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取消加徵關稅 有助美國緩解通脹壓力
Eliminating tariff increases would help ease inflationary pressures in the US
■ 張介嶺 [第3510期 2022-01-17發表]

       隨着中期選舉臨近,拜登在通脹問題上的壓力會越來越大。對白宮而言,簡單地選擇視而不見或一味輕描淡寫給選民吃寬心丸無濟於事,事關民生的通脹問題已經成為一個繞不開的政治問題。


       加徵貿易關稅 推高美國通脹率


       必須看到,引發通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加徵關稅是重要誘因。2018年以來,特朗普政府對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北京別無選擇,只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中美雙方陷入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貿易戰。

       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提供的資料,2021年初,按貿易加權計算美國對華貿易關稅平均為19.3%,中國對美關稅約為20.7%。而在2018年初貿易戰爆發之前,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平均僅為3.1%,中國對美國商品的關稅也只有8%。

       穆迪投資服務公司報告顯示,在中美貿易戰高峰時期,美企承擔了加徵的20%的關稅的大部分成本,超過90%的額外成本都落到了本國進口商頭上。美國進口商進口加徵關稅後的中國產品要多支付18.5%的價格,而中國出口商的收入同樣減少了1.5%。美方的做法可謂損人損己。

       貿易戰已成為美國通脹的助燃劑。美國進步政策研究所副所長、貿易和全球市場部主任埃德·格雷塞爾根據舊金山聯儲分析估計,特朗普加徵的關稅將通脹率提高了0.5個百分點。

       不久前,奧巴馬執政期間擔任財政部長的雅各·盧對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表示,在貿易戰最糟糕的時期,取消加徵的關稅有助於緩解美國通脹。
“我從一開始就認為,用關稅對付他們對美國消費者的攻擊是沒有效果的。現在,通脹成為問題,降低關稅會降低美國通脹,”他強調,“兩國領導人都必須創造政治空間,讓這些問題得以推動並取得進展。否則,我們要麼原地踏步,要麼變得更糟。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雅各·盧之言直擊要害,也符合美國的國情。雖然白宮和美聯儲手中都有一些應對通脹的政策工具,但都有副作用。

       對拜登而言,藉助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緩解通脹受到國會和美聯儲的掣肘,單憑總統一己之力難以為所欲為。更為重要的是,即使拜登能夠說服國會和美聯儲言聽計從,財政和貨幣政策往往會導致經濟增長放緩,這是任何一位當政者都不願看到的。

       如上所述,與加息或財政緊縮政策不同的是,調低直至取消關稅不需要美聯儲許可,也不需要國會批准,既能有效緩解通脹壓力,又不會損害增長,不失為較為理想的一種選擇。
 
▲美國勞工部12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12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環比上漲0.5%,同比上漲7%,創1982年6月以來最大同比漲幅,凸顯美國通貨膨脹壓力繼續攀升。圖為2022年1月12日,顧客在美國紐約一家加油站加油。(新華社圖片)


       五大理由闡述關稅與通脹無關聯


       然而,不是所有的人都認可貿易與目前通脹之間的關聯性。近日,“美國繁榮聯盟(CPA)”總裁斯杜莫撰文,例舉了五大理由試圖說明加徵關稅與通脹沒有關聯。其主要觀點如下:

       第一,推動CPI衝高的通脹因素與貿易政策無關。美國勞工部資料顯示,推高目前通脹的最重要因素是燃料。11月份,美國汽油價格同比上漲58.1%。這主要受全球原油價格推動。2021年,全球原油價格收於每桶75.33美元,較2020年12月上漲約50%。而美國既是化石燃料的進口大國,也是化石燃料的出口大國,美國貿易政策對化石燃料價格沒有顯著影響。

       食品價格是通脹的另一個重要驅動因素。美國肉禽價格同比上漲了12.8%,但同樣不是貿易政策所致。拜登政府正在考慮調查高度集中的肉類加工業有無違法行為。目前,美國允許肉類加工業業進口外國牛肉,只做最基本的再包裝就貼上“美國製造”標籤。

       從不包括食品和能源在內的核心通脹數據分析,影響通脹的最大因素還有汽車。11月份,美國新車價格上漲11.1%,二手車價格飆升31.4%,原因是微晶片短缺導致新車供應急劇減少,促使車企將有限的微晶片優先用於最貴的汽車身上,從而推高了新車和二手車的平均價格。出現這個問題的原因不是貿易政策,而是過去25年美國微晶片生產的離岸化。

       第二,當初特朗普加徵關稅後,美國的通脹幾無變化。2018年1月,特朗普開始對特定工業品徵收關稅,從太陽能電池板開始,延伸到其他行業,繼而波及各種各樣的中國進口品。然而,那些叫喚關稅將引發通脹的預言並未成真。

       據美國勞工部提供的資料,2018年1月,美國核心通脹率為1.81%。兩年後的2020年1月,核心通脹率為2.26%,上升了不到0.5個百分點。當時,美聯儲實際上還試圖輕微推高通脹。

