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一帶一路經自聯  > 正文
推動境內外自貿區聯動 構建全球供應鏈網絡體系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 曲 建 [第3509期 2022-01-03發表]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發表主題演講(深圳特區報楊少昆攝影)  

 
      在“一帶一路”上,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推動經濟進步,我們都取得了非常輝煌的一個成績。在過去的十多年裏面,我們走入非洲、亞洲和歐洲等地,幫助他們規劃建設了一大批自由貿易區,海關特殊監管區。這些區域在規劃過程之中,有一個中國經濟特區尤為受到關注。在世界上非常著名的幾個雜誌裏面,對全世界大規模經濟特區進行排行,全世界一共建了4300個經濟特區,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國的深圳經濟特區。由於深圳經濟特區在全世界的經濟特區體系裏面受到了高度的關注,因此世界上“一帶一路”的國家,包括一些發達經濟體,都對深圳這個綜合性的經濟特區如何取得成功給予了高度的關注。

      經濟特區按照類別上來講,分成兩個大的類別,一個類別叫綜合型經濟特區,如深圳經濟特區;另一個是專業型經濟特區,今天的自貿區就是這樣的一個體系。若干個專業性的經濟特區組建起來,構建起一個綜合性的經濟特區。在過去的40年裏面,中國通過構建經濟特區、經濟技術開發區、高新技術園區、海關特殊監管區、自由貿易區等各種類別的特殊功能的經濟區,形成了中國整個產業園區發展的一套完整的體系。這套體系對於我們走向世界,推進我們國家的成功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國際貿易摩擦加劇


      我們的經濟特區擁有超過了40年的發展歷史。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和過去的40年所走過的歷程相比,中國的經濟特區、自由貿易區、產業園區面臨着一系列外部形勢的變化和內部動能的改變。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國際貿易摩擦正在加劇。其實,國際貿易的第一次摩擦是在80年代,當時美國與日本之間有一次非常劇烈的貿易摩擦。那為什麼從80年代到90年代、從亞洲四小龍到如今,我們內陸地區都在與一些國家和地區產生一些不必要的貿易摩擦呢?因為二戰以後,國際貿易結算體系的設計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誰做終端時間一長,誰就會成為貿易打擊的對象。如今,我們承接了過去亞洲四小龍轉移過來的一些產業,自然而然地就決定了,我們有可能會成為下一階段貿易摩擦的很重要的一個方面。當年的日本就採取了把一部分加工組裝環節搬遷出去,通過自貿區體系到對方的國家完成當地的製作,這樣可以把Made In Japan(日本製造)這樣的一個貿易摩擦的點轉移到其他的國家和地區。同樣的道理,任何一個其他的國別體都會想到能不能把一部分的終端製造類的產品轉移出去。

      如今中美之間出現的貿易摩擦和貿易糾紛,實質上從美方來看,主要是我們和美國存在比較大的貿易順差。從當前這些數據運行來看,美國與世界各國的貿易摩擦和貿易逆差都沒有減弱,反而還在增加。同樣,中國跟美國之間的貿易順差額,這些年來也在上升。很顯然,這些就像一個學生交成績單一樣,沒有解決問題。再看FDI外商直接投資的數據,疫情前中方吸引的外資是1,400億,美方吸引的是2,500億。2020年一場疫情後,中方吸引的外資1,630個億,美方腰斬1,340個億。這些數據證明了一點就是美方到目前為止,整個貿易體系所產生的摩擦希望達到的目的還沒有實現。因此,我們可以預計到從貿易的摩擦點開始,向產業的摩擦點、技術的摩擦點,甚至其他領域的摩擦點進行延伸。因為美方希望的是美國與日本的經濟走勢線能夠在中國展示出來。但是,很顯然目前中國的線完全沒有達到美方所期望走出來的這種趨勢,可以預計將來的供應鏈的危機問題,供應鏈的衝擊問題還會進一步加強。
 

