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海南自貿港須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發展
Free Trade Port in Hainan needs to seek linkage development with the 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
陸劍寶 經濟學博士後、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研究員,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研究員 [第3464期 2020-04-27發表]
海南逐步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雄安新區承擔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粵港澳大灣區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是當前和未來較長一段時期我國三大重大區域發展戰略。之前一直的做法是各個區域自行發展,逐步探索出一條改革之路。但是,從2018年海南經濟特區成立30週年開始成立全島的自由貿易試驗區並逐步探索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的建設以來,儘管各界對如何建設海南自貿區(港)提出很多方向性建議,但真正落地性的措施還不多。2019年年底開始,全球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影響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進度也不可避免受到影響。全球疫情背景下,粵港澳大灣區的進出口貿易首當其衝受到影響,在休養生息之餘,更應思考更多的出路。有鑒於此,本文提出一個區域聯動的觀點:加強海南自貿港與粵港澳大灣區的聯動發展。
 

▲打造國際旅遊消費中心,是海南自貿區(港)建設的重要內容。近年來,海南相繼建成三亞亞龍灣、海棠灣等9個濱海旅遊度假區和酒店集群。海南正用更多元化的重點項目不斷推進國際旅遊消費中心建設。圖為 4月4日拍攝的三亞國際免稅城。(新華社圖片)
 

海南自貿港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具有必要性

 
(一)海南以一己之力發展自由貿易港力有不逮。海南1978年從廣東省管轄到單獨成為全島性的經濟特區,一直以來經濟基礎相對薄弱,產業結構主要以農業和旅遊業為支柱產業,缺乏大量的製造業和先進服務業。此外,相較於我國沿海的港口城市,海南的港口吞吐量不高。為什麽說缺乏製造業和先進服務業支撐的自由貿易區要進行制度創新會力有不逮?原因是很多制度創新改革必須要建立在產業和企業需求上,如投資貿易便利化改革、金融開放等。縱觀全國幾批自由貿易試驗區,制度創新成效比較明顯的都是產業基礎較為發展的區域,如上海自貿區的金融、生物醫藥、港口基礎;如廣東的金融、科技、貿易、港口基礎等等。海南缺乏厚實的第二產業和生產性服務業支撐,制度創新就顯得缺乏抓手。因此,單靠海南一己之力去進行大規模的開放性制度創新,難度較大。
 
(二)粵港澳大灣區也需增加制度腹地。儘管《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於2019年出台,但規劃內容中並沒有對粵港澳大灣區予以特殊的制度創新安排,也即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還是以市場經濟為主要導向,只是會適當安排一些促進粵港澳要素更便捷流動的政策安排。但可以判斷的是,海南自貿港建設獲得的一些制度創新安排,粵港澳大灣區是沒有的。如果粵港澳大灣區能利用自身經濟優勢和產業優勢,作為海南自貿港建設的重要援建力量,粵港澳大灣區相關機構亦可以獲得海南自貿港的制度紅利。
 
(三)海南自貿港加強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將形成兩大國家級重大區域戰略的疊加效應。如果海南自貿港和粵港澳大灣區能在區域聯動上做出現實性的項目合作或制度合作,剛好把國家兩個重大區域戰略捆綁,於瓊粵港澳有利,於國家有利。兩個區域可以優劣互補,海南可以獲得大量來自粵港澳大灣區的項目投資和人才注入。粵港澳大灣區可以獲得鄰近的綠地投資。此外,海南承擔的國家海洋強國戰略也需要有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實力和海洋科技人才支持才能不負重任。
 

海南自貿港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具有可行性

 
(一)海南和廣東有地理和人文的鄰近性。投資目的地選擇,除了信息互聯網對時空的限制降低外,距離仍然是項目投資不可忽視的因素,面對面交流仍然是重要的業務方式。泛珠三角經貿合作安排進展多年發現,投資的物理距離仍然會令投資強度逐漸降低。因此,從投資的鄰近性來看,海南是最有可能承接粵港澳大灣區產業服務的另一個省份。此外,海南在1978年之前歸屬廣東省管轄,海南居民對廣東民俗文化有天然的認同感。從方言相通、人文相通、教育相通等維度看,兩地都可以算是關係親近的“兄弟”。
 
(二)海南缺的,剛好是粵港澳大灣區大量擁有的。海南經濟薄弱,產業門類不夠豐富是不爭的事實,而自由貿易港的特徵是擁有大型港口、大量的進出口貿易、大量的資金往來。如香港、新加坡、迪拜等自由貿易港,都有這些特徵。因此,一般來說,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有兩個路徑選擇。一是通過國家對海南的特惠制度開放,改善營商環境,吸引大量的外來投資。二是海南大量的創業和項目投資集聚,提升制度變革效率。而以上的兩個路徑在推行過程中都遇到各種困難。一是全球性投資疲軟然而區域性投資吸引的競爭越來越大,東南亞各國近幾年都通過大量的優惠政策和廉價勞動力優勢與中國競爭世界工廠的訂單和項目。海南能吸引到的國際性投資有限。二是海南作為島嶼自然屬性,有很多產業投資屬於限制性行業,因此,海南也不可能建構起一二三產業全面開花的企業門類。“羅馬不是一天建成”,因此,海南如果單靠自己構建起完善的一二三產業體系,難度相當大。而相對於海南,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實力和產業門類則是全國最為厚實的。首先,從資金來看,粵港澳大灣區有大量的國際性金融機構集聚,有大量的基金存在,對投資海南,大灣區也有鄰近性的偏好。其次,從產業基礎看,珠三角地區大量的製造企業有轉移和增設分廠的意願,如果海南有相應的信息和優惠政策支持,相信有部分珠三角製造企業會選擇投資海南。而第三產業中的生活性服務業,如教育、旅遊、批發零售等業態都是粵港澳大灣區的優勢所在,除了有成熟的品牌和運營模式,服務業的投資會帶來人才的輸入。生產性服務業中,金融、物流、廣告、商貿都是香港、澳門、深圳和廣州的優勢產業,所以對海南來說,是引資對象中比較匹配的。最後,從海洋強國戰略來看,單靠海南的資金和人才實力不足以支撐。而粵港澳大灣區中,香港有大量的港口、物流、海商、仲裁等海洋經濟人才的存在,而廣州則擁有中科院南海所,中山大學海洋學院等科研實力雄厚的機構,有大量的海洋人才儲備。如果通過項目合作的方式,海南的專業人才引進難題就迎刃而解。
 
(三)海南再出發,要靠就近的人才輸入。未來區域之爭是人才之爭。有人才的集聚,才有產業的集聚,才有經濟的集聚。全球性、全國性人才為什麽要集聚到海南?這需要海南給出一個合理的理由。粵港澳地區作為距離海南最近的地方,只要交通運輸更為便捷,粵港澳三地大規模人才的流動的積極性才會增強。可以參考的事實是:武廣高鐵的開通對湖北、湖南和廣東的經濟對接以及人才雙向流動起到如何重要的作用。
 
(註:本文感謝國家社科基金專項“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1+N’模式的制度創新及實現路徑研究”的資助)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