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為何拜登的新印太戰略與特朗普的一樣愚蠢可笑?
■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02期 2021-09-27發表]
▲澳大利亞決定與英國、美國一同建造核動力潛艇,撕毀與法國達成的價值900億美元的12艘柴油動力潛艇協議。圖為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右)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圖片)  

拜登團隊上台8個多月以來,一直消停不下來,為了遏華可謂跑斷了腿。可是,做一件壞一件,不斷地演出國際笑話。這回,美英澳要玩更小的“盎格魯—撒克遜”圈子,結果不但撕裂的“自由開放的印太聯盟”,撕毀了亞太“小北約”,就連真的歐洲大北約也撕出口子。法國不滿澳大利亞因為美國提供核潛艇技術而單方面撕毀“價值560億歐元、建造12艘潛艇”的協議,召回其駐澳大使。這也是打臉美國。而澳大利亞的密鄰新西蘭,也宣稱絕不讓“核”污染其海域。還有,韓國和日本也不爽被看作三流國家。東盟各國則更不願太平洋出現新的“帶核競賽”。拜登政府此舉,不但會惹得基辛格蔑視,就算國際上稍微思維正常的外交家都會搖頭,想不到這個超級大國會犯這樣愚蠢可笑的低級錯誤。

不過,這不是偶然的,當下的國務卿布林肯不過是在延續特朗普時期的國務卿蓬佩奧的滑稽戲。布林肯接過了前任“印太戰略”的衣缽,實際上也接過前任的愚蠢錯誤戰略。筆者特別強調的是,美國前後兩屆政府都在執行這個以遏華為目的的錯誤戰略,處處彰顯美國霸權的極度自私的秉性,同時也暴露了美國無可奈何的國力衰落。

 

三任美國總統
戰略主旨都是遏制中國


特朗普上台後把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改變為“印太戰略”。奧巴馬執政的第一個任期就提出了“重返亞太”,之後將其包裝為“亞太再平衡”推出,其主要目的就是要遏制不斷增長的中國在亞太的影響力,成為美國全球戰略的重點。其中,奧巴馬在亞太戰略的經濟支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在歐洲則是“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美國以兩大協定統領全球經濟事務。而事實上,奧巴馬也是排除了很多困難,才與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越南等11國達成協議。奧巴馬將其視為“不能由中國主導書寫世界貿易規則”的成果和武器,同時也是美國保持在快速發展的亞洲的影響力的一個基石。沒有想到特朗普三下五除二就“退群”了,而另外的11國在日本領頭下繼續成立了CPTPP。

奧巴馬亞太戰略的另一條支柱是軍事:將美軍海外六成的兵力部署在亞太。這一戰略意圖非常明顯,就是針對中國。特朗普上任後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更是明確指出:透露美軍當前在印太地區共有2000多架飛機、200艘艦船潛艇、超過37萬職業軍人以及為軍隊服務的人員。事實上,這是奧巴馬的成果。但是,特朗普執政後,鑒於國庫空虛,亞太軍事政策不時呈現矛盾,口頭說重視亞太軍力,實際是實行“收縮戰略”,他不願再增加該地區的兵力,更不增加軍費,反而是逼韓國和日本分攤更多的費用。

特朗普廢掉奧巴馬“亞太再平衡”,改為“印太戰略”,其主旨都是遏制中國,但特朗普廢掉了奧巴馬的TPP,着重拉攏印度和澳大利亞,並大打台灣牌。特朗普時期的國務卿蓬佩奧後期還組織了美日本澳印“四方安全對話”,撮合“亞洲小北約”。9月底,拜登也會和日本、澳大利亞、印度舉行四國峰會,可見拜登也拾了特朗普的牙慧。事實上,拜登的外交團隊基本是奧巴馬時期的外交團隊,現在的國務卿布林肯,安全顧問沙利文和印太事務官坎貝爾這三劍客,都在奧巴馬時期活躍在外交事務尤其是亞太事務上,坎貝爾那時的頭銜是亞太事務官。原本,很多人以為拜登會恢復奧巴馬的外交戰略概念,但是事實上拜登也樂於接受“印太戰略”,只是也加進自己的貨色,成為新印太戰略。相信,美國的精英們以為,打造從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包圍圈,更容易遏制中國。

