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凸顯制度創新 同步“一帶一路” 中國自貿區的2.0時代
Focusing on system innovation and in-sync with “B&R” Initiative The 2.0 Era of China FTZ
本刊記者 明宇 [第3426期 2018-09-10發表]
自2013年中國首個自由貿易試驗區(FTZ)—上海自貿區成立以來,自貿區建設迅猛發展,迄今已建成11個自由貿易試驗區,組成了“1+3+7”的雁陣格局,各項改革取得了明顯成效,自貿試驗區的“虹吸效應”逐步變為“外溢效應”。今年5月,中國國務院印發了進一步深化廣東、天津、福建自貿試驗區(FTZ)改革開放的三個方案,三個方案的共同顯著特徵就是“制度創新”,此舉標誌着廣東、天津、福建自貿試驗區的改革開放進入2.0階段。
 
另一方面,中國已經與13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自貿區(FTA),涵蓋了中國30%左右的進出口貿易總額,與24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16個自由貿易協定,初步形成了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自貿區(FTA)網絡。

▲習近平在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考察。(新華社資料圖片)  
 
尤為值得關注的是,中國自貿區發展與“一帶一路”建設具有天然的一致性。在中國自貿區2.0時代背景下,兩者的有機結合將為中國新一輪對外開放提供有力支撐。
 

自貿區發展步入快車道

 
中國自2002年以來,已經與24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16個自由貿易協定,涉及24個國家和地區,分別是中國與澳洲、韓國、瑞士、冰島、哥斯達黎加、秘魯、新加坡、新西蘭、智利、巴基斯坦、格魯吉亞、馬爾代夫的雙邊自貿協定(FTA),中國與東盟10+1自貿協定,內地與香港、澳門達成的兩個《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以及大陸與台灣的《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自貿夥伴遍及亞洲、大洋洲、南美洲和歐洲。
 
尤其自中共十八大提出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以來,自貿區發展正式步入快車道,相繼完成了中國-冰島、中國-瑞士、中國-韓國、中國-澳洲等一批高水準自由貿易區的談判,截止今年8月,中國正在進行的自貿區談判有14個,包括《區域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日韓自貿協定、中國-挪威自貿協定,中國-以色列自貿協定,中國-巴拿馬自貿協定、中國-新加坡自貿協定的升級等相關的談判。此外,中國還在與10個國家開展自貿協定聯合科研或升級聯合研究。
 
據中國商務部研究院統計,中國在2016年簽署協定的自貿區經濟規模佔全球的10.3%,加上自身14.9%的份額,已形成佔世界經濟25.2%的大市場,如果加上正在談判的自貿區,這一份額達到了43.3%。自貿夥伴已成為中國重要的出口市場、進口來源地和投資合作對象,這大大拓展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空間。2017年,在市場佔比上,中國與自貿夥伴的貿易投資額佔中國對外貨物貿易、服務貿易、雙向投資的比重分別達到四分之一(25%)、二分之一(51%)和三分之二(67%)。
 
通過簽署自貿協定,中國與自貿夥伴實現了比WTO水準更高的相互開放。根據商務部研究院發佈的《2016中國自由貿易區發展報告》,中國已簽署的自貿協定在貨物貿易方面,零關稅產品稅目佔比以及零關稅產品進口額佔比基本都在90%以上。其中,對港澳地區的全部產品均已實現零關稅,對智利、新西蘭、新加坡、哥斯達黎加、冰島、澳洲等國的貨物貿易自由化率也達到了95%以上。在服務貿易領域,在世貿組織承諾約100個服務部門的基礎上擴大至近120個,原有承諾部門的開放水準也進一步深化。
 
隨着中國自貿區(FTA)進程提速,自貿協定涉及的領域正拓展至知識產權、政府採購、環境保護、勞工權利、電子商務、中小企業等議題。譬如中國—冰島自貿協定首次設立競爭章節;中國—瑞士自貿協定首次設立環境章節;中國—韓國、中國—澳洲自貿協定首次設立電子商務章節……規則議題正成為中國推進自貿談判的重要內容。
 
