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記者連線 > 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發佈第26批指導性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 [ 2021-01-12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專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了4件刑事指導性案例,作為最高人民法院第26批指導性案例發佈,供各級人民法院審判類似案件時參照。
 
指導性案例144號《張那木拉正當防衛案》,旨在明確對於使用致命性兇器攻擊他人要害部位,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行凶”,可以適用特殊防衛的有關規定。該案例確認的裁判規則準確把握了正當防衛制度的立法精神,對類似案件中如何認定特殊防衛具有指導意義。該案例曾被評為天津法院2018年度十大影響性案例,具有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指導性案例145號《張竣傑等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案》,旨在明確通過修改、增加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對該計算機信息系統實施非法控制,但未造成系統功能實質性破壞或者不能正常運行的,不應當認定為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應當認定為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該案例對於依法打擊計算機網絡犯罪,維護網絡安全秩序,準確地區分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與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的界限,具有較為顯著的價值和意義。
 
指導性案例146號《陳慶豪、陳淑娟、趙延海開設賭場案》,旨在明確以“二元期權”交易的名義,在法定期貨交易場所之外利用互聯網招攬“投資者”,以未來某段時間外匯品種的價格走勢為交易對象,按照“買漲”“買跌”確定盈虧,買對漲跌方向的“投資者”得利,買錯的本金歸網站(莊家)所有,盈虧結果不與價格實際漲跌幅度掛鈎的,本質是“押大小、賭輸贏”,是披著期權交易外衣的賭博行為。當前,這類案件在實踐中日益多發,借助互聯網披著期權交易外衣進行賭博,犯罪手段較為隱蔽,對經濟秩序危害較大。該案例確認的裁判規則對於類似案件處理提供了明確的辦案指引,有利於打擊網絡賭博違法犯罪、引導公眾依法進行投資、保護公民合法財產權益。
 
指導性案例147號《張永明、毛偉明、張鷺故意損毀名勝古蹟案》,旨在明確風景名勝區的核心景區屬於刑法第三百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國家保護的名勝古蹟”,對核心景區內的世界自然遺產實施打岩釘等破壞活動,可以依法以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追究刑事責任。該案系因損毀風景名勝區核心景區而入刑的案件,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攀岩活動在國內越來越普及,但社會公眾對法律邊界還不完全清楚。本案的正確處理不僅有利於統一裁判尺度、提供辦案指引,也有利於引導公眾合法參與攀岩等戶外探險活動,樹立正確的生態文明觀,珍惜和愛護生態環境。
 


指導案例144號——張那木拉正當防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0年12月29日發佈)
 
關鍵詞  刑事/正當防衛/特殊防衛/行凶/宣告無罪
 
裁判要點
 
1.對於使用致命性兇器攻擊他人要害部位,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行凶”,可以適用特殊防衛的有關規定。
 
2.對於多人共同實施不法侵害,部分不法侵害人已被制伏,但其他不法侵害人仍在繼續實施侵害的,仍然可以進行防衛。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0條
 
基本案情
 
張那木拉與其兄張某1二人均在天津市西青區打工。2016年1月11日,張某1與案外人李某某駕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事故發生後,李某某駕車逃逸。在處理事故過程中,張那木拉一方認為交警處置懈怠。此後,張那木拉聽說周某強在交警隊有人脈關係,遂通過魚塘老闆牛某找到周某強,請周某強向交警“打招呼”,周某強應允。3月10日,張那木拉在交警隊處理糾紛時與交警發生爭吵,這時恰巧周某強給張那木拉打來電話,張那木拉以為周某強能夠壓制交警,就讓交警直接接聽周某強的電話,張那木拉此舉引起周某強不滿,周某強隨即掛掉電話。次日,牛某在電話里提醒張那木拉小心點,周某強對此事沒完。
 
