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一帶一路經濟開發與自貿園區發展藍皮書
The Blue Book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B & R Economic Development & Free Trade Districts
[第3433期 2018-12-17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社副總編輯、一帶一路經濟開發與自貿園區聯盟副秘書長鄧明宇宣讀《一帶一路經濟開發與自貿園區發展藍皮書》。
 
《經濟導報》攜手《中國海關統計》,從獨立第三方的角度,以經濟研究的專業精神,發起成立了“一帶一路經濟開發與自貿園區聯盟”,旨在搭建一個專業的經貿信息交流平台,推動和促進“一帶一路”經濟開發區、自貿園區之間的交流與合作。
 
此次發佈的《一帶一路經濟開發與自貿園區發展藍皮書》是聯盟成立後的首個經濟信息研究服務項目。意在拋磚引玉,吸引更多有識之士共同關注與研究“一帶一路”的園區經濟發展,為“一帶一路”經濟繁榮作出更多探索與努力。
 
“一帶一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提出;2015年3月底中國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正式發佈《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勾畫出了“一帶一路”的理念與藍圖,旨在借用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符號,以和平發展的方式,積極發展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夥伴關係,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
 
以下我們將包括中國在內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地區內的經濟開發區、自貿園區的發展狀況進行分析研究,並探討“一帶一路”經濟開發區與自貿園區未來的發展方向。
 

一、中國經濟開發區、保稅區

 
1、經濟開發區
 
1984年,鄧小平親臨深圳視察,在對興辦經濟特區的決策給予充分肯定之後,提出:“除現在的特區之外,可以考慮再開放幾個點,增加幾個港口城市,這些地方不叫特區,但可以實行特區的某些政策。”此後,經濟技術開發區應運而生。目前,中國已擁有219家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2017年,全國219家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1萬億元,同比增長9.9%,增幅高於同期全國平均水平3個百分點,佔同期國內生產總值比重為11%。
 
我們認為,如今中國經濟技術開發區規模逐漸壯大。開發區佈局進一步合理,中西部地區所佔比例明顯提升,發展漸趨均衡,綜合實力顯著增強。經開區已成為了高新技術產業的集聚地,引進的新技術在各地經濟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區內外商投資企業產業結構明顯改善,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駐足落戶,也促進了各地招商引資的進程。今年適逢國家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在“一帶一路”倡議縱深發展及國家推動新一輪全面對外開放格局中,經開區所承擔的責任更重,而且還扮演着中國經濟走向世界舞台的助推手角色。
 
2、保稅區
 
中國保稅區兼具進出口加工、國際貿易及保稅倉商品展示多項功能,享有“免證、免稅、保稅”政策,實行“境內關外”運作方式和區內特殊的外匯管理方式。中國保稅區以寸土寸金的特點在對外貿易、出口加工、保稅倉儲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加速中國經濟的外向化進程,促進國民經濟增長,良好發揮了對外吸引國際資本的積聚功能和對內輻射的經濟擴散功能。
 
中國保稅區的領頭羊—上海外高橋保稅區,面積僅約10平方公里,年進出口量卻高達1,000億多美元,稅收逾1,00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上海年進出口總額的20%和沿海地區其餘20餘個保稅區的進出口總量;小小保稅區單位面積產生的巨大經濟“能量”,是其他經濟區域難以比擬,加之對經濟腹地的巨大輻射作用,中國保稅區體現了自身的優越與不可替代性。
 
為積極應對全球化帶來的機遇與挑戰,依據自身特點和條件不斷探索適當的發展模式,拓展功能由保稅倉儲逐漸增加到出口加工、國際貿易、商品展示等方面。同時,為爭搶制度創新的紅利,中國各個保稅區競相升級,開始爭相衝刺自貿區試點。
 

二、中國自貿區與自由港

 
自由貿易區有兩個概念:一個是FTA,另一個是FTZ,但中文名稱都一樣。
 
FTA(Free Trade Area):源於WTO有關“自由貿易區”的規定,最早出現在1947年的《關稅與貿易總協定》裏面。該協定第24條第8款(b) 對關稅同盟和自由貿易區的概念作了專門的解釋:“自由貿易區應理解為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獨立關稅主體之間,就貿易自由化取消關稅和其他限制性貿易法規”。其特點是由兩個或多個經濟體組成集團,集團成員相互之間實質上取消關稅和其他貿易限制,但又各自獨立保留自己的對外貿易政策。目前,世界上已有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等FTA。還有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也是典型的FTA。
 
FTZ(Free Trade Zone):源於WCO有關“自由區”的規定,世界海關組織制定的《京都公約》中指出:“FTZ是 締約方境內的一部分,進入這部分的任何貨物,就進口關稅而言,通常視為關境之外。”其特點是一個關境內的一小塊區域,是單個主權國家(地區)的行為,一般需要進行圍網隔離,且對境外入區貨物的關稅實施免稅或保稅,而不是降低關稅。目前在許多國家境內單獨建立的自由港、自由貿易區都屬於這種類型。如德國漢堡自由港,巴拿馬科隆自由貿易區等。
 
