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新聞 > 正文
肝衰返港送院 急症室等到死
[ 2021-11-30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香港繼早前廣華醫院與威爾斯親王醫院先後有病人在急症室等候治療期間死亡後,再有病人“等到死”。一名55歲港人因急性肝衰竭,今年8月由內地醫院轉院至香港屯門醫院治療,抵院分流時被列為“緊急”病人,但由於剛從內地抵港,院方安排他於一間獨立病房隔離及進行病毒檢測,其間醫護只通過房間的視訊遙距監察,被視作“生人勿近”約半天後,由家屬發現其身體冰冷且無脈搏,惟搶救無效死亡。“一條鮮活的生命就此消逝,兒子失去父親,妻子失去丈夫,家庭失去支柱。”死者的姐夫曾先生日前向香港文匯報講述經過,潸然淚下。醫療人員總工會批評,公院人手不足,少數從業員對病人缺乏同理心,恐影響醫療質素,促請醫管局徹查。


曾先生展示手機拍攝照片,顯示患者近3小時姿勢一直沒有變。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死者黃潤全是一名跨境司機,生前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需定期到香港的公立醫院覆診,今年6月前往惠州陪伴臨盆的妻子,此後一直滯留在內地。今年8月5日他因腹痛求診惠州仲愷高新區人民醫院,懷疑患有胰腺炎,8月13日再因腹痛入院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初步診斷為急性肝衰竭。


​       抵院被列“緊急”仍清醒


​       在胞姐的協助下,他於8月18日乘救護車經深圳灣返港,再直達屯門醫院急症室,抵埗後被列為“緊急”病人。“當時佢仲好清醒,識問識答。”黃潤全的姐夫曾先生說。

​       院方當時告知家屬,黃潤全需要先等待核酸報告結果出爐,故安排他在9A房間單獨等候,親屬不准入內。其間,醫護只提供一個求救鐘並通過一台iPad視訊監察,亦沒有接駁任何醫療系統或維生指數檢查系統,護士站內也非長期有人駐守。


​       家屬送日用品始揭離世


​       曾先生曾3次偷入病房遞水予舅仔,對方一度表示腹脹不適,曾先生於是向護士求助,但不獲理會。直至當日下午2時許,院方安排黃潤全進行血糖及血色素化驗、心電圖等基本檢查,當再次返回9A病房後,就再沒有醫護親身巡查。房外的曾先生透過門縫見他雙目緊閉,似乎是在休息,便未再打擾。

​       直至當晚近8時,曾先生將日用品擺放入房,才發現舅仔已身體冰涼、心跳全無,趕忙通知醫護人員,但最終還是搶救無效死亡。

​       曾先生核對院方發出的病歷及流程資料,才發現死者是當晚近9時、即離世後才接受新冠病毒檢測,“不知道整個下午在等待什麼,醫院給的解釋是有更緊急病人需要處理,並非等核酸報告,難道我們的情況還不夠危急嗎?”

當日19:40,曾先生拍攝第二張照片,發現舅仔姿勢與此前一模一樣。 受訪者供圖


​       輸氧管脫落無人知涉失責


​       社區組織協會病人權益幹事彭鴻昌質疑院方的視訊監察效力,批評院方監察失責,“視訊能否觀察到他微弱的呼吸?根據家屬講法,下午3時至7時逾4小時沒有任何醫護人員親身巡查,就算有通過視訊監察,輸氧管脫落兩小時一直無人發現,明顯是失責。”

​       該個案已呈報死因庭,有待法官判斷是否開庭,親屬希望能對個案進行深入調查,更希望以此個案為警示,督促醫管局完善跨境入院及急症室等候安排,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       香港醫療人員總工會副主席馮權國對香港文匯報表示,事件令人痛心,認為死者既然被列作緊急類別,就不應等病毒檢測結果才提供治療,“醫者父母心,醫護人員應有同理心,到底是否有疏忽,有否真的監察到病人情況,還是因病人太多但人手不足無暇照顧?醫管局要調查。”

​       他直言,現時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人數眾多,但醫護流失嚴重,非緊急類別病人動輒輪候七八個小時,故工會正約見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商討對策,促請盡快聘請境外醫生以紓緩人手,以及增加病房助理,協助護士照顧病人。


​       屯院:已提出一系列改善措施


​       屯門醫院回應表示,對病人離世感到難過,已成立小組調查事件並提出一系列改善措施,包括檢視獨立診症室病人的監察準則及制訂相關指引,和重整人手編排,以加強照顧高風險病人。除了透過視像監察,亦需要加密親身巡視次數,為病人提供更緊密觀察及護理。

​       院方已透過早期事故通報系統向醫管局總辦事處通報事件。
​       患者於屯門醫院失救經過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