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古六大茶山紀行之四:莽枝古茶山之香貫古今
Part 4 of the trips to six ancient tea mountains: Mangzhi ancient tea mountain
胡兆鋒、張平、賀錫康 [第3466期 2020-05-25發表]
 
Abstract: Mangzhi Niuguntang is the first tea distribution center of the six
 
ancient tea mountain
 

古六大茶山最早集散地,就在莽枝牛滾塘。清康熙年間,莽枝年產茶葉達萬擔之多,值得濃墨重彩。莽枝古茶山位於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勐臘縣象明鄉西北部,古茶條索粗壯,芽毫顯露,回甘猛烈,濃郁的花蜜香和清雅香名揚天下。諸葛孔明埋銅(莽)於此,遂取名莽枝。

2019年12月14日7時許,我們站在莽枝地域小高山,只見朝陽躍起,山間早已光芒萬丈。朝霞如錦如緞,絢爛奪目。雲海在腳下繚繞,雲霧像輕紗一樣縹緲。振臂高呼,回聲悠長。懷着一顆聖潔之心,走過小高山東面凹部月牙湖,一群白鷺鷥忽地展翅飛起,又落入另一端佇立着,彷彿仙鶴靜立。這樣仙境般的純凈之地,出產名茶,恐怕早有定數吧。

人在畫中行。不覺間,來到莽枝古茶山一個古老村寨——秧林。茶人李春華熱情地帶我們進入莽枝古茶園,真實體驗古茶山的原生態環境。進入林間小道,不足百米,只覺得森林越來越茂密,不時有巨大古木迎面壓來,不由得讓人昂頭張望。太陽逐漸升高,陽光頑強地穿過層層枝葉,將林子照耀得生機勃發。斜射着的一縷縷光亮十分搶眼,而山嵐也就在其間流動,時而還聽到露珠墜落之聲。甚至還有微風吹動霧氣的細微之音,想必是晨霧輕柔摩擦茶樹枝葉的天籟之聲——這分明是大自然裏的生命音律。我們不時駐足看觀,在這靜寂聖潔之地,怎可能一步而過呢!李春華則見慣不驚,說山林濕氣大,不要呆太久。並說最近幾年村裏和縣裏農科所專家,教她們冬季為古茶樹修枝打葉,來年更好生長,叫保護性開發。聽後,心中釋然。尋常茶人,勞作中會對古茶樹進行保護性開發,實為古茶之幸,茶人之幸!

李父早已燒水泡茶,說以茶待客是禮數。他說,元、明時期莽枝山早已茶園成片,普洱府成立之前,已有漢商前來買茶。清康熙初年,莽枝古茶山牛滾塘已是六大茶山重要茶葉集散地。說着,為客人一一斟上莽枝古樹頭春,只見湯色如橙,湯質清澈,小啜一口,上顎甘感十足,果然蜜香怡人。

 
朝陽初躍莽枝山

寨子裏兩位老人也不約而至。一位叫文精寶,講牛滾塘遠看像一條船,原是一處窪地,積水成塘,終年不乾,經常有牛滾泥漿而得名,在象明“四街”中最為繁華。曾建有“五僧大廟”,採摘春茶要到廟裏敬香祭祀茶神祖先。乾隆嘉慶年間,六大茶山“周八百里,入山作茶數十萬人”!其中牛滾塘一里長街,全是青石板,兩邊商號林立,五日三街,人口過萬,生活用品樣樣俱全。上世紀八十年代,牛滾塘改成安樂寨,現為安樂村委會。老人直言史上族群間經常發生械鬥,有祖先發毒誓莽枝人不能跟蠻磚人結婚。新中國成立後,黨的民族政策使古茶山各族群眾和睦相處,友好往來,共同富裕。另一位叫王勝文,說莽枝草頭之“莽”與蟒蛇之“蟒”,關係極為密切,過去這裏經常有蟒蛇出沒,也有屠蟒之習。現在早已沒有屠蟒之事了,這會犯法。人們相信巨蟒通靈,有人見過一條巨蟒,足有百公斤,鱗片反光刺得人頭暈目眩,頭上金黃色“王”字閃過,異常神秘。

午餐後,村組長李誌軍帶路看了當年莽枝大寨風雲人物張興隆墓地,可惜已被藤鬚捂得嚴嚴實實,封存着300年前一幕歷史風雲。下午3時,來到莽枝大寨遺址。李組長指着稍微平整的一片森林,說很久以前方圓幾十里,最興旺的就是老寨。李組長肯定地說,瘟疫是主要禍根。當年傳染病大規模流行,有些全寨覆滅,甚為慘烈。還說,現在扶貧政策好,茶農積極性高,莽枝古茶遠銷北京、廣東、香港、澳門……,最近幾年韓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加拿大、法國等外國人,或考察拜山,或購茶販茶,村裏人均收入兩萬多。

透過牛滾塘,孔明山日夜注視着秧林古寨。莽枝古茶山幾經興衰,可茶人依然執着堅守,古茶依舊香氣四溢。讓天下茶人在一份茶香沁人的溫馨中,守着歲月靜好,珍惜至真至愛,共渡那滴答作響的分分秒秒!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