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前印度央行行長談中印合作 印度應該學習中國搞製造業革命
Former Indian entral bank governor talks on China-India cooperation India should learn from China's manufacturing revolution
本刊記者 雲霞 [第3430期 2018-11-05發表]
曾任印度央行行長、現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榮譽訪問學者蘇巴拉奧博士日前出席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的研討會,以題為《聚焦金磚:構建中印更加緊密的發展夥伴關係》發表演講,探討中印兩國經貿合作、中印兩國如何深化戰略的互信。
 

蘇巴拉奧說,金磚五國佔了世界巨大的人口數量,在PPP佔到的GDP非常大,重要性很強。(何潔霞攝影)  
 

金磚五國重要性越來越大

 
蘇巴拉奧博士是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榮譽訪問學者,曾擔任印度央行行長。他主要研究領域為公共財政、政治經濟改革與東亞國家經濟。在擔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期間,曾負責非洲和東亞財政問題研究。在央行任職期間,蘇巴拉奧博士參與發起國家一級財政改革。
 
當日,蘇巴拉奧博士一開講就直達要題,他說,“金磚五國”(BRICS)是一個縮寫,分別是巴西、印度、俄羅斯、中國及南非,該五國佔了世界上巨大的人口數量,在PPP佔到的GDP非常之大,基本上是和G7相等,而且也佔到了每一年增長的三分之二之多。所以這裏面也佔到了比G7集團國家的經濟更重要的增長,也可以看到它在世界經濟當中的重要性比發達國家更重要。
 
金磚五國之間的合作是從2006年開始,南非是2009年的時候作為第五個國家加入金磚五國。從2009年之後每一年金磚五國都開會,2009年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2016年在印度,2017年在中國廈門,下一次的金磚五國峰會將會在南非的約翰內斯堡進行。
BRICS是不是只是簡單的縮寫而已,是不是只是五個國家相加這麼簡單?是不是只是發展中國家的集合體?
 
他解說,實際上在金磚五國內部也有很多的差異和衝突,所以人們也在探討一個問題,是不是這五個國家之間並沒有特別大的約束力,怎麼樣能夠在中間產生更多的合作機會?在溝通方面,可能會有很多的困難,可能還需要許多的交流。
 
他看到許多人對於金磚五國的批評有這麼幾點:一是人們認為金磚五國事實上是一群非常不一樣的國家所組成的集團,它們之間的差別很大。金磚五國並沒有共同利益,也並沒有共同責任。而G7國集團它們是有同樣的民主制度。但是BRICS,印度和南非是有民主制度的;巴西、俄羅斯和中國的制度是不一樣的,BRICS是沒有同樣的政治制度作為基石。
 
二是大家會發現美國和G7國是有共同的關係和責任,但是金磚五國在利益上是有一些衝突。五國之間的關係非常複雜,五國之間的利益出現衝突,比如中國和俄國之間,比如說中印之間,還是有一些衝突的。地緣之間有衝突,比如說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相互之間都有一些衝突,包括貿易衝突,包括地緣政治的衝突。所以若一旦大宗商品價格提升的時候,有些“金磚五國”是高興的,有一些則不開心。
 
三是增長模式也不一樣。中國和印度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儲存率是很高的。而南非和俄羅斯的居民存儲率是非常低的,中國和印度之間人們非常願意存錢,可能是因為處於安全感的考量,存儲率非常高。另外經濟分量也不同,中國是最大的,中國佔到其中GDP的一半以上。中國的影響力是大一些,如果沒有中國的存在,金磚五國就沒有任何影響力可言,所以中國在金磚五國當中佔據絕對的主導地位。另外,在金磚五國裏面國家的政體也有很大差異,當然金磚五國也有很多重大的成就。比如中國、印度共同主導了氣候變化方面的工作,而且有共同的立場。在貿易的協商,中國印度方面有很多共同的理念,而在其他重大的國際議題方面,也有共同的立場。
 

印度應該學習中國

搞製造業革命

 
在“金磚五國”裏面,印度和中國是可以等量齊觀的,那麼印度是否應該複製中國這種以出口為導向的方式呢?
 