另外,自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貿試驗區掛牌成立以來,中國自貿試驗區(FTZ)已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新平台和推動國內改革的加速器。幾年來,自貿試驗區已在多個領域,尤其是在金融改革創新方面形成了大量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建立了“一線放開、二線嚴格管理的宏觀審慎”的金融制度框架和監管模式,實現了金融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的“破冰”。
 
在進一步深化廣東、天津、福建自貿試驗區改革開放的三個方案中,“賦予自貿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是共同出現的一句話。廣東的方案提出,將下放至地級及以上城市的省級管理許可權依法下放至自貿試驗區。
 
天津的方案提出,將國際快遞業務(代理)經營許可審批事項下放至天津市郵政管理局。試點實施進口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管理,管理許可權下放至天津市。
福建的方案提出,調整完善省級管理許可權下放方式,推動關聯、相近類別審批事項全鏈條取消、下放或委託。
 
方案強調,廣東、天津、福建要把握基本定位、加強組織實施、強化使命擔當、完善工作機制,充分發揮地方和部門積極性,系統推進改革試點任務落實。要及時總結評估試點任務實施效果,加強改革系統集成,力爭取得更多可複製可推廣的制度創新成果,更好服務全國改革開放大局。
 
隨着方案的落地實施,試驗內容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具有普遍性,自貿區將更好發揮“試驗田”的作用,創造出更多寶貴經驗,取得更多可複製可推廣的制度創新成果,有助於帶動整個中國改革開放的水準提高。
 

 
業內觀察人士指出,中國自貿試驗區(FTZ)以改革帶動體制機制創新,打造制度高地,對吸引外資和推動開放有着重要的拉動作用。從全國來看,通過探索嘗試,自貿試驗區所積累的各方面改革經驗將向全國複製推廣,最終將推動中國的改革開放進一步深入。
 

中國自貿區與

“一帶一路”共生共榮

 
自貿區建設是推進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的重要途徑,站在改革開放的新起點上,加快自貿區建設,構築起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貿區網絡,無疑已成為中國推動建設開放型經濟體制、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重要內容。
 
業內專家認為,面對國際經濟政治等方面形勢變化帶來的挑戰,中國經濟在進入以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轉變為核心的新常態後,也亟待培育發展新動能,而“一帶一路”與自貿區建設的結合則為中國通過進一步擴大開放來深化改革提供了思路和途徑,尤其是在外部整體環境不利於貿易投資自由化發展的情況下,中國更需要通過推動多邊、區域性貿易談判來擴大國際市場,同時大力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通過自主擴大開放,探索制度創新、服務國家戰略、打造改革開放新模式。而“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就為中國自由貿易區網絡建設和完善提供了契機。
 
因此,應著重發展與“一帶一路”國家建設自由貿易區,以及在已建成自由貿易區基礎上進行升級,通過自由貿易區的建設使“一帶一路”倡議落到實處,進而提升各國之間的經貿合作水準。
 
實際上,“一帶一路”沿線許多國家自身的發展戰略與“一帶一路”建設天然脗合,老撾通過互聯互通成為連接周邊國家樞紐的“變陸鎖國為陸聯國”戰略、哈薩克斯坦的以運輸和物流基礎設施項目為核心的“光明之路”計劃、印尼以基礎設施建設為核心的“全球海洋支點”發展規劃、英國旨在提高北方城市競爭力的北方經濟引擎規劃等,這些國家都是與中國已經建立或者計劃建立自貿區的夥伴,因此雙方的有效對接既可以產生較大的項目標杆作用,又可以為國家間整體的經貿合作產生較強的帶動效應。
 
另一方面,在中國現有的11個自由貿易試驗區(FTZ)當中,基本上每個自貿試驗區都擔負着直接與“一帶一路”建設進行對接的任務,其中,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首個被納入“一帶一路”願景和行動計劃的自貿試驗區,肩負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金融聚集等重要作用和功能.。
 
第二批出現的自貿區中,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則主要通過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經貿往來,打造物流、投資、貿易樞紐來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服務。
 