3月12日早上8時許,張那木拉與其兄張某1及趙某在天津市西青區魚塘旁的小屋內閒聊,周某強糾集叢某、張某2、陳某2新,由叢某駕車,並攜帶了陳某2新事先準備好的兩把砍刀,至天津市西青區張那木拉暫住處(分為裡屋外屋)。四人首次進入張那木拉暫住處確認張那木拉在屋後,隨即返回車內,取出事前準備好的兩把砍刀。其中,周某強、陳某2新二人各持砍刀一把,叢某、張某2分別從魚塘邊操起鐵鍁、鐵錘再次進入張那木拉暫住處。張某1見狀上前將走在最後邊的張某2截在外屋,二人發生廝打。周某強、陳某2新、叢某進入裡屋內,三人共同向屋外拉拽張那木拉,張那木拉向後掙脫。此刻,周某強、陳某2新見張那木拉不肯出屋,持刀砍向張那木拉後腦部,張那木拉隨手在茶几上抓起一把尖刀捅刺了陳某2新的胸部,陳某2新被捅後退到外屋,隨後倒地。其間,叢某持鐵鍁擊打張那木拉後腦處。周某強、叢某見陳某2新倒地後也跑出屋外。張那木拉將尖刀放回原處。此時,其發現張某2仍在屋外與其兄張某1相互廝打,為防止張某1被毆打,其到屋外,隨手拿起門口處的鐵鍁將正揮舞砍刀的周某強打入魚塘中,周某強爬上岸後張那木拉再次將其打落水中,最終致周某強左尺骨近段粉碎性骨折,其所持砍刀落入魚塘中。此時,張某1已經將張某2手中的鐵錘奪下,並將張某2打落魚塘中。張那木拉隨即撥打電話報警並在現場等待。陳某2新被送往醫院後,因單刃銳器刺破心臟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張那木拉頭皮損傷程度構成輕微傷;周某強左尺骨損傷程度構成輕傷一級。
 
裁判結果
 
天津市西青區人民法院於2017年12月13日作出(2016)津0111刑初576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以被告人張那木拉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被告人張那木拉以其系正當防衛、不構成犯罪為由提出上訴。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12月14日作出(2018)津01刑終326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撤銷天津市西青區人民法院(2016)津0111刑初576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宣告張那木拉無罪。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張那木拉的行為系正當防衛行為,而且是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特殊防衛行為。本案中,張那木拉是在周某強、陳某2新等人突然闖入其私人場所,實施嚴重不法侵害的情況下進行反擊的。周某強、陳某2新等四人均提前準備了作案工具,進入現場時兩人分別手持長約50釐米的砍刀,一人持鐵鍁,一人持鐵錘,而張那木拉一方是並無任何思想準備的。周某強一方闖入屋內後徑行對張那木拉實施拖拽,並在張那木拉轉身向後掙脫時,使用所攜帶的兇器砸砍張那木拉後腦部。從侵害方人數、所持兇器、打擊部位等情節看,以普通人的認識水平判斷,應當認為不法侵害已經達到現實危害張那木拉的人身安全、危及其生命安全的程度,屬於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行凶”。張那木拉為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順手從身邊抓起一把平時生活所用刀具捅刺不法侵害人,具有正當性,屬於正當防衛。
 
另外,監控錄像顯示陳某2新倒地後,周某強跑向屋外後仍然揮舞砍刀,此時張那木拉及其兄張某1人身安全面臨的危險並沒有完全排除,其在屋外打傷周某強的行為仍然屬於防衛行為。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的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凶、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本案中,張那木拉的行為雖然造成了一死一傷的後果,但是屬於制止不法侵害的正當防衛行為,依法不負刑事責任。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楊雪梅、何振奎、路誠)
 

指導案例145號——張竣傑等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0年12月29日發佈)
 
關鍵詞 刑事/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採用其他技術手段/修改增加數據/木馬程序
 
裁判要點
 
1.通過植入木馬程序的方式,非法獲取網站服務器的控制權限,進而通過修改、增加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向相關計算機信息系統上傳網頁鏈接代碼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條第二款“採用其他技術手段”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的行為。
 
2.通過修改、增加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對該計算機信息系統實施非法控制,但未造成系統功能實質性破壞或者不能正常運行的,不應當認定為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的,應當認定為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85條第1款、第2款
 
