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香港要走出對立再出發 —專訪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74期 2020-09-07發表]
身兼行政會議成員和立法會議員的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表示,香港自修例風波以來,造就了一股歪風,不論是面對抗疫還是救經濟,一批聲稱為了拯救香港的反政府人士,不斷做出種種傷害香港社會的惡行,凡事都是“我啱晒、你錯晒”,贊同他們政見的就是手足,不贊成他們的就是死有餘辜的敵人。這種政治清洗文化在過去一年多以來,深深地困擾香港社會。而有無數敢於直斥其非的市民在街頭被暴徒無情地私了。“非黃即藍”、“非友即敵”的二元對立思維,令香港社會沉淪,因此,祖國出手,賦予香港重生的機會,設立了國安法,讓香港可以真正回歸和再出發。
 

▲張國鈞指出,“香港國安法”在港實施,不可能一下子就解決香港的所有問題,香港恢復平靜後,須做社會復和工作。(何潔霞攝影)  
 

支持普及社區檢測計劃

 
張國鈞是民建聯新生代,1974年6月30日出生,今年46歲,已婚,曾任中西區區議員、青年民建聯創會主席,香港城市大學法律系碩士畢業。
 
記者首先問及中央支持本港應對新冠肺炎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他說,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已於9月1日展開,反應理想。他表示,這次檢測計劃對後續振興經濟的工作尤其重要,政府應把握機會作好安排,加強措施成效。
 
他又指,現時有人提出非常不負責任的說法,例如指普及社區檢測會偷取市民DNA,再送到香港以外的地區等,這些都是無稽、無常識的講法,促政府多作澄清。另外,他說,民建聯留意到由於政府發放疫情資訊的滯後及緩慢,導致有確診患者的社區有時會出現恐慌不安的情緒。民建聯要求政府發放疫情資訊時需要更快及更準確,緩解市民不安的情緒。
 
他續指,疫情下,很多場所需停業,多個行業的經營再次面對困難。政府早前推出的防疫抗疫基金協助了很多市民及行業,但長此下去不是辦法,所以,他將在會議上就抗疫基金3.0表達意見,建議政府容許市民提取一部分強積金應急,政府長期派錢會影響香港經濟環境。
 

借鏡內地“健康碼”成功經驗
重啟香港經濟

 
另外,他認為,近日疫情稍見紓緩,推動政府在與病毒共處的“新常態”下,確保防疫做足做好的同時重啟經濟,將會是民建聯下一步的工作重點。香港失業率已經這麼高,很多企業已經在喊救命、吊鹽水,盡快運用科技令人流、物流有序運行是十分重要。內地“健康碼”的成功經驗,可以借鏡。
 
他進而解釋這一構想:市民在進行病毒測試,且呈陰性後,獲健康碼,政府可針對持健康碼的市民放寬防疫要求,如可進入深圳或澳門等,從而令市民通關活動有序恢復。
 

努力推動社會復和

 
談及“香港國安法”方面,他指出,“香港國安法”在港實施,不可能一下子就解決香港的所有問題,香港恢復平靜後,須做社會復和工作。民建聯將利用在社會和議會裏的力量,推動政府去解決在社會日積月累的不公義問題。不過,張國鈞擔心,“攬炒”政治已令議會和香港社會受到傷害,希望在過去一年多以來,飽受“攬炒”之害的市民大眾,可以放下成見,讓香港重新再出發。
 
他繼續說,香港回歸23年,特區政府一直未能完成廿三條立法的憲制責任,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香港國安法”,解決了特區一直沒有解決的問題。他強調,推動“香港國安法”立法,並不是特區政府或建制派的功勞,恰恰是反對派過去一年的肆意妄為,令國家不得不出手堵塞國安漏洞。“過去20多年特區政府做不到的事,在反對派過去一年的推波助瀾之下,令香港可以堵塞國家安全的漏洞。”
 

“反對派”利用市民不熟司法運作挑事端

 
張國鈞指出,“香港國安法通過和公布實施,並不代表香港一夜之間會突然變得天下太平。去年修例風波中核心人士可能會退後一格,先看看這部法律在香港實施的情況如何,測試“水深水淺”,讓一些前線的年青人,以及無知的示威者,去挑戰“香港國安法”,看特區政府怎樣拉人,檢控方怎樣起訴,法庭又怎樣判,然後再調整策略。當攬炒派或港獨分子試探了水深,摸清楚法律的執行情況後,很大機會仍會在香港社會惹事生非。
 
另一方面,也會有人不斷地挑剔,想方設法地為這部法律“剝牙”,讓法律變成“無牙老虎”。以委任法官為例,本身是律師的張國鈞指出,香港基本法清楚寫明,行政長官的職權之一是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級法院法官。同時也寫明,法官是根據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反對派及部分法律界人士,卻只強調獨立委員會推薦,而有意忽略特首有權任免法官的部分。
 
