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如何看待美國暴民衝擊國會大廈
How to see the American mobs storming the Capitol
張介嶺 [第3485期 2021-01-18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1月6日,大批特朗普支持者高舉支持特朗普的旗幟,抗議選舉不公。一些人衝破安全路障,擊碎窗戶玻璃,突破警戒線,闖入國會大樓,導致5人死亡,這是自1814年英軍入侵以來,美國國會大廈第一次遭襲擊,被視為近百年來美國最嚴重的一次暴動。 
 


▲美國首都華盛頓當地時間16日發生暴力示威。部分示威者衝進國會大廈,與警方發生衝突,造成一人死亡,當時正在舉行的認證大選結果的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也被迫中斷。圖為拍攝的電視畫面顯示,美國華盛頓國會大廈內的工作人員應對闖入者。(新華社圖片)    


忽視情報預警
警方應對倉皇


就在示威者闖入國會大樓前,美國國會正在召開聯席會議,清點大選選舉人投票,這一延續了200多年的選舉人票認證程序終因示威者闖入被迫中斷。而參眾兩院清點並認證總統大選選舉人投票結果是正式確認總統當選的最後一步。

知情人士透露,“暴亂”爆發之前,國會警察局曾收到警告,稱特朗普支持者的示威活動可能會升級,或出現騷亂。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電視台(NBC)報道,聯邦調查局工作人員造訪了10多名受到監控的恐怖分子,要求他們不要前往華盛頓。

該局一名沒有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稱,“我局在事件發生之前獲得了可靠且需要採取措施的情報,掌握了計劃參加抗議並表達了參加暴力活動意向的人員資訊,成功勸阻了這些人員不要前往哥倫比亞特區。”

此外,紐約警方在華盛頓事件發生數週和數日之前也曾向全國執法機構,特別是國會警察局分發了描述威脅和社交網絡暴力演說的相關偵察資料。

但國會警方未能為大規模暴力騷亂做好充分的應對預案,以致面對突發事件手足無措,一些議員強烈要求罷免國會警察局局長及相關警員的職務。

                   
國際輿論嘩然
西式民主蒙羞


長期以來,全球不少人都熱推美國民主價值觀,作為西式民主聖殿的華盛頓很少因騷亂被圍觀。然而,天意弄人,此次暴動在美國權力交接過程中堪稱史無前例,一向以民主自由為傲的圍觀者成了被圍觀者。

令人情何以堪的是,有示威者竟然衝進眾議院議長辦公室,扯下寫有佩洛西名字的名牌,還有人坐在她的椅子上擺拍,甚至一名示威者被拍到站在早前彭斯主持會議的參議院議事廳講台上。

正如紐約時報刊文所指,當一群憤怒的暴徒衝進世界上最強大的民主國家的心臟時,世界其他地方的民眾懷着沮喪和難以置信的心情,看着難以想像的場景在華盛頓上演。

對於一幕幕觸目驚心的暴亂畫面,不少國家領導人表示震驚,直接指責特朗普總統應為暴力事件負責,呼籲美國權力和平過渡。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稱,暴亂事件是“由美國現任總統和其他政客煽動的暴力騷亂者對民主的攻擊”,“暴力在我們的社會中沒有立足之地,極端主義者不會成功推翻人民的意志。”

德國總理默克爾說,“對選舉結果的懷疑被煽動起來,製造了一種讓昨晚的事件成為可能的氣氛”,她感到“憤怒和悲傷”,將矛頭直指特朗普。

德國副總理朔爾茨表示,“和平移交權力是每個民主國家的基石。這是美國曾經教給世界的一課”,“特朗普通過煽動暴力和破壞來瓦解它,這是可恥的。”

德國政府負責跨大西洋事務的協調員彼得·拜爾稱,“眼下,我們目睹了一場針對民主建築和民主制度的基礎發起的襲擊”,“這不僅僅是美國的國家問題,它還震動了世界,至少是震動了所有的民主國家。”

英國首相約翰遜認為,美國國會發生的事件是“恥辱”的一幕。保守黨前外交大臣亨特發推文說,特朗普“今晚讓美國民主蒙羞,也讓美國的朋友痛心疾首,但他不是美國”。

挪威首相索爾貝格表示,“來自華盛頓特區的場景令人難以置信,這是對民主完全不可接受的攻擊”,“特朗普應該出面平息局面。”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罕見地評點成員國的內政:“華盛頓的景象令人震驚”,“必須尊重這次民主選舉的結果。”

