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新聞 > 正文
暴徒尖東黃埔再發難 警被迫採行動驅散
[ 2019-12-02發表]
【經濟導報網訊】
 
  大批黑衣暴徒昨晚於黃埔集結掟磚堵路,警方最後施放催淚彈驅散。香港商報圖片
 
  區議會選舉過後,市面平靜數日,暴徒又再發難!黑衣暴徒繼前晚至淩晨在旺角區堵路後,昨午又在遊行集會後出現,於尖東一帶肆意堵路,令交通癱瘓,並且投擲多枚煙霧餅,令情況一度混亂。入夜後,黑衣暴徒轉移到黃埔集結及堵路,又砸毀區內商舖。警方多次警告暴徒立即停止違法行為,並譴責暴徒罔顧在場人士的人身安全。最後迫於現場秩序混亂及失控而採取驅散行動。
 
  有人揮舞“港獨”旗幟
 
  港九昨日均有集會及遊行。其中下午在尖沙咀舉行的遊行獲警方發不反對通知書。遊行發起人聲稱活動有38萬人參加,警方估計最高峰時只有1.6萬人。下午2時許,遊行人士開始在尖沙咀鐘樓附近聚集,他們大多身穿黑衣,戴上口罩,亦有人揮舞“港獨”旗幟,人群企滿文化中心對出空地、碼頭天橋,一批防暴警員在場戒備。
 
  下午約3時15分,遊行隊伍由尖沙咀鐘樓對出空地出發,目的地是紅磡香港體育館,他們沿途高叫政治口號及辱警字句。遊行開始不久,人群便開始佔據梳士巴利道來回行車線,現場行車嚴重受阻,星光大道往紅館方向亦被遊行者佔據。
 
  約4時,遊行隊頭抵達終點紅館,部分人走上紅磡繞道天橋聚集。有黑衣人開始設傘陣,部分激進者經過麼地道花園時,向警方投擲磚頭及煙霧餅,現場一度混亂。
 
  下午5時,警方在千禧新世界酒店對外向橋上發射催淚彈,驅散聚集的人群;在彌敦道築起防線的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成員,將防線推至香港藝術館外的梳士巴利花園,及後發射催淚彈驅散,制服最少3人。
 
  警方稱,近下午5時,有數百名暴徒在梳士巴利道近帝國中心一帶投擲多枚煙霧餅,造成公眾恐慌,現場非常混亂和危險。因應現場情況,警方別無選擇下,已使用最低所需武力,包括施放催淚煙,以停止違法行為。警方又譴責暴徒罔顧在場人士的人身安全,警告暴徒立即停止違法行為,以及呼籲市民切勿前往該區。
 
  傍晚6時,大批黑衣人繼續在紅館附近聚集,到場的警員警告遊行已結束,要求在場人士離開。警方為收復暢運道行車天橋,隨後在天橋拉起防線。在紅隧口,有防暴警員看守紅隧行政大樓。紅磡繞道出現一批黑衣人在隔音屏塗鴉。
 
  警方制服數名示威者。
 

  黃埔花園商場內大肆破壞

 
  入夜後,黑衣人轉移到黃埔集結,並在紅磡道及德安街聚合及以雜物及磚頭堵路。防暴警察到場警告人群非法集結,先後舉起藍旗及黑旗後,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但黑衣人未有散去,並向馬路投擲大量磚頭,附近商店落閘停止營業,有黑衣人繼續在德安街放置磚頭及雪糕筒堵路。
 
  黑衣暴徒在黃埔花園商場內大肆破壞商戶,包括快餐店吉野家、美心集團旗下元氣壽司、連鎖零食店優品360及破壞交通燈。暴徒之後轉到一家已經被木板圍封的美心快餐店,打爛木板進內搗亂,又破壞一家中移動門店的鐵閘及閉路電視鏡頭。還有暴徒破壞交通燈及燈箱。
 
圖:大公報
 
  黃埔西選區區議員鄺葆賢、民主黨議員許智峯身處現場,不但完全無阻止暴徒破壞店舖、交通燈等,反不斷與正在執法的警方爭拗。
 
  晚上9時半前,防暴警察再度抵達黃埔花園,向暴徒展示藍旗警告他們離開,但現場人群繼續叫囂,有人投擲磚頭於馬路。防暴警察展示黑旗警告後,在紅磡道發射催淚彈驅散。其中一枚催淚彈射上行人天橋。警員之後再舉橙旗,並於紅磡道和德民街的十字路口戒備及清理大量磚頭。
 
  晚上10時,有暴徒向警員投擲汽油彈,防暴警察再發射催淚彈,並向天橋發射多枚催淚彈及胡椒球彈,然後離去。晚上11時,有暴徒向黃埔站出入口投擲汽油彈縱火,防暴警趕到,現場黑衣暴徒四散。警員利用滅火筒救火。至今日淩晨,黃埔一帶仍有零星暴亂場面。
 

  四處搗亂市民苦不堪言

 
  有女街坊被指拍攝黑衣魔,迅被暴徒包圍險遭“私了”,最終她無奈刪去照片始獲放行;另有一對男女街坊疑不滿黑衣魔暴行,出言指責亦遭包圍,男事主更被用藍漆噴面羞辱,需由街坊合力保護逃去。
 
  此外,港鐵黃埔站因被黑衣魔打砸、射水及縱火破壞,被迫緊急關閉。
 
  至晚上9時後,部分黑衣魔逃竄到旺角區,在彌敦道近登打士街一帶以雜物堵路及縱火,又向巴士擋風玻璃噴漆塗鴉,試圖阻塞交通。防暴警趕至立即進行驅散,又在豉油街一帶截查多人,其間有黑衣魔逃經山東街時,破壞太興茶餐廳以作發洩;直至深夜截稿前,黑衣魔仍在旺角區四處作零星搗亂,居民苦不堪言。
 

