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岸田難跳出 “安全傍美國,經濟靠中國”對外關係架構
■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03期 2021-10-11發表]
▲9月29日,岸田文雄當選日本自民黨第27任總裁,並於10月4日在臨時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首相指名選舉中,當選日本第100任首相。圖為當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日本東京首相官邸召開記者會,宣布將於14日解散眾議院,於本月31日進行下屆眾議院選舉投票。(新華社圖片)

岸田文雄終於贏得自民黨總裁,一洗2020年輸給菅義偉之恥。岸田文雄勝選之後,首要任務是帶領自民黨贏得國會大選,延續自民黨的執政權,也就是他個人可以繼續做日本首相。作為中國人,自然最關心的是他的對華政策。事實上,做過外務大臣的岸田,不是處理對華關係的新手。筆者的判斷是,他比極右的高市早苗溫和,甚至比也想造核動力潛艇的河野太郎溫和,但是他不可能跳出“安全靠美國,經濟傍中國”的日本外交的大框架。筆者相信,中國不要相信任何的日本“知華派”,他們維護的必然是日本的眼前利益。當前,中日關係的難點就在於釣魚島, 也是對岸田的一個考驗。
 

童年影響政治傾向


關於“岸田文雄這個人”,日本有媒體介紹:岸田文雄立志成為政治家的原點是他度過小學1到3年級時光的美國紐約。當時他跟隨擔任日本通商產業省官員的父親岸田文武赴美,在當地的公立小學就讀。班級組織去動物園郊遊時,老師讓相鄰的學生牽手,岸田文雄身旁的白人女童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女童沒有握住他伸出來的手。這是岸田文雄第一次經歷種族歧視。了解情況後,他下定決心,要消除這種不合理的現象。這成為岸田文雄樹立重視多樣性的政治志向的契機。

20世紀80年代中期,廣場協議導致日圓升值,在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岸田文雄目睹了企業倒閉的情形。他想直接參與改變國家和社會現狀的工作。看着已成為眾議院議員的父親的身影,童年時期的志向浮現在腦海中。

岸田這些童年記憶,對他的政治傾向有影響嗎?必然有,而且是“童子功”。不過,日本能夠對抗美國嗎?近二三十年,可能就一個鳩山由紀夫敢說個不字,結果被指“因沖繩美軍普天間基地搬遷問題處理不善而辭職”,在任265日,成為日本任期最短的首相之一。

岸田不似日本右翼支持的高市早苗那樣又要參拜靖國神社,並歡迎美國在日本部署中程導彈,也不同意河野太郎也想造核潛艇,但是他絕對沒有鳩山由紀夫那種敢頂一頂美國人的勇氣,他所在的“宏池會”給他的訓練,基本是“中庸之道”。宏池派的名字是河池會,取之中國東漢學者馬融《廣成頌》中的話:“棲遲乎昭明之觀,休息乎高光之榭,以臨乎宏池。”河池派出過池田勇人、大平正芳、鈴木善幸、宮澤喜一、谷垣禎一5位首相,算上岸田文雄是6個。由此觀之,也是相當“知華”。

 

安全靠美國


但是,面對中國的強大和崛起,日本政壇各派都陷入一種莫名的“不安和憂慮”,只是右翼和知華有程度上的差別。筆者一直認為,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日本至今沒有深刻清算侵華戰爭的罪行,高市早苗說當了首相還要參拜靖國神社就是一個典型。他們自己不清算,內心則恐慌人家來清算。再就是,日本政客們把說釣魚島是他們的謊言越說越以為是真理和事實,又怕越來實力越不夠而搶不過。於是,這兩個理由,就是“安全靠美國”,成為日本外交的一條支柱。

