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香港工業需逆境求變 —專訪香港工業總會主席葉中賢
Chung Yin Yip, Chairman of the Federation of Hong Kong Industries: Hong Kong industries need to innovate against the odds
■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97期 2021-07-19發表]
▲談及未來發展,葉中賢說,香港工業總會在收集會員應對營商環境轉變的意見後,歸納出工業未來四大路向,冀能助港商在逆境中站穩陣腳。圖為香港工業總會主席葉中賢。(韓琪攝影)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加上中美角力持續,包括香港工業在內的環球經濟一片狼藉。近日本刊記者特別訪問香港工業總會主席葉中賢,他表示,無可否認,貿易糾紛及新冠肺炎疫情正為業界帶來巨大衝擊。面對如斯嚴峻情況,即便最樂觀的業界也難以說出“前路一片光明”。不過,仍然有四大出路,協助香港工業在逆境中不斷求變,站穩腳步。
 

背靠祖國  提早復甦


葉中賢表示,過去一年多,誰都感受到疫情為香港,甚至環球社會帶來的巨大震盪和衝擊,至今未平。隨着疫情自2020年初逐步演變為全球大流行病,多國政府為控制疫情,先後實施大規模的封城和限制社交距離措施,展覽和商務會議等實體活動相繼取消,環球貿易活動急劇放緩甚至停擺,全球經濟因而陷入深度衰退,人與人、地區與地區、國與國的交往都轉至線上、網上。而本港經濟亦受到史無前例的嚴重打擊,香港整體經濟去年上半年大幅收縮,雖然第三季稍見改善,但至今本地經濟因為疫情因素尚未可完全收復失地。

他繼續說,受疫情影響有很多供應鏈斷了,如印度、印尼、越南,幸好香港大部分廠商都是背靠祖國,在內地設廠,而内地是復元最快的地區,東南亞的供應不到位,令到我們多了很多商機。據專家分析,中國有85%的工業供應鏈都包含了,所以如果中國的環境穩定,中國供應鏈的國際地位就難以取代。

他又引述今年香港工業總會的會員訂單數,比去年及前年增加了10%,有個別行業如珠寶、手錶只可以恢復到疫情前的情況或比之前更差。

他繼續說,今次疫情對香港的旅遊業、餐飲業及零售業影響最深,但有沒有留意到,香港的進出口業、貿易等沒有裁員,基本上保持到生意量,並研究新產品,甚至正在計劃增加人手,招聘多10%以上的人手。

 

四大路向助港商
逆流中站穩陣腳


談及未來發展,他說,香港工業總會在收集會員應對營商環境轉變的意見後,歸納出工業未來四大路向,冀能助港商在逆境中站穩陣腳。

1、利用虛擬科技。他說,由於疫情關係,各地都封關,廠家用Zoom或騰訊與客戶溝通,香港貿發局也搞了很多網上展覽,香港工業總會的會員都參與了,收穫豐盛。

2、積極開拓國內市場。他說,商業活動包羅萬有,市場亦是五花百門。既然歐美市場陰晴不定,港商自然會尋找較具前景的新興市場,例如中國內地。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加上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復甦得最快,而站穩陣腳後,迅速讓經濟重回增長。在商言商,港商選擇加強內銷十分合理。同時,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國內國際雙循環”方針後,內地將透過完善內需市場以更大程度鼓勵生產及消費活動,相信會為港商生產及銷售提供更大的增長空間。 

他更強調,其實不少港商已早着先機,於20多年前由過去只注重歐美消費市場,逐漸改為將業務開拓至內地,盡可能抓住更多商機,例如多年來主力生產中高檔鐘錶的一間錶業集團,早於上世紀90年代初已在瑞士設廠,並成功打入歐美消費市場;2000年開始,該錶業集團更相繼將旗下不同產品打入內地,成功在內地市場中佔一席位,讓業務多年來受惠於內地市場的崛起。