基本案情
 
自2017年7月開始,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經事先共謀,為賺取賭博網站廣告費用,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市租住的Trillion公寓B幢902室內,相互配合,對存在防護漏洞的目標服務器進行檢索、篩查後,向目標服務器植入木馬程序(後門程序)進行控制,再使用“菜刀”等軟件鏈接該木馬程序,獲取目標服務器後台瀏覽、增加、刪除、修改等操作權限,將添加了賭博關鍵字並設置自動跳轉功能的靜態網頁,上傳至目標服務器,提高賭博網站廣告被搜索引擎命中幾率。截止2017年9月底,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鏈接被植入木馬程序的目標服務器共計113台,其中部分網站服務器還被植入了含有賭博關鍵詞的廣告網頁。後公安機關將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抓獲到案。公訴機關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對四人提起公訴。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及其辯護人在庭審中均對指控的主要事實予以承認;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及其辯護人提出,各被告人的行為僅是對目標服務器的侵入或非法控制,非破壞,應定性為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或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不構成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裁判結果
 
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於2019年7月29日作出(2018)蘇0106刑初487號刑事判決:一、被告人張竣傑犯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五萬元。二、被告人彭玲瓏犯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個月,罰金人民幣五萬元。三、被告人祝東犯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罰金人民幣四萬元。四、被告人姜宇豪犯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二萬元。一審宣判後,被告人姜宇豪以一審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其辯護人請求對被告人姜宇豪宣告緩刑。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9月16日作出(2019)蘇01刑終768號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共同違反國家規定,對我國境內計算機信息系統實施非法控制,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且系共同犯罪。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實施侵犯計算機信息系統犯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予以指控不當。經查,被告人張竣傑、彭玲瓏、祝東、姜宇豪雖對目標服務器的數據實施了修改、增加的侵犯行為,但未造成該信息系統功能實質性的破壞,或不能正常運行,也未對該信息系統內有價值的數據進行增加、刪改,其行為不屬於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犯罪中的對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進行刪除、修改、增加的行為,應認定為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部分被告人及辯護人提出相同定性的辯解、辯護意見,予以採納。關於上訴人姜宇豪提出“量刑過重”的上訴理由及辯護人提出宣告緩刑的辯護意見,經查,該上訴人及其他被告人鏈接被植入木馬程序的目標服務器共計113台,屬於情節特別嚴重。一審法院依據本案的犯罪事實和上訴人的犯罪情節,對上訴人減輕處罰,量刑適當且與其他被告人的刑期均衡。綜合上訴人犯罪行為的性質、所造成的後果及其社會危害性,不宜對上訴人適用緩刑。故對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予採納。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王斌、黃霞、李濤)
 

指導案例146號——陳慶豪、陳淑娟、趙延海開設賭場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0年12月29日發佈)
 
關鍵詞 刑事/開設賭場罪/“二元期權”/賭博網站
 
裁判要點
 
以“二元期權”交易的名義,在法定期貨交易場所之外利用互聯網招攬“投資者”,以未來某段時間外匯品種的價格走勢為交易對象,按照“買漲”“買跌”確定盈虧,買對漲跌方向的“投資者”得利,買錯的本金歸網站(莊家)所有,盈虧結果不與價格實際漲跌幅度掛鈎的,本質是“押大小、賭輸贏”,是披著期權交易外衣的賭博行為。對相關網站應當認定為賭博網站。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03條
 
基本案情
 
2016年6月,北京龍匯聯創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匯公司”)設立,負責為龍匯網站的經營提供客戶培訓、客戶維護、客戶發展服務,幕後實際控制人周熙坤。周熙坤利用上海麥曦商務咨詢有限公司聘請講師、經理、客服等工作人員,並假冒上海哲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在智付電子支付有限公司的支付賬戶,接收全國各地會員註冊交易資金。
 
