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關注2022年大灣區的八大動向
Focusing on eight directions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in 2022
宋丁 中國城市經濟專家委員會副主任 [第3510期 2022-01-17發表]
自《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於2019年2月18日正式發布,時間已經過去將近三年了。回頭看,2019年大灣區遭遇了香港動亂,2020年以來的兩年,又受到全球新冠疫情的嚴重干擾,這三年只能看做是大灣區的啟動期。現在,大灣區的發展已經進入第四個年頭,目前大灣區儘管仍然面臨疫情的困擾、國際形勢的複雜多變和中國經濟的轉型和調整,但是2022年的大灣區告別啟動期、邁向快速發展期的迹象已經非常明顯。

大灣區正在呈現出來的八大動向可以證明這一點。這是中國乃至國際任何投資力量都必然關注的動向。關注大灣區的最新動向就是關注產業成長和資本增值的機會。


動向一:環灣軸心經濟帶
進入身份價值時代


三年來,大灣區有了城市群概念,有了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等三大都市圈概念。實際上,大灣區正在日益凸顯的更重要的一個概念是環灣軸心經濟帶概念。可以說,從今年大灣區進入快速發展期開始,這個概念將日益呈現其在大灣區的重要地位和價值。

環灣軸心經濟帶,顧名思義,就是沿珠江入海口形成的環形地帶,由於灣區經濟以海灣為紐帶的特性,這個環帶必將成為大灣區的軸心經濟地帶,其意義比都市圈還重要。

環灣軸心經濟帶包括:香港中西部、深圳灣、深圳大前海、東莞濱海灣新區、廣州南沙、中山翠亨新區(含馬鞍島)、珠海唐家灣、珠海中心城區、珠海橫琴、澳門。

這個環灣帶上,有些地方三年前都沒有任何名氣,更沒有什麽像樣的經濟,然而到了今天,這些地方都躍躍欲試,熱氣騰騰,都開始揚眉吐氣,都開始有了“環灣軸心”的味道。

也就是說,環灣軸心經濟帶正在進入身份價值的時代。未來的大灣區,只要進入環灣軸心經濟帶,就意味着中心優勢、先發優勢和價值優勢。


動向二:三大樞紐經濟板塊
呈現高速市場化聯動態勢


過去三年,大灣區形成了四大樞紐經濟板塊,分別是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這廣東三大自貿片區板塊以及去年突起的香港北部都會區板塊。相比之下,其中的香港北部都會區、深圳大前海和珠海橫琴三大樞紐經濟板塊在區域經濟中的市場化聯動態勢更快更顯著。

先來看香港北部都會區。這是去年10月6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其任內的第五份施政報告中提出的宏偉戰略。由於香港已經恢復元氣,急於把多年來科技研發製造的產業短板和住宅的社會短板補上來,因此在深港銜接地帶推出了如此恢弘大氣的方案。這是強烈的發展信號,讓深圳方面非常震動。深圳在已有的河套深港科技合作區基礎上,正在醞釀制定全面對接香港北部都會區的銜接方案。深港高密、深度合作的藍圖正在深港空間接駁地帶全面鋪開。

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也在去年獲得超級發展機遇,國家在去年9月6日公布了前海擴區方案,由原來的14.92平方公里擴大到120.56平方公里,基本上把深圳西部海岸線地帶都擴進來了。從某種意義上說,大前海就是大灣區未來的中央商務區(CBD),可謂價值連城。方案一出,四方呼應,東莞的濱海灣新區、廣州的南沙、珠江口對岸的中山馬鞍島紛紛表示要與深圳大前海融合發展,中山甚至把馬鞍島稱為“前海西岸”。而香港也非常積極,在隨後出台的北部都會區方案中提出了西部“深圳灣優質發展圈”,就是要與深圳大前海實現無縫對接。

珠海橫琴近年來也十分熱絡,基本上把澳門的主要精力拉進來了。橫琴的重要性在於,它擔負着振興珠江口西岸的重大責任,首先是振興珠海,這兩年珠海經濟發展形勢不錯,與橫琴的快速成長直接相關。橫琴對於拉動珠海中心城區和北部的唐家高新區的發展都具有顯著意義。

廣州南沙在市場化聯動方面相對偏弱,主要是由於廣州對其的定位偏弱,定位是廣州副中心,其實忽略了南沙是大灣區中心的更高價值,近年來其發展勢頭一直被廣州主城發展的勢頭所籠罩,導致南沙發展動力不足,難以形成明顯的對周邊地區的市場化聯動效應,期待這種局面在2022年有所改變。