他說,除了開拓內地市場商機外,不少港商亦透過分散生產線策略,以回應不同關稅政策的改變。近年,港商需同時面對新興市場的需求持續上升及因美國實施額外關稅所帶來的成本上漲問題,因此不少港商在中國境外新增一條生產線,以生產輸往不同市場的產品,例如從事梳化生產及銷售的敏華實業,該公司於2018年6月在越南收購生產線,以應付出口至美國的訂單,並同時持續改善產品,以保持國內市場的佔有率。現時,敏華實業不但能透過越南的生產線應付90%前往美國的訂單,同時繼續保持國內功能梳化市佔率高於50%,可見分散生產線的策略成功回應了額外關稅問題,並助其保有國內市場。當然,對業界而言,批量生產產品的廠房僅是狹義上的生產線。實際上,生產線包括由上游產品研發乃至下游物流運輸的完整供應鏈,不少港商亦從這方面着手,以達致分散生產線的效果,例如生產高端測試設備的公司,一方面透過在香港研發中心研發新產品,同時透過香港及內地的生產線生產不同檔次的產品,讓研發及生產在不同地方有序進行,同時改善成本效益。

3、增設研發高科技產品。他說,有港商走出去覓商機,亦有部份港商選擇留守“大本營”,透過開發高科技產品並建立品牌,以改善企業營銷表現。例如在1998年成立的中成藥生產商培力集團多年來致力以現代化技術,將傳統中藥濃縮成配方顆粒沖劑以推出市場。隨後,培力集團更透過“農本方”品牌在内地及香港兩地建立多間中醫診所,提供一站式的中醫藥服務,並透過中醫處方旗下的顆粒沖劑以增加產品銷量,逐漸在消費者當中建立品牌效應。他指出,香港有研發新科技生產品的能力,而且享有關稅的優勢,香港是適合做高科技製造。

他繼續說,外界關注美國更改香港產地來源標籤措施對香港工業的影響,坦白而言,外界說法言重了。首先,香港的產地來源制度是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原產地規則協議》(Agreement on Rules of Origin)制定,而《原產地規則協議》對所有WTO成員,包括美國與香港,均具有法律效力。由於WTO成員需恪守相關協議,故未有其他國家跟隨美國做法。這意味着當香港境內產品出口至其他地區時,仍可繼續使用“香港製造”的標籤。再者,數十年來,香港製造業界早已在國際間建立一定的商譽。現時仍有不少具競爭力的港資企業及品牌,例如大型有色金屬生產商利記、知名手機螢幕玻璃供應商伯恩光學、近年廣受海外用家歡迎的京都念慈菴等,均證明港資產品在全球是信心保證,不必過分憂慮。

4、本土再工業化。他說,留守本地的港商亦需“與時並進”,主動採用新技術以加強競爭力。香港工業總會與生產力促進局合作,將以往的2.0、3.0轉化為4.0。他強調,香港有多個工業界別尤其是食品業、電子製造業比較多留港進行自動化科技、人工智能化科技改善,並且有不少的成功例子。

另一方面,有部分同樣留守本地的港商則利用政府各類資助及技術支援計劃,改善生產模式,例如中成藥生產商保心安藥廠有限公司在生產力促進局的支援下,成功在黃竹坑設立智能自動化包裝生產系統,從而協助企業遵守有關中成藥生產及包裝的規定。該項目不但提升生產效率,同時大幅紓緩企業長期面對的人手短缺問題。

他繼續說,自2016年港府提出再工業化並投放資源推動相關發展後,資助計劃就從沒間斷,去年7月更推出“再工業化資助計劃”資助生產商在香港設立新的智能生產線,資助款項最高1,500萬港元;去年8月下旬則有優化“遙距營商計劃”和“科技券計劃”的申請資格,讓更多企業可採購科技產品及服務。不少業界人士都受惠於“遙距營商計劃”和“科技券計劃”,利用有關資助抓住電子商貿的新商機。

