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默克爾離任會帶來哪些影響
■ 張介嶺 [第3502期 2021-09-27發表]
▲9月21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前右)與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主席、聯盟黨總理候選人拉舍特(前左)在施特拉爾松德出席基民盟競選集會。(新華社圖片)

德國大選於9月26日舉行,主政時間長達16年的“鐵娘子”默克爾即將告別政壇,成為德國二戰後在位時間最長的兩位總理之一。隨着“後默克爾時代”的到來,德國乃至整個歐洲政壇都將面臨諸多挑戰。

2005年,默克爾出任總理後,勵精圖治,鞏固了德國在歐盟內的第一大國地位,提升了歐盟的全球影響力,被視為一位受人尊敬的政治家,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相比,更受歐洲民眾歡迎。

在回答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如果要舉行歐盟主席的選舉,只有馬克龍和默克爾兩名候選人,你會投票給誰”的民調中,荷蘭、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大多數人選擇了默克爾,在包括法國在內的其他所有接受調查的國家中多數人也選擇了默克爾,總體看,有41%的受訪者投票給了默克爾,而只有14%的人選擇了馬克龍。顯然,默克爾的技術官僚領導風格更贏得了歐洲人的信任。

默克爾不僅在荷蘭和西班牙,而且在葡萄牙和丹麥都比馬克龍受歡迎得多。眾所周知,北歐和南歐在許多政策領域,特別是在經濟和金融問題上立場往往截然相反。而默克爾在兩個陣營的支持率都很高,這表明在她的領導下德國致力於解決兩個陣營的關切,已成為團結歐盟的整合力量。

那麼,默克爾執政15年,緣何能夠深孚眾望呢?
               

放棄核能
對內政策務實親民


默克爾上台以來,吸收了社會民主黨改善社會福利的部分主張,成功地將其與右翼嚴格財政紀律、改善投資環境等傳統主張結合起來,走出了一條調和經濟發展與社會公平的中間道路,造就了自冷戰以來德國經濟持續時間最長的增長期。

首先,強勢推出“債務刹車”法則。長期以來,德國地方債可以由地方政府、地方性公共機構依據州憲法、州法等法律規定發行,聯邦政府不會干預。地方政府原則上只能發行籌集投資性經費的地方債,但經濟不景氣時也可以破例發行赤字債。地方政府制定年度預算時,要結合各年度地方債的發行額決定,各州政府以此為依據自行決定發行地方債或借款。

然而,受金融危機影響,德國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新債上升,2009年公共債務達到1.69萬億歐元。為了確保預算平衡,2009年默克爾推出了“債務刹車”法則,經濟增長和財政整頓齊頭並進,並正式寫入了憲法。

根據規定,自2016年起,不考慮經濟週期引起的赤字,德國結構性赤字不能超過其名義GDP的0.35%;並且,各聯邦州自2020年開始,不能新增任何債務,以此強制各州維持可持續的穩健財政政策,徹底消除結構性赤字,平衡其預算,歐元區國家也要共同遵守這一約束。

在德國的推動下,“債務刹車”還被寫入修改後的歐盟財政契約之中,規定歐盟成員國年度結構性赤字不得超過該國名義GDP的0.5%,並設立了自動調整程序、監督程序和制裁機制,自動制裁赤字率超過3%的國家。同時,明確成員國主權債佔該國GDP不超過60%的減赤目標,為成員國政府財政預算平衡,設置了硬約束,對深受歐債危機影響的歐元區金融穩定無疑至關重要。

第二,逐步淘汰核能。2011年日本福島核事故發生後,德國棄核輿論大增,2011年5月29日,由默克爾總理領導的德國執政聯盟經過近12個小時的磋商就放棄核電時間表達成妥協。

德國共有17座核電站。根據決議,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後被暫時關閉的7座1980年以前投入運營的核電站將永久性停運,剩下的10座核電站原則上亦將於2021年前關閉,但其中3座核電站可能將在新能源無法滿足用電需求的情況下“超期服役”一年。