動向三:東岸樓市舒緩政策
壓力,西岸樓市加緊去庫存


從房地產視角看,大灣區的房地產和住宅產業潛能仍然巨大,但去年以來國家在房地產領域的緊縮政策對大灣區房地產發展也帶來重大影響。

東岸的深莞惠以及廣州作為全國七普人口高增長和經濟發達的地區,其住宅需求仍然強勁,但在經濟走軟和調控政策下,樓市呈現不同程度的緊縮和下滑。在去年年末國家政策面適度放鬆的引導下,今年東岸城市可能迎來政策的舒緩期,無論對房地產開發商,還是對購房者來說,都是緩解壓力的一次難得的機會。

而對珠江口西岸的珠中江等城市以及廣州南沙等片區來講,由於相對東岸處於後發位置,過去幾年間,在大灣區概念下,房地產炒作的成分偏高,在去年的經濟和房地產偏弱的形勢下,住宅需求縮水嚴重,導致庫存量偏高,去化壓力較大。今年需要利用政策鬆動機會,加緊去庫存。


動向四:科創智造升級與
園區招商困局結構性矛盾
有待緩解


大灣區這三年來一直強調要把科創智造擺在經濟發展的核心位置,從而正面應對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在這個戰略引導下,大灣區各市的科創產業、智慧園區發展如火如荼。

然而,一個看似奇怪的現象出現了,眼下大灣區的不少科創園區、產業園區發展並不盡如人意,園區開發起來了,但招商效果不佳,想招的產業和企業就是招不進來,園區經營也存在很多困難。大灣區各個城市內部存在的這種科創智造升級與園區招商困局構成一種鮮明的結構性矛盾。

問題出在哪裏?一方面是一哄而上導致的產業供給不足,大家都想短平快發展人工智能、大數據中心、新能源、新材料、半導體、芯片、生物醫藥等國家政策扶持的高科技產業,吸引大量房地產商轉型做產業地產,開發了過量的科技園區、產業園區以及工業園區,形成一個特定時期內產業入園的濃烈競爭格局,很多園區出現“填不滿”的狀態;另一方面是很多房地產商投身產業園區開發,缺乏與產業商的良性對接,缺乏產城融合的發展經驗,導致園區難以滿足產業商的入駐需求。

大灣區要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科技灣區,這個戰略目標沒有錯,但發展科創產業需要循序漸進,需要專業基礎,需要市場動力,需要工匠精神。不能導入一種投機心態,奢望以短期行為捕獲長期模式下才能獲得的可持續性收益。

今年大灣區各市存在的上述結構性矛盾有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這取決於宏觀經濟形勢的改善,取決於科創產業的供需平衡及合理布局,也取決於政策和市場是否調整到位。


動向五:港深莞廣四城
世界級黃金中軸線正式形成


去年大灣區取得的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是,東莞成為繼香港、廣州、深圳、佛山之後,第五個在年度地區生產總值GDP上加盟“萬億俱樂部”的城市。

這對東莞來說當然是非常重大的利好事件。從大灣區的視角看,東莞加入“萬億俱樂部”還產生了一個關聯效應,那就是,位於大灣區中部的珠江口東岸縱向四城:香港、深圳、東莞、廣州從今年開始,正式形成了港深莞廣四城“世界級黃金中軸線”。

在以往的大灣區經濟描述中,從來是廣深港三城被界定為國際化大都市,由三城縱向組成大灣區的中軸線。事實上,在這三座超級都市中間,還有一個東莞,只是由於其產業結構偏製造業,且經濟總量相對三城偏低,去年以前年GDP一直在萬億以下,與三城難以相提並論,因此,一直在中軸線上被忽略。

其實,東莞這樣經濟量級的城市,放在內地任何一個省份,都是經濟強市、大市,且在國際上非常知名,所謂“世界工廠”,所謂“東莞堵車,全球斷貨”,都是對東莞國際化經濟價值的溢美之詞。

現在,東莞上來了,經濟總量攀上了萬億規模,人口也增長到1000萬以上,妥妥的一個超級城市了。這個時候,放眼再望大灣區黃金中軸線,已經無法忽略東莞的真實存在,未來,需要港深莞廣四大名城在黃金中軸線上齊齊發力,引領大灣區經濟的健康成長。


動向六:經濟榜首深圳
從階段性低潮期進入反彈期


去年三季度結束的時候,大灣區傳來讓人難以相信的信息:過去四十年間一向走在全國城市最前列的深圳,前三季度的經濟增幅竟然滑落到四大一線城市之末、全國20強城市之末、廣東21個城市之末。

更令人難以想象的是,恰恰是近年來,國家給予深圳一系列政策支持,例如先行示範區,例如前海擴區,例如綜改方案和授權清單,等等。然而,深圳恰恰是在這樣的政策環境下,經濟出現了罕見的低迷。

