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香港發展路徑再定位
The development blueprint of Hong Kong renewed
觀塘一工 [第3446期 2019-06-28發表]
▲如今,隨着國家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的實施,作為整個大灣區中心城市之一的香港,其金融優勢又有了施展才幹的新舞台。(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發展的內外環境已經發生巨變,香港原有的發展路徑已經不合時宜,香港需要適應新形勢的變化,改變過去的舊思維。香港要在繼續發揮傳統優勢的基礎上,與粵港澳大灣區一道攜手爭創新優勢,形成更多的經濟增長點,為香港中長遠發展打好更加堅實的經濟基礎。
 
隨着中國的全面崛起,特別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不斷推進以及港深兩地經濟發展的日趨融合,香港的發展再定位問題再次引起了香港社會各界的關注和重視。早在2017年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就呼籲,香港必須重新定位,社會上下必須盡快掌握中央的戰略布局,配合國家的發展,制定互惠、互利的協作規劃。董建華表示,香港的最大優勢是來自中央的支持,中央支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國目前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市場預計,在2030年至2035年間,中國更可能超越美國,晉身全球最大經濟體。屆時,龐大的消費市場會對金融、醫療、專業、影視、文化娛樂、品牌推廣、設計等服務出現無窮的需求。董建華說:“香港置身於國家通往全球最大經濟體之路的窗口,只要我們進一步裝備自己,提升競爭力,不單能夠為祖國提供最好的服務,亦能為香港帶來無限機遇,特別是為年輕的下一代。”
 
不久前有香港媒體特別舉辦論壇,就香港發展的再定位問題進行研討。由於香港發展的內外環境已經發生巨變,香港原有的發展路徑已經不合時宜,香港需要適應新形勢的變化,改變過去那種眼睛只看自己和發達世界,而不重視內地飛速發展的機遇,甚至不屑與發展中國家和地區打交道的舊思維。香港要在繼續發揮傳統優勢的基礎上,與粵港澳大灣區一道攜手爭創新優勢,形成更多的經濟增長點,為香港中長遠發展打好更加堅實的經濟基礎。
 
那麼,應該如何重新審視香港發展的定位問題呢?毫無疑問,既不能脫離香港發展的歷史和既有優勢,又必須正視外圍環境變化,開拓新視野,着眼香港未來發展需要,規劃新的發展路徑。香港回歸後,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先生曾在其第一份施政報告中給香港描繪了一份雄心勃勃的未來發展藍圖,要將香港打造成為亞太地區著名的科技城、數碼港、中藥港、資訊中心。然而,由於香港的商業文化盛行,急功近利思維影響甚深,特別是香港社會內部政治紛爭不斷,內耗嚴重,無論政府還是商界以及社會各階層,根本無心專注創新和發展問題,因此,導致香港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步履維艱,其他發展宏偉藍圖也大多停留在紙上。
 
香港是一個高度開放的小型城市經濟體,它之所以崛起為亞太著名的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完全得益於內地把香港作為與國際聯繫的橋頭堡和重要的貿易窗口。回歸之後,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支持更是不遺餘力,儘管香港先後遭遇了亞洲金融風暴、SARS疫情、科網股泡沫破滅、金融危機等一系列外圍衝擊,但由於得到中央政府強大的支持與內地的幫助,香港躲過了一次次劫難。因此,香港回歸二十二年來,儘管歷經各種坎坷,但一次次化險為夷,年均經濟增長率達到近3%,大大好於同期西方發達經濟體的水準。從香港發展的歷史背景和現實條件出發,香港無論怎樣定位都離不開內地這棵參天大樹為自己遮風避雨,中央政府的支持和國家的支撐是香港思考一切再定位問題的前提和基礎。
 
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有了國家大發展的支撐,香港再定位所要思考的主要問題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如何抓住國家發展的重大機遇,如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習主席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大會上致辭時表示,中央政府將一如既往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支持香港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人民幣國際化等重大發展戰略中發揮優勢和作用。中央有關部門還將積極研究出台便利香港同胞在內地學習、就業、生活的具體措施,為香港同胞到廣闊的祖國內地發展提供更多機會,使大家能夠在服務國家的同時實現自身更好發展,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2018年11月12日,習主席在人民大會堂會見香港澳門各界慶祝國家改革開放40週年訪問團時強調,在新時代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香港、澳門仍然具有特殊地位和獨特優勢,仍然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希望港澳同胞繼續以真摯的愛國熱忱、敢為人先的精神投身國家改革開放事業,順時而為,乘勢而上,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實現香港、澳門更好發展,共同譜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代篇章。
 
