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美角力聚焦“國際秩序” 布林肯弄巧反拙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489期 2021-03-29發表]
阿拉斯加會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以十六分鐘發言,痛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開場白,不但14億中國人看了爽,而且全世界包括美國的盟友日本人、英國人、加拿大人等也有暗暗叫好,因為天下苦美霸權久矣。布林肯狡猾,他拋棄了蓬佩奧的“反中反共”策略,企圖給中國安一個新污名:“對現行國際秩序最大的挑戰者和威脅者”,但是,被楊潔篪敏銳地察覺,並即時老道地給予嚴密的批駁,表明“中國不吃這一套”。筆者相信,中美會談的這一焦點,也將是未來中美角力的重點。而布林肯必定弄巧反拙,失道寡助,無阻得道多助的中國和平發展的勢頭。


布林肯設局
中國有力反擊戳中美國要害


“對現行國際秩序最大的挑戰者和威脅者”,這是布林肯在美國的多次公開場合給中國的新污名。在這次中美戰略會談前的美日2+2會談聲明,日本也竟然附和美國這樣攻擊中國。而在阿拉斯加,布林肯的整個開場白,就貫穿這個調子。他說,“本屆政府致力於通過外交手段促進美國的利益,加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如果與以規則為基準的國際秩序背道而馳,那麼這個世界的規則將可能會變成威力即正義……今天,我們將有機會討論國內和全球的關鍵優先事項,使中國能夠更好地了解本屆政府的意圖和做法”。布林肯接着具體指中國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動,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以及對我們的盟友的經濟脅迫。這些行動都威脅到維持全球穩定的基於規則的秩序。

布林肯這個布局顯然是有備而來的,他之前的日韓之行為此做鋪墊。他的狡猾之處在於,他非常清楚,涉疆涉港涉台他都是在觸碰屬中國內政的紅線,於是他將其包裝為“國際秩序問題”,不只是內政問題,稱“我們有義務今天在這裏提出這些問題”。

對此,楊潔篪當即反擊,逐一批駁了布林肯的錯誤說法,硬氣地說:

“我們的價值觀與人類的共同價值觀相同。它們是:和平、發展、公平、正義、自由和民主。中國和國際社會所遵循和維護的,是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國家所宣導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美國本身並不代表國際輿論,西方世界也不代表。無論從人口規模還是世界趨勢來看,西方世界都不代表全球輿論。……我認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所宣導的普世價值,不承認美國的意見可以代表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將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

“只要中國的制度對頭,中國人民是聰明的,要卡住我們是卡不住的。歷史會證明,對中國採取卡脖子的辦法、採取打壓的辦法,最後受損失的是自己。”

楊潔篪的話擲地有聲,可謂一針見血戳穿布林肯的謬論正好用在美國身上,破壞現行國際秩序的正是美國自身,全世界也因此苦美久矣。

 

美妄圖污衊中國
奸計不會得逞


事實上,布林肯和蓬佩奧一樣,都是執行遏制中國的政策。只是蓬佩奧為了配合特朗普赤裸裸的霸凌路線,重拾上世紀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貨色,企圖用反共的意識形態作為維護美國一己私利的包裝,甚至宣稱禁止9000萬中共黨員入境美國。布林肯知道蓬佩奧這種手段非常低級,非常“幼稚可笑”,中國是當今世界第一貿易大國,幾乎和全球所有國家都有經濟生意,中國也從不向外推行自己的意識形態,相反世界上所有不同制度國家的資本開放,蓬佩奧的這一套說辭根本不會受到和應。所以,布林肯上場後要大幅“糾錯”,況且,拜登與特朗普最大的不同是,特朗普“美國優先”單打獨鬥,拜登“美國回來了”要團結盟友組成新的反華陣線,因此,布林肯設計的一套新論述,就是以維護現代的國際秩序和民主價值觀為大旗,團結其西方盟友及拉攏其他國家,組織新的聯合戰線,攻擊中國及俄羅斯等國,說其違反國際秩序和民主價值觀,從而突顯“美國回來了”,重建美國的霸主地位。

