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美關係破局 當摒棄意識形態偏見
Breakthroughs in China-US relations need to reject ideological prejudice
張介嶺 [第3486期 2021-02-01發表]
 ▲1月20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拜登(前左)在美國第46任總統就職典禮上宣誓。(新華社圖片) 

美國當地時間1月20日,拜登在華盛頓國會山舉行的就職典禮上正式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並發表了就職演說。

他在演說中承認美國被“深刻撕裂”,感歎“民主是寶貴的,民主是脆弱的”,強調“美國保障了國內的自由,並將再次成為世界的燈塔”。

 

“民主峰會”受熱推


顯而易見,華盛頓爆發的衝擊國會事件給西方社會留下了嚴重的心理創傷,也令人不禁想起近年來頗為流行的民主衰退論。

在西式民主危機四伏、中國強勢崛起的大背景下,去年11月16日,當被問及美國是否也要加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 (RCEP) 》時,拜登的回答簡潔明瞭:“美國需要與其他民主國家結成聯盟”。

數十年來,西方倡導的自由國際秩序面臨的挑戰日益嚴峻。有分析指,民主體制早已年久失修。特朗普嘲弄了民主準則和規範,加速了美國民主制度的衰敗。為了扭轉這一趨勢,大選期間,拜登主張要重新團結盟友共同應對挑戰,並提出將在上任第一年組織召開“民主峰會”。

拜登政府為何急吼吼地要舉辦這樣的峰會呢?一段時間以來,俄羅斯被拜登陣營指控試圖干預美國大選,中國又被特朗普政府情報總監視為“自二戰以來全球最大威脅”,是對民主和自由的“頭號安全威脅”。毋庸置疑,聯手盟友和合作夥伴共同應對中、俄兩國挑戰是其中的主要考量。

正如拜登政府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利文所指,“民主峰會”是拜登組建統一戰線、抵制中俄的更廣泛嘗試中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團結全世界民主國家加強民主機制,坦誠面對倒退國家的挑戰,並就應對我們共同價值觀面臨的威脅制定共同議程”,從而“重振自由世界各國的精神和共同目標”,在危機中引領美國回歸全球領導地位,重現昔日輝煌。

 

經貿關係遭政治綁架


拜登團隊力推“民主峰會”,明顯有聯合盟友共同遏制中國崛起的意圖,也反映了美國社會普遍存在的敵視中國政治體制的心態。

日前,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有報告透露,根據民調數據,美國人願意多付20%的價格購買源自價值觀相同的國家的日用消費品。不止於此,他們還願意以較高的價錢購買非強迫勞動或非不公平貿易行為生產的商品,而長期以來這一直被認為幫助中國取得了控制全球供應鏈的競爭優勢。

報告透露,約71%的受訪者認為,應從其他民主國家進口重要貨物和服務。在英國提出民主十國建議以減少對中國電信設備的依賴後,這一想法受到了特朗普政府商務部的青睞。

研究人員稱,這種就美國參與對外事務的新“民主共同體”敘事,設定了只有在一群志同道合的國家之間才有可能且值得進行貿易和其他方面的合作,通過削弱中國和其他不支援主要民主國家安全目標和價值主張的國家的競爭優勢中實現互利。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受訪者支持美國與中國部分脫鈎,將核心貿易關係轉向歐洲和亞洲民主國家,不要將經濟綁定在能夠帶來廉價貨物和低門檻信貸的中國體系之上,並自願為擺脫對低成本中國商品的依賴掏腰包。
                         

峰會受邀名單難搞定


在人類社會已進入21世紀的今天,如果美方一些人堅持以意識形態劃線,心心念念針對特定國家大搞集團政治,恐將世界拖入另一場冷戰。此舉必定是危險的,更是不得人心的,勢必影響各國攜手應對全球性挑戰。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舉辦全球“民主峰會”邀請哪些國家參加並不好把握。從美方以意識形態劃線的現狀看,中國和俄羅斯很難受邀參加。那麼,土耳其、匈牙利、波蘭、巴西、菲律賓、克羅埃西亞等所謂“不自由的民主國家”就理所當然地會受邀嗎?答案當然是搖擺不定的。