作為“一帶一路”陸海交匯點的中國(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將發揮自身優勢,促進京津冀地區的口岸輻射能力。
 
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區,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將重點發揮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起點的歷史和人文優勢,加強與沿線國家的經貿對接力度。
 
在中國第三批自貿試驗區中,遼寧省作為“一帶一路”規劃中的18個重要省區之一,主要肩負着中蒙俄經濟走廊和面向東北亞地區開放的任務,成立自由貿易試驗區也將會全面提升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整體競爭力和對外開放水準。

浙江省以寧波、舟山港為核心的自由貿易試驗區的設立將成為中國新一輪對外開放的海上門戶。
 
河南省作為中國典型的內陸地區,不僅處於中國地理核心,也處在“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樞紐位置,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將有助於提高中國整體對外開放的層次和中部地區的協調發展水準。
 
湖北省作為“一帶一路”國際產能合作的典範省份,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有助於省內優勢企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重慶市作為中國中西部地區唯一的直轄市,位於“一帶一路”與“長江經濟帶”連接處,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標誌着中國加大了西部地區門戶城市的開放力度。
 
與重慶市相似,在四川省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有利於探索符合中國內陸尤其是西部地區實際情況的開放機制,從而提升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貿易、投資合作水準。
 
陝西省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有利於發揮“一帶一路”建設對西部大開發的帶動作用,提高內陸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貿合作與人文交流水準。
 
從本質上看,自貿區與“一帶一路”戰略均為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的重要內容,具有高度的戰略協同性。業內分析認為,自貿區已成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節點。“一帶一路”建設正向縱深發展,而自貿區在投資自由化、貿易便利化、金融國際化、行政法治化等方面先行先試,對“一帶一路”戰略形成了有力的支撐。 
 
“一帶一路”戰略和自貿區共同提升了中國對外開放水準。“一帶一路”為中國提供了一個包容、開放的對外發展平台,能夠把快速發展的經濟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利益結合起來,形成共商、共建、共用的良好合作關係,實現互利共贏。“一帶一路”宣導“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融通”,側重以基礎設施為先導促進沿線經濟體互聯互通,自貿區提倡“投資自由化、貿易市場化、金融國際化、行政法治化”,營造市場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提高對外開放水準。加強彼此間的有機對接和戰略聯動,將為中國新一輪對外開放提供有力支撐。
 

中國自貿區與

發達國家自貿區仍存差距

 
中國自貿區建設雖已取得明顯進展,但自貿協定的數量、品質和開放水準還有待提升。中國自由貿易區(FTA)的建設水準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比較落後,主要表現在自由貿易區內貿易額佔比不高、自由貿易區開放領域的廣度和深度不夠等,不能適應發達國家引領的經貿規則體系。
 
具體來看,中國與美國、日韓的差距在於自貿夥伴的經濟實力和重量級,在世界GDP排名前20的經濟體中,中國的自貿夥伴只有韓國、澳洲、印尼、瑞士4個國家,尚未與世界排名前10的國家達成自貿協定。
 
中國自貿區在開放水準上也存在差距,美歐等發達經濟體簽署的自貿協定中,貨物貿易最終零關稅產品稅目和進口額比例都達到99%以上,而中國對大部分自貿夥伴的自由化水準為90%-95%。

▲圖為上海自貿區外高橋區域一景。(新華社圖片)
 
在服務貿易規則領域,中國已簽署的自貿協定尚未採用負面清單模式,不過已承諾在中韓、中澳自貿協定第二階段談判中採取負面清單模式。在投資領域,中國已簽署的自貿協定中尚未採取准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管理制度,但在中美BIT談判中已採用了負面清單制度。
 
同時,在中國11個自貿試驗區(FTZ)內,也存在一些問題亟需解決。譬如自貿試驗區內銀行業的同質化競爭問題、金融創新與風險管理平衡問題以及自貿試驗區擴大開放的部分政策缺少穩定性和延續性等問題。
 