事實上,布林肯和沙利文也在這次會談中說,他們已經和世界上100多個國家聯繫,意思是推銷了他們的新理論。對於污指中國破壞現行的國際秩序,中國當然不會接受,楊潔篪的開場白即從中國遵守世界共同價值,遵守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遵守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等三個層面,批得布林肯謬論體無完膚。當今世界誰不知道,正是美國無視世界共同價值,任意挑起戰爭,拜登政府上台不久就發起對敘利亞襲擊;也正是美國任意進退世界組織,將己國淩駕於各國之上,雖然拜登政府重新加入了世衛等組織,但是依然視自己為老大;至於國際法更是美國眼中可以任意玩弄的工具,極其無恥地將本國的“長臂管轄”凌駕在國際法和各國法律之上。楊潔篪對布林肯的批駁,也說出了全世界人民包括美國的所謂盟友的心聲,為他們的長期被壓迫出了一口氣。

值得強調的是,楊潔篪這還為美國劃了一條紅線:不要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他指出,美國國內很多人其實對美國的民主缺乏信心,對美國政府的看法也各不相同後,並強調,在中國,根據美國的民意調查,中國領導人得到了中國人民的廣泛支持。所以,任何詆毀中國社會制度的企圖是不會得逞的,這只會使中國人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中國共產黨周圍,朝着既定目標穩步前進。筆者理解,台灣、香港、新疆、西藏問題本來的紅線已在,這次中美對話中北京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制度安全不容損害,這更是中方的紅線,美方對此不應再有任何戰略誤判。

 

中美合則兩利


在阿拉斯加,布林肯說了:“美國同中國的關係有這樣三個特點,在應該競爭的領域競爭,在可能合作的領域合作,在必須對抗的領域對抗”。對此話,各有各的解讀,筆者認為,布林肯總體上會沿着遏制中國的“兩黨共識”的方向走,但是他也很清楚,鑒於美國今天的實力,拜登政府要順利執政下去,必須改正特朗普很多錯誤,即使在對抗的領域很多紅線是不應該莽撞去觸碰,筆者相信有關涉疆涉港的話題中方根本不會和他談,至於台灣問題北京會警告他不要再犯蓬佩奧的錯誤,而他也答應會堅守“一個中國原則”,當然他會說一套做一套,但是當下一定會收斂。至於推翻中共,相信他只能作為遙遠的戰略,而當下和北京的合作,可能會使拜登得分更多。所以,在朝鮮、伊朗、氣候和防疫方面,與中方達成合作共識。筆者還留意到,這次會談有談及推動中美人員往來正常化等,相信中美兩國重開關閉的領事館亦有可能。實際上,和中國恢復合作,比繼續遏制中國,更符合美國的利益,更能使拜登得分。

布林肯以國際秩序為理論武器,與中國角力,最愚蠢之處,是對當今世界潮流完全判斷錯誤。當今世界,和平發展是大潮流,中國人民追求美好的生活,世界各國人民也同樣追求美好生活。這個大潮,是不可阻擋的,逆潮流而動必然被歷史車輪碾碎。布林肯雖然比蓬佩奧狡猾,但是依然也是在螳臂當車。他說他到阿拉斯加前到了日本和韓國,其中他利用日本和中國對釣魚島的糾紛,拉攏了右翼的日本防長岸信夫,隨即受到日本國內輿論批評,要知道日本目前對中國經濟依存度不低。而韓國就不買賬,公開說不在中美之間選邊站。筆者相信,日韓看RCEP比美國的“印太戰略”重要。再就是,布林肯也拉攏歐盟,可是對於歐盟27國而言,中歐投資協定也是比虛幻的美歐新陣線重要。最後,說回到美國,筆者相信商界,例如馬斯克就不會喜歡布林肯的勾當。今年前兩個月,中國對美外貿增幅高於整體對外貿易的增幅,達到了八成。目前,美國為中國第三大交易夥伴,兩國今年前兩個月貿易總值1,097.98億美元,增長81.3%,其中,對美國出口及進口分別增87.3%和66.4%;對美貿易順差500多億美元,佔了中國前兩個月對外貿易順差的一半。特朗普和中國打貿易戰這麼多年,打出這個結果,說明了什麼?

至少說明,中美之間有着龐大的利益往來,中美人民是希望兩國關係重上健康軌道。布林肯要打什麼“國際秩序”牌,只會弄巧反拙。希望這不是拜登的意思,或者,拜登也知道這走不下去。


經導全媒體矩陣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