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白宮易主 中美關係危中見機
張介嶺 [第3480期 2020-11-16發表]
美國大選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終於塵埃落定,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創下歷屆總統大選獲票數最多的紀錄,成功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拜登的競選夥伴、加利福尼亞州參議員賀錦麗將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擔任副總統的女性。
       
▲美國大選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創下歷屆總統大選獲票數最多的紀錄,有望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新華社圖片)  
 

特朗普困獸猶鬥難挽敗局


“月子彎彎照美洲,幾家歡樂幾家愁”。在美國這場扣人心弦的政治大博弈中,志在必得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時運不濟,最終落敗,成為過去25年來首位未能成功連任的美國總統。

心高氣傲的特朗普迄今為止都未能咽下這口氣。當地時間11月10日晚,他在推特上轉發了多條消息,包括聯邦黨人(Federalist)網站有關費城選舉舞弊的文章,以及奧巴馬政府對特朗普的非法間諜和洩密行動等。這位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高材生在轉發推文時指,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揭發這場“被操縱的選舉”,“人們不會接受這場被操縱的選舉!”

然而,美利堅不相信眼淚,CNN、NBC、A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福克斯等權威媒體急不可耐地宣布拜登贏了的消息;英國、德國、法國、加拿大、西班牙,甚至印度等國政要,都紛紛祝賀拜登當選。

韓國總統文在寅發推文祝賀拜登勝選,“恭喜拜登先生和賀錦麗女士。我們的聯盟是牢固的,我們兩國之間的紐帶是堅如磐石的。我非常期待我們一起為共同的價值觀而合作。”

日本首相菅義偉期待與美國新政府進一步強化“日美同盟”,確保印太及以外地區的和平、自由與繁榮。

顯而易見,特朗普大勢已去。

 

中美關係危中有機


拜登當選總統後,人們最關心的是,他將面臨哪些挑戰?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和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哈斯就此進行過討論,一致認為新冠疫情、中國和氣候變化名列前三。           

讓我們首先來看看拜登治下的中美關係可能向何處去。

眾所周知,特朗普上台以來,重組美中關係架構,致力於對華戰略競爭,企圖通過短時間內激化競爭逼迫中方退卻,從而達到重寫遊戲規則的目的。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跌至冰點。

為此,美國一些人為了證明對華實施戰略競爭戰略合法有據,肆意渲染1972年以來美國對華接觸政策為失敗,外交和經濟接觸並未給中國帶來政治和經濟開放,專制的北京模式與自由民主體制形成鮮明對比,更有人批評北京借新冠疫情輸出中國模式。

早在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就將中國和俄羅斯定性為“戰略競爭對手”,是企圖侵蝕美國安全和繁榮的“修正主義國家”。

2018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演說中,抨擊中國試圖干預美國選舉,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並在中美貿易爭端、南海軍事化問題上大放厥詞,指責北京打壓台灣,借助“社會信用分數”監控民眾和進行宗教壓制,謀求在美國和海外擴大影響力。所有這些,其用心就是將中國形塑成西方文明和體制的對立面。

美國國務院前亞洲事務高官、拜登競選團隊高級顧問坎貝爾稱,“我認為,民主黨內部有一個廣泛的認識,即特朗普對中國行為的判斷基本上是準確的。”這反映了美國許多民主黨人和國際問題專家都認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戰略。

迄今為止,拜登本人尚未否認政治對手確定的“戰略競爭”這一對華政策基本框架。儘管他抨擊特朗普的貿易戰是自我毀滅,但其競選團隊只表示了將重新評估關稅,並未承諾取消關稅。看來,中美關係短期內難望風平浪靜。

 

中美應對全球挑戰空間大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拜登稱,他將比特朗普更注重合作,在全球協同行動中團結盟友向北京施壓。這意味着下屆美國政府會加大力度動員盟友和合作夥伴共同應對中國挑戰。

另一方面,他也表示,將比特朗普更重視與中國合作應對全球挑戰,這些挑戰與對抗北京一樣,對美國的利益至關重要。

專家認為,“所有的國家都存在競爭,但如果沒有接觸,競爭就會變成零和遊戲,最終帶來安全困境。”拜登的上述表態或蘊藏着中美關係止跌回穩的密碼。

其實,歷史上中美關係迷失一段時日後,有過柳暗花明的時刻。本世紀初,小布殊上任伊始,中美關係也一度陷入困境,強硬派強烈要求將戰略競爭作為對華政策的指導原則。然而“911事件”扭轉了態勢,美方的“戰略競爭”論終被“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取代。
之後,中美之間建立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就戰略性、長期性、全域性問題進行戰略對話,有效穩定並促進了中美關係。

毋庸置疑,中美之間除了競爭一面之外,還存在着很多共同利益。正如拜登的中國問題顧問、新美國安全中心副主席拉特納在一份報告中所指,美國必須接受並承認,應對中國挑戰需作出困難的犧牲和權衡。

 

氣候變化合作潛力無限


拜登在對華政策上能否作出正確的戰略選擇事關美國國運和全球秩序。那麼,有哪些合作最可能入其法眼,從而助推中美關係回暖呢?