 

拜登“三眼圈”玩出火
終將得不償失


令人想不到的是,拜登的“新印太”,比特朗普還多一個“盎格魯—撒克遜”的更小的圈子,美英澳三小學圈子打掉了“五眼聯盟”另外兩隻眼睛。因為小圈子而壞了大圈子,拜登團隊也真夠傻。

特朗普自私是七情出面,毫不掩飾。特朗普構建的印太戰略,說是遏制中國,實際是維護美國的霸權,也就是維護美國的利益,被美國拉入圈子的實際就是美國的馬仔。在這個印太戰略下,特朗普團隊企圖以美國為中心構建印太安全新秩序。本來,印太地區國家之間現有各種雙邊、多邊安全合作機制,如東亞峰會、東盟地區論壇、東盟國防部長會議等都拋棄了。而且,在歐洲美國建立北約各國關係是平等的,往往一票否決;但是,特朗普在印太地區拉攏各國,是區分三六九等,以美國為中心“畫圈圈”,分核心圈、次核心圈和周邊圈。目前,拜登團隊玩的,其實是繼承特朗普的衣缽,只是等級更多,還出了個美英澳“三眼圈”。只是,特朗普雖然愚蠢,但是他還是在亞太地區玩小圈子,誰想到自視更聰明的拜登三劍客,連歐洲的法國也“玩”,結果玩出大火。

拜登團隊要幫澳大利亞造核潛艇,澳大利亞也欣然接受,大目標當然是針對中國,據說還有小目標,那就是協防台灣。本來,澳大利亞在南太平洋,遠在第一島鏈之外,但是,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目光短淺,不該管的事情也攬上身,自以為“盎格魯—撒克遜”血脈相連,但是,實際上被美國騙了也不知道。美國當下力有不逮,想多拉墊背的,前不久美國副總統哈里斯訪問越南、新加坡,也是要他們做墊背的,只是這兩國和東盟各國都十分警惕,不願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再說,憑澳大利亞的實力和工業能力,即使美國輸出核潛艇技術,沒有個十年八年也造不出來,也不可能成軍,更不要說對中國解放軍造成威脅。而且,到那時,說不定台灣問題已經不是問題了。澳大利亞只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有評論指出,拜登真的比特朗普還自私,自私到連北約盟國法國的飯碗也搶,把法國和澳大利亞的常規潛艇生意給黃了。這樣做,必然會傷害法國和北約對美國的信譽,難道拜登的團隊看不到的嗎?說實話,馬克龍與莫里森翻桌子,撤回大使,是翻給美國看的。馬克龍受不了美國聯手澳大利亞的羞辱,也不得不表示一下憤怒。

特朗普時期,美國已經財赤嚴重,高度借債。特朗普團隊捉襟見肘,心有餘而力不足。基礎設施的投入,不要奢望,軍事上的投入也有難度。所以,特朗普出狠招壓榨日本和韓國,要他們增加分攤高額“保護費”和大量購買美國武器裝備。特朗普還十次對台售武,恨不得榨幹台灣。基本上,特朗普的“印太戰略”,也就是“分攤戰略”,要求各個圈子盡可能多出錢。所以,怨言衝天,都是黑社會老大要立得住的都是自己掏錢養小的,沒有理由小的掏錢養老大。

可是,美國還有錢嗎?不要說特朗普,就說現在的拜登,難道真的可以靠印美鈔做老大,做全球霸主?事實上,拜登要是有錢,也就不會搶馬克龍的飯碗,搶人家的潛艇生意;或者,也掏出一筆費用,擺擺“和頭酒”。可惜,當前的美國“囊中羞澀”。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