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全球上演“搶氣潮”
■ 本刊記者 舒志勇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在全球量化寬鬆背景下,大宗商品價格強勢上漲引發共振。今年以來,曾經質優價廉的天然氣成為新的大宗商品“漲價領頭羊”,“搶氣潮”也正在全球範圍內如火如荼上演中。

市場數據顯示,亞洲的液化天然氣(LNG)價格在過去一年裏暴漲近600%,東北亞LNG實物現貨市場基準估價JKM一路飆升,8月第二週,JKM上漲至2013年以來最高水準;在歐洲市場,天然氣價格持續上漲,從2020年5月的歷史低點飆升了10倍以上,作為西歐天然氣價格風向標的荷蘭天然氣期貨價格則在8月飆升至創紀錄的每百萬英熱單位元15美元,目前交易水準接近13年來最高水準;在天然氣豐富的北美,美國天然氣期貨合約價格目前已飆漲至了每百萬英熱單位4.7美元,是去年的2倍,刷新十年來的最高水準。

能源是經濟活動的基礎,也是疫後經濟復甦的動力。天然氣作為如今普遍推廣的燃料進入千家萬戶,市場波動牽扯着人們的神經,價格暴漲將給生產生活帶來什麼影響?

 

天然氣價格為何一路猛漲?


此輪天然氣的暴漲得益於多方因素的推動。中國石油大學教授劉毅軍分析認為,主要受全球經濟復甦、美元嚴重超發、長期低價格、極端天氣、全球能源轉型等因素影響。“一方面,隨着經濟穩步復甦,對天然氣的需求短時間內大幅上升;另一方面,在長期低價和疫情影響下,上游油氣勘探開發投資不足,供給跟不上。這種供需矛盾直接影響了天然氣價格。此外,為刺激經濟產生的美元嚴重超發又進一步加劇了價格波動。”

從需求面來看,根據國際能源署公布的數據,2009年至2020年,全球天然氣消費增量居各類能源之首,僅次於基數較小的可再生能源。今年的天然氣需求更是遠超供應。去年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全球主要經濟體對天然氣的需求均出現不同程度下降,市場上的天然氣供應呈過剩的態勢。隨着疫情漸緩、疫苗接種的推進以及持續的“解封”,全球經濟進入復甦的進程,工業生產和消費需求強勢反彈,甚至出現亞洲與歐洲爭奪天然氣進口的現象。國際能源署8月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受亞洲和中東經濟增速加快等因素影響,全球天然氣需求將同比上漲3.2%。

此外,受極端天氣影響,全球高溫天氣頻現。特別是入夏以來,北美、歐洲等地的極端高溫天氣給電力供應造成極大壓力,天然氣需求猛增,即便是儲量豐富的美國,同樣也感受到了緊缺的壓力。亞洲大部分國家氣溫也高於歷史平均水準,導致電力需求激增,隨着冬季取暖季的臨近,部分地區也急需補充天然氣庫存。

與此同時,為了應對全球氣候變暖,不少國家先後推出碳中和和碳達峰的“雙碳”目標,對碳排放的管控越來越嚴。天然氣作為相對清潔的化石燃料之一,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煤炭低近50%,並且風能、太陽能等非化石燃料替代品還處再能源轉型的相對早期階段。在能源結構切換的推動下,天然氣將不斷取代煤炭。國泰君安證券石化行業分析師孫羲昱認為,在“碳中和”目標下,燃煤發電需求向天然氣發電轉移;同時,可再生能源發電的不穩定性可能進一步推升天然氣消費;此外,油氣公司加入碳中和LNG交易,長期來看綠色溢價將抬高價格中樞。

從供給面來看,全球天然氣產能並没有因為需求驟增而顯著擴大。一方面,天然氣領域長期投資不足,對企業擴大天然氣產能形成制約。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共產出3854億立方米天然氣,較2019年下降3.3%。主要生產國除中國和伊朗外,產量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主要出口國有澳大利亞、卡塔爾、美國、俄羅斯及土庫曼斯坦等,這些國家生產量和出口量增長,既面臨資金和航運限制,又面對國際環境挑戰。

另一方面,一些有擴產潛力的出口方由於多種因素供應疲軟。美國普氏能源資訊公司天然氣分析師詹姆斯·赫克斯特普說,俄羅斯是目前唯一擁有額外天然氣產能的出口國,但擴大對歐出口意味着要和烏克蘭協調更多天然氣過境等問題。美國為了搶佔歐洲市場,不僅鼓動波蘭等國反對從俄羅斯經波羅的海海底到德國的天然氣管道“北溪2號”的建設,而且在對俄制裁中將出口油氣管道項目也納入其中,直接限制向參與這些項目的公司提供產品、技術及貸款。截至目前,美國已經對涉及“北溪2號”的7個實體及其16艘船隻實行經濟限制。有媒體報道,俄羅斯天然氣巨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 PJSC)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將其幾乎耗盡的庫存增加至其創紀錄的目標水準,如此才能滿足今年冬天需要在俄羅斯國內儲存的天然氣量。

