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積金局構建中央平台 締造公平競爭環境—專訪香港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副主席及行政總監羅盛梅
The MPFA builds up a central platform and creates a fair competitive environment --interview with executive director of 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Schemes Authority Alice Law Shing-mui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44期 2019-06-03發表]
香港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副主席及行政總監羅盛梅日前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指出,積金局負責構建的積金易中央平台,目標是使強積金計劃行政程序標準化、精簡化及自動化,從而提升效率。中央平台將締造公平的競爭環境,透過不同類型基金經理及計劃保薦人的更廣泛參與,為計劃成員提供更佳和更低收費的方案。
 

羅盛梅表示,積金局負責構建的積金易中央平台,目標是使強積金計劃行政程序標準化、精簡化及自動化,從而提升效率。(何潔霞攝影)  
 

積金局表現得到國際認可

 
記者問為何要構建中央平台,她說,回歸前的香港欠缺完善的退休保障安排,世界銀行在1994年提出退休保障的三大支柱方案。當時仔細研究世界銀行的建議後,考慮到香港的人口特徵、傳統理財及儲蓄習慣,以及本港穩健完善的金融體系,認為強制性的退休儲蓄計劃十分適合香港。
 
香港在1997年回歸前,只有約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口享有退休保障,這些退休保障安排主要涵蓋政府公務員和學校教師的法定退休金及大企業職業退休計劃,顯然不足以為整體就業人口提供長遠的退休保障。最終,積金局於1998年成立,強積金制度隨之在2000年實施,為香港社會的退休保障之路帶來重大突破。時至今日,已有約84.4%的工作人口被納入強積金或其他退休計劃的保障範圍,惠及本港勞動人民之廣是前所未見。
 
她笑說,強積金制度與特區政府廿年來共同成長,更是風雨飄搖下的“命運共同體”。“當中有起亦有跌,市民由起初對強積金制度不太認識,到今天制度的必要性得到廣泛認同。”
 
她指出,強積金總資產18年來正向增長,回報更跑贏通脹。在這20年間,世界經濟環境出現了翻天覆地的劇烈變化,強積金制度依然能夠穩妥發展。截至今年2月強積金總資產已累積至超過8,800億元,大概相當於政府財政儲備(約12,000億元)八成,絕對是一筆應付未來人口老化現象的重要資產。
 
她繼續說,多年來,積金局不斷改革優化強積金制度,為成員創優增值。按世界銀行於2016年制定以“成果為本”的私營退休金評估框架,強積金制度在覆蓋率、穩健程度及可持續程度這三方面均表現理想。積金局明白,退休保障制度是重要的社會政策。面對人口持續老化,強積金制度必須與時並進,配合社會環境的發展大趨勢,進行深化改革,才能創造更大的空間,令這項退休儲蓄工具在瞬息萬變的環境中,為計劃成員創優增值。
 

不少打工仔會因為嫌麻煩而不理強積金戶口,最終甚至影響退休計劃,若有中央平台, 可讓打工仔有更高透明度、更方便處理自己的強積金。(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為實施全自由行鋪路

 
羅盛梅指出,該局受政府委託建立中央平台,目的是解決強積金制度多年來以分散模式處理行政工作而衍生的問題,包括行政程序繁複、強積金帳戶數目持續增加,以及大量依賴紙張處理交易等,導致行政成本高昂。
 
她解釋說,中央平台是強積金制度實施18年來最大型的改革。特區政府在2018年底,正式委託積金局籌備“積金易”中央平台,包括前期工作,例如招標、構思和設計等,到正式構建,以至平台正式推出。
 
她說:“我們對中央平台的建設和推出充滿信心,並對平台有以下三大願景︰一、把強積金計劃的行政工作標準化、精簡化和自動化,減少處理強積金的工序及紙張,提高效率;二、改善用家體驗,讓市民充分感受強積金功能,助他們為未來儲蓄,籌劃更理想的退休生活;三、開放市場競爭,行業百花齊放,就算一些未有相關資訊科技系統和基建的受託人,亦能透過中央平台提供強積金服務,這有助推動競爭,帶來更好價格、產品和服務質素。
 
