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國畫餅IPEF 日本還是堅持CPTPP
■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拜登在日本宣布啟動“印太經濟框架”(IPEF),不諱言是針對中國。但是,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美國主持這一項目的貿易代表戴琪被問到細節問題,也只是顧左右而言它,稱“我們將挑戰極限”。而日本方面就更怪,他們不怎麼說IPEF,只是最希望美國重返TPP,也即是現在的CPTPP。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5月23日與拜登會談時再次提出希望美方重返TPP,但是被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顯然,日本知道IPEF是畫餅,但是也只能和其他事務一樣屈從美國,因為,關係到日本生死存亡的“核污水”排放入海還需要美國“恩准”。
 

“IPEF無法替代CPTPP”


戴琪目前是IPEF計劃的主要執行者,她對日本記者有關美國為何不重返TPP的問題是說:“IPEF本身就能帶來好處。我們將專注於IPEF”。事實上,如所周知,TPP在奧巴馬時代最終簽署,也歷經七八個寒暑。這是,奧巴馬重返亞太的經濟支柱,另一條支柱是軍事,美國六成的海外軍事力量調到亞太。那時,拜登是奧巴馬的副總統,也有參與其中。但是,為反對而反對的特朗普上場後立即“退群”,日本前首相安倍只好硬着頭皮攏住其他十個國家改成CPTPP。

所以,日本方面認為美國重返TPP,吃現成的饃,不用再去搗鼓,省時省力。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曾公開說“IPEF無法替代CPTPP”。新西蘭總理阿德恩也稱,如果美國想要在印太地區進行經濟合作,就應該重返CPTPP。

可是,岸田和他們應該知道,拜登目前是“美國最弱勢的總統”,他沒有自己的主張,有也不敢說出來,也做不到,完全被國會的兩黨精英和軍工複合體綁架。在印太經濟合作上,美國除了要“建群”遏制中國,不但給不了小兄弟們“好吃的糖果”,而且還擔心美國國內的百姓“造反”。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為了攻擊奧巴馬的接班人,故意指責TPP“剝奪”了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於是,TPP便被奇怪的“妖魔化”了。特朗普廢掉了TPP,自己搞了個“印太戰略”,想不到的是老拜登也全盤接過特朗普的政策,不敢說個不字。後來,被輿論批評多了,認為美國在印太沒有經濟支柱就沒有凝聚力,才又想了半天搞出個“印太經濟框架”。其實,人家一聽“框架”,就知道不是個實實在在的成形的組織架構,而是白紙上的黑白線段。

 

“IPEF不是一個傳統的貿易協定”

 
但是,戴琪還得要敷衍日本及其他印太國家,“目前的世界經濟情況與6、7年前大不相同”,必須面對新的現實”。可是,日本的媒體還是不依不饒,窮追猛打,問能否給出一個 IPEF的談判時間表?談判是否將在今夏前開始?戴琪還是帶記者“遊花園”,說這不是“傳統的貿易協定”,而是要“挑戰極限”。總之,答不出個所以然來。

有趣的是,戴琪說IPEF包含所謂“四大支柱”:公平和有彈性的貿易;供應鏈彈性;清潔能源、脫碳和基礎設施建設;稅收和反腐敗。但是,戴琪又說,只要有意加入“四大支柱”當中的一個,就能參與IPEF的談判。她稱,總之,這不是一個傳統的貿易協定。

那麼,IPEF如何能對中國“施加更大的壓力”,日本記者問。戴琪還是含含糊糊地說,“我認為我們對中國的態度是,我們需要改變老劇本”。

按照戴琪的這些劇本,沒有人相信IPEF能夠談成,更不相信她在拜登訪日前還鼓吹的“IPEF將有效反制中國不斷增長的影響力”。連美聯社都批評,IPEF並沒有提供美國市場准入的優惠條款,在關稅方面也沒有做出承諾,因此其吸引力遭受懷疑。“我們看不到東南亞新興經濟體加入IPEF的意願”。日本《每日新聞》指出,其實IPEF談判國都希望有關稅削減,有更好的機會進入美國市場。但是,美國不給,12個被美國拉入的始創國,實際也就是給美國一個面子而已。

 

日本尋求新的保護傘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拜登離開東京後說表示,IPEF和CPTPP是並行的。對於日本來說,RCEP更有現實的戰略價值。東京媒體說,日本要挽回在東南亞不斷下降的影響力,更加離不開RCEP。