美國政治新聞網表示,包括歐洲在內的整個世界對美國國會大廈遭到暴力衝擊感到震驚,但這並不讓人意外。對於英法德這樣的傳統盟友來說,發生在美國權力中心地帶的暴力事件,證實了他們長期以來的擔憂:美國正在衰落。


無視民選結果
總統煽風點火


毋庸置疑,現任總統的煽動性言論激起了示威者的憤怒。他在暴亂發生前的一次集會上竭力渲染自己的總統職位正被竊取,任何人都不應該袖手旁觀。

他煽情地說,“我們永遠不放棄”,“認輸是不可能的。有偷竊就不能有認輸。我們的國家受夠了。我們不能再忍受,這就是我們的意思”,以此慫恿粉絲“為特朗普而戰”,企圖用舞弊陰謀論推翻民選結果。

國會暴力行為發生後不久,候任總統拜登發表電視講話強調,美國的民主制度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襲擊,這是對國會的襲擊,是對法治的襲擊,敦促“少數從事非法活動的極端分子”退出,“讓民主程序繼續進行”,呼籲特朗普盡快發表電視講話阻止示威者的極端行為。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發表聲明,稱歷史將正確地記住今天在國會山發生的暴力事件,這是由一名在任總統煽動的,他繼續毫無根據地謊報合法選舉的結果,這是美國蒙受巨大恥辱的時刻。


弱點暴露無遺
西式民主臨考


曾幾何時,美國這個一直以來的民主榜樣,習慣於對其他國家亂象指手畫腳的巨人,第一次成了民主反例。 

有評論指,對許許多多看到武裝抗議者強行闖入美國國會大廈現場直播的人來說,這是對世界所有民主國家的一則警告:如果這會在美國發生,那麼它也會在任何地方發生。

德國外交大臣馬斯乾脆將此次騷亂與最近極右抗議者試圖闖入德國國會大廈相提並論,他在推特上寫道,“煽動性言論導致了德國國會大廈台階上的暴力行為,現在又輪到了美國國會大廈”,“對民主制度的蔑視產生了破壞性影響”。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哈斯稱,“我們看到的是過去從未想到會在這個國家看到的景象。在一些其他國家的首都會看到,但不是這兒。世界上沒有人可能再同樣看待、尊重我、畏懼或依賴我們。如果說後美國時代有一個開始日期,幾乎確定無疑的就是今天”。

對美國出現的民主亂象,法國《費加羅報》在美國國會大廈遭圍困的圖片上發的大字標題更為奪人眼球:“民主分崩離析”。

  
顯而易見,美國國會騷亂事件觸動了分裂的西方社會的痛處,“那些試圖在華盛頓破壞美國權力和平過渡、忠於特朗普的暴民,也對所有民主國家構成威脅”。


制度根基牢固
美國衰落難期


一段時間以來,看衰美國的,不僅有外國人,甚至美國人自己也唉聲歎氣,感歎時運不濟,似乎美國氣數將盡,國祚難延。

不過,美國雖然一地雞毛,然而,圍繞美國精英階層對這次騷亂事件的反應,我們還是看到了美國體制的韌性。

首先,法治戰勝了瘋狂,拜登最終被確認當選下一屆總統。

1月6日晚上8時左右,美國選舉人團投票箱被抬回國會大廈。隨後參眾兩院恢復聯席會議,完成選舉人票的清點工作,次日清晨,副總統彭斯正式確認拜登獲得306張選舉人票,贏得2020年美國大選。

不久,白宮社交媒體主管斯卡維諾發布聲明,表示特朗普“儘管完全不同意選舉結果,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但1月20日將有一個有序的過渡”。

當地時間1月7日晚間,特朗普發布推特視頻,親口承諾會將權力和平移交給拜登政府。      

第二,同室倒戈,捍衛憲政。

迄今為止,越來越多的共和黨人開始與特朗普決裂,其中包括特朗普最忠實的支持者副總統彭斯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

特朗普一直施壓彭斯利用自己主持選舉人團計票的身份否決共和黨輸掉的搖擺州的選舉人票,被彭斯斷然拒絕。

彭斯堅持,他無權做總統希望他做的事,“我經過深思熟慮得出的判斷是,我支持和捍衛對憲法的宣誓,這讓我不能行使單方權威來決定哪些選舉人票應該被計算,哪些不應該。”