龍匯網站以經營“二元期權”交易為業,通過招攬會員以“買漲”或“買跌”的方式參與賭博。會員在龍匯網站註冊充值後,下載安裝市場行情接收軟件和龍匯網站自制插件,選擇某一外匯交易品種,並選擇1M(分鐘)到60M不等的到期時間,下單交易金額,並點擊“買漲”或“買跌”按鈕完成交易。買定離手之後,不可更改交易內容,不能止損止盈,若買對漲跌方向即可盈利交易金額的76%-78%,若買錯漲跌方向則本金全虧,盈虧情況不與外匯實際漲跌幅度掛鈎。龍匯網站建立了等級經紀人制度及對應的傭金制度,等級經紀人包括SB銀級至PB鉑金三星級六個等級。截止案發,龍匯網站在全國約有10萬會員。
 
2017年1月,陳慶豪受周熙坤聘請為顧問、市場總監,從事日常事務協調管理,維繫龍匯網站與高級經紀人之間的關係,出席“培訓會”“說明會”並進行宣傳,發展會員,拓展市場。2016年1月,陳淑娟在龍匯網站註冊賬號,通過發展會員一度成為PB鉑金一星級經紀人,下有17000余個會員賬號。2016年2月,趙延海在龍匯網站註冊賬號,通過發展會員一度成為PB鉑金級經紀人,下有8000余個會員賬號。經江西大眾司法鑒定中心司法會計鑒定,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7月5日,陳淑娟從龍匯網站提款180 975.04美元,趙延海從龍匯網站提款11598.11美元。2017年7月5日,陳慶豪、陳淑娟和趙延海被抓獲歸案。陳慶豪歸案後,於2017年8月8日退繳35萬元違法所得。
 
裁判結果
 
江西省吉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3月22日作出(2018)贛08刑初21號刑事判決,以被告人陳慶豪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驅逐出境;被告人陳淑娟犯賭博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被告人趙延海犯賭博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繼續追繳被告人陳淑娟和趙延海的違法所得。宣判後,陳慶豪、陳淑娟提出上訴。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9月26日作出(2019)贛刑終93號刑事判決,以上訴人陳慶豪犯開設賭場罪,改判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驅逐出境;上訴人陳淑娟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被告人趙延海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繼續追繳陳淑娟和趙延海的違法所得。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根據國務院2017年修訂的《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第一條、第四條、第六條規定,期權合約是指期貨交易場所統一制定的、規定買方有權在將來某一時間以特定價格買入或者賣出約定標的物的標準化合約。期貨交易應當在期貨交易所等法定期貨交易場所進行,禁止期貨交易場所之外進行期貨交易。未經國務院或者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批准,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組織期貨交易。簡言之,期權是一種以股票、期貨等品種的價格為標的,在法定期貨交易場所進行交易的金融產品,在交易過程中需完成買賣雙方權利的轉移,具有規避價格風險、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
 
龍匯“二元期權”的交易方法是下載市場行情接收軟件和龍匯網站自制插件,會員選擇外匯品種和時間段,點擊“買漲”或“買跌”按鈕完成交易,買對漲跌方向即可盈利交易金額的76%-78%,買錯漲跌方向則本金即歸網站(莊家)所有,盈虧結果與外匯交易品種漲跌幅度無關,實則是以未來某段時間外匯、股票等品種的價格走勢為交易對象,以標的價格走勢的漲跌決定交易者的財產損益,交易價格與盈虧幅度事前確定,盈虧結果與價格實際漲跌幅度不掛鈎,交易者沒有權利行使和轉移環節,交易結果具有偶然性、投機性和射幸性。因此,龍匯“二元期權”與“押大小、賭輸贏”的賭博行為本質相同,實為網絡平台與投資者之間的對賭,是披著期權外衣的賭博行為。
 
被告人陳慶豪在龍匯公司擔任中國區域市場總監,從事日常事務協調管理,維護公司與經紀人關係,參加各地說明會、培訓會並宣傳龍匯“二元期權”,發展新會員和開拓新市場,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於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第二條規定的明知是賭博網站,而為其提供投放廣告、發展會員等服務的行為,構成開設賭場罪,其非法所得已達到《意見》第二條規定的“收取服務費數額在2萬元以上的”5倍以上,應認定為開設賭場“情節嚴重”。但考慮到其犯罪事實、行為性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和從輕量刑情節,對其有期徒刑刑期予以酌減,對罰金刑依法予以維持。陳淑娟、趙延海面向社會公眾招攬賭客參加賭博,屬於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並接受投注行為,且行為具有組織性、持續性、開放性,構成開設賭場罪,並達到“情節嚴重”。原判認定陳淑娟、趙延海的罪名不當,二審依法改變其罪名,但根據上訴不加刑原則,維持一審對其量刑。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陳建平、湯媛媛、堯宇華)
 