他說,中國自從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以來,已經成為全球經濟的巨人,從這個角度來講,印度應該學習中國,應該做到與中國相似。印度總理莫迪曾講過,印度要實行製造業的革命,印度為海量人口提供工作機會就只有通過製造業來實現。
 
他指出,印度的勞動力每年都會增加1200萬,也就意味着每個月是100萬,所以這些人是不能夠承受失業的後果,印度提供強大的製造業可為他們提供工作崗位,這也就是印度總理提出“印度製造”倡議原因。印度本身能夠製造很多的產品,就像中國一樣。他希望印度能夠複製中國在製造業方面的革命。
 
他說,現時印度要搞的製造業革命是與以往中國搞的不同,今天全球化已經遇到很多阻力,美國、歐洲都在進行反全球化,很多類似的經濟體都在遭遇反全球化的問題。所以中國在當時實施改革開放的國際環境與當下印度所面對的環境有非常大的差異。印度沒法複製中國出口導向的增長,是因為富裕國家已經實現了經濟轉型,他們要消費更多的服務,而不是產品,他們有更高品質的產品,他們不願意支付高價購買昂貴的產品。從這個角度來講,希望有不同的體驗,有更好的設備、更好的部件。他強調,富裕國家的需求大部分是針對服務的,而服務它是不能夠像實實在在產品一樣進行運輸的,這就是現在中國和印度所面對的國際環境的巨大差異。
 

第七屆中印論壇10月27日在印度浦那市開幕,中國國航、中國工商銀行等多家知名中印企業因對兩國投資與經貿發展的突出貢獻獲頒“中印榜樣”獎。圖為在印度浦那,嘉賓在第七屆中印論壇開幕式上點燃蠟燭。(新華社圖片)  
 

未有充分合作

 
他指出,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印度是全球第七。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印兩國佔據全球經濟增長的GDP總量35%,按照PPP人均購買力來講也佔據非常大的比例。很多人都認為如果中印兩國攜手,可以創造類似於美國這麼大的經濟體。而這種合作會讓中印兩國變得更加的繁榮,但中國和印度的合作被很多問題所掣肘。比如地緣政治的影響,邊際方面的衝突,還有中印兩國之間實際上是缺乏信任關係的。
 
在過去30年裏,中國年均增長率達到了雙位數,超過10%。中國的增長來自於製造業的助力,而印度的經濟增長得到了服務業的助力。中國是全球的世界工廠,而印度是全球的辦公室之所在。中國的增長是受到了缺乏需求的影響,而印度的增長則是因為缺乏相應的共贏而得到了掣肘、得到了限制。印度對於消費有很大的需求,但是印度本身生產的不夠,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國有很多共性,也有很多的問題。中國存在很多生產過剩的問題,生產超過需求;而印度,進口要遠遠超過所生產的產品。所以中國要實現供需之間的再平衡問題,很多的中國經濟學家談到了中國要做到國內需求和外部需求的再平衡問題,而印度要做的就是實現國內供應和本國供應之間的再平衡。所以印度要做到投資和消費的平衡,中國要做到製造和服務業的再平衡,印度要做到服務與製造的再平衡,中國要減少生產過剩的情況,而印度則要不斷的提升生產力,來滿足國內的需求。
 
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印兩國有很多的共性,但是兩國也是高度互補的。如果中印兩國能夠攜手共進,將會是一股非常有力的力量。因為這兩個國家如果能夠形成很好的合力的話,將會對兩國都是一件大好事情。
 
不過,中印兩國還存在邊境的衝突問題,在中國很多省份的經濟體非常的發達,比起印度來說更為發達,他希望能夠做到資源跨省交流和流通。
 
他強調,在過去15年時間裏面,中印關係在喜馬拉雅邊境問題上出了問題,而去年中印也有了一些軍事上的衝突,印度沒有參與去年5月份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作為印度來講,可能是比較擔心中國、巴基斯坦所建立的經濟走廊對於它領土的意義,所以必須要彌補中印之間的關係,並且希望能夠更好的來拓展雙方之間的共識和基礎。而且希望在政治領域能夠形成更好的互信,並且在經濟領域能夠形成更多的合力。
 
他指出,中印之間的雙邊貿易。在2000~2016年中印之間貿易有了很大的發展和提升,中印之間貿易額2000年是30億美元,2016年達到1,700億美元,現在已經達到1,800億美元,中國是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而印度並不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2010年印度和中國之間的進出口貿易是相對平衡的,沒有太大的逆差,但是現在印度對中國的逆差是60億美元。可以想像印度來自中國的進口要大大少於它對中國的出口。在逆差的情況下,哪方佔優勢?一目了然。
 
他繼續說,在匯率方面也是問題。有人指責中國操縱匯率,一旦人為的將匯率壓低的話,會使出口貿易獲得比較大的優勢。
 
過去15年,中印之間的匯率不斷變化,印度的盧比對人民幣是持續在走弱,讓印度對中國佔據了匯率的優勢。雖然印度的匯率在走弱,但是印度對中國的出口在增長,為什麼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是因為中國的生產力更高。在全球貿易當中的優勢其實並不單是匯率,而是來源於生產效率,而中國的生產效率遠遠高於印度。
 
他說,中印之間希望推動貿易的發展,其中問題不僅僅在匯率上,還有關稅的問題,相互之間也要更多的設立銀行,還有中印的法律體系也應該得到提升。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