近兩年來,“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出爐,包括港澳同胞在內的港澳台居民居住證制度也已於2018年9月1日正式實施,等等,可以說,國家的全面改革開放為香港澳門的發展提供了最大的發展舞台;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為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創造了無比優越的條件;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為港澳融入國家發展提供了最佳平台。當今世界上沒有哪個地區能夠像香港和澳門這樣背靠一個如此巨大的、欣欣向榮的市場,更沒有一個地方像港澳這樣能夠得到中央政府無微不至的關愛和支持,也沒有一個城市能夠像香港這樣扮演溝通中國與世界的橋樑角色。香港只有充分善用中央支持和國家大發展的有利條件,發揮好自己的優勢,凖確扮演好自己在“一帶一路”建設、國家重大發展部署、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粵港合作等重大發展舞台中的角色,才能夠真正找準自己的定位。
 
▲香港助推構建粵港澳大灣區世界級機場群。圖為飛機準備降落在香港國際機場。(新華社圖片) 
 
第二,如何鞏固和提升香港作為亞太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與影響力。眾所周知,香港是亞太區著名的國際金融中心,與紐約、倫敦一起並稱為“紐倫港”,也就是世界公認的三大國際金融中心之一。過去,香港為內地及亞太區提供金融服務主要體現在以港交所為核心的港股市場的集融資活動,以眾多跨國銀行為主體的傳統銀行服務,以及初具規模的香港債券市場的融資服務。因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內涵主要體現在股票中心、銀行中心和債券市場等方面。然而,香港的金融短板也是很明顯的,譬如,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綜合實力較之紐約和倫敦相差甚遠,金融實力和影響力遠不如後兩者;香港的金融創新能力不足,市場創新、產品創新、制度創新、技術創新嚴重滯後;香港傳統金融業發展後繼乏力,新興金融未成氣候,等等。因此,如何加強香港的金融弱項,補足香港金融短板,成為了香港金融業發展面臨的當務之急。
 
值得慶幸的是,香港金融業發展正迎來一系列重大機遇。首先,自2013年開始,“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推進。在“一帶一路”的發展背景下,中國內地的企業、資金、產品、服務、人員正在越來越多地跨出國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展開全方位合作,在“共商、共建、共享、共贏”原則下逐漸形成了新的世界經濟發展格局。其次,五年來,人民幣國際化不斷邁出新步伐,世界上許多國際金融中心都在爭取建立人民幣離岸中心;與此同時,中國內地企業尤其新型科技企業發展一日千里,企業制度複雜多樣;特別是越來越多的內地企業和產品正在大踏步走出國門,朝着國際化方向發展,國際合作遍地開花,等等。中國內地全面開放的這一態勢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金融服務打開了全新的發展視野。顯然,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必須順應這一全新發展大勢,抓住機遇,加快發展,這樣才能讓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斷得到鞏固和提高。
 
如今,隨着國家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的實施,作為整個大灣區中心城市之一的香港,其金融優勢又有了施展才幹的新舞台。按照國家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根本目的是要依託這一地區的產業和創新優勢,將之打造成為能夠比肩甚至超越世界其他國際級灣區的世界級經濟中心,也有人稱之為世界經濟首都,從而能夠在世界範圍內集聚生產要素和市場資源,同時,通過強大的產業和市場輻射能力對世界經濟產生帶動作用。要實現這一戰略目標,粵港澳大灣區的金融業發展必須先行一步,旨在形成強大的灣區金融核心,並構建起全球金融網絡。只有金融網絡遍及世界、通達全球,大灣區才能夠在世界範圍內集聚資源,並通過生產與市場要素輻射全球。
 
在粵港澳大灣區範圍內,香港、深圳、廣州都具有各自的金融優勢,但只有香港稱得上是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其傳統金融業發達,國際影響力較大,因此,要建立強大的大灣區金融核心,香港將扮演龍頭角色。但香港金融創新能力不足,新金融增長點欠缺;而深圳和廣州都是新興的金融中心,依託強大的產業基礎,發展動力十足,恰恰能夠彌補香港的不足;如果香港攜手深圳、廣州彼此取長補短,深度融合,那麼,就能夠形成“1+1+1”大於3的效果,香港金融業也將從中獲得極大裨益。這正是香港重新定位所要思考的重大金融課題。
 