指導案例147號——張永明、毛偉明、張鷺故意損毀名勝古蹟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0年12月29日發佈)
 
關鍵詞 刑事/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國家保護的名勝古蹟/情節嚴重/專家意見
 
裁判要點
 
1.風景名勝區的核心景區屬於刑法第三百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國家保護的名勝古蹟”。對核心景區內的世界自然遺產實施打岩釘等破壞活動,嚴重破壞自然遺產的自然性、原始性、完整性和穩定性的,綜合考慮有關地質遺跡的特點、損壞程度等,可以認定為故意損毀國家保護的名勝古蹟“情節嚴重”。
 
2.對刑事案件中的專門性問題需要鑒定,但沒有鑒定機構的,可以指派、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就案件的專門性問題出具報告,相關報告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24條
 
基本案情
 
2017年4月份左右,被告人張永明、毛偉明、張鷺三人通過微信聯繫,約定前往三清山風景名勝區攀爬“巨蟒出山”岩柱體(又稱巨蟒峰)。2017年4月15日凌晨4時左右,張永明、毛偉明、張鷺三人攜帶電鑽、岩釘(即膨脹螺栓,不鏽鋼材質)、鐵錘、繩索等工具到達巨蟒峰底部。被告人張永明首先攀爬,毛偉明、張鷺在下面拉住繩索保護張永明的安全。在攀爬過程中,張永明在有危險的地方打岩釘,使用電鑽在巨蟒峰岩體上鑽孔,再用鐵錘將岩釘打入孔內,用扳手擰緊,然後在岩釘上布繩索。張永明通過這種方式於早上6時49分左右攀爬至巨蟒峰頂部。毛偉明一直跟在張永明後面為張永明拉繩索做保護,並沿著張永明布好的繩索於早上7時左右攀爬到巨蟒峰頂部。在巨蟒峰頂部,張永明將多餘的工具給毛偉明,毛偉明順著繩索下降,將多餘的工具帶回賓館,隨後又返回巨蟒峰,攀爬至巨蟒峰10多米處,被三清山管委會工作人員發現後勸下並被民警控制。在張永明、毛偉明攀爬開始時,張鷺為張永明拉繩索做保護,之後張鷺回賓館拿無人機,再返回巨蟒峰,沿著張永明布好的繩索於早上7時30分左右攀爬至巨蟒峰頂部,在頂部使用無人機進行拍攝。在工作人員勸說下,張鷺、張永明先後於上午9時左右、9時40分左右下到巨蟒峰底部並被民警控制。經現場勘查,張永明在巨蟒峰上打入岩釘26個。經專家論證,三被告人的行為對巨蟒峰地質遺跡點造成了嚴重損毀。
 
裁判結果
 
江西省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12月26日作出(2018)贛11刑初34號刑事判決:一、被告人張永明犯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二、被告人毛偉明犯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三、被告人張鷺犯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免予刑事處罰。四、對扣押在案的犯罪工具手機四部、無人機一台、對講機二台、攀岩繩、鐵錘、電鑽、岩釘等予以沒收。宣判後,張永明提出上訴。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20年5月18日作出(2020)贛刑終44號刑事裁定,駁回被告人張永明的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焦點問題主要為:
 