今年3月5日,德國政府宣布,因將在2022年底前徹底關停核電項目,將向德國萊茵集團、瑞典大瀑布電力等一批能源公司提供總計24億歐元的經濟補償。

幾十年來,人類一直使用着核電,但能源價格、安全性和可再生能源正在改變人們對核電的看法。福島核事故只是默克爾決定全面淘汰核電的導火索。事實上,德國社會的反核運動由來已久,1986年發生的切爾諾貝利核災難引起了民眾對核能更大的恐懼,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施羅德政府與公用事業公司達成協議,同意將核電站的壽命限制在32年。

2009年基民盟、民盟自由民主黨組成聯盟後,將7座核電站的執行時間延長了8年,其餘10座核電站的執行時間延長了14年。福島核事故發生後,默克爾順應民意,做出放棄核電決定。作為歐洲最大的能源消耗國,對實現歐盟乃至全球的減排目標舉足輕重,放棄核能之後德國的最大挑戰是如何彌補供電缺口。

值得注意的是,在宣布逐步關閉核電站的同時,德國執政聯盟還公布了一份雄心勃勃的新能源計劃,包括大力發展風能、太陽能和生物能以及改造新型智慧電網等內容,希望在2022年之前將可再生能源的比重翻倍至35%左右。

第三,向難民開放邊境。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中東、北非地區戰亂不斷,大量難民流亡海外,歐洲爆發二戰以來最大難民危機,衝擊歐盟的移民政策,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引發英國公投脫歐。

出於多重考慮,2015年9月,默克爾決定不設上限,向來自敘利亞等地的100多萬難民開放德國邊境,並為每位成年難民每月發放歐元補貼,同時提供臨時居所,宣稱“我們能夠做到這個。

資料顯示,2015年德國接收了約110萬難民,2016年接收了28萬人,2017年接收了18.66萬人,2018年接收了18至22萬人,還有逾36萬未獲庇護資格的難民,總共接收的難民人數高達210萬。

德國“單邊”對難民開放邊境的政策被波蘭、匈牙利等中東歐國家指責為“道德帝國主義”。在歐盟一些國家拒絕收容難民的情況下,默克爾對難民敞開大門,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大考量是解決勞動力短缺問題,以應對老齡化社會和人口負增長帶來的挑戰,刺激經濟增長。

目前,德國是難民的首選目標國,也是最大的難民接收國,默克爾本人也被譽為“新時代的道德領袖”、“最傑出歐洲領導人”、“2015年度世界女性風雲人物”,等等。然而,隨着越來越多難民的湧入及其帶來的宗教、民族和犯罪率飆升問題,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德國社會也出現前所未有的撕裂,打“反難民”牌的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選項黨勢力迅速壯大。

 
        ▲默克爾上台以來,吸收了社會民主黨改善社會福利的部分主張,成功地將其與右翼嚴格財政紀律、改善投資環境等傳統主張結合起來,走出了一條調和經濟發展與社會公平的中間道路,造就了自冷戰以來德國經濟持續時間最長的增長期。圖為行人從德國首都柏林的一家商場旁走過。(新華社圖片)  
 

縱橫捭闔
展現大國擔當


過去十年,歐洲形勢動盪,歐債危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難民湧入、英國脫歐公投、美歐關係緊張等接踵而來。面對民族主義和疑歐主義氾濫,默克爾冷靜理性,鞏固已取得的成就,盡可能使政治行動具有包容性,試圖做一些足以維持現狀的改變,努力使德國被視為溫和及和解的力量,而不是霸主,在危機中保持了歐盟的團結,展現了大國擔當。

第一,嚴肅財政紀律,強推緊縮政策,反對發行共同債券。金融危機爆發後,各國出台的經濟刺激方案導致全球主權債務的不斷攀升,希臘主權債務危機蔓延至整個歐元區,最終釀成了歐洲主權債務危機。

在歐債危機期間,默克爾的首要政策目標是保護德國銀行的償付能力,堅持“緊縮解決危機”的道路,其政策重心不單是應對債務危機,而是以整頓公共財政和恢復勞動力市場彈性為核心的結構性改革,將德國推上了“不情願的霸權”地位。


第二,堅持完成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合作項目。德國能源供應嚴重依賴俄羅斯天然氣。北溪2號是一條由俄羅斯經波羅的海海底通往德國的天然氣管道。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之後,默克爾突破對俄制裁機制,仍積極推進“北溪2號”合作。目前這條管道只剩下德國境內約15公里尚未完成。