她說,中央平台的幅度和深度是橫跨地域、超越一般資訊科技項目,更將會重塑和重整強積金生態圈和制度,甚或為世界其他地方的退休制度提供指標性的參考。
 

締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她表示,中央平台是由積金局擁有並管理的單一平台,以非牟利形式運作,是一個開放予整個強積金系統共享的新基礎設施,它將締造公平的競爭環境,惠及所有現在及未來希望提供保薦服務及推出低收費計劃的基金經理。平台帶來更高透明度,讓計劃成員自行比較市場上逾400個基金產品,從中揀選心儀的基金,亦為日後實施全自由行鋪路,最終促使市場競爭和推動減費。
 
羅盛梅稱,符合相關規管要求而又無內部基金經理配合的獨立專業受託人,毋須擁有龐大的資訊科技能力及平台,亦可與獨立基金經理合作,提供新的、更具成本效益的強積金計劃。“我們希望透過不同類型基金經理及計劃保薦人的更廣泛參與,促使強積金制度內產生更具競爭力的價格結構,並為制度內超過400萬名參與者提供更佳和更低的收費方案。”
 
此外,羅盛梅強調,中央平台不單純是一個資訊科技項目,而是讓強積金制度內所有相關界別展開改革管理過程的開端,“強積金數碼轉型項目將會是強積金制度迄今最大規模的改革措施”。
 
她說,環球科技在這10年急劇轉變,智能電話、互聯網平台、第5代行動通訊技術(5G)和數碼貨幣的出現,都令積金局有必要檢視現時強積金制度是否可以滿足未來的科技發展和大家對科技應用的要求和需求。近年,香港在金融科技的應用方案更是推陳出新,例如金管局推出的快速支付系統、電子支票存票服務,以及籌備中的虛擬銀行和開放應用程式介面(API)等,都是便利市民的金融科技及建設措施。
 
“反觀目前的強積金制度行政程序繁複,強積金交易逾六成仍沿用紙張,欠缺效率。我們實在可借鑒科技經驗,乘着這股數碼創新的洪流,運用金融科技及AI技術,改革目前強積金制度的生態,為計劃成員進一步創優增值。”她說。
 

科技可降低受託人行政成本

 
她認為,強積金制度數碼化,絕對不會扼殺業界的生存空間,業界反而會受惠於中央平台推出後所創造的全新營商環境,從而為顧客帶來更直接和正面的體驗,有助他們提高營運效率及減低間接管理成本。
 
談及中央平台的最新進展,她說,2019年對中央平台的籌備建設是非常關鍵的一年,特區政府早年委託積金局調研構建中央平台的可行性,去年正式委託積金局擔任中央平台的執行機構,指明積金局會負責設計、建立和營運中央平台,並以公開招標方式委聘承辦商設計和建立中央平台的資訊科技基建設施,包括供僱主、僱員和其他計劃成員使用的網站,及與現有受託人資訊科技系統的接合介面。
 
她說:“積金局董事會亦已為中央平台設立小組,督導整個項目的推進過程。政府亦已成立專責小組,研究如何加強推廣和提供誘因,鼓勵成員以電子方式管理強積金交易。其後,積金局將會成立一間公司去擁有和營運中央平台的實體,而這間公司既不是積金局的受規管者,亦不是受託人的受規管者。該公司將負責營運中央平台,集中處理計劃行政工作程序,為提升計劃成員的滿意度和強積金制度的成本效益協助提供有效的解決方案。
 
她繼續說,中央平台是“放眼未來”和“放眼全球”的大型項目,中央平台將會是全港最多人使用、涉及資產規模最大的公共金融服務平台。必須本着今日建設,成就明日發展的信念,結合金融科技與強積金制度,建構這個規模龐大的平台。有見及此,積金局於3月底展開徵求資料書(RFI),目的是吸納內地、海外及本地市場經驗和最新技術,以未來思維設計和建構這個超越普通資訊科技的項目。
 
她又說,徵求資料書的程序已於4月18日截止,業界反應非常正面和積極,有業界更形容中央平台是“世紀項目”。她強調,中央平台超越一般的科技項目,將重塑和重整強積金生態和制度。
 
羅盛梅指出,中央平台預計於2022年開始,分階段推出各項功能。中央平台投入運作後,預計未來20年可量化的節省款額累計為225億至236億元。該局與業界更會合作推出“投資解決方案實驗室”,藉以嘗試一些有助計劃成員在整個儲蓄及權益提取階段減低成本及獲取更高透明度的新投資概念。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