一、關於本案的證據採信問題
 
本案中,三被告人打入26個岩釘的行為對巨蟒峰造成嚴重損毀的程度,目前全國沒有法定司法鑒定機構可以進行鑒定,但是否構成嚴重損毀又是被告人是否構成犯罪的關鍵。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八十七條規定:“對案件中的專門性問題需要鑒定,但沒有法定司法鑒定機構,或者法律、司法解釋規定可以進行檢驗的,可以指派、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檢驗,檢驗報告可以作為定罪量刑的參考。……經人民法院通知,檢驗人拒不出庭作證的,檢驗報告不得作為定罪量刑的參考。” 故對打入26個岩釘的行為是否對巨蟒峰造成嚴重損毀的這一事實,依法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檢驗合情合理合法。本案中的四名地學專家,都長期從事地學領域的研究,都具有地學領域的專業知識,在地學領域發表過大量論文或專著,或主持過地學方面的重大科研課題,具有對巨蟒峰受損情況這一地學領域的專門問題進行評價的能力。四名專家均屬於“有專門知識的人”。四名專家出具專家意見系接受偵查機關的有權委託,依據自己的專業知識和現場實地勘查、證據查驗,經充分討論、分析,從專業的角度對打岩釘造成巨蟒峰的損毀情況給出了明確的專業意見,並共同簽名。且經法院通知,四名專家中的兩名專家以檢驗人的身份出庭,對“專家意見”的形成過程進行了詳細的說明,並接受了控、辯雙方及審判人員的質詢。“專家意見”結論明確,程序合法,具有可信性。綜上,本案中的“專家意見”從主體到程序均符合法定要求,從證據角度而言,“專家意見”完全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的規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八十七條關於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具檢驗報告的規定,可以作為定罪量刑的參考。
 
二、關於本案的損害結果問題
 
三清山於1988年經國務院批准列為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2008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2012年被列入世界地質公園名錄。巨蟒峰作為三清山核心標誌性景觀獨一無二、彌足珍貴,其不僅是不可再生的珍稀自然資源型資產,也是可持續利用的自然資產,對於全人類而言具有重大科學價值、美學價值和經濟價值。巨蟒峰是經由長期自然風化和重力崩解作用形成的巨型花崗岩體石柱,垂直高度128米,最細處直徑僅7米。本案中,偵查機關依法聘請的四名專家經過現場勘查、證據查驗、科學分析,對巨蟒峰地質遺跡點的價值、成因、結構特點及三被告人的行為給巨蟒峰柱體造成的損毀情況給出了“專家意見”。四名專家從地學專業角度,認為被告人的打岩釘攀爬行為對世界自然遺產的核心景觀巨蟒峰造成了永久性的損害,破壞了自然遺產的基本屬性即自然性、原始性、完整性,特別是在巨蟒峰柱體的脆弱段打入至少4個岩釘,加重了巨蟒峰柱體結構的脆弱性,即對巨蟒峰的穩定性產生了破壞,26個岩釘會直接誘發和加重物理、化學、生物風化,形成新的裂隙,加快花崗岩柱體的侵蝕進程,甚至造成崩解。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二款第一項規定,結合“專家意見”,應當認定三被告人的行為造成了名勝古蹟“嚴重損毀”,已觸犯刑法第三百二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構成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
 
風景名勝區的核心景區是受我國刑法保護的名勝古蹟。三清山風景名勝區列入世界自然遺產、世界地質公園名錄,巨蟒峰地質遺跡點是其珍貴的標誌性景觀和最核心的部分,既是不可再生的珍稀自然資源性資產,也是可持續利用的自然資產,具有重大科學價值、美學價值和經濟價值。被告人張永明、毛偉明、張鷺違反社會管理秩序,採用破壞性攀爬方式攀爬巨蟒峰,在巨蟒峰花崗岩柱體上鑽孔打入26個岩釘,對巨蟒峰造成嚴重損毀,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損毀名勝古蹟罪,應依法懲處。本案對三被告人的入刑,不僅是對其所實施行為的否定評價,更是警示世人不得破壞國家保護的名勝古蹟,從而引導社會公眾樹立正確的生態文明觀,珍惜和善待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一審法院根據三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及量刑情節所判處的刑罰並無不當。張永明及其辯護人請求改判無罪等上訴意見不能成立,不予採納。原審判決認定三被告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對三被告人的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胡淑珠、黃訓榮、王慧軍)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5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