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古六大茶山紀行之二:革登古茶山之老寨依舊
Part 2 of the trips to six ancient tea mountains: Old village of Gedeng ancient tea mountain still there
胡兆鋒、張平、賀錫康 [第3466期 2020-05-25發表]
Abstract: Pu'er tea in the six ancient tea mountains, Gedeng ancient tea ranks the second.

革登茶山位於西雙版納勐臘縣象明鄉西部。2019年12月7日,我們再出景洪,向東南方向,驅車百餘公里,進入革登古茶園。普洱茶古六大茶山當中,革登古茶素有榜眼稱譽。其茶條索黑亮,緊結適度,湯色金黃明亮,葉底黃綠勻齊,苦澀不顯,澀短不滯,古時屬上品貢茶。清道光年間《普洱府誌古迹》記載“……舊傳武侯遍歷六山……埋馬蹬於革蹬……”革登之名由此而來。
 
 
攀至革登山頂,頓感氣象非凡。這裏氣候宜人,植被茂密,土壤肥沃,光照充足,雨量豐沛,連片原始森林在夕陽餘暉下,綻放着異樣光彩。向導葉偉從小生長在象明鄉安樂村石馬鹿村,對象明鄉所屬四大古茶山十分熟悉。他說在新酒房村唐春學家門口,可俯瞰革登老寨全貌,相傳老寨歷史悠久,規模也很大,只可惜早已不在了。
 
站在老寨遺址旁,西南方向的孔明山在夕陽映襯下愈發俊秀。諸葛孔明被當地人視為古茶始祖,孔明山與革登老寨,隔着一個巨大深谷,相距數十公里,由西南至東北呈現一個斜放着的巨型“馬蹄”。而老寨正好面向孔明山,遠古以來一直這樣朝着孔明山頂禮膜拜,不曾改變。此時,孔明山靜靜注視着這群訪客,彷彿古音回蕩,講述革登老寨起落興衰的久遠往事。
 
腳下不遠處偶有頗具年代的一些陶片,折射出夕陽餘光,光線隨落日游移,將目光引向寨心,引向一棵千年古榕。古榕根基龐大,枝葉錯落有致依次展開,把陽光遮擋得嚴嚴實實,氣象萬千地佇立寨中。村民陶順陸講,千年古榕正在老寨中心,她知道過往一切,她在,老寨魂魄就在。沿着他手指方向,圍繞古榕向周圍延伸而去的石板古道,草長鶯飛,路徑依稀可見,沒入幽暗的森林深處。
 

▲陳芳革登古茶園
 
古榕南面,對着較寬的石板古道,該是老寨大門。古榕中間有一簾黃絲垂下,是生命力極強的寄生植物——無根藤,細密,柔軟,掛在古榕上,如瀑布般垂落,像極了老得發黃的電影銀幕……只見銀幕上數百戶人家,以古榕為中心環繞開來,炊煙繚繞,茶香彌漫,古道繁忙,馬蹄聲聲,一筐筐革登普洱,已悄然離寨上路,帶着親人祝福與期盼,還有大山的厚重與純凈,沿着茶馬古道漸行漸遠……夕陽如舊,只是日月輪回,早已物是人非,先民日子竟然如此迥異。我們鞠躬致意,雙手合十向古榕祈禱,護佑先輩故事永遠傳承,演繹着茶業古老傳奇。
 
村民唐春學陪同前往老寨大廟遺址,只見一塊大廟石碑在夕陽斜射下,斜靠大樹,靜黙無聲,青苔覆蓋,藤蔓纏繞,“萬善同綠”碑名清晰可見。石碑無言,而我們心中早已焚香致敬,虔誠地與石碑對話。先輩,一切安好!
 
來到唐春學家門口,正好看見老寨全景。如果說孔明山在斜放着的巨型“馬蹄”西南端,老寨在東北端,而唐家則正好在東南端,老寨仰望孔明山這幅畫面,被唐家盡收眼底。唐家鄉村小洋樓優雅別致,門前院子放置一張大板茶幾。唐春學沖泡好了革登春茶,招呼客人品茶論道,講他從小與茶一起長大,人生如茶、茶如人生,人生就像品茶,得慢慢來,急不得。從採摘到第一片嫩芽,到入籠上背、回家製茶,每道工序都得用心去做,才能得到好茶。他講得很投入,說喜也喝茶、悲也喝茶、不喜不悲也喝茶,茶已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得像老輩人那樣,拿出一顆真誠的心來做好茶、賣好茶、講好茶。好茶會說真話,好茶不會騙人,這是老寨一代代先人,用漫長歲月沉澱傳承至今的寨訓,我們要這樣做下去、傳下去!
 
啜飲幾杯,滿口生津,神清氣爽,通達全身,愉悅至每個毛孔。起身再次眺望老寨,分明感到千百年來塑造的“茶人”品格,今天依然融入後輩子孫的血脈中,祖上強大基因,已根植於“茶人”靈魂深處,由此我們要說——革登古茶依舊,茶人精神依舊,老寨之魂依舊!
 
革登山,在您不經意的日子,我們期待再次與您對飲而歌!
▲陳芳革登古茶園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