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踐行“兩山”理論 株洲走出老工業城市綠色發展新路子
本刊記者:肖建花;宋昱君 [第3480期 2020-11-16發表]
▲株洲城市全景

株洲是國家在“一五”“二五”時期布局的老工業基地城市,冶煉、化工等重化工業企業集中在清水塘地區,最高峰時曾聚集了工業企業261家,工人總數超過5萬人,年創產值400億元,佔株洲市工業總產值的30%以上。然而,重化工產業聚集、粗放式發展模式、環保意識缺乏、基礎設施老化,導致清水塘在創造巨大工業產值的同時製造了嚴重的污染。

以環境為代價的粗放發展模式,已不再適應時代的要求。

 
▲張湘東《清水塘老工業區記憶》

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湖州安吉考察時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豐富發展為“兩山理論”,並在此基礎上提出了“保護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科學論斷。

專家指出,習總書記的“兩山”理論,包含着“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絕不是對立的”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三個層次,從不同角度詮釋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辯證統一關係。

 

2015年起,株洲刮起了一場“壯士斷腕”式的環保風暴,5年過去,株洲由“全國十大空氣污染城市”變成了“國家衛生城市”“全國文明城市”“全國十大最具投資價值城市”;由重化工業基地城市,到構建了由軌道交通、通用航空、電動汽車三大高新產業領航的“3+5+2”產業體系……

一座綠色產業新城的完美蝶變,成功實現穩增長和優環境“兩不誤”,交出了老工業城市轉型、新舊動能轉換“趕考”的滿意答卷,打造了“兩山”理論的株洲樣板。

 

直面發展選擇題:壯士斷腕


時間回溯至2013年。當年9月22日,時任省委副書記、省長的杜家毫從株洲乘船沿湘江而下,實地查看了湘江株洲段、湘潭段、長沙段的飲用水源保護區排污口、取水口,以及清水塘、竹埠港等重點地區污染整治情況。當天下午,杜家毫主持召開湘江流域保護和整治委員會會議,並正式決定實施湘江流域保護和治理“一號重點工程”,一場力度空前的污染防治攻堅戰就此打響。

以此為契機,株洲圍繞“江水清、兩岸綠、城鄉美”總目標,按照“堵源頭、暢河道、治污染、重保護”的原則,展開7大項22個類別200 多個重點項目,統籌規劃水、路、港、岸、濕地、環境等多個方面的系統治理。

而株洲要真正打贏這場環保攻堅戰,首要是解決清水塘工業區這個攔路虎。

“我們必須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和決心,寧願犧牲些GDP增長速度,也要換來碧水藍天。”株洲市委書記毛騰飛接受採訪時,語氣異常堅定。

在“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的選擇題面前,株洲當家人毫不猶豫。

2013年11月,株洲以深化“兩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實施《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實施方案》,開展國家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試點為契機,下決心對湘江流域最大的環境敏感區和最大的難點區域——清水塘老工業區進行了整體關停轉型,從根本上改變“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的粗放發展模式。

2014年10月,“株洲旗濱玻璃”的最後一根煙囪轟然倒地,成為清水塘地區首家整體搬遷的大型企業。

2015年底,株洲市委、市政府出台《關於推進清水塘老工業區搬遷改造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一年初見成效,三年大見成效,五年完成綜合治理,十年建成新城”的目標。

自此,株洲發起了徹底解決清水塘污染的總攻勢,搬遷改造工作全速推進。

2017年,中鹽株化、柳化智成等重點化工企業陸續停產。

2018年12月30日,株冶在清水塘地區的最後一座運行中的冶煉爐熄火關停,這是株洲環保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它標誌着清水塘老工業區15.15平方公里內的261家工業企業產能全部關停退出。

 

做好產業加減法:動能轉換


“大搬遷不是污染轉移,而是鳳凰涅槃。”株洲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清水塘老工業區搬遷改造指揮部副指揮長兼辦公室主任馮建湘表示。

企業的搬遷,通過就近安排進園區、支持搬遷到外地、鼓勵應用新技術新裝備新工藝等,引導區域內企業轉移轉型發展。比如株冶在清水塘老工業區退出歷史舞台的同時,一個綠色智能化的大型有色冶煉基地在200公里外的衡陽水口山崛起。

