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最大核受害國日本 為何阻撓美國降低核威懾力?
Why is Japan, the largest nuclear victim, preventing the US from reducing its nuclear deterrence?
■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10期 2022-01-17發表]

       1月3日晚,中、法、俄、英、美五個核武器國家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聲明一致認為,“避免核武器國家間爆發戰爭和減少戰略風險是我們的首要責任”,並申明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中國方面還推動寫入重申不將核武器瞄準彼此或其他任何國家的重要內容,為五國達成一份內容積極、有分量的聲明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這一聲明,受到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熱烈歡迎,固然,這離徹底銷毀核武器這一從根本上剷除核戰威脅的目標還有很遠的路要走,但是至少為“核裁軍”開闢了新的起點。可是,日本作為最大的核受害國,作為曾經受到兩顆原子彈襲擊和發生福島核電站災害事故的雙重毀滅性打擊的國家,則對美國參與聯署這份聲明表達“擔憂”,令人費解。
 
 
▲2022年1月3日,中國、俄羅斯、美國、英國、法國五個國家領導人近日共同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這是五國領導人首次就核武器問題共同發聲,也是繼2000年五國領導人在紐約舉行會晤並發表聲明後,再次就重大國際議題共同發聲。(人民視覺圖片)


        日本擔憂?矛頭實則指向中國!


       美國媒體透露,美國在和其他四核大國發表聲明前,拜登最需要說服的是日本。關於這項聲明,日本方面一直非常關注。2021年12月7日,原本被視為溫和派的自民黨現任宣傳本部長河野太郎在參加美國智庫線上會議時,就美討論“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問題說,這“可能會向中國和朝鮮發出錯誤信號”。這位曾任日本外相、在不久前實質競逐日本首相中敗給岸田文雄的政客所言,其實代表當下日本政府的觀點。

       日本的擔憂,事實上矛頭是指向中國。令人生奇的是,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但是一衣帶水的鄰國似乎相當不友好,不斷升級針對中國的部署。近期比較突出的事例有:

       首先,岸田政府撕毀中日之間互相支持對方奧運會的承諾,跟隨美國做所謂的“外交抵制”,不派政府官員出席北京冬奧。

       其次,在剛剛結束的美日外長防長“2+2”會議,日本超出歷史以來對華政策的設限,多方配合美國的圍堵中國政策。第一,日方竟然宣稱要與美國共同應對中國“破壞”穩定的行為,無端指責“中國持續破壞基於規則的秩序的努力”。事實上,破壞亞太地區穩定發展秩序的是美國及其小兄弟,而日本則明明加入了中國主導的有益地區各國發展的RCEP。第二,日方在美日共同聲明中,也完全跟隨美國在涉台、涉疆、涉港問題上,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編造虛假資訊抹黑中國。筆者在港長期觀察日本的對香港政策,香港回歸以來,日本一直保持不干預的政策,即使在2014年“非法佔中”和2019年黑暴初期,日本政府及日本駐港領事館都不就香港事務表態。但是,在特朗普後期和拜登上台以來,逐步發生變化。這次日美“2+2”聲明,公然稱對“香港的人權問題表達嚴重和持續關注”。第三、聲明也稱關注台海問題。事實上,按照美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說法,日本政府對於二戰後的國際秩序一直懷有恐懼之心,不敢涉足台灣、南海等問題,因為日本作為戰敗國,將侵略霸佔的台灣、澎湖列島及南海所佔領的島嶼歸還中國。可是當下,前日本首相安倍竟然說“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同盟有事”。第四,這次日美“2+2”聲明,還居然重提2016年南海仲裁案,聲稱是“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最終裁決”。南海問題,美國原來和日本保持不持立場的態度,2016年美國策劃菲律賓搞南海仲裁,改變了立場,但是日本也還是保持緘默,現在竟然也跳出來。筆者懷疑,日本可能還要充當打手,今年南海必定“不平靜”。最後,這次日美“2+2”聲明特別說,“美國重申,堅定地與日本站在一起,反對企圖改變現狀,或破壞日本對釣魚島管理的單邊行動,並重申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這正是日本最想要的。美國至今都沒有對釣魚島主權持有立場,但是這次說出“反對企圖改變現狀,或破壞日本對釣魚島管理的單邊行動”,將過去“拉偏架”策略更加強化。


       右翼勢力抬頭,日本對華政策滑向“依美抗華”


       日美“2+2”會議後還簽署防衛裝備合作研究協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稱,美日兩國還將簽署一項新的五年協議,涵蓋美國繼續在日本駐軍的問題,該協議將投入更多資源以深化軍事準備和協同能力,包括超高速導彈以及太空、網絡、電磁波等安全“新領域”。種種迹象,不能不使人感到,日本右翼軍國主義殘餘勢力在繼續冒頭,岸田政府的對華政策滑向“依美抗華”方向。值得一提的是,參加了此次“2+2”會議日方外相林芳正,一向被視為日本政壇裏的親中派,他曾任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但是,這次“2+2”會議聲明的力度,卻超過了歷史的設限,不能不懷疑日本政壇的親華力量萎縮,右翼勢力抬頭。

       從這個背景觀察日本的核政策,對這個“最大核受害國”阻撓“五核聲明”,便可以找到因由。事實上,依靠美國的核保護傘是日本政府的一貫政策,與日本民間反核的主流要求相悖。幾年前,美國在特朗普主政下,提出強化核打擊力量,但是還是日本外相的河野太郎則是特朗普強硬的新核戰略的罕見支持者。他發表談話說,新戰略確保了美國威懾力的時效性,並明確對日本等同盟國作出的擴大威懾力的承諾,“日方給予高度評價。”當時,廣島、長崎的很多核爆受害者團體紛紛站出來譴責日本政府的表態。廣島市長松井一實則呼籲特朗普到訪核爆地,深切了解一下核爆地的實際情形以及核爆受害者的經歷。廣島核爆被害者團體協會理事長佐久間邦彥指出,政府對美聽之任之“會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日本共同社發表評論指出,日本作為唯一原子彈受害國,一直呼籲廢核武以及核不擴散。政府的立場,不能不受到質疑。

       追溯歷史,2010年奧巴馬政府撰寫核態勢審議報告時,試圖推動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性”政策,該政策內涵類似“不首先使用核武”。但是,當時最反對者就是日本,派特使去說服奧巴馬政府不要寫入這個提法。所以奧巴馬的最終版本沒出現這一說法,僅提出美俄中建立戰略穩定關係。拜登當時也參與了奧巴馬的核政策制定,現時相信他也想歷史留名,並且作為爭取連任的資本。但是,依然遇到日本反對。五核聲明之前,拜登的唯一工作就是說服日本接受。美國媒體近期還指出,拜登政府計劃把sole purpose(唯一目的性)寫入在美國的《核態勢審議報告》中,並且仍派人赴日本做說服工作,但是相信日本依然持反對立場。

       筆者認為,日本的當下對華政策的右翼化,自然深層次的原因在於日本未能如德國對二戰徹底反省,右翼軍國主義殘餘本身對中國的崛起心存恐懼,也將這種恐懼在日本社會廣泛散發,並借釣魚島問題,製造日本危機感,推行全面“依美抗華”策略。在短期層面,既想靠美國爭奪釣魚島控制權,也還要靠美國支援排放福島核污水;在長期層面,則企圖依靠美國使右翼軍國主義苟延殘存,不被徹底清算。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17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