 

大灣區一體化加速產業升級


談及香港工業如何配合“十四五”規劃,他說,香港充滿機遇,特別是國家“十四五”規劃公布後,而目前香港經濟正恢復正增長,但復甦進程仍須視乎疫情發展。他充分明白到跨境人流和全球活動需時復元,就算世界各地均開始讓其國民有序地接種疫苗,環球經濟在今年下半年仍會面對較大挑戰。不過,隨着各國、各地區齊心協力控制疫情,香港亦同時展開廣泛的疫苗接種計劃,社會環境保持穩定,加上預期的環球經濟反彈,香港經濟復甦的動力在今年下半年可望顯著加強。

他指出,相較世界其他相類似的經濟體,對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充滿信心。香港作為國家最國際化及開放的地區,背靠着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及動力,坐享“近水樓台”的優勢。在幾個月前,全國人大通過了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當中有關香港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部分,將為香港帶來無限的機遇。憑藉香港“一國兩制”的獨特優勢,香港如能把握好這些黃金機遇,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對香港未來各方面的發展都至關重要。這亦會為香港經濟重新出發注入動力,為香港經濟發展打下一支“強心針”。

而在創科方面,他很高興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出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並首次把深港河套納入粵港澳大灣區四個重大合作平台之一,反映了中央對香港創科的重視及支持,亦顯示香港創科發展的空間將更加廣闊。香港會全力參與並推動與內地創科合作,憑藉香港雄厚科研,尤其是基礎科研的實力、國際化營商環境、完善知識產權保障制度及簡單透明稅制,積極參與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從外循環及內循環方面發揮“香港所長”,“國家所需”,將會為香港經濟,尤其在創科方面開拓更大的發展空間。

另外,他強調,港資廠商必須放眼於大灣區以至整個大中華巿場,方有足夠規模讓創科投資具有成本效益。單是毗鄰香港的廣東省,常住人口已突破1.26億人,上年度本地生產總值達11萬億元,規模達全國第一,具巨大的消費潛力;廣東省政府亦力推廣州、深圳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業界普遍期望香港政府積極配合大灣區一體化的市場發展,建立共同標準,包括商品市場、服務市場與技術市場規則的統一,讓港資廠商在香港科研、內地生產,以至全國和全球銷售上可無縫接軌。

他繼續表示,香港特區政府一直致力推動創科,現在更加上國家的重點支持,對港資製造業來說確是一大強心針。不論是發展本地高增值工業,抑或是助港資廠商將傳統製造業升級轉型,創新科技的應用都是不可或缺的。

他又指出,香港政府近年在推動本地科研項目及培育人才上投資不少,包括:創新及科技支援計劃、企業支援計劃、科技券、創科實習計劃等;在2016年首度把“再工業化”納入施政重點後,相繼推出針對高增值工業的“再工業化及科技培訓計劃”和“再工業化資助計劃”,總計投放過千億港元。儘管如此,不少業界朋友仍向他反映,在企業投入科研創新時面對不少無形的掣肘,令工業難以將香港的優秀科研成果商品化,發揮最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若要創新科技與製造業同步發展,全面而連貫的產業政策絕對不可或缺。港府必須訂下產業發展路線,重點培育回報可觀、且應用層面廣泛的核心行業,並列出績效指標,統籌各部門及機構由基建、資金、人才等方面,作出針對性的短、中、長期政策部署。

他更作出建議,香港要大力培育人才,香港工業總會與職訓局、城市大學、科技大學等展開了不同項目的培訓課程,而這些培訓計劃包括了一些暑期培訓,好讓學子在暑假能到工業總會會員的工廠進行培訓。另外,香港工業總會亦與不同大學搞初創企業合作,香港工業總會的會員中有很多成熟及歷史悠久的製造經驗,而初創公司是有很多新的概念想法,加上大學的資源及教授的幫助,初創公司就可以無往而不利地進行生產。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