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美角逐當堅持鬥而不破
張介嶺 [第3474期 2020-09-07發表]
8月26日,美國商務部網站發布聲明,將24家中國企業列入制裁“實體清單”,原因是這些企業“幫助中國軍方在南海修建人工島”,“參與南海軍事化”,至此已有186家中國企業被美方制裁。
 
同日,美國國務院表示,還將對那些負責或參與中方“在南海大規模填海、建設或軍事化的個人”實施簽證限制,不允許他們入境美國,其直系親屬也可能受到簽證限制。
 

▲總部位於洛杉磯的互聯網公司TikTok8月22日宣布,將就美國政府涉及該公司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的行政令提起訴訟,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圖為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卡爾弗城拍攝的TikTok公司標誌。(新華社圖片)  
 

變本加厲
尋求對華全方位脫鈎

 
中美經濟發展至今,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國鷹派卻對此視而不見,只是看到中國從兩國合作中獲得了很多好處,頑固尋求對華全方位脫鈎。這種偏執思維十分可怕。自2018年打響貿易戰開第一槍後,特朗普政府全力封殺華為,又對TikTok下手,甚至還拉上了微信,中美脫鈎已蔓延到技術部門。
 
中美金融部分脫鈎亦非危言聳聽。美方要求,中國企業必須提供美方審計工作底稿,否則將面臨退市後果。不久前,美國國務院又去信美國的大學及院校,敦促它們剝離旗下捐贈基金所持有的中概股,以免蒙受投資損失。
 
此外,美國財政部發布了《關於保護美國投資者防範中國公司重大風險的報告》,針對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無法檢查的轄區,提高上市門檻,嚴格資訊披露要求,強化投資風險提示,並要求已在美上市公司2022年1月1日前必須滿足PCAOB的檢查要求。
 
除了新聞機構外,美國對華脫鈎已波及人文交流。今年1月份,參議員馬可·盧比奧發布的聲明證實,已深耕中國基層27年之久的美國和平隊(Peace Corps)決定終止在中國的志願計劃,並從6月起撤出在華志願者,理由是中國不再是發展中國家。
 
8月13日,國務卿蓬佩奧要求美國80家孔子學院登記為“外國使團”,此舉導致的結果可想而知。
 
美方在教育領域的封堵同樣不含糊。4月下旬,參議員科頓接受採訪時稱,應限制中國留學生來美學習高科技和技術專業,“我們可以讓他們來美國學習莎士比亞和《聯邦黨人文集》,而不需要在美國學習量子計算和人工智慧”。
 
5月27日,科頓和另一名參議員布萊克本推出《安全校園法》議案,欲禁止向赴美從事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研究的中國公民發放學生簽證。他在一份聲明中稱,中方利用學生和研究人員簽證,竊取美國學術和研究機構的科學、技術、工程和製造領域的機密。
 
5月29日,特朗普發布公告,自美國東部夏令時間6月1日下午12時起,禁止或限制持F類和J類簽證赴美學習或研究、“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中國學生或研究人員入境。
 
7月14日,特朗普簽署的涉港行政命令中含有一項條款,中止與中國內地及中國香港的富布萊特交流項目。這是美國和平隊在華項目被裁撤後,又一民間交流管道被關閉。
 
美方沒有就此收手。8月31日,蓬佩奧接受採訪時不斷渲染中國“間諜論”,指責中國政府滲透美國的大學系統,並透露說,特朗普正在認真考慮限制中國留學生或研究人員到美國,可能在未來數週或數個月公布細節。
 
美國北德克薩斯大學更顯得急不可耐,8月26日突然宣布驅逐所有受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15名公派訪問學者和留學生,並限定他們一個月內離境。
 

▲目前,在美留學的中國學生人數龐大,佔美國全部留學人員總數的1/3左右,每年給美國貢獻的價值超過了150億美元。圖為哥倫比亞大學中國留學生前往學校參加畢業典禮。(中新社資料圖片)
 