“搬遷前中國五礦集團幫株冶制定了產業轉移的規劃,在轉移到水口山的過程中,也是將那裏的污染企業關停了,騰出了環境容量,我們搬過去也進行了產量壓縮技術的轉型升級以便更好的實現綠色生產、綠色發展。”株冶負責人介紹,在水口山剛剛投料生產的株冶鋅項目,引進了100多項新技術、新工藝,擁有4個世界或國內第一核心技術。基地全部建成後,鉛鋅冶煉產能雖然縮減了一半,但年營業收入增加3倍,工業廢水實現零排放,二氧化硫有望削減18倍,重金屬削減1.5倍。

 
▲中國陶瓷谷全景圖

株洲清水塘工業區治理,對當地主政者來說,並不是道單一的環保題,更重要的其實是道經濟題,也是道民生題。

對株洲市委、市政府來說,每題都是一道嚴峻的考驗。

整體搬遷清水塘,搬遷的費用由誰來出?人往哪去?企業往哪兒搬?牽一發而動全身。
記者了解到,企業搬遷的資金來自三塊:一是國家財政對環境治理、工業區搬遷的相關支持;二是用活金融政策,例如,政策性銀行貸款、世行貸款等;三是立足於經營清水塘地區,創新土地資產處置模式,按每畝80萬元的標準收儲關停企業土地,按照企業關停搬遷時間節點給予10-15萬元/畝的獎補,既調動企業關停搬遷的積極性,又合理控制土地成本,“用時間換空間”。

 
▲株洲栗雨工業園高科總部壹號

人的安置上,一部分跟隨原有產業走,一部分提前退休,還有一部分人須跟着清水塘後續產業走,即政策安置一批、轉移就業一批、轉型就業一批、移交管理一批。

佔全市工業產值比例達30%以上的損失如何來補?在果斷做“減法”的同時,株洲不忘及時做“加法”,壯大“高、精、尖”等高端優勢產業,全力開拓新興產業發展,以此承接和補位老舊產能削減之後的空檔。株洲市通過全力實施製造強市計劃,出台了一系列鼓勵和刺激政策,做大做強軌道交通、航空、新能源汽車三大動力產業,舉全市之力打造“中國動力谷”。

搶佔新興產業發展制高點,形成新的增長引擎。繼高鐵、地鐵列車之後,中車株洲所的核心系統和部件又不斷“跳動”在其他裝備“胸腔”。國產首艘裝載“中國芯”的近海豪華遊輪“大灣區一號”,已完成首套自主研製系統裝車的搗固車。

新興經濟領域也體現出強大生機。上半年,株洲市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增加值增長6.6%,以風電為代表的電氣機械和器材製造業增長68%,均明顯高於全市規模工業增加值增速,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長12.8%。

“目前,中國動力谷自主創新園的企業累計研發投入4.18億元,申請和在申請的知識產權超1300項,平均每家企業擁有6項知識產權。”毛騰飛表示,未來五年,中國動力谷自主創新園力爭吸引集聚300家高水平研發機構、200家科技型中小企業和科技中介服務機構、5000名各類科技人才,年新增超過300個發明專利授權,努力建設具有國內外競爭力和影響力的動力產業創新引領中心。

一個個創新驅動的“強磁場”在株洲聚合。今年上半年,株洲市高新技術產業實現總產值1,016.3億元,增長8.4%;實現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317.2億元,增長8.2%,增幅排名湖南第一。

 
▲清水塘生態科技新城規劃圖
 

賦能激活新引擎:投資窪地


新生後的清水塘工業區,就好像一張白紙,可供株洲重新繪上最新最美的圖畫。

根據規劃,清水塘地區的新發展定位為“中國動力核芯”,打造賦能加速中國動力產業、應急安全產業的科技創新策源地、產業協同示範區,使清水塘片區成為株洲新的優勢產業集聚區。

據介紹,未來的清水塘,將完善“工業文化旅遊休閒、科技創新、口岸開放功能區域”3大功能,建成“工業文化旅遊休閒、科技園、物流園、臨山居住區”4大板塊。結合清水塘工業遺址保護和開發,將規劃建設工業遺址公園,建設省工業遺址博物館、中國電力機車博物館,形成以工業文化為特征的主題旅遊休閒區。