即使常自詡為全球最大民主國家的印度亦有家醜。近年來,莫迪政府接二連三推出歧視穆斯林政策,包括通過法律要求關閉伊斯蘭學校等,印人黨在民族主義道路上越走越遠。以西方民主標準衡量,印度參會未必令人心悅誠服。

問題是,如果“民主峰會”門檻設得那麼高,僅邀請少數發達民主國家與會,就很可能因缺乏代表性而難以起到在海外促進民主的效果,甚至還會讓美國的一些合作夥伴受到冷落,刺激它們與拜登政府離心離德。
                       

世界割裂影響全球合作


有分析指,拜登團隊將這場峰會稱作“民主峰會”,而非“民主國家峰會”,或有難言之隱,目的很可能是預留邀請空間。換言之,只要某國政府聲稱支持民主,即便尚未有效實施相關制度,仍有機會被邀清。

早些時候,美國非政府組織“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總裁特溫寧(Daniel Twining) 稱台灣是亞太地區的未來,呼籲拜登政府邀請台灣參加民主峰會。

歐盟也表態支持拜登召開“民主峰會”的想法,並表示新的跨大西洋議程應該是“志同道合的夥伴組成的新全球聯盟的關鍵”。

北約前秘書長拉斯穆森在《華爾街日報》發文對拜登上台寄予厚望,倡議民主國家合圍中國。

此外,英國首相約翰遜邀請了韓國、印度和澳大利亞參加今年的七國集團會議,被指欲尋求建立更廣泛的“民主十國聯盟”,以對抗日益強大的中國及其他國家帶來的挑戰。

毫無疑問,拜登政府如何邀請,邀請誰參加峰會或許會透露出新政府的一些外交政策態勢。然而,無論如何,美方在此類敏感問題上必須慎之又慎,任何試圖以“民主優先”取代“美國優先”政策的做法或將全球再次分裂成“民主”和“非民主”兩大敵對陣營,影響國際社會,尤其是主要大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核不擴散、恐怖主義、公共衛生事件,以及維護金融穩定等全球挑戰方面的合作。

更為重要的是,這種借組建民主聯盟遏制中國崛起的做法只會製造新的分裂、引發新的衝突,也將影響亞太經合組織(APEC)、G20,甚至聯合國等多邊機制的效率,不利於美國與世界再次建立“良好聯繫”,不利於促進各國互信與合作,不利於維護多邊主義,不利於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

 
▲美國當選總統、民主黨人拜登1月20日在首都華盛頓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當天華盛頓戒備森嚴,五角大樓部署了2.5萬名國民警衛隊隊員協助加強安保。美國各州也紛紛針對可能發生的暴力事件採取防範措施。圖為騎警在美國紐約時報廣場警戒。(新華社圖片)  
 

解決內部危機更急迫


進入本世紀以來,所謂“民主衰退”論頗為引人注目。總部設在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提供的數據顯示,從1970年代中期到21世紀初,被歸類為“自由”的國家數量穩步上升。許多拉丁美洲國家從軍事統治轉向民主;冷戰結束後,東歐大部分地區也隨之轉向民主。北美、西歐和澳洲那些久已存在的自由民主國家似乎比以往更為穩固。

然而,自2005年以來,“自由之家”的相關指數連續14年顯示全球的自由程度在下降。西方社會也出現了民主信任危機和治理危機。無論是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還是法國的國民陣線黨,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和意大利的五星運動等反體制歐洲民粹主義政黨的崛起,無不反映了越來越多的平民百姓開始反感拋棄他們的精英制度,對西方現有秩序造成了巨大衝擊,二戰以來由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漸顯疲態。