張國鈞強調,反對派和部分法律界人士為凸顯對特首的不信任,因而強調負責推薦法官的獨立委員會,但卻又有意地忽略了這一委員會成員,其實也由特首任命的事實。一方面強調不信任特首,另一方面卻信任由特首委任的推薦委員會?事實上,“香港國安法”已寫明,行政長官在指定法官前,可徵詢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見。
 
張國鈞認為,很多市民不明白司法機構的運作機制,反對派和部分法律界人士就是鑽了這個空子,有意地挑一些事端出來,令市民大眾對機制產生懷疑。其實,有關特首指定法官的安排,過去一直是這樣做,市民不需要擔心。
 

不一刀切禁外籍法官顯寬鬆

 
他指出,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個案,經常會牽涉到國家的外交關係,因而法官的雙重效忠問題,亦引人注目。張國鈞認為,在其他國家,鮮有容許外國籍法官參與國家安全的案件。“香港國安法”條文中,沒有一刀切以國籍作為甄選法官的機制,已經比許多司法管制區更為寬鬆和開放。
 
但是張國鈞認為,在實際運作的過程中,仍需考慮法官是否存在利益衝突和雙重效忠的問題,舉例而言,一位A國籍的法官,負責處理的案件中,涉及A國公民,案情涉及勾結A國政府在香港推翻特區政府,甚至推翻國家政權,如果用這樣的法官,他本人能否持平?社會會否相信他能持平審理?當該名法官日後回到A國時,會否遭A國以叛國罪起訴呢?張國鈞認為,有必要從機制上避免這些情況出現。
 
他又說,現時的司法機構,也有處理法官可能存在利益衝突的機制,首先在開審前,負責的法官會自己審視是否存在任何衝突,自己是否適合去處理該宗案件,其次,案件的控辯雙方律師,也可以提出相關問題,讓法官作出決定。如果法官與律師之間的意見不合時,律師可以提出上訴。張國鈞認為,現時的機制,應該可以處理到國安案件涉及的利益衝突和雙重效忠問題。
 
張國鈞說,“香港國安法”落地實施後,拘捕黎智英及周庭等,已發揮了震懾作用。
 

民建聯會繼續在議會內做實事
解決市民水深火熱的困難

 
至於現任立法會留任一年的問題,他說,因應疫情嚴峻,政府早前決定將原訂於9月舉行的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就由此產生的“真空期”,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直至第七屆立法會任期開始。張國鈞認為,有關決定有助於政府和社會各界全力聚焦防疫抗疫工作。
 
對於未來一年立法會的工作計劃,他坦言需要多做實事解決民眾所需,抗疫之餘亦要重啟經濟。
 
他繼續說,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職的決定後,反對派仍未決定是否接受,去留問題成疑。如果反對派仍選擇對抗,很明顯是政治操作。但這並不影響建制派守住議會的決心,“我們會繼續在議會內做實事,解決市民水深火熱當中所面對的困難。”
 
他笑說,按推斷反對派很大機會留任,將議會作為抗爭和表演的平台。事實上,在今屆立法會任期內,反對派為阻止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惡意“拉布”長達半年,又曾多次在議事廳內發生肢體衝突、投擲“臭彈”阻撓會議進行,無所不用其極意圖癱瘓議會。他對此感到憤怒,但也胸有成竹,“接下來一年,不可能再重蹈覆轍,我們會想方設法‘頂住’攬炒力量破壞香港、破壞議會。”他透露,建制派已開會研究策略對應此類極端激進行為。
 
張國鈞相信,在多出來的一年期間,可以成為改善選舉操作模式的契機,創造更公平公正的選舉環境,“嚴格來說,香港自回歸以來選舉安排基本停滯不前,很多做法落後,如科技時代仍使用人手操作。”
 
張國鈞建議,政府應利用這一年時間改革選舉操作模式,例如考慮應用電子派票和點票、設立“關愛隊”,完善相關配套措施,以適應新時代的進步,以及香港的高投票率。
 

期望社會恢復穩定

 
記者問及對香港社會有何期望?張國鈞說,首先平息社會的暴力事件,讓社會恢復穩定。而當社會恢復穩定了,民建聯將會引導和推動社會的復和。張國鈞盼望香港能汲取教訓,解決社會問題,重新出發。他指出,2014年的非法“佔中”運動之後,有許多社會問題沒有解決,一直累積在社會裏面,在這方面政府要引以為戒,在社會穩定之後,要重構社會關係,去解決社會日積月累的不公義問題,包括教育、房屋、社會政策等。“這些不公義的事如果不處理,香港將來始終有一日仍會爆發出來。希望社會在經過過去一段時間的創傷和沉殿之後,令大家可以明白到怎樣向前走。”
 
張國鈞表示,未來,民建聯將會總結經驗,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民建聯在社會和議會的力量,為市民做更多的工作。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