另外,中國自貿試驗區在國際貿易、對外投資、國際物流和金融開放等方面深度對接“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也出現了自貿區統籌協調不足、無序競爭等問題。
 
這些在發展中出現的問題引起了中國官方的高度關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今年5月在廣東調研自貿試驗區建設時強調,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對一切不符合新發展理念的思想觀念都要堅決摒棄,一切不符合高品質發展要求的體制機制都要大膽改革,一切制約創新的管理方式都要促其改變。
 
韓正指出,建設自貿試驗區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新形勢下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重大戰略舉措。廣東自貿試驗區建設要緊緊抓住制度創新這個核心任務,努力形成更多可複製、可推廣的制度成果。要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建設誠信體系,打造高標準、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要推動通關一體化改革,建設智慧海關,讓國門更安全、通關更便利。
 
業內有關學者對於中國自貿區存在的問題也提出了許多自己的看法。商務部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梁豔芬認為,中國在自貿區(FTA)的開放進程中呈現出“先行先試、由點及面、梯度開放、循序漸進”的特點。在開放對象上,採取了先發展中國家、後發達國家的開放次序。在開放產業上,優先開放中國具有比較優勢的產業,對較為弱勢的產業給予適當保護,安排了一定的過渡期。因此,中國推進自貿區戰略需要經歷一個過程。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部長、研究員趙晉平建議,一方面,自貿試驗區(FTZ)要進一步明確對接、服務國家戰略的目標定位,統籌協調與各種功能區、開放平台之間的關係,充分整合發揮諸多試點改革區域的“政策疊加”優勢,發揮更大的示範引領與輻射帶動作用。另一方面,中央各部門應鼓勵各自貿試驗區依據各自的目標定位,繼續推進差異化協同聯動的先行先試,促進自貿試驗區與區域經濟深度融合發展。
 
世界自貿區協會主席瑟馬·格萊姆表示,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中國自貿區(FTZ)需要與海外自貿區加強交流合作,借鑑其他自貿區成功經驗,走出中國特色的發展之路。中國自貿區正在加速擴容,值得探討如何增強與自貿夥伴的貿易關係密度和黏度,借助外部發展中國經濟。

相關

連接

 

自由貿易區

 
自由貿易區有兩個概念:一個是FTA,另一個是FTZ,但中文名稱都一樣。
 
FTA(Free Trade Area):源於WTO有關“自由貿易區”的規定,最早出現在1947年的《關稅與貿易總協定》裏面。該協定第24條第8款(b) 對關稅同盟和自由貿易區的概念作了專門的解釋:“自由貿易區應理解為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獨立關稅主體之間,就貿易自由化取消關稅和其他限制性貿易法規”。其特點是由兩個或多個經濟體組成集團,集團成員相互之間實質上取消關稅和其他貿易限制,但又各自獨立保留自己的對外貿易政策。目前,世界上已有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等FTA。還有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也是典型的FTA。
 
FTZ(Free Trade Zone):源於WCO有關“自由區”的規定,世界海關組織制定的《京都公約》中指出:“FTZ是 締約方境內的一部分,進入這部分的任何貨物,就進口關稅而言,通常視為關境之外。”其特點是一個關境內的一小塊區域,是單個主權國家(地區)的行為,一般需要進行圍網隔離,且對境外入區貨物的關稅實施免稅或保稅,而不是降低關稅。目前在許多國家境內單獨建立的自由港、自由貿易區都屬於這種類型。如德國漢堡自由港,巴拿馬科隆自由貿易區等。
 

中國自由貿易試驗區(FTZ)

 
中國自由貿易試驗區(FTZ)是指在國境內關外設立的,以優惠稅收和海關特殊監管政策為主要手段,以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為主要目的的多功能經濟性特區。原則上是指在沒有海關“干預”的情況下允許貨物進口、製造、再出口。
 
中國自由貿易試驗區是中國政府全力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最重要的舉動,其力度和意義堪與80年代建立深圳特區和90年代開發浦東兩大事件相媲美.其核心是營造一個符合國際慣例的,對內外資的投資都要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國際商業環境。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