       第三,2019年許多被加徵關稅的商品的價格有所下降。短期內,關稅往往對價格沒有明顯影響。2019年,2018年許多被加徵關稅的特定行業的商品價格實際上還要低於2017年,直到新冠疫情爆發後才開始飆升。

       以鋼為例,2018年特朗普加徵關稅前,熱軋鋼帶的價格每噸700美元左右。2018年初徵收關稅導致了短期的恐慌性購買,但於當年9月平穩了下來。2019年,儘管加徵了25%的關稅,但熱軋鋼帶平均價格僅為600美元,低於關稅前價格。

       太陽能電池板的情況也類似。根據聯邦政府的資料,2017年美國太陽能電池板的平均價格為每瓦48美分。儘管2018年加徵了30%的關稅後,但2019年平均價格僅為40美分,下降了17%。

       此外,在鋼鐵和許多其他資本密集型產品中,得益於產能利用率提高,規模經濟允許生產商以較低的價格銷售產品,但仍能獲得同樣的利潤。

       第四,進口品價格上漲源於疫情期間需求增加和全球供應鏈混亂。疫情是當前通脹的最重要驅動因素,在2020年頭幾個月抑制了需求。隨着2020年底生活恢復到半正常狀態,消費者對商品的需求急升。最重要的是,全球供應鏈完全無法滿足對商品如饑如渴的美國消費者的需求。亞洲工廠關閉又造成了貨源短缺,集裝箱船積壓在美國和亞洲港口雪上加霜。

       推高通脹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用來對抗疫情的額外政府支出。一年前,這樣做是明智的。但2021年經濟反彈出現短缺和通脹後,赤字就加劇了通脹壓力。美聯儲宣布了加息和縮表反通脹計劃,去年2.8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有望減半,這是朝着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步。

       第五,確保美國經濟免受未來短缺和全球供應鏈混亂影響的最佳途徑是每一個重要工業部門美國都能擁有很大的生產份額。對外國進口的依賴增加,特別是從中國這樣的敵對國家進口,只會增加未來短缺和不安全風險。在許多行業,外國生產商主要為本國市場生產產品,然後利用美國等開放市場傾銷剩餘產品。

       無論是因為國內需求增加,還是產量減少,一旦出現短缺,美國這樣的市場會首先遭遇斷貨。每個商人都不會總是選擇最便宜的供應商。一家公司需要一個可靠的、高品質的供應商,需要一個貫穿所有最關鍵供應鏈的供應商網路。

       美國實現這一目標的方式是利用與疫情相關的危機重建美國工業,首先從最關鍵的行業開始。進一步擴大國內供應可以減少通脹壓力,更快地應對需求增長,特別是在國家危機時期。


       關稅無關通脹論有悖事實


       斯杜莫的分析說得上是持之有故,不能說毫無道理,但“橫看成嶺側成峰”,很有以偏概全之嫌。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思潮之烈於此可略見一斑。

       長期以來,美國錯誤地將國際貿易體系,以及中國視為美國自身問題的根源,並無視規則發動了對華貿易戰,甚至對盟國和夥伴國家也加徵了關稅,並退出了奧巴馬政府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拜登上台後,開始強調要尊重國際機制情,尋求修復與歐洲的貿易關係,打破了在WTO新任總幹事任命問題上的僵局。另一方面,美國仍我行我素不尊重多邊貿易規則,在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法官任命問題上按兵不動,也回避了加入《全面和進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問題,無意介入全球貿易體制改革議程。

       在對華經濟政策方面,拜登雖沒有增加新的關稅,但也沒有採取行動取消關稅,而是保留了特朗普時期的幾乎所有關稅。事實上,拜登政府一直在探索一種有效的應對中國的方法,奢望借助印太戰略框架將中國排除在全球供應鏈、數位商務和投資之外,中美在強迫技術轉讓和國企補貼等問題上矛盾依舊。

       毋庸置疑,在過去70多年裏,多邊貿易體系推動了前所未有的貿易和經濟增長。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不僅不能保護美國的就業機會,實際上還會讓美國損失就業機會,影響美國中產階級的收入。

       有分析指,關稅是一種隱性銷售稅,不利於經濟增長和就業,還提高了日用品價格。數據顯示,即使不考慮特朗普加徵的新關稅,永久性關稅也使進口棉質枕套的成本增加12%,不銹鋼湯匙的成本增加14%,男士棉質襯衫的成本增加20%。有研究估計,美國普通家庭每年要為此多花1,000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奢侈品關稅通常比大眾商品差別較大,關稅對貧困家庭的影響要比富裕家庭大得多。研究顯示,關稅最終是由美國消費者支付的,而不是其他國家。降低關稅有助於對抗通脹,促進增長,特別是幫助工薪階層家庭。為此,拜登政府不能繼續“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了。

▲數據顯示,即使不考慮特朗普加徵的新關稅,永久性關稅也使進口棉質枕套的成本增加12%,不銹鋼湯匙的成本增加14%,男士棉質襯衫的成本增加20%。有研究估計,美國普通家庭每年要為此多花1,000美元。圖為2021年8月11日,顧客在美國紐約一家超市選購食品。(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17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