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盛唐天蠶書法重現新時代
■ 本刊記者 王長虹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天蠶在古時候稱之為"神蠶"。有唐書載:在唐太宗李世民登基慶典時,從天上掉下來一個綠色的蠶,被認為是上天賜給的吉祥神物,因此被唐太宗封為"天蠶"。

但事實上,早在西周春秋時代,我國的蠶桑事業已經十分發達。《詩經》中我們最為熟悉的那句“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則說明蠶絲已作商品進行貿易。後朝各代自絲綢之路後,桑蠶業之於中國更是不用言說。自周代始,每年新春“天子親耕,王後親蠶”(《春秋·谷梁傳》)。按《周禮》要求,每年春天,皇帝都要去先農壇拜祭農神祈求風調雨順,而皇后則要仙蠶壇舉行“親蠶”大典,率領眾嬪妃祭拜蠶神嫘祖、採桑餵蠶,以鼓勵人們勤於紡織,並代表天下女性向上天祈禱。這種表示統治者重視農業、蠶業的象性儀式在中國延續了數千年之久。唐朝長孫皇后在位期間,積極履行皇后職務,曾兩次舉行盛大的《親蠶大典》。這期間,為博得龍顏鳳顏大悅,有御用書家根據天蠶的靈性和形態,創造出活靈活現的天蠶書字體,並將天蠶大典的儀式內容,用天蠶文字書寫。天蠶書法也應運而生,雖為小眾,但在唐朝貴族和上流社會中一度有重要的地位。

 

據史料記載,每個朝代凡是天蠶的出現都會帶來一個鼎盛時期的出現,舊唐書《唐太宗本記》記載貞觀十三年天蠶產量最多,也恰恰是唐代最鼎盛之年。隨着歷史的滄桑巨變,在一場場戰火和朝代的變遷中,天蠶書法漸漸的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中。
 

新中國成立之後,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隨着社會的繁榮昌盛,發掘歷史文化遺產成了每一個文化學者的使命。為弘揚國道,國術和國粹,著名書法家、詩人劉亞麗教授,攜手著名文化學者袁兵奇先生,通過多年翻閱歷史存卷,遍訪天下道教大師,佛教高憎,書法名家,國學大師,歷史學家等等,潛心鑽研,臥薪嘗膽20餘年,終於讓天蠶書法重現人間。
 

天蠶書法在書法史上起着承前啟後的作用,具有歷史性突破。秉承歷史的印迹,運筆多變,體態萬千,如天蠶遊戲紙間。厚重中透着靈活,整體結構變幻靈動,自帶風雲。字裏行間有一種陰陽互動的神韻,恍如羅漢坐禪,又如八卦神轉,字與字間透漏着中華民族獨有的文化神韻。天蠶書法重新問世,為中華的傳統文化又添了濃重的一筆。天蠶書法區別於傳統隸書的蠶頭燕尾,以禪入書講述外能離相,內不着相。運用放大“橫”畫的中間力量來彰顯蠶一生蛻變的艱辛,天蠶書法對字體的筆畫,間架結構進行了大膽的獨創,使其形式逐步走向單純與自然,回歸到漢字藝術自然書寫的本真。整體字形彰顯得更方正,凸顯“橫”畫,用豎細畫調節整個字體的變化,形成臥蠶天趣。

為了保護和弘揚天蠶書法,袁兵奇先生和劉亞麗女士在廣東省深圳市成立了深圳市奇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並於2019年6月取得了國家版權及專利保護,2019年7月又申請了天蠶書法商標,公司擁有國家知識產權作品231件,錄入字庫體系。並與國內多所大學的中文系及書法研究機構達成戰略合作協議。

 

2020年10月31日,備受矚目的劉亞麗天蠶書法新聞發布會在北京人民日報社隆重舉行。

原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在為本次發布會發來的賀信中強調:“文化要傳承下去,中國最大的強國是文化強國,我們能走出去的就是文化,‘一帶一路’最好的走出去就是中華文化”。文化部原黨組成員、副部長常克仁在致開幕辭中,從文化傳承發展的高度充分肯定了劉亞麗天蠶書法的時代意義與文化價值。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中國西部研究院與西部發展促進會理事長程路,高度評價了劉亞麗老師天蠶書法:“天蠶書法是目前國內唯一一種擁有五項保護的字體(國家版權保護、國家專利保護、國家商標保護、國家軟件著作權並錄入字庫系統)。”第九屆、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朱相遠先生給予了天蠶書法傳承人劉亞麗女士“亞當勝天,麗質如蠶”的高度評價。南京故宮博物院原院長徐湖平先生從整體上評價了天蠶書法,他說:“天蠶書法從大範圍來說與我國的鳥篆書、蟲書有一定的淵源。”中央統戰部原秘書長、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孫曉華也向劉亞麗老師發來祝賀“預祝此次天蠶書法新聞發布會取得圓滿成功”。

新聞發布會上,“天蠶書法”當代創始人劉亞麗老師在主旨演講中,重點闡述了天蠶書法的研發過程、藝術特色以及社會價值。她表示:“天蠶書法始於唐,失於唐,就像美麗的曇花在中國傳統的文化長河中一閃而過。在對中國書法40多年的潛心研習中偶遇天蠶書法的蛛絲馬迹,出於對歷史的敬畏和書法家的責任與擔當,最終在多方合作支持下,經過研發團隊的辛苦付出,天蠶書法運應而生。”劉亞麗老師特別強調了天蠶書法區別於傳統隸書的蠶頭燕尾,以禪入書講述外能離相,內不着相的藝術特色。並和與會者分享了完成作品的體會,她稱:在用墨上以濃墨為主,潤墨和枯墨為輔;運筆強調起、行、收三個過程的統一與協調;創作中遵循以自然為師,在章法上追求空靈的禪境。

著名文化學者武國棟高度讚揚了天蠶書法,他說:“從書法藝術的角度看,天蠶書法是當代書法中的上乘之作,能夠給人以充沛的美感和無盡的啟迪。從書法修煉的角度來講,劉亞麗女士重現天蠶書法是對傳統書法的尊重,只要這樣的書法家越來越多,逐漸成為當代書法印象的主流,那麽中國書法的根就不會丟。”

雖然天蠶書法失傳多年,但隨着天蠶書法在當下盛世中國的重新問世,盛唐流行於達官貴人中的“小眾”書法藝術,也一定會成為“大眾”稀有的藏品。而天蠶書法,也必將成為中國書法史上的又一個新的里程碑。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