此外,得益於頁岩氣開採技術的突破,美國已成為全球第三的LNG出口國,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曾大力推進頁岩氣開採。而隨着拜登當選,其“綠色新政”在稅收、鑽井許可證等方面限制天然氣勘探開採。在經歷了幾輪油價巨幅波動後,大多數頁岩氣生產商的首要任務是在盡可能降低成本,控制資本開支的情況下兌現投資者回報,償還債務並維持產出,進一步擴產難度較大。據彭博社數據,至少有10個LNG項目可能無法獲得足夠的資金。

 
 

價格暴漲引發多方擔憂


分析人士預計,全球天然氣價格已經突破季節性歷史高點,並可能進一步上升,極有可能給天然氣消費國、消費者和企業帶來更高的生產、生活成本,推高通脹水準,影響全進球經濟復甦。隆眾資訊液化天然氣分析師李鑫媛在接受內地媒體採訪時指出,在成本增加、需求增量、全球疫情等多種因素影響下,LNG價格實現大幅上漲,其價格上漲導致終端用氣成本增加,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終端使用者的發展。

在德國,天然氣是能源供應的重要支柱。2020年,天然氣在德國發電燃料中佔比由一年前的14.1%增至16%,同年德國平均電費為每千瓦時0.3181歐元,較2019年上漲近5%。今年7月和8月,德國電價因天然氣漲價而攀升至歷史高位。德國相關消費者組織呼籲德國聯邦政府採取政策措施抑制電價上漲,減輕消費者負擔。

英國能源市場監管機構天然氣和電力市場辦公室上個月初發布公告說,將於10月1日起上調能源價格上限,涉及約1500萬用戶。這是今年英國能源價格上限第二次上調。由於天然氣價格攀升,過去六個月能源成本上漲超50%。法國最大的糖生產商“Tereos SCA”8月警告稱,燃料價格正在影響歐洲的糖加工,價格上漲“極大地”增加了生產成本。巴基斯坦鋼鐵公司CEO Shakeel Ahmad則警告稱,燃料價格激增已經“破壞”了公司的製鋼業務。

全球液化天然氣價格大漲已經對相關行業造成了一定影響,並且傳導到了國內市場。金聯創天然氣高級行業分析師孫雪蓮表示,“由於目前整個天然氣市場LNG價格大幅上漲,下游用戶承受力不足,LNG加氣站銷量大幅下滑。目前國內工業用戶已經有減產甚至停工現象發生,如部分中小型陶瓷廠等工業用戶因經濟承受力差已經有停工現象,有條件的工業用戶則會選擇LPG(液化石油氣)等替代能源。”據隆眾資訊不完全統計,華南地區陶瓷企業用氣成本在3.8~4元/立方米。隨着LNG價格的不斷上漲,企業用氣成本增加,為減少利潤倒掛,部分企業在完成已接訂單後選擇停窯或停產。截止到8月份,廣東省內陶瓷企業關停率在50%以上。

《日本經濟新聞》分析認為,如果天然氣價格持續上漲,包括日本在內的各國的電費和石油化學產品的價格容易被推高。通貨膨脹壓力加大、家庭和企業的成本負擔增加、經濟遭到打擊的風險也在提高。亦有市場分析警告,目前主要發生在歐洲和亞洲重工業的能源價格上漲危機可能很快就會蔓延到政治和宏觀經濟領域。

 

 

何時能急剎車?


對於未來市場趨勢,國際能源署《2021年第3季度天然氣市場報告》預計,天然氣需求將在2021年強勁反彈,如果各國政府不實施強有力的政策,到本世紀中葉走上實現淨零排放的道路,天然氣需求將繼續進一步上升。未來幾年,除非出現限制消費的重大政策調整,天然氣需求仍將繼續增長。預計到2024年天然氣需求增速將放緩,但需求量仍將達到近4.3萬億立方米,較疫情前增長7%。

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國際礦業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朱清認為,長期來看,天然氣消費擴大是必然的。中短期,面臨疫情反復和量化寬鬆政策退出預期影響。如果全球經濟增長達不到預期,量化寬鬆政策退出,天然氣價格可能在增長後回調。他還強調,地緣政治因素也會給天然氣價格波動帶來不確定性。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