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港旅遊業危在旦夕——專訪旅遊界立法會議員、 香港中國旅行社董事長姚思榮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80期 2020-11-16發表]
旅遊界立法會議員、香港中國旅行社董事長姚思榮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表示,旅遊業是本港四大經濟支柱之一,有1.7萬名全職及近萬名兼職從業員,自1月底爆疫以來,業界已陷入零收入十個多月。他強調,目前旅遊業處於冰封狀態,近日已經有旅行社迫於無奈要求員工停薪留職,甚至裁員,亦有旅行社選擇結業。若政府再無針對旅遊業的支援措施,恐釀成骨牌效應,令旅遊業萎縮和失業問題繼續惡化。他更指出,最近他收到旅行社的聯署信和來函表達對未見有新一輪支援計劃的失望和無奈,業界並主動提出建議,包括要求政府提供對公司及員工的補助,延長津貼期限六個月。他於11月2日去信特首林鄭月娥,促請政府聽取旅遊業界的聲音,推出有針對性措施,撥出足夠的資源,幫助業界繼續支撐下去。
 
▲姚思榮估計,今年底或明年第一季旅遊業亦難以復甦,推算若“保就業計劃”僅維持至今年11月,年底或有500間旅行社結業,約3000名從業員失業。(何潔霞攝影) 
 

進入生死存亡時刻

 
姚思榮表示,旅遊業是香港經濟重要支柱,多年來旅遊業為香港經濟作出了極大貢獻,今次疫情下,香港旅行社、酒店及航空公司都受打擊最早、影響最深、復甦最遲的行業。他估計今年底或明年第一季旅遊業亦難以復甦,推算若“保就業計劃”僅維持至今年11月,年底或有500間旅行社結業,約3000名從業員失業。他繼續說,日前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先生表明,政府不會推第三輪保就業計劃,但會推出針對性措施,他希望政府能聽取業界聲音,推出有計劃性措施,撥出足夠的資源,包括考慮動用旅遊發展局今年度未用的推廣撥款,幫助業界繼續撐下去。他促請政府盡早向中央政府提出推行“健康碼”,盡快重開關口,令業界重拾生計,好讓香港經濟重啟。
 

希望年底前可通關

拯救旅遊業

 
他表示,全球疫情肆虐,各地封城限制旅客往來,旅遊業進入冰封狀態。他指,近期香港疫情有所減緩,香港特區政府亦逐漸放寬限聚措施。他希望特區政府在年底前促成粵港澳大灣區互通,拯救香港旅遊業。
 
姚思榮繼續說,鑒於旅行業的蕭條,業界對重開關口期待已久。他強調,自“修例風波”以來,香港旅遊業績就大幅下滑,加上今年新冠疫情香港封關,整個行業進入“冰封狀態”,收入只有上年的1%~2%。
 
他更回想今年6月時,連續十多天無本地確診個案,旅發局公布“旅遊就在香港”計劃。但想不到7月初本港疫情突然變差,每日確診個案破百宗,令整個復甦旅遊業的計劃都泡湯。根據旅發局統計數字顯示,7月份訪港旅客數目按年下跌99.6%至2萬人次,每日平均約660人次。姚思榮更直言,“旅遊就在香港”計劃完全沒用。
 
姚思榮無奈地對記者說,今年7、8月疫情反彈之後,旅遊業及相關服務行業現在繼續停業,雖然港府早前宣布與新加坡達成原則性協議,將推行雙邊“旅遊氣泡”,恢復旅客往來,毋須接受強制檢疫,行程亦不受限制,但他說,與新加坡達成“旅遊氣泡”協議意義大,料對業界幫助少。他指,由於旅客在“旅遊氣泡”下需進行三次檢測,檢測費用達千多元,行程開支會比過往多,料計劃初期只能吸引商務及探親人士來往兩地。他更強調,兩地是否成功互建“旅遊氣泡”,仍取決於星港疫情發展,而新加坡每年有約40多萬人來港,香港前往當地的人更少,而港人去新加坡都是自由行,旅行社角色有限,可能只協助訂酒店等,未必對業界生意有很大幫助。他說,港星“旅遊氣泡”將於11月22日啟航,他希望下一步與其他地方再達成協議,例如泰國、日本和韓國等,又希望本港與內地可以盡快通關。
 
姚思榮表示,港府自10月23日開始放寬本地遊,惟推行過急、措施混亂、規例繁瑣。政府推本地遊對旅業復甦只是杯水車薪,他要求政府盡快推出健康碼,恢復內地、澳門與香港通關,以及推動全民強制檢測,方可令旅業復甦有期。
 
他希望能於11月有限制名額的情況下通關,其後再視乎數據分析,研究進一步擴大通關。他解釋說,政府應以粵港澳大灣區為試點,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能實現通關。因為內地來港訪客2018年高峰時超過5000萬人次,而大灣區在商務、公務、探親方面的需求量非常大。政府可借普及性社區檢測結果,分析全港疫情狀況,和內地磋商放寬通關標準。他透露,據他所知港府此前與內地商討重開關口的標準是新增確診個案為零,但香港可以用普檢數據作為基準,與廣東省協商通關標準和安排,另外政府設立四個檢測中心,檢測費用下調至240元,為日後通關的“健康碼”作準備。姚思榮認為,無論開放規模大小,總比全面停業好,至少可讓業界看到一線曙光和希望。
 