什麽原因?簡單說,就是三點,一是去年深圳房地產政策創紀錄的嚴厲性,二手房參考價政策把二手房市場直接打入冷宮,導致房地產在經濟成長中的貢獻率大幅下降;二是華為在美國打壓下,去年的銷售總額僅6,340億,比2020年的8,914億大幅下降28.88%,直接影響到深圳地區生產總值的增長;三是深圳經濟處在深度轉型升級過程中,調結構的力度很大,這必然影響到經濟增長的現實利益。

個人分析,今年深圳的政策面應該會發生一些看得見的變化,經濟形勢會有所好轉,房地產政策會在國家整體適度放鬆的背景下相向而行,給房地產市場注入合理動力;華為以及其他企業的國際國內市場大環境也會有所改善,經營業績會反轉上升;從產業轉型升級的動向看,政府和市場兩個方面都會總結這幾年來產業發展中積累的問題,盡可能處理好穩增長和調結構之間的關係。在深化改革方面,會重新梳理前年國家制定的深圳綜改方案及授權清單,在先行示範區框架下深化改革開放,這也有利於積極推進深圳經濟的良性成長。


動向七:西岸城市緊抓
隧橋戰略機遇力拼大招商


對於大灣區珠江口西岸各個城市來講,目前已有、特別是在建和規劃中的14條大大小小的隧橋通道將從根本上改變珠江口東西兩岸發展不平衡的現狀,對於西岸城市的跨越式發展將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

我注意到,西岸多個城市這兩年來已經加大了對東部城市的招商力度,例如江門市及所屬各區縣市去年以來已經多次赴深圳開展大規模招商,協議引資量十分可觀。中山本來是廣東四小虎之一,可惜多年來由於區位偏和政策定位不清晰,導致發展跟不上大形勢,出現後續乏力之感。自從大灣區戰略啟動、特別是深中通道開建後,中山看到了重大機遇,近年來在臨近深中通道的江口接駁地帶設立翠亨新區,尤其是對通道口第一站的馬鞍島進行系統規劃,與對岸深圳寶安以及前海實施全面對接,並啟動大規模招商引資。這些重點片區的房價也因此快速走高。廣州南沙與深圳的互動也越來越多。

今年珠江口西岸各城市將進一步強力推進與東岸發達城市之間的合作及融合式發展,很可能有更加突出的合作事態出現。我有一種預判,即:東岸的深港兩大國際大都市形成“港深極點”,對西岸城市的影響力隨着多座隧橋工程而日益加深,最後將形成輻射範圍包括東莞、惠州、廣州南沙、中山、珠海、澳門在內的深港大都市圈。


動向八:惠州以巨量位差
開啟衝刺萬億級城市之路


大灣區的經濟位差非常突出,在去年東莞成功晉級大灣區第五個GDP萬億級城市並加盟全國“萬億俱樂部”之後,大灣區目前距離萬億級最近的一個城市就是惠州了。然而,惠州去年全年的GDP預計剛剛登上5,000億平台,距離萬億級差距非常大。然而,這已經是廣東全省除深圳、廣州、佛山和東莞之外,目前年GDP最高的城市了,如果再培育一個萬億級,只能把目標放在惠州了。

以前對萬億級缺乏奢想的惠州,突然間就被置於大灣區以及廣東省爭創萬億級城市、加盟“萬億俱樂部”的通道上,恐怕短期內還很難適應。但這是大灣區的歷史使命,無法推諉。我們也看到,去年惠州突然間高調宣布,要加快融入深圳都市圈,與深圳共榮共享式發展。可以想見,惠州方面已不再表露事不關己的姿態,不再猶豫,更不敢等待,它已經在正面接受和積極適應這個超級挑戰和莊嚴責任。

對於惠州來講,萬億級,看似很遠,其實也很近,關鍵是緊緊抓住大灣區、深圳都市圈的一系列機遇,把毗鄰深圳的“近水樓台”優勢發揮好,深化改革開放,搞好產業轉型升級,尤其是發揮好仲愷高新技術開發區和大亞灣濱海產業帶的引領功能,惠州就一定會加快融入“萬億俱樂部”的步伐。

以上是粵港澳大灣區在2022年發展中比較突出的八大動向。希望大家都能抓住大灣區今年的每一個投資發展的重大機會!

 
▲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無人機全景照片)。(新華社圖片)
 
▲自從大灣區戰略啟動、特別是深中通道開建後,中山看到了重大機遇,近年來在臨近深中通道的江口接駁地帶設立翠亨新區,尤其是對通道口第一站的馬鞍島進行系統規劃,與對岸深圳寶安以及前海實施全面對接,並啟動大規模招商引資。圖為由中交二航局承建的深中通道伶仃洋大橋東索塔。(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17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