筆者認為,日本不傻,不會不知道拜登在利用他們。事實上,日本右翼、前首相安倍晉三也忽然間在接受《經濟學人》專訪狠批澤連斯基“引發烏克蘭衝突”,並對中俄示好。相信安倍的突然“反轉”,是對岸田政府當前在國際外交上太緊跟美國的政策不滿,同時也不滿美國過分利用烏克蘭損害日本的利益。

事實上,俄烏戰事以來,日本緊跟美國,也積極制裁俄羅斯,但是連連吃虧,不但被俄羅斯終止了兩國的和平條約談判,使收回“北方四島”完全絕望,而且日圓大幅貶值至一成。美國雖然承諾給日本保護傘包括核保護傘,但是由於日本經濟實力的下降,日本人充滿了“憂慮”。

俄烏衝突以來,岸田文雄頻繁在全球國家穿梭,到處尋求保護傘。他5月5日見英國首相約翰遜,不但宣布英國和日本的軍方將“更加密切地合作”,而且特意說“今日烏克蘭,明日亞洲”。岸田文雄和英國簽了一項防務協議,根據這項協定。該協議將允許這兩國的武裝力量聯合部署,以進行訓練、聯合演習和救災。英國媒體說,英國在2020年脫歐後實行“向印太傾斜”的外交政策,視日本為主要的東亞盟友。岸田文雄的訪問將進一步鞏固英日兩國在過去十年或更長時間裏形成的“準聯盟“關係。

不過,這項軍事合作協議,有違反日本和平憲法之嫌,所以,岸田文雄還扯上亞洲,以及特意帶上台灣。他說,第一,對烏克蘭的“入侵”可能在東亞重演。第二,必須保持台灣海峽的穩定,“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不僅對日本的安全至關重要,對國際社會的穩定也至關重要。”約翰遜則讚賞日本採取的“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強有力的立場”。不過,英國首相英約翰遜也說,雖然有“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議論,但是,台北報告說,沒有迹象表明這種情況很快會發生。

岸田訪英前,4月28日還在東京接待了德國總理朔爾茨。這原來的“軸心國”的首腦見面,令人另眼相看。美國之音的報道說,鑒於俄烏戰爭的警示,岸田要求德國共同牽制中國,不過德國在抗中的投入力道與日本有顯著差距。

 

誰捏住了日本的軟肋?


美國媒體報道,出於對中國的擔心,日本顯著擴大了與美國以及澳大利亞、印度、法國、英國和德國等夥伴的聯合軍演。日本內閣去年批准了史上最大的國防預算。今年年初,日本與澳大利亞簽署了歷史性的防務互惠准入協定,同時加強了與太平洋島國的外交。今年4月,日本與菲律賓和意大利承諾加強防務合作。日本與新西蘭4月21日在東京舉行了首腦峰會,宣布將商議擴大包括情報共享在內的安全合作。

不說不知道,一總結起來看,岸田政府的動作不可謂不多。不過,動作多,只能說明岸田心虛。筆者相信,第一,他擔心台灣問題解決後,第一島鏈反成了圍困日本的軍事和經濟的鎖鏈。第二,因為俄烏戰事後得罪了俄羅斯,還怕遭首尾夾擊。第三,日本經濟20年停滯不前,GDP不到5萬億美元,中國是日本的3.6倍,而且差距越拉越大。而且,老齡化,福島核災和頻發的地震將長期困擾和阻礙日本發展。第四,日本軍力與中俄相比,差很多個數量級。而且,日本不可能把寶完全押在美日安保條約上。也只是美日同盟,日本只能交保護費,而不能放手發展軍事裝備。第五,日本和俄羅斯,與中國,都有領土糾紛。所謂的“今日烏克蘭,明日日本”,結構性矛盾和導火索,全有了。第六,歷史問題既然沒有清算,那麼總是要清算的。

但是,岸田政府眼前最迫切的問題是“核污水排放入海”的問題。福島核電站的“核污水”已經存放到了一個上限,日本政府準備經處理後排放入海,周邊國家包括韓國、中國、俄羅斯、朝鮮以及東盟國家都反對這種危害全球的做法,要求日本採取趁着還有時間採取別的措施。可是,日方不顧反對一意孤行。由於,“核污水排放入海”後經太平洋環流,首先流經美國西海岸,所以,美國的“恩准”至關重要。日本被美國捏住軟肋只能俯首聽命。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