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國際原油市場不確定性激增
Uncertainty surges in international crude oil market
■ 張介嶺 [第3497期 2021-07-19發表]
近日來,國際油價再度成為市場焦點。歐佩克+再次討論石油增產幅度問題。7月1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召開的該聯盟聯合部長級監督委員會(JMMC)會議上,沙特和俄羅斯建議,在8月至12月間每個月增產原油40萬桶/天,並將減產協議到期時間從明年4月延長至12月。

然而,經過歷時數日的艱苦談判後,阿聯酋與沙特的分歧難以彌合,旗幟鮮明地反對將減產期限延長至明年底,原定於7月5日重新召開的第18次歐佩克+部長級會議也被取消,歐佩克+未能就增產問題達成共識。

 

沙特與阿聯酋分歧難調和


這是歐佩克+首次取消減產例會。沙特的考慮有其道理。鑒於全球原油需求復甦存在不確定性,沙特傾向於保持適當的閒置產能,以便在突發情況下發揮緩衝作用。

針對沙特的提議,阿聯酋希望增加產量,但僅同意將現行限產協議執行至明年4月。阿聯酋能源部長馬茲魯伊表示,阿聯酋“犧牲最多,三分之一的產能閒置了兩年。”“我們不能在同樣的條件下達成新的協議,我們有主權談判的權利。”如果讓阿聯酋接受協議延期,作為妥協條件,必須將石油基準產量從目前的316.8萬桶/天提高到380萬桶/天。

阿聯酋要求調高基準產量實際就是調低減產幅度,遭到了沙特方面的拒絕。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親王表示,他參加歐佩克會議34年,還從沒看到像阿聯酋這樣提出要求的。他強調,“在過去的14個月裏,我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如果不能保持這些成果,那將是一個恥辱。一些妥協和理性將拯救我們。”

顯而易見,沙特認為,新冠疫情尚未消退,在石油需求和經濟復甦依然疲弱的情況下,增產石油應保持謹慎。如果滿足阿聯酋提高基準水準線調低減產量的要求,無異於同意其增產原油近70萬桶/天。屆時,為平衡總增產幅度,其他國家將不得不調高減產量進行彌補,這顯然不公平。更有甚者,受快錢誘惑,其他成員國還會效仿阿聯酋。

短短幾日,本輪歐佩克+會議已一延再延。如果沙特和阿聯酋遲遲達不成協議,那就意味着市場增產40至50萬桶的預期落空,歐佩克+將繼續維持現有產量水準,至少在8月份不會增產,市場由此或陷入僵局。

 

阿聯酋堅持要求增產為哪般


據美國CNBC新聞網提供的數據,受談判崩盤影響,7月5日,布倫特原油價格近三年首上77.09美元/桶,為2018年以來的最高水準;WTI原油價格76.36美元/桶,升至六年最高。毫不誇張地說,繼新冠疫情期間俄羅斯與沙特大打價格戰之後,阿聯酋和沙特爭執使歐佩克+再次陷入危機。

歐佩克+至少表面上給人一種團結的印象。去年12月3日,歐佩克+達成協議,決定第二年1月日均增產50萬桶,每月舉行部長級會議,評估市場狀況,決定次月產量調整規模,每月調整幅度不超過日均50萬桶。

今年1月初,歐佩克+就2月和3月份的原油產量達成一致,3月4日,再次開會確定維持大部分減產政策至4月,緊接着決定5至7三個月逐步增加石油產量,每月調整幅度的上限仍限定在日均50萬桶。

這次沙特對以往亦步亦趨的鄰國一意孤行十分不滿,堅稱不會為阿聯酋一個國家犧牲整體利益,暴露了歐佩克+成員國之間的矛盾遠比預想中的要大。

那麼,阿聯酋為何非要與沙特攤牌呢?

首先,經濟轉型需要資金支撐。近年來,阿聯酋調整了經濟戰略,不遺餘力地推進經濟多元化發展,打造競爭型知識經濟,提高石油銷量增加收入無疑對推動產業多元化意義重大。

第二,產能閒置達30%。2020年,阿聯酋宣布五年內投入1,220億美元,到2030年將原油產能提高至500萬桶/日。然而,按目前“歐佩克+”確定的配額,阿聯酋約有三分之一的產能被閒置。對此,阿聯酋能源部長馬茲魯伊直指“完全不公平,不可持續”。

阿布達比國家石油公司首席執行官蘇爾坦·賈貝爾坦言,“我們不會放過任何機會,將繼續推進勘探計劃、確定已探明儲量,繼而增加整體產能。”

第三,維護外國股權投資者利益。與大多數海灣地區歐佩克成員國不同,阿布達比國家石油公司擁有包括英國石油公司和道達爾能源公司在內的大型跨國公司作為股權投資者,印度等國也開始有所涉足。

為了提高產能和維繫與亞洲能源公司的關係,阿布達比國家石油公司還向外國私募股權投資者出售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輸油管道和煉油廠。顯然,長期持續產能不足有損這些跨國公司的利益,影響阿聯酋經濟。

第四,國家利益日益分化。沙特和阿聯酋這兩個阿拉伯最大的經濟體雖然在許多問題上意見一致,但相互之間的競爭正在逐漸加劇,已超出石油政策範疇,近些年表現得尤為突出:

一是對待胡塞叛軍態度出現變化。阿聯酋最初加入了沙特主導的打擊胡塞叛軍的戰爭,但2016年6月,阿聯酋宣布結束與沙特合作打擊胡塞武裝的軍事行動,從也門撤出所有軍隊。2019年10月,阿聯酋武裝部隊發布聲明,宣布其駐紮在也門亞丁省的部隊已經返回阿聯酋。“維護亞丁省安全與穩定”的任務已移交給也門和沙特在當地的部隊。