美國的情况即是顯例。過去四年,在特朗普治下,美國極右民粹主義甚囂塵上,政治極端主義、排外主義和國內恐怖主義愈演愈烈,美式民主的弱點暴露無遺,曾幾何時,美國本身成了不確定性和不穩定的源頭。“自由之家”主席邁克爾·阿布拉莫瓦茨警告:“印度和美國是世界上最大,也許是最有影響力的民主國家,它們正在傳達遠離自由民主理想的錯誤信息。”

聖經有言:“醫生,你醫治自己吧 。”毫無疑問,對拜登政府而言,面對混亂殘局,攘外還需盡快“結束這場兩黨之間、農村與城市之間、保守派與自由派之間的無禮之戰”。美國有學者呼籲,拜登政府與其急着召開全球“民主峰會”,不如先召開一個美利堅民主峰會,“克己復禮”,靜心療傷,重建國內秩序。

 

良性競合符合中美利益


過去四年,中美關係受到重創。白宮易主後兩國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不會自動消除,美國對華敵視態度恐難出現顛覆性改變。

新任國務卿布林肯已明確表示,拜登政府將保持對華政策的延續性。據美國《國會山報》1月27日報道,布林肯在就職第一天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美關係是美國最重要的外交關係,承諾會對中國採取對抗手段,但同時會在氣候變化等共同利益上尋求雙方的合作。

早前,他在美國參議院提名確認聽證會上稱,對美國來說,現在世界上的“頭號挑戰”就是中國,並告訴媒體稱,儘管不認同特朗普政府對華具體手段,但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沒有錯。他還呼籲美國兩黨團結起來,一致應對“中國挑戰”。

從布林肯等拜登陣營一些重量級人物的表態看,美國對華強硬的主流共識沒有改變,中美關係發展前景仍將面臨巨大的挑戰,儘管與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相比,新政府採取的手段或許不會那樣魯莽,但雙方在香港、新疆、台灣,以及經貿、技術等方面的衝突仍有可能激化。

然而,他們也意識到了中美合作共同應對全球性挑戰的重要性。毫無疑問,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兩國既是競爭對手,也是必要的合作夥伴,任由困擾雙方已久的問題自由落體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前述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民調亦指,受訪者並不贊成對華採取過於對抗的態度,也不希望在應對跨國挑戰方面排除與北京進行互利合作。這意味着美國對國際事務感興趣的民眾認同的外交政策是:鞏固美國與民主夥伴國家的關係,促進合作和更為公平的責任分擔。同時,又不尋求與中國過度對抗。

1月2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議程”對話會並發表特別致辭時強調,世界上的問題錯綜複雜,解決問題的出路是維護和踐行多邊主義,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並呼籲摒棄意識形態偏見,共同走和平共處、互利共贏之路。

他強調,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也沒有完全相同的歷史文化和社會制度。各國歷史文化和社會制度各有千秋,沒有高低優劣之分,關鍵在於是否符合本國國情,能否獲得人民擁護和支持,能否帶來政治穩定、社會進步、民生改善,能否為人類進步事業作出貢獻。

習近平表示,各國歷史文化和社會制度差異自古就存在,是人類文明的內在屬性。沒有多樣性,就沒有人類文明。多樣性是客觀現實,將長期存在。差異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傲慢、偏見、仇視,可怕的是想把人類文明分為三六九等,可怕的是把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社會制度強加給他人。各國應該在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基礎上實現和平共處,促進各國交流互鑒,為人類文明發展進步注入動力。

習近平的論述具有很強的針對性,也給中美關係重返正軌開出了良方。儘管中美關係仍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這並不可怕。只要美方一些人摒棄意識形態偏見,尊重差異性和多樣性,尋求合作共贏,“live and let live(自己活也讓別人活)”,就一定能夠撥開雲霧見天日,開創中美關係的新未來。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