與華隔絕不符合美國利益

 
美方這一連串舉動令人擔心,一個幽靈,麥卡錫主義幽靈,正在美利堅肆虐。然而,過去四十年,中美交流密切,經濟深度融合,要做到完全脫鈎幾無可能。即使強推,也會“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以教育為例,目前,在美留學的中國學生人數龐大,佔美國全部留學人員總數的1/3左右,每年給美國貢獻的價值超過了150億美元。他們是中國的形象大使,幫助美國民眾更好地了解中國。同時,又是中國民眾了解美國的視窗,對不同文明之間的交融,促進中美友誼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橋樑作用。
 
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7年,美國獲得STEM博士學位的共有31052名,中國學生佔16%。這些中國學生當中,22%是工程博士學位,25%是數學博士學位。此外,約有90%科學和工程專業中國學生獲得博士學位後至少在美國生活了十年,是所有國家中比例最高的。
 
顯然,美國一旦切斷STEM專業中國生源,大批科技人才回流對中國未嘗不是好事,美國則將錯失不少原本可助力美利堅發展的優秀工程科技人才。
 
那麼,撇開經濟因素不談,全面脫鈎真的對美國有利無害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專家分析,如果站在美國的立場換位思考,美國尋求對華教育和人文脫鈎,不利於美國傳播美式價值觀和保持道德高地,勢必阻礙推進美國的長期戰略目標。
 
事實上,正是文化、教育和新聞交流幫助了中國民眾更好地了解美國,不會輕易受反美宣傳誤導。而削減政府資助的交流項目,美國將失去接觸普通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的直接管道,無異於在意識形態方面單方面解除了自己的武裝。
 
毫無疑問,美中全方位脫鈎是中方極不願意看到的,也會成為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負面因素。中美建交以來,美國對中國改革開放的影響是巨大的,中國也反過來對美國經濟發展貢獻了力量。因此,作為當今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愛也好,恨也罷,最終的宿命是合則兩利,鬥則俱傷。
 

蓬佩奧嗆華非一己之見 

 
遺憾的是,不管出於什麼需要,美方一些人始終將中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8月25日,蓬佩奧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言時再次拿新冠疫情做文章,渲染“中共威脅論”:頌揚特朗普揭開了中共掠奪和侵略行為的面紗; 終止了與中國荒謬和不公平的貿易協定;會將流失到中國的工作機會重新遷回美國,等等。
 
蓬佩奧的表態絕非一己之見。早先一天,特朗普競選連任陣營宣布,將“終止對華依賴”列為第二任期十大重點之第三位,內容包括從中國撤回100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為相關美企提供稅收減免;製造業務遷回美國的關鍵行業,如製藥和機械業等,可享有全額費用減免;不允許將工作機會外判給中國的公司獲得聯邦政府合同;要求中國為新冠病毒在全世界擴散負全責。
 
顯而易見,特朗普政府圍堵中國勢頭不減,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有分析指,中國拒絕美國的霸權並不意味着中國自己在尋求霸權。事實上,中國要趕上美國,絕非一朝一夕之事。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人均GDP還不到美國六分之一,甚至要實現基本經濟發展目標仍任重道遠。實力相差如此之大,美國還不遺餘力地拿中國興師問罪,實在是匪夷所思。
             

中美對抗不是歷史必然

 
中美關係落到這般田地,令人不禁想起二十多年前哈佛大學教授薩繆爾·亨廷頓有關中美衝突不可避免的論斷。他預言,美中幾乎在所有重大政策問題上都沒有共同目標,兩國的分歧是全面的。衝突的根源是社會和文化方面的根本差異。不論亞洲和美國社會之間存在怎樣的經濟聯繫,根本上的文化差異將使二者無法同居一室。
 
亨廷頓的看法或許有點過於悲觀。中美固然意識形態不同,社會文化迥異,但並不等於說兩者一定會水火不容。換個角度看,國與國之間正是因為不同才會相得益彰,有助於相互磨合,促進融合,將人類文明引向最佳發展路徑。為此,中美需摒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心理,當務之急是確保良性競爭,不能你死我活,相鬥至死方甘休。
 