我們首先來了解一下中國的FTA,中國自2002年以來,已經與24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16個自由貿易協定,涉及24個國家和地區。自中共十八大提出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以來,自貿區發展正式步入快車道,2017年,在市場佔比上,中國與自貿夥伴的貿易投資額佔中國對外貨物貿易、服務貿易、雙向投資的比重分別達到四分之一(25%)、二分之一(51%)和三分之二(67%)。
 
通過簽署自貿協定,中國與自貿夥伴實現了比WTO水平更高的相互開放。隨着中國自貿區(FTA)進程提速,自貿協定涉及的領域正拓展至知識產權、政府採購、環境保護、勞工權利、電子商務、中小企業等議題。規則議題正成為中國推進自貿談判的重要內容。
 
下面再來看看中國的FTZ。中國FTZ是指在國境內關外設立的,以優惠稅收和海關特殊監管政策為主要手段,以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為主要目的的多功能經濟性特區。原則上是指在沒有海關“干預”的情況下允許貨物進口、製造、再出口。
 
中國FTZ是中國政府全力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最重要的舉動,其力度和意義堪與80年代建立深圳特區和90年代開發浦東兩大事件相媲美.其核心是營造一個符合國際慣例的,對內外資的投資都要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國際商業環境。
 
2013年9月27日,國務院批覆成立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
  
2015年4月20日,國務院決定擴展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實施範圍。  
 
2015年4月20日,國務院批覆成立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3個自貿區。 
 
2017年3月31日,國務院批覆成立中國(遼寧)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河南)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湖北)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陜西)自由貿易試驗區7個自貿區。 
 
 2018年4月1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宣佈,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
 
 自2013年中國首個(FTZ)—上海自貿區成立以來,自貿區建設迅猛發展,迄今已建成11個FTZ,組成了“1+3+7”的雁陣格局,各項改革取得了明顯成效,自貿試驗區的“虹吸效應”逐步變為“外溢效應”。
 
我們認為,中國FTZ以改革帶動體制機制創新,打造制度高地,對吸引外資和推動開放有着重要的拉動作用。從全國來看,通過探索嘗試,自貿試驗區所積累的各方面改革經驗將向全國複製推廣,最終將推動中國的改革開放進一步深入。
 
那麼,中國自貿區的未來發展方向在哪?2017年10月,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人民日報署名文章《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給自貿港做了定性:“自由港是設在一國(地區)境內關外、貨物資金人員進出自由、絕大多數商品免徵關稅的特定區域,是目前全球開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經濟功能區。”
 
2017年3月,國務院印發《進一步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提出:在洋山保稅港區和上海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等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內,設立自由貿易港區。國務院對上海自由港的要求是:“對標國際最高水平”。
 
今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週年大會上宣佈,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分步驟、分階段建立自由貿易港政策和制度體系。自此,中國自由港建設開始正式拉開序幕,未來值得期待。
 

三、中國與“一帶一路”

經濟新區

 
“一帶一路”倡議著眼於“基建互通、金融互通、產業對接、資源引入”,致力於“商貿文化互通、區域經濟一體化和共同繁榮”。“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發展,給產業園區發展帶來巨大機遇。
 
中國在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中,一批批經貿合作區、產業園區、經濟特區、自貿區先後落地,成為落實合作項目的重要抓手和中國企業“走出去”發展的聚集平台。商務部統計數字顯示,截至2017年末,中國企業總共在44個國家建設初具規模的境外經貿合作區99 家,累計投資 307 億美元,入區企業 4364 家,上繳東道國稅費24.2億美元,為當地創造就業崗位 25.8萬個。其中,在2017年間新增投資57.9億美元,創造產值186.9 億美元。
 
從“一帶一路”發展路徑來看,節點城市是關鍵,經濟開發區和港口建設是重點。伴隨中國改革開放而誕生的開發區,在體制創新、科技創新、節約利用資源、優化產業、調整結構等方面積累了寶貴經驗,有效地發揮了窗口、示範、輻射和帶動作用,“一帶一路”倡議也為開發區提供了更加廣闊的舞台。
 
但“一帶一路”經貿合作區也面臨着盈利能力差、投資回報週期長等一系列難題。為解決這一困局,中國企業與沿線國家的合作不能僅限於中低端產業,也不能完全停留在現有層次和規模上,而是要在發揮中國傳統優勢的同時,通過雙方、多方合作,共同創造和培育新的優勢,大力推進高端產業的發展,開拓新的貿易合作增長點,提升貿易的水平和質量。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