      建立BCM體系降低風險


      解決這個問題需要通過自貿聯盟建立起一套全球穩定運行的供應鏈體系。我們都了解一個單詞,QC(quality check,全面質量管理),但是許多人都沒有接受BCM(Business Continuity Management,業務連續性管理)這套體系。這套體系早在八九十年代就開始已經在全球範圍內陸陸續續建立起來。如今這一套BCM體系、國家的BCM體系、城市的BCM體系、自貿區的BCM體系都要陸陸續續建立起來,要保證供應鏈整體的正常連續的一個運作。這套體系對自貿園區的聯盟來講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我們聯動自貿區的數量、區域分布的數量越多,我們的供應商數量越大,風險也會越低。相反,如果我們沒有聯盟,一個自貿區形成了幾家企業,沒有形成聯盟,沒有形成體系,我們就將面臨着高風險。因此,在未來這個自貿區聯盟可以搭建起我們國家從單循環向雙循環戰略轉型的這個體系。過去我們主要是一個外貿的出口與進口,大進大出;今後我們是兩個體系,既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

      自貿區在中文叫自貿區,在英文裏面有兩個不同的概念,一個叫FTA(Free Trade Area),一個叫FTZ(Free Trade Zone)。目前的自貿區聯盟是FTZ體系,是國內一個關係區內單獨畫出來的地區。如果FTA與FTA、FTA與FTZ、FTZ與FTZ之間相互聯動起來,大循環、雙循環的這套體系也就形成了。由此可以看得出來,我們自貿區未來的聯盟將集中在中國新發展格局的2.0版本,它不是一個過去的1.0版本。2.0版本的核心點從過去的海外接單、沿海加工、國際市場銷售的模式轉變為接單服務、內地加工、內外兩個市場進行運行。從目前中國企業的運行情況上來看,特別是內陸地區的企業,我們綜合開發研究院是把全國的所有企業動態的數據把控在我們單位,我們看出有兩個地區的企業正在悄然進行着空間上的優化布局。一方面向其他地區布點,包括國內的、省內的;另一方面,他們已經開始向其他的國家進行布點。我們發現,在疫情期間,當疫情爆發點在中國的時候,我們的供應鏈停下來,但是我們可以把單轉入到其他國家。現在其他國家的爆發點出現後,這些單又回調回中國內地的市場,通過這樣的兩列並行的運行規則,使得我們躲過了或者說控制了一部分疫情所帶來的問題。


      自貿區聯盟的繼承與突破


      目前談到的自貿區聯盟,其實從產業的內容上來看,既有繼承的含義,也有突破的含義。40年前,改革開放的前輩創造了一個概念叫來料加工,讓境外的原材料、技術、資金到我們這裏來加工組裝出來的產品走出去。這一代自貿區人將會創造第二個概念,繼承過去的來料加工的產業運行模式,按照從引進來到走出去的轉變,實現帶料加工。我們走到境外去,走到與中國內地與香港不同的關稅區域以外,通過自貿區之間相互的聯盟,完成中國原材料、中國技術、中國半成品到境外的加工組裝。一方面可以變換製造原產地,減輕貿易的摩擦,另一方面我們可以重組產業結構,讓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從過去的追求GDP經濟增長的方式向追求GNP一個新時代的經濟增長模式進行轉變。

      而我們自貿區聯盟內部的企業完成的就是從過去的來料加工變成未來的帶料加工。按照我們的研究,世界上FTZ這類園區,它是分代際的,有第一代產業園、第二代類型的產業園,第三代類型的和第四代類型的。像深圳、香港,還有一些園區都將面臨着從第三代園區開始向第四代園區轉型升級;而有另外一些內陸地區的產業園區將從第一代園區進入到第二代園區。

      第一代主要發揮的是當地勞動力的比較優勢,第二代發揮的是資本比較優勢,第三代發揮的是技術比較優勢,第四代將集中發展知識密集型產業。技術密集型和知識密集型的差異點在於,如果一個產業靠單一學科支持經濟的發展,這叫技術密集型;如果靠兩個以上學科相互交叉支持產業的轉型升級,這一類產業叫知識密集型。我相信深圳經濟特區、香港特別行政區完全能夠在自貿聯盟的體系之中構建起中國走出去的全球供應鏈網絡。到那時,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將走上一個新的台階,我們所期待的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將會得到實現。

﹙本刊記者記錄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