二是對卡塔爾政策步調不一。2017年,阿聯酋、沙特、巴林和埃及四國聯合對卡塔爾發起抵制,實施經濟制裁。為了加強反伊朗阿拉伯聯盟,今年1月,沙特在海灣地區峰會上推動達成了一項協議,結束對卡塔爾的抵制,但阿聯酋強調這需要時間,不願與卡塔爾和解;

三是對以政策有差異。去年八月,在美國的斡旋下,阿聯酋與以色列達成了“全面和正式”的和平協議,並未緊隨其後,只是謹慎歡迎以色列和一些阿拉伯國家改善關係。

以上迹象令人浮想聯翩,或顯示阿聯酋有意逐步擺脫沙特陰影,在國際舞台上奉行更加獨立的對外政策。

 

▲國家發改委7月12日稱,根據近期國際市場油價變化情況,按照現行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自2021年7月12日24時起,國內汽油、柴油價格每噸分別提高70元和65元。圖為江蘇省連雲港市連雲區一家加油站的工作人員給車輛加油。(新華社圖片)
 

全球能源市場不確定性增加


阿聯酋在歐佩克+聯盟的23個產油國中排名第四,僅次於俄羅斯、沙特和伊拉克。“歐佩克+”談判破裂後,國際油價應聲走高。受通脹壓力增大影響,華盛頓對國際油價走勢極為關切。美國前能源部長布魯耶特警告,歐佩克+談判失敗後,油價可能輕易漲至每桶100美元或以上,但同樣可能價格崩跌。

7月6日,白宮發言人表示,“儘管美國不是談判當事方,但密切關注歐佩克+談判及其對疫情後全球經濟復甦的影響。美國政府官員已與相關國家政府接觸,敦促達成妥協方案,使擬議的增產計劃得以推進”,這將“有利於價格適宜、穩定的能源供應”。

美方的擔心並非庸人自擾。目前,全球油品需求加速回暖已進入證實期,需求的恢復已超過供給端的增長。國際能源署(IEA)預測,到2022年底,全球石油需求將達到每日1.006億桶。

迄今為止,大部分投行均預測油價會繼續上漲。高盛預期,短期內油價有望觸及80美元/桶,而且需求回升可能使價格“遠高於”這個水平。

美國銀行則預計布倫特油價有望在明年夏季重回100美元/桶,這將是2014年以來首度重返三位數。

摩根士丹利預計,下半年全球每日石油需求將增加300萬桶,由於其他地區石油供應增長十分有限,即使歐佩克+達成了增產協定,石油市場仍很有可能供不應求,這將使下半年的油價維持在75美元至80美元之間。

供應趨緊令多頭信心滿滿。隨着新冠疫情緩解,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將重新開放,國際石油需求必逐步恢復。如果歐佩克+成員拒不各讓一步,在經濟反彈和原油產量沒有顯著增加的情況下,需求增長將導致油市收緊速度快於預期,油價重返100美元/桶絕非天方夜譚。

早在6月份的月度報告中,國際能源署(IEA)就警告說,隨着需求的增加,世界需要更多的石油,明年可能達到新冠疫情前的水準。如果歐佩克等產油國不提高供應水平,原油價格可能很快達到100美元/桶。

國際油價居高不下,對消費者勢必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亦將拖累一些領域的經濟復甦,尤其是對石油產業鏈延伸端企業的影響更為直接,相關生產商面臨成本增加的壓力,必須謹慎應對。

不可大意的是,國際油價還面臨雙向風險。近年來,歐佩克可謂內憂外患,從內部成員國之間的分歧,到美國作為主要石油出口國的崛起,到全球向清潔能源轉移,再到美國和歐佩克最大出口國沙特關係緊張,這些挑戰多半與美國有關聯,其中最為突出來自頁岩氣。

本世紀以來,受益於技術進步,美國成功實現了頁岩氣革命,一躍而成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讓歐佩克措手不及。為了更好地協調產量和穩定價格,歐佩克尋求與俄羅斯等十個非歐佩克石油輸出國加強合作,不顧美方反對於2016年成立了歐佩克+,協調歐佩克和非歐佩克成員之間的政策目標。

美國之所以對歐佩克+疑虑重重,主要是擔心莫斯科會借勢擴大對全球石油市場的影響力。事實上,歐佩克+這種合作關係也給美國在該組織中的盟友帶來了新的張力,它們現在常常夾在華盛頓和莫斯科不同的要求之間處境尷尬。

回望歷史,自1973年以來,歐佩克與美國的關係一直不穩定。從尼克松開始,歷任美國總統都提倡能源獨立,其考量包括減少對歐佩克石油的依賴,削減美國的貿易赤字,使美國經濟在面對油價波動時更有彈性,最終減少美國對中東地區的關注和投入。

毋庸置疑,頁岩油革命使美國朝能源獨立方向邁進了有力的一步。如今的美國已從純粹的中東石油大客戶多少變成了競爭對手,由此帶來的挑戰固然不好對付,但歐佩克+的心腹大患恐怕還在內部。

有消息稱,卡塔爾退出歐佩克後,阿聯酋也曾動過退群念頭。如果歐佩克+談判遲遲不能取得突破,沙特又繼續在外交上咄咄逼人,可能刺激該集團內部分歧繼續發酵,歐佩克+的凝聚力或進一步受到侵蝕,阿聯酋選擇退群不是沒有可能。屆時,產油國將自行決定產量,不再受任何減產限制,導致歐佩克這一壟斷聯盟名存實亡。

全球原油供給結構集中,閒置產能充裕,供給彈性大於需求。有理由擔心,隨着原油供應量大幅增加影響,油價恐出現暴跌,儘管目前看這只是小概率事件。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