端,這主要是因為中國的經濟已經是內需為主,外需在整體經濟活動中比10年前大幅縮小,目前凈出口佔GDP比重不到2%;此外,鑒於中央政府的財政狀況良好,財政政策還有較大的寬鬆空間,貨幣政策也有一定的放鬆餘地,將抵銷一部分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另外,貿易戰也將激發國內戰略性新興產業加速發展,體制改革加快推進,市場進一步開放,進而提升經濟活力,也將部分抵銷貿易戰的影響。
 

未來中國經濟的新增長點

 
未來中國經濟的新增長點在於新興消費、新興產業與新興城市上。在消費上,首先可以看到目前消費在經濟中的主導地位顯著增強。2012~2017年,名義消費年均增長9.9%,高過GDP增速1.4個百分點;2017年,消費佔GDP的53.6%,對GDP增長的貢獻度達到58.8%,超過一半,這意味着中國經濟剛由投資主導轉為消費主導。但與其他國家比較,消費,尤其是居民消費佔GDP比重仍然顯著偏低,低於發達國家平均值的15個百分點以上。由此,可以預計今後5年消費增長持續快於GDP增長1個百分點以上,佔GDP比重與對GDP增長的貢獻度分別進一步上升至58%與65%。
 
其次,近年來,包含旅遊、醫療、養生養老、教育、休閒等項目的服務性消費增長大大快於商品性消費。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團體旅遊、景點門票、體育健身、電影話劇演出票、家政服務、旅遊住宿、美容美髮的支出分別增長14.0%,10.6%、15.5%、9.5%、11.0%、18.1%、8.8%,而食品煙酒與衣著支出僅分別增長4.3%與2.9%。
 
雖然服務性消費增速飛快,但橫向來看,2017年服務性消費支出佔居民消費支出的比重僅為41.4%,大大低於發達國家當前的水平,也低於這些國家人均GDP相當於當前中國人均GDP水平時期的水平,說明增長潛力巨大。預計今後5年服務性消費增長將繼續明顯快於商品性服務3個百分點以上,佔居民消費總支出比重大幅上升至46%。
 
另一方面,目前居民基本商品(中低檔吃、穿、用)的需求已經高度滿足,商品消費行為向高端化發展。根據《2017年凱度TNS消費者趨勢報告》,中國新消費者的十大趨勢,如我要我不同、生活小確幸、健康升級、時間無價、購物無界等都指向了消費高檔化的趨勢,這意味着消費的品牌化、高大上化、健康化、個性化、奢侈品化、貴价化、快速更新化,而這一趨勢在今後的5年內也將進一步加快。
 
在新興產業方面,目前工業整體生產總產值增長率在6%左右,而“十三五”規劃後劃分的新興產業包括第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製造、綠色低碳、數字創意等產業的增長率則達到15%,遠高於工業整體增長水平。
 
過去的7年當中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迅猛,2011~2017年間戰略性新興產業總體增加值年均增長26%;2015~2017年間各戰略性新興產業營業收入年均增長多數在20%以上。戰略性新興產業上市公司營業收入增長在絕大部分年份明顯快於上市公司總體,利潤率更持續高於上市公司總體2.8個百分點以上。
 
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之首的新一代信息技術,正在開啟新一輪發展空間。第一代信息技術包括第五代移動通訊(5G)、互聯網協議第六版(IPV6)、窄帶物聯網(NB-IOT)、北斗導航升級、大數據與雲計算擴容、人工智能(AI)走向實用化等。
 
不難看出,在未來,戰略性新興產業將為中國的經濟增長帶來極大動力。根據目前的發展勢頭以及行業發展狀況可以預測:到2020年,五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總產值將達到50萬億元以上,平均每年帶動新增就業100萬人以上;新一代信息技術總產值超過12萬億元;高端製造業總產值達12萬億元;生物、綠色低碳與數字創意總產值達10萬億元。
 
就新興城市而言,城市群是城鎮化發展的新方向。如何理解城市群的概念?城市群是在地域上集中分佈的若干城市集聚與融合而成的聯合體。在若干城市中,包括一至幾個主導城市與數個衞星城市。城市群是城鎮化、工業化、與現代化進程中區域空間形態的最高組織形式。由於城市群的形成,各城市之間交通、基礎設施、信息與人才的融合將催生新的經濟效益與增長。
 
世界六大城市群(包括中國長三角城市群、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歐洲西北部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英國中部城市群)均以遠高於本國其他地區的GDP發展水平說明了城市群聚合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
 
今後中國新型城鎮化仍以構建城市群為主,目前已成形的有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中原、長江中游、成渝、哈長、遼中南、山東半島、海峽西岸、北部灣、關中平原與呼包鄂等12大城市群。其中,五大支柱城市群當中長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與京津冀城市群繼續引領,長江中游城市群與成渝城市群發展潛力尤大。
 

經濟發展存在風險需正視

 
但由於部分內部原因和外部國際環境中國的經濟發展也存在着些許問題及潛在風險:部分城市房價過高、國企效率偏低、產能過剩仍未解決,以及中美貿易仍存在摩擦等。我們必須正視經濟發展中存在的這些問題,但總體來看仍屬於可控範圍。中國經濟與市場的形勢變化很快,目前的情況與以往已發生很大的變化,若根據以前的觀察判斷今日問題的嚴重程度可能會存在偏差。
 
應該認識到,中國的很多問題是伴隨著快速經濟增長的過程中必然出現的,在此過程中不斷出現又不斷得到緩解,如企業債務高企、產能過剩、房價過高等。只要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企業與個人的收入相應地保持中高速增長,這些問題仍將伴隨並繼續不斷出現又不斷緩解。
 
同時,還有一些問題與中國經濟結構的特點有關。如企業債務/GDP比率過高,在170%左右,部分是因為中國的製造業與投資在經濟中的比重高。製造業企業較多與投資項目較多的國家這一比率肯定較高,因為只有製造業與投資項目需要並能夠借到貸款,而服務業與消費項目不需要或難以借到貸款。所以中國的企業債務/GDP比率高有一定的合理性。當然,一些行業,如房地產、公用設施、鋼鐵及航空業等,與部分國有企業的資產負債率超過60%甚至70%,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但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整體的資產負債率為55.5%,在合理範圍內,說明整體的企業債務狀況並不像170%的企業債務/GDP比率所顯示的那麼嚴重。
 
上述的潛在風險不可忽視。但同時也應該認識到,與其他國家相比較,中國目前特殊的經濟、金融與社會結構與體制,包括中央政府的管控機制及能力,使得很多風險總體上更易於得到控制而不一定導致危機。另一必須考慮的社會體制方面的特殊性是,中國已開放了很多市場,但在關鍵領域仍實施管控,而政府的管控機制與他國不同,更為有效。雖然局部性危機可能產生,中國的前述問題可以逐步解決,風險最終可控,不致於產生全局性的經濟或金融危機。
 
(本文由本刊記者彭玉潔、劉翊楊根據廖群博士主題演講整理,並經廖群博士本人審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