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一帶一路經自聯  > 正文
一帶一路新挑戰與香港得失
New challenges of B&R and Hong Kong’s gains and losse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劉瀾昌 [第3509期 2022-01-03發表]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著名學者劉瀾昌發表主題演講(香港商報馮瀚文攝影)  

2016年我曾受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邀請寫了一本書,名為《一帶一路——香港再起飛的最後一次機會?》,書中就已經提及“一帶一路”是香港再起飛的一次契機,那麼今天我演講的主題就是“一帶一路——再給香港五年”。
 

未來五年是關鍵


在未來的五年時間裏,如果香港不抓緊這個機遇,將會變成什麼樣呢?俗話說得好,蘇州過後無艇搭。現在香港正面對的危機是非常明顯的。我在《一帶一路——香港再起飛的最後一次機會?》書中曾論述過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一帶一路”中的“一帶”是向西行,當時是美國從南面堵我們,我們要翻身向西,所以有“一帶”,後來加上的“海上絲綢之路”是經濟發展的繁榮地,就誕生了“海絲”,“一帶一路”由此誕生。那麼香港到底是往哪個方向發展呢?我們當時經過研究,發現香港的優勢就是面向中南半島,也就是東南亞,發展成為“一帶一路”的教育中心,因為香港的高校在國際上是具有一定地位的,如果能夠實現是能夠為香港創造很多產業的,但是經過了五年的時間裏香港的發展進程還停留在起步階段。未來的五年,可以說是香港最難得的機會,與此同時,“一帶一路”也出現了兩個新的特點。

第一個特點,“一帶一路”將成為一個競爭性的“一帶一路”。過去,“一帶一路”只有中國在做,現在美國也出了一個美式的“一帶一路”,歐洲也有了自己的“一帶一路”,未來的“一帶一路”其實是一個競爭性的“一帶一路”。

第二個特點,2022年1月1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正式生效,中國加上東盟十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15個國家在內的RCEP涵蓋了全球29.7%的人口、28.9%的GDP,無疑是未來全球的經濟重心,而中國又是這個重心中的重心,香港其實就擁有了區位優勢,問題是香港能不能再把握住這個機會?

 

香港應緊跟國家發展方向


回顧過去的25年,香港其實是取得了很多成績,但是這其中也充滿着挑戰。其中政治因素不言而喻,全球反華勢力將香港作為一個基地,試圖顛覆中國主權,打壓中國。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如何認識香港的資本主義?

我認為,香港的資本主義有一些亟待完善的地方。

首先,從2003年至今,香港的大地產增值部分相當於香港GDP的十倍,是非常不利於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其次,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十分依賴於外資尤其是美資,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香港的經濟發展會十分被動。所以,我們必須認清,未來香港能否單憑地產和金融中心繼續發展?答案當然是:不能。所以,未來香港如何融入國家大灣區建設?我有以下幾點提議:

第一,推進香港與中南半島的合作交流。香港政府應着力發展香港本地的科創和經濟產業,大力鼓勵香港初創企業融資創業,大力加強香港與東南亞地區國家的合作交流。

第二,解決大灣區與香港互聯互通的矛盾。以港珠澳大橋為例,目前存在通車難、流量低的問題,但是歐洲各國之間的交通卻十分便利且自由互通,可以作為參考借鑒。

第三,特區政府應緊跟國家發展計劃。隨着香港國安法的全面落實以及選舉制度的完善,香港止暴制亂取到了良好的成效,未來,香港政府應該着手完成中央賦予香港繁榮發展的任務,滿足香港市民對於美好生活不斷追求的需求。今年特區政府的《施政報告》中提及的北部都會區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特區政府應該盡早推出時間表、路線圖、專案小組來研究跟進。

最後,下一個五年是香港發展的關鍵時節,香港能否安定繁榮地發展取決於特區政府能否從根本上解決香港的結構性矛盾,這個很重要。

﹙本刊記者記錄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