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油價再陷囫圇, 要漲還是要跌?
Unpredictable rise or fall of crude oil prices
■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97期 2021-07-19發表]
▲浙江舟山嶴山石油儲備基地,是我國最大的單體石油島。(新華社圖片)  

全球經濟持續恢復,以美國、中國和歐洲為首的幾個主要原油需求國需求也隨之回升,因為疫情減產的原油到了增產的關口。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預測,今年年底,原油的日均需求將可能達到9980萬桶。不過新一輪石油談判的破裂,驚呼油價要漲的聲音在市場彌散。同時7月13日中國國內92號汽油每升上調0.05元。但真的能漲,還是暴漲?
 

“OPEC+”會議破裂,全球油價陷囫圇


全球石油生產的額度現在大概為9445萬桶每日,而2020年4月疫情高峰期定產的減產計劃規定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期間將每日減產600萬桶。也就是說如果不增產,原油到年底將會有近四五百萬桶的缺口。於是,由OPEC與非OPEC成員組成的石油輸出國組織與盟國“OPEC+”在7月召開了新一輪談判會議,討論8月至12月的原油增產問題。但這場會議卻產生了嚴重的分歧。7月5日,談判破裂,下一輪會議也杳無音訊。

具體分歧是,OPEC第四大產油國阿聯酋反對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的提議,這項提議將當前的生產配額限制延長到明年底,而非依原計劃在明年4月結束。另外阿聯酋還表示贊成另外22個“OPEC+”成員國關於從8月起增產每日40萬桶的提案,但要求另外討論上述的生產配額。原因是阿聯酋表示自己在疫情期間閒置了三分之一的產能,認為犧牲超過了其他成員國,於是理應多分配額度,多生產一些石油。

這引起了沙特等國的不滿。2020年5月起,在減產計劃中,實際減幅最大的其實是沙特。而產能閒置的問題大家都存在,隨着美國頁岩油氣以及其他可代替新能源的開採,這些年原油的產能一直在逐漸減產。7月1日與2日的談判不歡而散。在7月5日,原本是想開新一輪會議來解決這個爭議問題,但衝突嚴重,會議竟直接取消。

這場國際社會廣為關注的會議如此收場,引起了全世界的憂慮。一方面是因為原油的空缺誰來補,另一方面是大家如果都大量增產,將會打破石油平衡,造成供應混亂,重創經濟。而“OPEC+”的每次不合,短時間都能帶動全球經濟的大震盪。

 

OPEC與石油間的危機關係


去年3月,中國以非常快速果決的姿態控制疫情,直接可以說是退出了全球原油的需求市場。同時疫情迅速蔓延至全世界,全球的原油因為運輸和市場等各種原因,甚至出現大量油輪停滯海上的情況。由於油產量過剩,“OPEC+”開了一場會議想要減產,不過談崩了,俄羅斯為代表的非OPEC國不願減產。OPEC國家以沙特為代表的隨即迅速啟動“價格戰”,與俄羅斯等非OPEC國家開始叫板,稱將持續維持高產。

這場價格戰最終的戰果是非常令人震撼的,過剩的產能讓去年4月的油價一路跌到-37美元左右,甚至需要賣家來支付錢給買家,才能將石油出手。而這次如果不增產,油價只會應聲而起,但上漲的風險甚至可以說比降價更大,具體可以參考OPEC製造的“石油危機”們。

在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由於反對美國對以色列的軍事支持,阿聯酋宣布對美國禁運並減產12%,其他OPEC國家也紛紛宣布減產,油價從2美元/桶一路上漲至12美元/桶。隨後伊朗與伊拉克發動戰爭,石油出口甚至完全停滯,到1980年油價已高漲至39美元/桶。

原油價格上漲只是一方面,OPEC國家對西方進行“石油禁運”、或者通過投放大量廉價石油迫使高成本國家減產造成短缺,產生的影響輻射才是最可怕的。在此期間,世界經歷了歷史上最大的階段性經濟衰退,失業率和通貨膨脹同時上升,造成當時多國的經濟死循環,結束了戰後經濟的繁榮階段。

還有海灣戰爭引發的第三石油危機,以及亞洲金融危機與美國911恐怖襲擊案、“阿拉伯之春”革命等,這些事件持續拉高全球油價,在高峰期甚至高達146美元/桶。OPEC國家對油價的決定權絕對舉足輕重,更何況2016年之後,以俄羅斯為首的10個非OPEC的國家加入形成了”OPEC+“聯盟,讓地位更為牢固。

 

石油價格暴漲暴跌難


現在“OPEC+”成員國總共有23個國家,這23個國家原油生產佔據全球的64%,其中OPEC成員的國家更是佔據了已發現石油儲備的71.8%。自上個世紀OPEC成立以來,從一開始的定價到後來的定產協議,OPEC及後來的“OPEC+”一直都在致力於穩定全球的油價。

總的來看,現在正處於夏季的用油高峰期,美國、印度和中國等國家的燃油消耗量都在上升,這為石油需求端提供持續支撐。同時,儘管各國都在考慮收緊貨幣政策,但是真正能夠實施的空間還比較小,中國人民銀行就剛於7月15日下調了金融機構存款儲備金率,美聯儲官員也公開表示勞動力市場沒有達到縮減購債規模的程度。所有這一切都為原油的需求端和油價的上漲提供了支撐。

另外,儘管一直在平衡油價,但這些OPEC國家他們本身是希望油價上漲一點的。以OPEC的主要產油大國沙特為例,沙特經濟結構相對單一,其財政預算高度依賴石油經濟。IMF曾預估,沙特財政平衡的話,油價需高達80~85美元/桶,沙特自身的估計也是高至70~80美元/桶。也就是說,漲得越多賺得越多,需求不變的話那麼油價越高越好。數據顯示,現在WIT原油的油價基本維持在75美元/桶以下。

不過,“OPEC+”國家也不希望他們漲得太快。畢竟在21世紀初,過高的油價直接催生了大量的可替代新能源的開發,如美國的頁岩油氣因為競爭而被迫快速降低生產成本,直接搶佔了不少的市場份額。

只是是否能漲已不只是“OPEC+”說了算。國際上最具爭議的伊朗石油缺口正在逐漸明朗。伊朗的新任總統將於8月任職,而在此之前,有關伊朗核問題的伊核協議多方都希望能夠盡快達成以慶賀新總統上任。一旦達成協議,按照伊朗官方的說法,將會增加600萬桶的原油供應,基本可以直接彌補缺口,對石油價格造成衝擊。只是伊核協議一直遭受衝擊,情況很不明朗。

綜合種種迹象,國際上大都認為會盡快進行新一輪的談判,因此一些媒體炒作的石油價格暴漲的可能性很有限。有分析師指出,油價基本維持在75美元的上限表明,WIT原油受到較強的上漲阻力,一些民眾擔心油價上漲開不起車的情況應該很難實現。

但“OPEC+”這次不和諧的談判確給市場提供了上漲的信號,只是具體是否能夠上漲,有分析師認為,還是要看“OPEC+”的新一輪會議。而國際局勢也將會推動新一輪會議結果的誕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