麥康奈爾發表演說駁斥特朗普推翻大選的論調,明確表示“如果這次大選僅靠失敗一方的空口指控就能被推翻,我們的民主將進入死亡螺旋”。

還有一些共和黨議員也對特朗普十分不滿,如伊利諾州共和黨眾議員亞當·金辛格的表態更加激烈,指責總統支持者尋求暴力推翻政府,直指“這是一次未遂政變”。

值得注意的是,國會暴亂發生之後,包括交通運輸部部長趙小蘭、教育部長德沃斯兩名內閣成員在內的十餘名官員相繼宣布辭職。

第三,社交媒體封殺特朗普。

為了阻止特朗普繼續煽動支持者,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先後對特朗普的社交媒體帳號採取了“迄今為止最強有力的措施”,先是禁止“轉發評論點贊”,再是直接刪除,而後暫時凍結帳號。

目前採取措施封禁或限制特朗普及其相關帳戶的社交平台還包括谷歌、蘋果、TikTok、紅迪網(Reddit)、即時流媒體視頻平台twitch、電商服務平台Shopify、Instagram、Snapchat、Discord、Pinterest。此外,一些極端分子煽動暴力的帳號和群組也遭刪除和解散。

第四,尋求罷免特朗普總統職務。

美國多名國會議員呼籲彭斯援引憲法第25修正案,免除特朗普的總統職務。另有多名議員表示應該對特朗普啟動彈劾,指控其教唆暴力和騷亂。

此外,包括國務卿蓬佩奧和財政部長姆努欽在內的一些內閣成員開始討論是否推進援引憲法第25修正案的程序,罷免特朗普總統,1月20日之前由彭斯代行總統職權。

美國商界也敦促罷免特朗普。美國製造商協會(NAM)首席執行官傑伊·蒂蒙斯表示,彭斯應認真考慮與內閣合作,動用憲法第25修正案以維護民主。該協會是美國最大的製造協會,有多達14000家企業參與其中,包括埃克森美孚、輝瑞製藥等行業巨頭。

美國憲法第25修正案規定,如果聯邦內閣大多數官員認為總統無法履行其職務的權利和職責,將啟動剝奪總統權力,並由副總統取而代之。

除動用憲法第25修正案以外,一些國會議員還在尋求通過彈劾程序提前罷免特朗普,日前,眾議院以232:197票,表決通過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案,指控特朗普“煽動叛亂”要求對其進行“彈劾和審判,並免除其總統職務,取消其擁有的相關榮譽、信用和有酬職位資格”。

當然,不管是憲法修正案還是彈劾特朗普,都需要參議院以2/3的多數通過最終落實,以目前兩黨在參院的均分席位看,想要實現這一目標幾無可能。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110日表示,眾議院民主黨人將提出一項決議,要求副總統彭斯動用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罷免總統特朗普,如果彭斯拒絕,眾議院將推進彈劾特朗普的程序。圖為17日在美國華盛頓拍攝的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話的資料照片。(新華社圖片)


第五,企業發聲,切斷特朗普資金來源。

當地時間1月10日,摩根大通表示,至少在未來6個月將暫停所有給特朗普的捐款,商業領袖、政治領袖和公民領袖目前的焦點應該是治理國家,並為那些目前最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幫助……

花旗銀行暫停了旗下政治行動委員會第一季度向所有議員的捐款,該行全球政府事務負責人坎迪·沃爾夫稱:“我們希望美國人民能放心,我們不會支持不尊重美國法治的候選人。我們打算在這個季度暫停我們的捐款,因為美國正在經歷總統交接,希望通過這些事件變得更強大、更團結。”

美國銀行發言人比爾·哈爾丁表示,將會在2022年中期選舉的捐款策略中將“駭人聽聞的國會暴力襲擊事件”納入考慮因素之中。

酒店巨頭萬豪發言人康妮·金說:“我們已經考慮到國會大廈發生的破壞事件會破壞一場合法、公正的選舉,我們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將暫停向那些投票反對選舉認證的人提供政治支援。”

除了金融業之外,其他企業也有所跟進。沃爾瑪發言人說:“該公司在每個選舉週期後都會進行評估,以‘審查和調整我們的政治捐款策略’。在未來幾個月的評估中,我們會將上週發生的事件納入審查範圍。”

不光特朗普及其同僚遭到美國眾商業巨頭抵制,就連特朗普名下的高爾夫球場也被抵制。有消息人士稱,美國高爾夫球協會(PGA)將取消所有錦標賽,並永遠禁止特朗普名下的球場舉行任何賽事。

第六,司法追責。

當地時間1月11日,華盛頓特區總檢察長卡爾·拉辛表示,他的辦公室正在考慮指控總統特朗普和其他人煽動暴力,因為他們在1月6日對集會抗議人群發表了講話,導致抗議者隨後暴力闖入國會。

拉辛表示:特朗普、他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他兒子小唐納德·特朗普和共和黨眾議員莫·布魯克斯的言論激怒了那些湧入國會的抗議者,引發了一場暴力衝突。

