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給少數人
范紅梅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寫在前面的話】
 
許多年前,當他和我還是文學青年的時候,便夢想有一天出一本自己的詩集,那是青春對未來的承諾。後來,雖然他和我一直做着與文字有關的事情,卻多半是在物質的軌迹裏前行。當終於要出一本集子了,文學的意味已經褪去,更多地是想記住一些人、一些事和曾經的自己,在長長短短的句式裏。
 
 
詩集名《給少數人》是我對人生的理解。我們終其一生,不過是認識一些人,錯過一些人,思念一些人,遺忘一些人,愛過一些人,怨過一些人,不過如此。
 
所有這些人的集合絕對是這個世界的少數,卻是我們人生的全部。
 
這少數的人,並不屬於我們,也無法預知他們和我們會在哪個路口同行或者分開,種種都是偶然,尤如那些忽然而至的詩歌靈感。
 
 
需要多說兩句的是,雖然號稱是一家三口的集子,卻因為先生在從北到南又從南到北再從北到南的漂移、折騰中,大部分詩作遺失難尋,女兒又有些不屑與我們玩的意思,最終讓我的東西佔了大多半。好在有先生的書名題寫,女兒的插圖、設計、裝幀,大體也有了某種意義上的平衡,號稱一家三口的集子也就說得過去了。
 
結集出版《給少數人》,對我們是場聲勢浩大的思念,身心的一次徹底回暖。
感謝所有與我們有關的少數人,包括看到這些文字的你。
 
■ 范紅梅(筆名  梅子)
 
 

 

其實

 
我其實也看到
狼毫一次次抓出了宣紙裏的黑
青檀的陰影將舊庭院照看
以及
暗藏於樹冠
鴉的下一次驚飛
那些漫長沉默 
是跌落的雨水找到地下河
從更深處流過
 
 

我的書寫
 

雨來的時候
伸出雙手
僅掬一汪清淺
有風
目送飛絮落英遠去
認領幾幾輕盈
墨迹裏沒有更沉的比重
我的筆
至多在板結的田疇
犁出鬆動
 
 

不會太輕也不會太重

 
總是太輕或太重
那些處心積慮
藏進一棵樹
不計其數葉片裏的
線索  謀劃
一陣風
瞬間翻過
 
總想證明自己是樹
卻一次次如草本
找到宿根
挨過黑暗的一段又一段
再迎
一個又一個春暖花開
 
以一個詞召集眾多歧義
避開烏雲也避開玫瑰
擇其一
便安頓了自己
而忘記開頭和結局
似守住全部秘密
卻只是漸行漸遠
漸輕漸淡
 


 

與植物交換身體

 
與植物交換身體
一生一世守在原地
向喬木索取龐大根系
一頭扎進寬厚靜謐
接住這些年
叮咬我的芒刺
偶爾舉起
一個個燦然花期
那些不能言說
無法綻放的部分
籠進
一樹濃蔭裏
至於灌木和草本
其實早已匍匐於命格
榮枯相隨
一季又一季
 




 

爸爸

 
第一次正式攬您入詩
都怪您釋放的苦,太像藥
而我希望
一些病不被診出,終身攜帶便好
 
當您越來越老
我也終於把一處處低窪,連成水塘
有了浮力將您輕輕煲起
用文火在最慢的時區
願苦與藥性縷縷散去
留無病呻吟於碗底
 

媽媽

 
媽媽的病痛
為我贖出那些銀針
一枚枚找到穴位
在通稿、方案、疊排的議程
和越來越有耐心等候
一扇扇面癱的門前
插隊
不是特權,是有限的
長回媽媽身體的方式
 
給了我整座花園
卻只能攢着
玫瑰、仙人掌、洋槐的刺
在守護的小小見方
深扎
 
 

冠你的姓

 
我有個筆名
葉范紅梅,冠着你的姓
不會用來返回古代
葉片也托不起日漸發沉的身體
漂去海外
只是提醒,我在你的廟裏修行
 
被誰或誰或誰利用了吧
原本該給我的,酸甜苦辣
假你之手
 
你很細心
為我剪過的指甲,總會磨圓
鋒芒,你只用來急轉彎
還對青霉素、柳絮和灰塵過敏
所以我為你做的菜
要放糖,卻不能吃出甜
 
你摔爛了心愛的淺絳彩
我也就不能坐定於釉上,做功課
只能潛進青花的釉下,暈開
以一種色彩,描許多狀態
也就接受了殘片
 
最為難你的
是每當我深陷那些柔軟
你就要翻給我,粗糲的一面
讓我疼,讓我去掉多的部分
讓我光亮,照着自己看見別人
看到你
也在我的廟裏修行
我自以為是的寬宥和高姿態
是更大的考驗吧
你慢慢來
 