岸田文雄在勝選後,談到外交安全時,強調守護民主等基本價值觀,構建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實際還是“安倍麻生體制”倒向拜登的那一套。不過,也有學者認為,作為“中道”為主的岸田文雄,而且曾擔任過外相,對日本整個對外戰略和對外關係的認知方面還有自己一定的思考和實踐,所以“平衡感”會強些。一方面,他會繼承日本傳統以日美同盟為基軸的外交路線。也會繼續和美國和唱“自由開放的印太”。但是,相信在台灣問題上,岸田文雄非常清楚日本外交政策的底線在哪,而且他和安倍、岸信夫也完全不同,他沒有長時期與台灣的明來暗往。

 

經濟傍中國


值得一提的是,岸田在競選發言中,也強調和中國領導人對話。這實際上也還是“經濟傍中國”的反映。數字顯示,2018~2020年,中國與日本貿易總額連續三年突破3,000億美元。今年上半年,中日貿易總額已達1,812.9億美元,較上年增長23.7%。其中,中國自日進口1,012.7億美元,同比增長27.9%。中國繼續是日本的第一大交易夥伴,日本則是中國第四大交易夥伴,僅次於東盟、歐盟和美國。這就是造成日本外交分裂成為“二元架構”的深層次原因。
 

釣魚島問題是中日最大難題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1月,北京APEC會議召開前夕,岸田文雄與王毅發表日中兩國當時達成的四點原則共識:一、雙方確認將遵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的各項原則和精神,繼續發展中日戰略互惠關係。二、雙方本着“正視歷史、面向未來”的精神,就克服影響兩國關係政治障礙達成一些共識。三、雙方認識到圍繞釣魚島等東海海域近年來出現的緊張局勢存在不同主張,同意通過對話磋商防止局勢惡化,建立危機管控機制,避免發生不測事態。四、雙方同意利用各種多雙邊管道逐步重啟政治、外交和安全對話,努力構建政治互信。

這四項共識,現在的眼光看毫無特別之處,但事實是在2012年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中國開始派海警船進入釣魚島水域執法,中日關係達至冰點之後,日方首次公開承認釣魚島存在主權爭議。當時,岸田還表示,雙方達成的四點原則共識對於改善日中關係非常重要,日方願努力加以落實。希望與中方一道,保持兩國關係改善的勢頭。但是,他回國後受到右翼輿論批評,又解釋立場沒有改變。

事實上,即使是美國,當下在南海問題改變了“不持立場”的態度,但在釣魚島問題依然是說對其主權不持立場,當年是將行政管理權交日本。筆者相信,對於釣魚島問題的敏感,岸田一點也不陌生,而且他也十分清晰自2012年以來釣魚島實質控制權的變化。他也清楚菅義偉政府也不敢批准日本石垣島右翼議員登釣魚島放置標誌性石碑的申請,更知道這些右翼登島行動多次被中國海警船攔截。不過,岸田組織新政府後,日本右翼分子還會申請登島並放置石碑,這對岸田始終還是一大考驗。

筆者認為,釣魚島問題,是當前橫亙在中日關係中的最大難題。而徹底解決,需要政府明智的改變一貫以來的錯誤立場。釣魚島主權屬於中國,是無可辯駁的歷史事實,即使美國站在日本一邊,也從沒有承認日本自稱的主權擁有。重要的還在於現實,自日本悍然宣布釣魚島“國有化”之後,中國海警船巡航釣魚島已成常態化。這向世界傳遞了一個明確信號:中國對釣魚島正常行使着主權。而且,這是由中國的綜合實力所支撐。

日本媒體就援引美國智庫的報告說,以能到釣魚島巡航的千噸以上的大型巡邏艦為例,2013年前,日本佔據了充分的優勢。但到2014年,中國已後來居上,千噸以上大型巡邏船,日本有54艘,中國則達到82艘。到了2015年,日本增至62艘,而中國達到111艘。而當下,中國千噸以上的海警船,早已經超過了美國和日本的總和,成為世界第一大海警艦隊。日本也看到,依託中國強大的造船工業,更大更強的海警船還在建造當中。日本如果膺服現實,徹底解決釣魚島問題了,將可將中日關係最大障礙掃除。日本右翼夥同美國阻攔中國發展的企圖,是不可能實現的。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