該項目被推遲的原因是,2019年底特朗普政府要求停建,否則將制裁參與修建的公司。今年7月下旬,默克爾訪美時就此事進行交涉,拜登政府做出了妥協,宣布放棄制裁參與修建的歐洲企業,為項目順利完工掃清了障礙。

8月下旬,默克爾在訪問烏克蘭時強調,柏林與華盛頓達成共識,不會將北溪2號項目變成針對烏克蘭工具,為下屆德國政府完成北溪2號項目鋪平了道路。項目一旦竣工,俄羅斯對德國的天然氣出口可望翻一番。

第三,接受聯合發行歐盟債券。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默克爾支持歐盟共同發行債券,幫助歐洲經濟從新冠疫情中復甦,軟化了長期以來反對深化歐盟經濟一體化的立場。

去年7月21日,歐盟特別峰會就“復甦基金”和未來七年歐盟財政預算框架達成協議,總計為歐盟提供了高達1.82萬億歐元的財政資源。在談判中,德國聯合法國多方協調,展現了“積極領導者”和“誠實居間人”的風采。

專家認為,這是歐盟歷史上第一次成員國聯合發債,也為歐盟未來的合作創新了模式,成為歐洲一體化發展的關鍵節點,為歐洲注入了信心,有可能開啟一個新時代的大門。


變數增加
鹿死誰手尚難預料


在此次大選中,誰可接替默克爾是一個關鍵的議題。8月29日,中右翼的聯盟黨總理候選人、北威州州長拉舍特、中左翼的社民黨總理候選人、現任副總理兼財長肖爾茨和綠黨總理候選人、現任聯邦議員貝爾伯克三個主要黨派候選人進行了本屆大選的首次電視辯論。

這場辯論後的民調顯示,有36%的受訪者認為肖爾茨贏下了這場辯論,30%的人選擇綠黨的貝爾伯克,而拉舍特的支持率只有25%。顯而易見,聯盟黨總理候選人拉舍特電視辯論表現不佳,而社民黨總理候選人、現任財政部長肖爾茨則風頭正勁,大有壓拉舍特一頭之勢。

德國選情發生的變化令人關注。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德國主要執政黨聯盟黨民調支持率一度逼近40%,社民黨則始終處於15%上下。然而,一段時間以來,選情逆轉,聯盟黨的支持率一度跌破20%,社民黨的支持率則突飛猛進,反超聯盟黨。

九月初,默克爾呼籲選拉舍特領導政府,並警告左翼政府可能帶來的危險。她強調,對德國來說,最好的方式是由基民盟、基社盟領導的聯邦政府,並由拉舍特擔任總理,“因為他的政府代表着穩定、可靠、溫和和中心地位”。


不只是社民黨,默克爾也批評了綠黨。德新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默克爾在8月30日的基民盟主席團會議上說,在前一天的總理候選人電視辯論中,綠黨在阿富汗問題上“沒有明確的立場”。

專家認為,默克爾的出場一方面削弱了綠黨候選人貝爾伯克女性身份的動員力。另一方面,默克爾針對綠黨在阿富汗問題上的評論暗指綠黨缺乏應對複雜國際關係的能力,而這恰恰是執政黨所必須具備的。

與特朗普、約翰遜等民粹主義領導人相比,默克爾治國十餘載,執政風格對德國政壇影響深遠,堪稱是理性和穩定領導的典範,儘管其將德國商業和地緣經濟利益置於民主價值、人權和歐盟內部團結之上的做法常受質疑。這次她親自為拉舍特搖旗呐喊或對選情有所影響,但德國大選最終誰能勝出尚難定論。

不管誰成為下一屆總理,除盡快控制新冠疫情外,還將面臨一系列嚴峻挑戰,包括在歐盟內部矛盾突出之際,如何維護歐盟的價值觀和原則,如何應對外部威脅,賦予“開放式戰略自主”更為具體的內容,如何與國際社會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如何明智處理跨大西洋關係和對華關係,如何與巴黎保持良好的工作關係,以及如何汲取美國從阿富汗倉促撤軍的教訓,為保障歐洲自身安全做出更多努力,等等,而所有這一切都取決於新任總理能否審時度勢,對默克爾主義進行適當的揚棄。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