隨着大批中國龍頭企業蜂擁而至,株洲市清水塘成為湖南當下最炙手可熱的投資窪地。
2019年12月25日上午,三一集團、綠地集團重大產業項目開工儀式在株洲清水塘隆重舉行。

三一集團、綠地集團兩個中國和世界500強企業的進駐和重大項目的開工建設,為清水塘新城建設標注了新的高度,為打造中國動力谷注入了強勁動力,標誌着清水塘老工業區正式開啟轉型發展新征程,也必將為後續企業和項目的落戶起到先導和標桿作用。
“三一集團”“綠地集團”重大產業項目開工只是清水塘生態科技產業新城的重磅“引援”的開幕。

目前,中交三航局、上海臨港集團、成都置信智能科技示範園、地產集團工業標準廠房、小米智慧城市、恒和工貿總部、火炬總部經濟等眾多知名企業和重大項目紛紛落地清水塘。

他們給清水塘帶來的貢獻,不僅僅是數百億元投資和直接的稅收、就業,隨着這些企業大批高精尖人才的湧入,株洲的高端人才儲備更厚實,科研氛圍更濃烈,科技帶來的改變和發展潛能將無可限量。

“當時還沒想到有這麽好的效果,後來發現,當把污染企業關了,環境變好了,投資者來的就多了。去年3個百億級產業項目落地株洲,老百姓紛紛豎起大拇指。”毛騰飛說。
株洲通過實踐,完美詮釋了“保護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

根據規劃,到2025年,清水塘將建成融生產、生活、生態於一體的生態科技產業新城,打造賦能加速中國動力產業、應急安全產業的科技創新策源地、產業協同示範區,結合當前株洲“3+5+2”的產業體系,做好動力產業與應急安全產業的承接轉移和延鏈補鏈強鏈工作,使清水塘片區成為株洲新的優勢產業集聚區。

 
▲株洲神農城全景圖
 

打造城市新名片:生態新城


我們來看看株洲綠色發展的成績單。

五年來,株洲全市域大力度關停污染企業、淘汰落後產能,冶 煉、化工、煤炭、鋼鐵、建材等一大批企業乃至整個行業大幅退出,累計關停污染企業1670多家、畜禽養殖場1550多家,清水塘老工業區261家企業整體退出。

近五年,舉全市之力打造株洲·中國動力谷,堅持不懈抓創新創業、抓項目建設、抓招商引資、抓園區發展,加快培育新動能,形成了具有株洲特色的“3+5+2”現代產業體系。

株洲全市新建標廠超過1000萬平方米,引進企業1126家,簽約投資5,000萬元以上項目 673個。目前,株洲中國動力谷挺起了株洲發展的脊梁,成為了中國製造的新名片,綠色發展方式成為株洲發展“主色調”。

株洲市區優良天氣天數從2013年的214天增加到2019年的280天,居長株潭地區第一。截至9月30日,株洲市今年優良天氣天數達251天,同比增加33天。

2019年,全市12個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監測斷面,水質達標率為100%,滿足飲用水源水質要求。湘江、淥江和洣水株洲段飲用水源地水質年平均值均達到Ⅱ類水質標準。

數字最有說服力。株洲也由一個“全國十大空氣污染城市”變成了“國家衛生城市”“全國文明城市”“中國最具魅力旅遊城市”“全國十大最具投資價值城市”。今年4月,株洲市又獲得“中國綠水青山典範城市”稱號。

金杯銀杯不如群眾的口碑。近日,記者來到在河西湘江風光帶三三兩兩的人們,或席地而坐,或悠然漫步。“空氣好,景色好,到這裏休閒心情也舒暢。”市民李女士說道。
家住清水塘丁山社區的唐爺爺,近些年每天都會出門走一圈,清水塘一步步的改變他都看在眼裏。“前些年,這裏每天都烏煙瘴氣,非常難受,如今空氣好了,出門人也感覺輕鬆了。”

近日,株洲市委召開十二屆十三次全體會議,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湖南重要講話精神,在全會《決議》中進一步提出:要堅決落實“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指示要求,建設更加美麗的綠水青山典範城市。

相信在不久的未來,一座青山綠水與生態修復的示範之城、工業遺產保護與合理利用的典範之城、產業轉型與創新再造的活力之城,將卓立中部,領跑湖南。
踐行“兩山”理論,株洲一直在路上。

 
▲株洲夜景圖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