第三,如何將香港打造成為國際創科中心。一直以來,香港在創新科技發展方面乏善可陳,其原因是多方面的,譬如,長期以來,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甚至被香港社會忽視。特區政府方面,直到2015年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才正式成立,才真正開始從宏觀層面規劃和推動香港創新科技產業的發展;社會方面,一直以來,香港社會缺乏科技文化底蘊,整個香港社會長期被急功近利的商業文化所浸淫,香港的優秀學生一般都被家長要求去學習金融和工商管理等實用性專業,因為這些專業畢業生就業容易、收入高,而科技專業的學生在香港就業面窄,收入也不理想,所以極少有香港本地優秀青年學子真正投身科技創新行業。與此同時,香港的企業都熱衷於“搵快錢”,很少有企業願意將資本投向那些投資大、見效慢、回收週期長的創新科技領域。
 
當然,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也並非一無是處。近年來,特區政府已經在積極努力推動香港創新科技發展。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正全力統籌“官產學研”結合,專注發展香港的創新與科技,並確定了9個重點,包括更積極地推動與世界最頂尖科研機構的合作機會;推動智慧生產及研究發展一些適合以香港為基地的工業;研究推行智慧城市的措施;建設香港成為連通的WiFi城市;研究及推動通過應用創新及科技以協助解決社會問題;壯大香港創科人才庫等。 2017年1月3日,深港兩地共同簽署了《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這是港深科技創新合作的重大突破,雙方決定,未來深港兩地將在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建設香港最大的科技創新園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引導和聚集國內外優質高科技企業、研發機構、高等院校進駐園區,推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成為科技創新的高端新引擎、深港合作的戰略新支點,共同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深港創新圈”。由於深圳已經成為全球創新科技發展的高地,香港借力深圳共同打造“深港創新圈”,可令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行走在一條高效的捷徑上。香港科技發展長期滯後的局面有望破局。
 
2018年5月14日習近平主席對24名在港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來信作出批示,並首次提出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為了落實習主席重要批示,國家科技部、財政部下發了《關於鼓勵香港、澳門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參與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組織實施的若干規定(試行)》,按這個規定,港澳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可以通過競爭擇優方式承擔“中央財政科技計劃”項目,並獲得項目經費資助,實現了香港科技界近年來一直企盼內地科研資金“過河”香港的願望。對此,香港社會一致認為,習主席和中央的支持為香港創新科技發展送來“東風”、注入“強心針”。
 
習主席的重要批示以及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為香港創新科技發展插上了翅膀。一方面,香港科研機構和人員所面臨的資金不足、大型器材不多、實驗室地方不夠、工業資助投資較少等問題將因內地資源的到來迎刃而解;另一方面,香港與內地的科研合作與科創產業合作將迎來新機遇。國家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中的港澳專章提及支持香港發展創科事業,現在進一步升格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與傳統的金融等中心並列,反映國家對香港創新科技發展的高度重視。中央不僅從政策上掃除了過去曾制約兩地科技合作的諸多限制,而且還直接給予香港科研機構豐厚的資金與專項資助,這對香港創新科技發展是一項前所未有的重大利好。現在,留給香港思考的問題是,如何善用中央政府和國家強有力支持,充分發揮“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將香港打造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創新科技中心。
 
第四,如何繼續做大做強香港教育文化創意產業,將香港建設成為亞太最具影響力的會議展覽中心與國際招商中心。香港的大學教育制度完全與國際接軌,都有一定的國際影響力,全世界的學子都期盼能夠到香港來學習深造。這是香港做大做強大學教育的重要條件和基礎。曾幾何時,以影視、音樂、演唱、娛樂為主要內容的香港文化創意產業風靡亞洲,影響世界,至今餘威猶在。香港文化創意產業仍然是香港影響國際社會的一個拳頭產品,並且具有繼續做大做強的潛力。香港的會議展覽市場長期以來一直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每年在香港舉行的國際性會議、招商及展覽活動數以萬計,全世界的商家都把香港作為國際招商重鎮,以及進行國際推介的首選目的地。這一切都顯示,香港的國際會議展覽市場潛力不可估量,香港作為國際招商中心的魅力有增無減。在中國日益崛起的背景下,在“一帶一路”重塑世界經濟版圖的過程中,在粵港澳大灣區新的舞台上,香港作為中國與世界聯結的重要紐帶,無論是教育文化創新產業,還是國際會議展覽與國際招商業務,都是大有文章可做。這也是值得香港在尋求新定位中好好思考的問題。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