 

題女兒的幾幅線描畫

 
(一)
退後兩步,撇清對你的跟蹤
你踩在單色線上的認真
讓我想穿過所謂韻腳
一步步踏空
 
你的單色是藍色
刻意將繁花與泉湧
掩在極遠的山丘之後
攏着羽毛和雲朵,乘着風
 
說不通,好幾處的斷續及交錯
最難的部分,是眼睜睜看你
沒用恰當的弧度
將我結巴的詞組,避過
 
你執着於線條,暴露幾截顫抖
我們討論,色彩、陰影以及險峻處
如何將筆觸加重
 
你要原諒,我不曾透露
那續不滿的杯中
抿住卻咽不下的,幾口虛空
 
你的藍,不是勾描雲的那片天
也不是磐石前溪流的婉轉
是其它的所有,也包括它們
 
你在你的紙上行進
題寫不是我給的局限
關於創作,歲月和愛都會介入
而我們只會,獨自完成
 
 
(二)
帶花邊的月亮
蝴蝶破繭而出後
花叢善意遮掩的蟲洞
你的筆端沒有艾草的粗鋸齒
它揉入了青團,塞進春天
滿滿一口
 
很好,不急
讓季節先嚼着粗鋸齒的鋒芒
再拔高至門框,吊成溫吞的藥
和虛勢的符箓
 
你漏掉了這些
只描了幾縷清香
 
 
(三)
羅勒、檸檬、薄荷的葉片
正在趕來
後面跟着一些花
還有光和色彩
 
懸浮的茂盛抬高視線
我常用來解釋
你的,關於人生命運
和一再錯過那趟巴士的
疑問
 
原諒我,要給暗和陰天打光
所以只能,疑而不問
 
這不難,相比拿重向輕示弱
用魚腥草和木槿簇成的花束
對毒蘑菇認錯
 
如果無用的句子能讓我快樂
你也有權
描一些糾纏,留一紙空洞
 
月執意將它的碗摔破
這一次,我試着
不說到圓滿
 
 

【代後記】

如口腹之欲擅變難調   


■葉紫(Izzie)
我不明白,我們在這世間一遭,為何編出了年月志向,智慧修養,給自己為難。做到眾人難做到的就值得高看,克制內心渴望才算修為圓滿。有作為或沒有,年歲都在長所以是在對着什麼嫉妒慌張。拿着自己的邏輯斥責他人,表現出對他人的詫異或贊同是否能凸顯自己乖張,提出的要求沒有被滿足才漸漸擴大音量要求對方更加的包容開放。為何有資格權衡自己的慈悲心有幾斤幾両。
 
 
你說“打斷你一分鐘”,我並不曾擁有這被你打斷的這一分鐘。
 
感嘆時間不夠,為這本就是虛構的度量值,爭奪這分秒消耗着心跳的頻率手心的汗。眾人的脆弱眾人都看在眼裏,在特定的時候不被想起,寄居在這星球上的物種,給自己加了戲,要睡飽要吃好不能生病受傷還創造了藥,想要痊愈,保持好的體力,因為不肯離去,拉扯出了羈絆。玩出花樣,雞同鴨講也能談。過度表達的通病可能大家都沾染,大概是因為孤單,為了能宣稱我知道而搶着發言也都過度渲染。
 
 
覺得辛苦因為心裏有債,我們接受這懲罰而借着肉身挨着,美化出友誼的歸屬情愛的糾葛,伴侶的煉獄搭配一個孩子來調劑。互相試探傷害的力度,得到過多的愛反而覺得不該。杜撰的心安,總結出千絲萬縷的道理。可世上空無一物,離去的最後都相似,卻還小心翼翼設防渴望留下好的印像。


 
都不值得一提,我卻寫下字字句句,虛偽至極。
 
 
到底是誰,狹隘的包容着所有,容納了無。
 
 
《給少數人》
出版︱經濟導報社
國際統一刊號︱ISBN 978-988-99218-4-2
版次︱2018年1月第一版   2018年1月第一次印刷
著      者 范紅梅 / 葉江峰 / 葉紫
封面題字 葉江峰 責任編輯 范紅梅
裝幀設計 葉紫 封面繪圖 葉紫        
插畫攝影 葉紫
https://www.izzieyezi.com/  [葉紫(Izzie)作品網站,中國大陸或許打不開] 
2931603331@qq.com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