這就需要維繫並加強經貿互動,並以此為紐帶給雙邊關係注入更多穩定劑。17世紀以來,孟德斯鳩、亞當·斯密等西方先哲早就認識到貿易與和平之間存在關聯性。其中,19世紀英國經濟學家理查·科布登提出的“貿易和平論”強調,“過去與現在自由貿易是上帝賦予人類的最好的外交手段,沒有比自由貿易更好的方法能夠讓人類和平相處。”
 
上世紀,英國學者諾爾曼·安吉爾進一步從比較成本的角度得出結論稱,雖然戰爭在過去是有利可圖的,但由於現代戰爭能摧毀貿易紐帶,因而無異於是一種“商業自殺”行為。
 
另一方面,貿易並不總是一種維護和平的力量。當代西方著名學者羅伯特·吉爾平就認為,經濟相互依存還不能保證合作將取代衝突。隨着經濟相互依存性的增加,國家變得更擔心失去自治權以及擔心諸如進入外國市場、原料來源的安全以及相互依存關係的代價。當今世界國際關係的基本問題仍是對國家之間權力發展不平衡的後果進行和平調整的問題。
 
儘管在貿易與和平關係問題上,一些學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貿易作為國際關係潤滑劑,甚至壓艙石的作用不可否認,正如約瑟夫·奈所指,貿易具有“外溢”功效,經濟貿易等功能性領域的相互依賴可以擴展到政治領域,增強貿易夥伴間的政治聯繫,從而改善長期合作的前景。
 
毋庸置疑,經貿互動對創造和平繁榮至關重要。當然,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不僅是國際貿易作用的結果,還與國際、國內政治、主觀和客觀,甚至個別領導人的起心動念密切相關。中美貿易戰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雙邊關係急需危中尋機 

 
眼下的中美關係步步驚心,但亦非漆黑一團。8月25日,劉鶴副總理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通話,雙方就加強兩國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落實等問題進行了具有建設性的對話,同意創造條件和氛圍,繼續推動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落實。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聲明稱,中美都認為雙方在確保協議成功落實方面取得進展。聲明說,中方大幅增加購買美國產品,並列舉了中方需要作出什麼行動,以實現貿易結構性改革,進一步保護美國的智慧財產權、消除對美國企業在金融服務與農業領域的障礙,以及取消強制性技術轉讓等。
 
從美方聲明中不難看出,中美貿易依舊存在相當大的張力。然而,中美重申對落實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承諾,雙方同意繼續落實協議,這仍不失為一種積極信號。在雙邊緊張關係不斷升級、中美高層經貿通話被押後之際,雖然兩國互動態勢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但至少雙方都認同履行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取得進展,承諾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協議成功,使人在悲觀絕望中看到了一線希望。
 

謹防貿易不平衡再生爭拗

 
這就需要中美雙方面對困難,仍要堅持落實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必須看到,對協議具體細節的落實不能期望太高,即使在正常情況下,中國承諾兩年內增加進口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也非易事,何況中國經濟增長受新冠疫情嚴重衝擊,北京要確保為新增美國商品提供市場空間面臨相當大的挑戰。
 
專家認為,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談不上什麼重大突破,也不可能解決中美之間存在的棘手分歧。關鍵是雙方都要有所妥協,爭取早日達成第二階段協議,這有助於中美關係止跌回穩,重回正軌。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初,人們總以為全球貿易下跌應該減少貿易不平衡。值得注意的是,與普遍下滑的全球貿易相比,中國出口勢頭強勁。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7月份,中國貿易順差4,422.3億人民幣,增加45.9%。其中,對美貿易順差325億美元,按年增幅創2018年10月以來最高。
 
這充分顯示了中國出口的彈性。有理由相信,中國經常項目赤字走勢或已進入拐點。需要未雨綢繆的是,如果第二季度的出口勢頭持續下去,那就意味着中國的經常帳戶盈餘將大幅上升。因此,應防止貿易順差急增再次導致全球貿易不平衡,成為中美之間新的政治和經濟問題。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