今年11月4日,美國正式退出巴黎協定。從拜登的治國理念看,筆者認為,中美之間最具合作潛力的一大議當屬氣候變化。這已得到多重印證。

今年7月,拜登團隊的重要幕僚坎貝爾參加中美智庫媒體視頻論壇時表示,中美需要戰略對話,在不敏感的“小領域”開展合作,建立危機管控機制,多搞人文交流,並就氣候變化面多合作。這番講話無疑透露出民主黨對氣候變化的高度重視。

特朗普否認氣候變化,稱全球變暖為一場騙局。與特朗普不同,拜登一直關心環保議題。早在1986年,他就在國會推出了參議院第一份關於氣候變化的《全球環境保護法案》,並被總統簽署成法,成為指導美國政府研究和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方針。

在這次大選中,拜登同樣提出了最為激進的氣候綱領,稱氣候變化是“對我們安全的最大威脅”,呼籲就如何應對來一場“革命”,並制定了2萬億美元的氣候變化計劃,目的是減少排放,投資新技術和基礎設施,發展綠色能源。

他還承諾美國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提議禁止在公共場地開發新的石油及天然氣開採項目,意在推動美國社會返回“前特朗普時代”,並進行全方位改造,“讓美國走上一條到2050年實現淨零碳排放經濟的不可逆轉的道路”。

氣候政策關乎人類未來,拜登主張美國應在對抗全球氣候變化過程中擔任領導者。毫無疑問,拜登上任後,美國會重新加入巴黎協定。今年因疫情延期的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如果能夠在明年舉行,國際社會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或可有更多的期待。

作為全球兩大碳排放國,中美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既有利益衝突,更有共同的責任和需求。迄今為止,中國領導人越來越重視環境問題的重要性,並承諾增加對《巴黎協定》的義務。到2030年使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峰值,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

顯然,在氣候變化這樣的全球性問題上,沒有中國的合作,美國難望解決氣候議程。中美合則兩利,鬥則兩傷。美方應該意識到外交的重要性以及戰略競爭的消耗性。
       

下屆政府治國理政掣肘大


過去四年,作為全球第一大國,美國的全球影響和公信力屢遭挑戰。特朗普政府對多邊合作失去了興趣,撕毀一些國際協議,美國與盟友的關係也因貿易衝突和軍費分擔鬧得不可開交,在戰略上與中國爭執不下,在國內應對新冠疫情不力,加劇了美國的社會經濟分裂。

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下,拜登還必須應對國會共和黨議員的重重阻擾,以及許多州共和黨參議員坐大的現實。更為重要的是,特朗普還任命了與聯邦黨人協會有關的法官,包括三名最高法院大法官,這將長期對民主黨的立法努力構成司法挑戰。下屆政府欲重振旗鼓,理順經濟、移民、種族、環境,以及其他許多問題的關係,與國際社會合作應對全球挑戰談何容易。

 

美方兜售中國威脅論市場有限


特朗普政府在新冠疫情、貿易、投資、技術、TikTok、WHO、南海、中國企業、中國留學生、民主、人權等方面對中國進行全面攻擊,然而,這種論調並非總有市場,大多數國家不願捲入中美爭拗,它們對新冷戰不感興趣。

印尼前駐美大使、前外交部副部長迪諾·賈拉爾早些時候表示,對於美國強烈要求反對中國的政策,東南亞並不認可,也不會同意。在疫情的關鍵時期,很多國家都需要倚靠中國的新冠疫苗來重振國內經濟。印尼不會與美國、印度一起加入“四國聯盟”反華。

他還稱,如果有什麼事很清楚的話,那就是自1980年代以來,中國的外交政策已去意識形態化,沒有人真的相信中國的政治意圖是將東南亞國家變成共產主義。中國的戰略意圖不再是傳播共產主義,而是戰略接納、經濟接觸和政治影響力。

對拜登政府而言,一大外交挑戰是如何摒棄冷戰思維,制定切實可行的對華政策。與特朗普試圖以政治忠誠取代專業素養不同,由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 )牽頭的拜登外交顧問團隊裏面有曾在政府任職、享譽業內的資深外交政策專家,他們尊重並利用多邊平台為美國服務。

有分析指,美國對華接觸政策的目的是鼓勵中國政治更加民主。然而,美國的接觸政策並不總是、也並不只是為了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美國必須接受,不可能改變中國的政治生態,而應轉向更有條理、更加開放的對話,以便兩國攜手合作,多邊應對氣候變化和核不擴散等全球性挑戰。

如果美國想要有效應對氣候危機,美國對華戰略就必須從對華戰略競爭轉向對華戰略接觸,將地緣政治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並以此為紐帶改善雙邊關係。

在當下民族主義發酵不時綁架外交政策之際,無論如何,一味唱衰中美關係有失理性,也不符合雙方的根本利益。國與國之間沒有永遠的敵人,眼下中美比任何時候都需要建立新的接觸。如何從“山重水複疑無路”中看到出路、創造條件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推動中美關係健康平穩發展,需要大智慧。

有理由相信,攜手中國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或將成為拜登政府弱化對華戰略競爭,進而更多轉向對華戰略接觸的催化劑。

當然,特朗普的政策並非一人之過,而是整個共和黨的問題。不要指望美國的政治焦慮和社會撕裂通過一場選舉就能完全解決。除應對新冠疫情和重啟經濟之外,美國還面臨3.1萬億美元的預算赤字及基礎設施陳舊等方面的巨大挑戰。且不說拜登能否很快“重塑美國的靈魂”,至少調整對華關係在優先等級上會與應對新冠疫情等更為迫在眉睫的國內難題相衝突。中美關係見起色恐需時日。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