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中西並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Equal importance should be attached to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to rebuild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本刊記者 許國璽 [第3462期 2020-03-09發表]
Abstract:
The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work of Chinese medicine.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PC,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with Comrade Xi Jinping as the core has placed the work of Chinese medicine in a more prominent position, and significant achievements have been made in the reform and development of Chinese medicine.


中醫藥學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為中華民族繁衍生息作出了巨大貢獻,對世界文明進步產生了積極影響。黨和政府高度重視中醫藥工作,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中醫藥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中醫藥改革發展取得顯著成績。日前,習近平總書記對中醫藥工作作出重要指示,為加快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提供了重要遵循和行動指引。
 

本來如一藏——《天然藥物藏》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意見》提出,傳承創新發展中醫藥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內容,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事,對於堅持中西醫並重、打造中醫藥和西醫藥相互補充協調發展的中國特色衛生健康發展模式,發揮中醫藥原創優勢、推動中國生命科學實現創新突破,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促進文明互鑒和民心相通、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重要意義。切實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繼承好、發展好、利用好,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
 
在人類文明的進步和發展中,中醫藥有着幾千年的發展史,世界各民族天然藥物的使用與發展歷史更是源遠流長。傳統藥物作為天然藥物重要組成部分,毒副作用較小,安全系數較高,用藥歷史悠久,一直為中華民族繁延昌盛和世界各民族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全世界是多民族共同體,各個民族對傳統醫藥發展同樣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各民族的特色藥材針對於本民族人們的生活特點和常見疾病給出了較為明確的治療方案,同時也豐富了世界醫藥寶庫。全面和系統的研究天然藥物的綜合性學術體系,是全世界醫藥工作者的重要任務之一。
 
全世界只有中醫、中草、中藥之說,中醫的靈魂在中國,誰也搶不走。中藥在中國古代被稱為“本草”,古埃及用紙草製作的文書即紙草書(papyrus)來記錄藥物,古印度的吠佗經(veda),巴比倫亞述的古碑文和埃伯斯伯比書(Ebers Papyrus)中,以及瑪雅文明史迹對草藥的記述均記載了當地民族傳承和使用的藥物。這些古典藥學史記,奠定了世界天然藥物發展的雛形。到了古羅馬時期,被後人稱為醫聖的希波克拉底(公元前460~377年),以及其後的戴歐斯考利狄斯(Dioscorides)編著的《Demateria Medica》一書,收藥500餘種,該書被認為當時藥物學的主要著作。古羅馬傑出的醫學家格林(Calen,公元130~200年)對植物製劑技術創造性的研究工作,被稱為藥劑學的鼻祖等,這些學者,特別是世界各地區的勞動人民,對古代醫藥學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到了中世紀(約3~15世紀),阿拉伯人繼承了古希臘羅馬的醫學遺產,博採兼收了中國、印度和波斯等國的經驗,編著的《醫典》總結了當時亞洲、非洲和歐洲的大部分藥物知識,對後世影響頗深、被奉為當時藥物學的經典著作。
 
“本草”專著《神農本草經》則集東漢以前本草學之大成,全面、系統、詳實的記載了數百年的臨床用藥經驗,書中記載中藥365味,其中植物藥252種,動物藥67種,礦物藥46種。全書分上、中、下三品,文字簡練古樸,成為中藥理論精髓。到了東漢時期,中國著名醫學家張仲景所著《傷寒論》,這部書的主要內容是論熱病,全書共113方,用藥80多種,經過長期的臨床應用和現代科學分析研究,這些藥物被認為大部分是有療效的。《金匾要略》是《傷寒論》的主要部分,共分為3卷,25篇,包括40餘種疾病,載方劑262首,總結了漢以前治療雜病的經驗,對世界內科學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陶弘景在《神農本草經》的基礎上撰著《神農本草經集註》共7卷,載730藥種,為本草學和天然藥物學的進一步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公元659年唐朝政府主持修訂頒布了《新修本草》。全書共54卷,載藥890種,內容豐富,取材精要,是中國和世界第一部由國家政府編撰頒布的第一本藥典。在方劑學方面,葛洪《肘後備急方》是中國方劑學的奠基著作之一。唐代孫思邈所著《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同樣對中國醫藥學的發展起了重大的推動作用。到了明代,醫藥學進入快速發展時期,理論與實踐的進步超過了以往的任何時代。主要有《本草集要》、《本草品匯精要》、《滇南本草》和《本草綱目》等。其中最著名的當屬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了。該書以病原為綱,列主治藥名及主要功效,全書共有五十二卷,卷5~52為各論,收藥1892種,附圖1109種,附方餘11000個,分列於相關藥材之後,詳細說明該藥在臨床上的實際應用。
 
《本草綱目》集本草之大成,對16世紀以前中國藥物學進行了相當全面的總結,為後世本草學的研究與應用提供了很有價值的資料與經驗,是中國和世界藥學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專著。到了清代,以趙學敏為代表的本草學家編撰《本草綱目拾遺》,這是補充修正《本草綱目》的一部具有重要價值的藥學著作,代表了清代本草學的最高成就。 
 
2001年,由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現代本草綱目》,該書由黃泰康、丁志遵、趙守訓等主編,該書是一部系統性的中藥本草工具書,共收載條目7871條,每一條目由藥名、概況、生藥、化學、藥理、藥性、功效、主治、臨床應用等方面組成。全書所收載條目體現了新、全、精、實用的特點,對澄清品種混亂、提高鑒定技術水平、保證藥材質量、制定藥品標準、開發利用新的藥材資源、促進中醫藥學的發展均有重大的科學意義和實用價值。
 
為了更進一步總結人類天然藥物的發展歷史,拓寬天然藥物典藏的使用範圍,凝練和整理出代表世界天然藥物發展的綜合研究成果,造福人類身心健康,在前人大量的科學研究、臨床用藥資料和歷史典籍基礎上,由大國學編撰工作委員會編撰《天然藥物藏》,典籍編撰進行統一策劃和指導,匯同全世界50多個醫藥院校及科研院所的1200餘名專家,歷時十餘年,共同協作和參加了這一天然藥物學分典的宏偉工程。
 
《天然藥物藏》共3960萬字,41卷,收入天然藥物達10500餘種,涉及730個科,其中數量最多的前十個科分別是菊科(512)、豆科(488)、薔薇科(337)、毛茛科(297)、唇形科(271)、百合科(245)、禾本科(227)、蘭科(181)、大戟科(172)和傘形科(168)種,而科、鰩科、螲蟷科、攀雀科、鷦鷯科、鱈科、鰻鰕虎魚科、鯙科、鸊鷉科、鱵科和鯔科等300餘個科多為冷背藥材收入典藏裏面種類較少。
 
本典藏的編撰研究,不僅對中國傳統中醫藥傳承與創新發展,特別是對世界人類繁衍與健康,具有重要的科學意義。典籍中所列的這些藥材,有的具有明確的藥效物質基礎、有的有民間用藥歷史的詳細記載,這為天然藥物的應用與研究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該典藏得到醫藥學界的高度關注和社會多方面的大力支持。
 
業界人士表示,幾千年醫術沉澱,無數醫術前輩總結成就的中醫文化,卻被一些崇洋媚外的妄加誹謗,導致今天國內中醫的蕭條敗落,加之國內草藥行業逐利心有重,一定程度沖擊着中醫根基。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中西並重更是任重道遠,正確處理好守正和創新的關係,發揮好中西並重的各自優勢,才能彰顯其防病治病的獨特優勢和作用,才能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健康動力,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貢獻力量。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