此前,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以大選舞弊為由發起了近60個試圖推翻大選結果的法律訴訟,被所有法院分別以缺少證據、違反法律原則或者違反憲政而駁回,不予立案。

第七,軍方罕見表態。

當地時間1月12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向軍隊發布了一份由七名陸軍將軍和一位海軍上將連署的備忘錄稱,“2021年1月6日在華盛頓發生的暴力騷亂是對美國國會、國會大廈和我們的制憲過程的直接攻擊。”

備忘錄強調,軍方致力於保護和捍衛憲法,“言論和集會自由權不賦予任何人訴諸暴力,煽動叛亂和叛亂的權利。”“任何破壞憲法進程的行動不僅違反我們的傳統、價值觀和誓言,而且違反法律。”

軍方領導人說,“根據憲法,並經各州和法院確認,被國會批准,總統當選人拜登將在1月20日宣誓就職,成為我們的第46屆統帥。”


參院州選勝出
拜登施政看好


之前,輿論並不看好民主黨能夠在佐治亞州參議員選舉中勝出,然而,對拜登而言,真可謂“運來天地皆同力”,在剛剛結束的角逐中,民主黨竟然拿下了2020年參議院席位改選的最後兩席。

其中,33歲的喬恩·奧索夫擊敗了共和黨現任參議員大衛·珀杜,成為美國當選參議員中最年輕的代表,也是佐治亞州首位猶太裔參議員;拉斐爾·沃爾納克以50.6%的支持率擊敗現任共和黨參議員凱利·洛夫勒,成為佐治亞州第一位非裔參議員。

這標誌着民主黨不僅控制了眾議院,而且又實現了在參議院中與共和黨分庭抗禮。由於參議院議長由副總統擔任,當投票出現平票時,副總統哈里斯可以投下關鍵性的一票決定成敗。

換言之,如今參議院實際控制權也將落到民主黨手中,拜登可望有更多機會按照自己的想法治國理政。


大道各行一邊
包容互鑒共贏


那麼,這是否等於說拜登施政能一帆風順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這次大選,美國政治高度兩極化,美國價值觀遭到了新冠疫情、暴力、社會撕裂等因素持續衝擊,長期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憲政制度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困擾美國社會的深層次矛盾井噴似爆發,成為西式民主體制的破壞性力量,其對全球地緣政治的影響值得關注。

與此同時,從意大利到德國,歐洲社會也面臨着右翼勢力的崛起,不斷有人驚呼西式民主頹勢難擋,但如果就此判斷西式民主制度轉衰難免過於武斷。

邱吉爾有句名言:“民主是最壞的制度,但其他人類已嘗試過的制度更壞。”對西方社會而言,此言不虛。自二百多年前建國以來,美國對全球政治、經濟、科技的影響是巨大的,迄今為止,也超越了世界上任何一個其他國家。

也正是得益於雖不完美卻相當可靠的制度環境,敘利亞移民的後代才得以成為蘋果的約伯斯,南非移民馬斯克才得以成為SPACE X和特斯拉的CEO和世界新首富,也決定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倒行逆施”同樣不能撼動美利堅制度的根基。

難怪一些國家的領導人紛紛表達了對美國制度的信心,“相信美國民主制度的力量”,借用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之言就是:“美國民主是堅韌的,根深蒂固,必將戰勝這場危機。”

令人錯愕的是,這次國會騷亂事件發生後,一些人在走筆行文之際不忘渲染全球威權國家領導人對美國亂象“一定處於歡欣鼓舞的情緒中”。有報道指,在俄羅斯,“暴力事件與克里姆林宮宣傳的美國民主正在崩潰的說法完全吻合,政府控制的全俄國家電視廣播公司新聞頻道(Rossiya 24)通過一個分屏播放了國會大廈的混亂場面,一邊展示俄羅斯東正教耶誕節歡樂的慶祝活動,另一邊則是華盛頓的暴力混亂場面。”

其實,一個國家選擇什麼樣的治理體系,有歷史、文化,以及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等方方面面的因素,歸根結底還有看這種體系在制度安排上是否以民為本,促進發展。不論是哪個國家,何種社會制度,關鍵是做好自己的事,少論他人是與非,讓事實說話,發展才是硬道理。

西諺雲:“一個人的佳餚常為另一人的毒藥。”不同社會制度優劣得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強求千篇一律很多時候適得其反。只有互相尊重、相互包容、取長補短才能實現多贏,促進人類社會的共同發展。一味黨同伐異,大搞強權政治,豈不惑乎?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