  暴徒吸納“新血” 謀劃周日傾巢發難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勇武”暴徒,近日又蠢蠢欲動。繼過去兩天在九龍油尖旺一帶堵路破壞外,正在策動新一輪大規模衝擊。記者從多個來自“勇武”團隊的消息獲悉,數以百計的“勇武”分子早前在理大校園一役被捕,對整個暴徒陣營造成極大打擊,不過,暴徒不願就此罷休,經過短暫的休養生息,他們正在吸納新血以圖重整旗鼓,最新的計劃是趁12月8日(下周日)民陣舉行大型集會時再度發起衝擊破壞行動。
 
  警方在理大搜獲的攻擊性武器有弓弩、彈叉、氣槍、斧頭、箭等。
 
  剛過去的週六週日活動中,一批暴徒先後在旺角及尖沙咀一帶衝擊警察防線,是有人刻意“試陣”,挑起火頭。不過,由於整個“勇武”陣營早前在理大一役中元氣大傷,單靠“勇武”已無法支撐暴力行動。消息透露,“勇武”人手急跌,難以獨擔大旗,其中一個主因是11月18日,有“勇武”組織以逾千成員為代價,換取極少數“精銳暴力分子”逃出理大,再加上理大校園內亦有數百名黑衣魔被捕,令到整個“勇武”陣營人手急劇下跌,再加上不少團隊的頭目被捕,變成一盤散沙,以致之後的活動時,黑衣魔亦明顯減少。
 

  理大一役人與物俱損

 
  近日就有“勇武”在“連登”及facebook不停招攬“新血”,再次在“連登”及Telegram群組煽動暴力,呼籲“勇武手足”再出去衝,更拉攏“和理非”“進化”成“勇武”,上前線參與暴動。
 
  有“勇武”向香港文匯報記者透露,在理大一役後,有很多在最前線的“手足”被捕,甚至連負責製作汽油彈的後勤也損失慘重,只靠現時人手很難發動大型衝擊。除人手問題外,“勇武”也面對物資短缺問題。早前,物資組調動了大量物資到中大、理大,最後棄守,損失慘重,失去了過千件防具及難以計數的汽油彈原料,需要時間從境外採購,亦在“連登”呼籲“新勇武”要“練定跑、買好裝做好裝備”。
 
  據悉,其實早在理大事件之前,“勇武”已一早有共識在區議會選舉的前幾天也休戰,以確保縱暴派區選順利。
 
  之後煽暴派區選大勝,輿論立即轉變。有煽暴派成員認為大勝後“勇武”毋須再衝,甚至擔心“勇武”會變成負累,影響他們未來的議會“大計”,因此動員了大量人手在“連登”及Telegram“帶風向”,要求“勇武”暫停衝擊,對此,“勇武”大感不滿,認為煽暴派此舉是過橋抽板、“食人血饅頭”,但礙於整個煽暴派陣營的“勝利氣氛”,再加上本身人手不足,難以貿然發動衝擊,唯有等待時機。
 

  借民陣集會衝擊警察

 
  不過,這對過去半年“以打為生”的“勇武”分子來說絕不好過,“唔衝唔舒服”。11月25日,百多名剛當選的煽暴派區議員到尖沙咀聲援理大暴徒。香港文匯報記者在現場發現,其實很多“勇武”也在附近逗留,並企圖挑起事端,但卻苦無機會,之後曾嘗試堵路及在天橋煽動在場者參與,但未能成功,再到11月30日,亦有小量“勇武”借“8.31”事件三個月在旺角太子一帶搞“快閃”堵路,為未來的行動“試水溫”。
 
  由於短期來說,“勇武”明顯今不如昔,唯有借民陣在本月8日舉行的修例風波半年及“國際人權日”的維園集會之機,再企圖以所謂“英雄回歸”的方式衝擊警察,從而再引發新一波暴力行動。
 

  引誘中學生走魔路

 
 多名中學生在上學時參與“黎明行動”,被警方登記候查。資料圖片
 
  自11月中旬接連經歷過中大事件和理大事件後,所謂“勇武”的黑衣魔受到重挫,黑衣魔陣營也出現“兵荒”。為吸納“新血”,有煽暴者近期繼續在網上鼓吹早上堵路和阻塞交通的“黎明行動”,並更積極拉攏中學生參與,企圖通過訓練膽量等方式,招納一些無知的中學生成“魔”。
 
  在11月中旬,暴徒展開聲稱是“遍地開花”的全港性破壞及堵塞交通行動,令到中小學一度停課。但復課後,有煽暴者煽動中學生提早出門,在上學前參與“塞鐵”和堵路行動,記者當日到多個現場觀察,發現不少參與的中學生多穿着校服加配一個口罩,這些中學生多是由一名成年男子帶領,在場的多名中學生均十分聽從該名成年男子的指示,拆欄杆建路障等都任由黑衣魔差遣,在成功堵路後,一些參與的中學生更若無其事地回到學校繼續上學。
 

  借堵路練膽 再挑選實戰

 
  據了解,有人早前一天在網上呼籲參與者在某處等候,當中學生抵達後,先獲取各人的聯繫方式,以作以後聯絡之用。而有關行動也是為了尋找“勇武新血”,先參與吸取經驗和訓練膽量,之後再按表現來挑選“可造之材”,未來可加入黑衣魔進行“實戰培養”。
 
  有“勇武派”成員稱,在中大、理大事件後,“勇武”陣營加強了文宣攻勢,又吸納了大批中學生。為慫恿他們“上前線”,因此刻意安排“堵路塞鐵訓練”,增加其膽量和實戰經驗,為部署未來的暴力活動培養新成員。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