他強調,旅遊業是香港經濟和稅收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另一方面旅遊也已經成為香港市民生活必需品,希望政府繼續想辦法先通澳門,再通內地,再儘快通國外。現在旅遊、航空等行業都已做好準備,隨時可以配合政策落實。
 

酒店業情況稍好

 
旅遊業陷入冰封狀態,酒店業又如何?姚思榮表示,雖然近日有多宗酒店群組確診,但是本港酒店業比旅遊社的情況好些。他說,酒店業雖已深眠大半年,訪港旅客近乎零,但是酒店業界進行變通,轉而目標開拓本土市場。
 
記者翻查資料,是次疫情對酒店業的打擊雖然巨大,但比旅遊社還好,近期公布業績的上市公司當中,持有酒店業務的企業無一例外錄得虧損,只是程度深淺而已。在港經營半島酒店的大酒店(00045)中期錄得12億元虧損,集團6間酒店因現金流問題選擇暫時關閉。富豪酒店(00078)中期虧損8.53億元,而上年同期純利為3.79億元。香格里拉(亞洲)(00069)營業額4.54億美元(約35.19億元),按年跌62.1%,同樣由盈轉虧蝕2.83億美元(21.93億元)。而在香港持有大量優質商場的九龍倉(01997),在中期業績報告中將酒店業務形容為“最受前所未見的疫情重創的其中一個行業”,旗下的馬哥孛羅香港酒店、港威酒店和太子酒店的平均入住率慘跌至20%,致使公司決定將太子酒店徹底翻新,直至2021年才會重新開業。
 
姚思榮說,酒店業界為了自救無奈降價,不論大小型酒店都為了在疫境中搵生意,都各顯神通,各出奇謀吸引港人入住。
 
他繼續表示,現時香港酒店為求生存平均降價幅度達70%至80%,原本每晚1,000元的酒店價格,如今只有200元至300元,主要客源為本地客。有市民家居面積較小,或者居住地較遠,會選擇住宿酒店,不到1萬元可住1個月,對許多人來說還是能接受的。還有一些特殊情況,比如醫護人員出於安全問題也會考慮住宿在酒店,有的則是家裏裝修選擇住在酒店。個別酒店因為地理位置方便和價格合理,逆市入住率達六成至七成。
 
記者問及旅館業的情況,姚思榮感慨地說,旅館的情況就不好。他解釋說,旅館在疫情期間求生比較難,旅館本身的環境及設備相對酒店來講會差些,當大型酒店價格與旅館相若時,旅客更傾向選擇大酒店,有些旅館入住率最多也就只得一成,所以有些旅館的經營者因收入大跌,但員工薪酬和保養費等都要付,他們早已入不敷出。有旅館業主選擇停業或減價搶劏房客,以求存度過難關。
 

冀年輕有衝勁
學歷高者接棒

 
姚思榮原本表明放棄角逐連任立法會議席,由他的同事香港中國旅行社副董事長姚柏良出戰,但因疫情關係立法會換屆選舉押後至明年9月,現任議員延任一年。記者問他這一年有何計劃,他說,已出任兩屆旅遊界立法會議員,是時候退下火線,冀由年輕有衝勁的新一代接棒。現在多一年時間為旅遊界服務,會盡全力為業界謀取最大的福利,以及指導年青人。
 
姚思榮繼續說,8年議會生涯是人生重要的經歷與回憶,亦見證着本港旅遊業的高山低谷,機遇中亦有危機;但遺憾政府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對旅遊業的支援不足,盼政府多聽業界聲音。他強調,不論是行內競爭、社會事件及新冠肺炎疫情帶來衝擊,均令香港旅遊業面對的挑戰很大,未來需要更多創新思維去協助業界及向政府提供意見。
 
姚思榮稱,2018年屬旅遊業最蓬勃的一年,當時有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與港珠澳大橋啟用所帶來的效應,同年訪港旅客量更破6500萬人次,惟“機”中現“危”,“一是海洋公園入場人次無因此而得益,反而出現虧損;二是出入境旅遊的情況都沒有很大的變動,旅行社經營依然困難;三是不少內地團在未有登記下經港珠澳大橋湧港,導致東涌居民不滿、交通受影響等。”
 
現時旅遊業陷入谷底,除了要求政府盡早向中央政府提出推行“健康碼”,盡快重開關口,令業界重拾生計外,他亦希望“旅遊氣泡”可以讓香港重啟經濟。姚思榮認為,“旅遊氣泡”距離正式推出還需要一段時間,旅遊業復甦仍要等一段時間。不過,他認為雖然還未有具體成效,起碼港府已與多國探討重啟本港旅遊業,以帶動經濟復蘇甦,而非到零個案才探討。
 
至於未來計劃方面,他認為本港舊有景點的經營模式要改變,進一步發揮自然資源來發展綠色深度旅遊;旅行社經營亦不能再單靠熟客,產品採購要多樣性、宣傳推廣網絡化;而隨着香港未來海、陸、空都有更多新基建或項目落成,例如水上的士、機場三跑等,客源需求亦會變化,政府及業界都要探討如何抓緊當中的旅遊機遇及預防危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