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英國步入後脫歐時代:挑戰才剛剛開始
Britain enters post-Brexit era: challenges are about to emerge
本刊記者 彭玉潔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一場糾纏了3年的分手之路似乎讓人看到了曙光。
 
倫敦時間1月31日晚11時,英國經過三年多的反覆和猶豫,正式卸下了歐盟成員國的身份,不再參與歐盟會議與決策,英國的國旗在位於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也緩緩落下。當晚,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向全國發表講話時,指脫歐“並非終結,而是一個開端,英國將迎來更美好的將來。”
 
不過,這是否正如約翰遜的競選口號“搞定脫歐”(Get Brexit Done)一樣,脫歐真的被“搞定”了呢?如果說1月31日這一天無論對於英國還是歐盟來說都是歷史性的一天的話,英國的脫歐之路其實還未能走出迷茫,反而踏入了更加不明朗的未來,脫歐所帶來的“衝擊波”可能要到2020年底才能顯示出它真正的威力。
 
當地時間1月31日23時,英國正式“脫歐”,隨後進入為期11個月的“脫歐”過渡期。圖為1月31日,在英國倫敦,支持“脫歐”的人們在議會廣場上慶祝。(新華社圖片)
 

脫歐衝擊年底顯現

 
2月1日標誌着英國與歐盟關係開始了一個新階段——為期11個月的過渡期:幾個月前當選的73名歐盟議會英國議員將不再參加議會活動,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也不再有任何英國官員與代表,英國不會再參加成員國領導人峰會或政府間會議。英國公民甚至不再有權進入歐盟機構任職。
 
不過,在這11月內,英國此前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和法案仍將繼續有效,英國仍將遵守目前遵守的各項歐盟規定,直到2020年12月31日。雙方將在此期間,談判確定未來關係的框架。倘若雙方不在今年7月1日以前提出延長過渡期要求,雙方關係應在明年1月1日真正納入新的框架。
 
換句話說,除了國旗在歐盟總部被撤下、發行脫歐紀念幣及發行新護照外,英國在1月31日後不會立即出現變化。英國公民還可以自由地出入歐盟各國、歐盟公民也可自由地進出英國、電訊網絡不會變成漫遊等,而遊客在2020年底前去英國旅行也不會有特別變化。
 
雖然約翰遜此前已經信誓旦旦地表示,不會要求延期。但無論是歐盟,還是觀察人士都認為,將47年錯綜複雜的政治、經貿、社會、司法等不同領域的關係推倒重建,11個月的時間實在太短。雙方不僅需要重新確定貿易關係,而且也需要重新定位任何在安全、司法、教育、能源等眾多領域的合作。
 
更何況,據英國媒體報道,英國和歐盟的貿易談判,將從3月1日開始進行。這意味着真正的談判時間最多只有10個月。若雙方無法達成共識,也不決定延長過渡期,英歐貿易關係仍可能回到世貿組織的框架內,相當於“無協議‘脫歐’”。
 

談判之路困難重重

 
由於脫歐協議未涉及英歐未來貿易關係、金融業准入等決定英國經濟前景的具體問題,不確定性並未完全消除。旨在確定英歐未來貿易關係的自貿談判因而尤為關鍵。
 
歐盟是英國最大貿易夥伴,在英國外貿總額的佔比達近50%,與歐盟達成一項深入而廣泛的自貿協定符合英國利益。根據經濟學前沿諮詢公司的分析,“在無協議脫歐”情況下,英國每年出口損失將接近900億英鎊;倘若英歐能達成類似於歐盟——加拿大自貿協定水平的貿易協議,英國每年出口損失仍將超過500億英鎊;英歐若能達成全面深入的自貿協定,損失則將大大降低。
 
然而,貿易協議越全面、越深入,談判所需的時間就越長。據統計,在目前已與歐盟簽署的自貿協定中,談判時間最短的為韓國,韓歐自貿談判花費了兩年多時間,但從協議簽署到正式生效又花費了6年多時間。約翰遜政府此前曾表示,希望與歐盟達成超過歐盟—加拿大自貿協定水平的貿易協議,而後者的談判時間長達7年。
 
英國正式脫離歐盟僅僅數天,雙方就已經在未來雙邊貿易關係問題上出現明顯分歧。日前雙方就將於今年3月啟動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目標各自釋放強硬信號,歐盟方面希望英國脫歐後能夠在規則和監管方面繼續與歐盟一致,而英方則強調不會同意以遵守歐盟規則作為換取歐盟市場准入的條件。
 
歐盟英國脫歐事務談判首席代表米歇爾·巴尼耶1月訪問愛爾蘭時表示,如果在年底雙方沒有共識,那就必須面對瀕臨深淵的危險,尤其是在貿易領域。他並警告英國,歐盟在接下來的貿易談判中,決不會就單一市場的完整性妥協。
 
分析認為,到今年底英歐關係有三種可能結果:第一,2020年底前結束自貿談判的時間表行不通,但約翰遜政府仍堅持結束過渡期,導致出現英歐“無自貿協定”的結果。第二,到2020年底,英歐達成低水平或臨時貿易協議,但將未決問題留待長期談判。第三,約翰遜政府背棄競選承諾,延長過渡期。而從最新的形勢分析,約翰遜政府採取第二種方案的可能性比較大。
 

分裂勢頭蠢蠢欲動

 
英國想離開歐盟,蘇格蘭和北愛爾蘭也想離開英國。
 
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脫歐派雖然以微弱優勢贏得勝利,但在蘇格蘭和北愛爾蘭中,留歐派卻有62%和55.78%的支持率。過去三年多,兩地民眾抗議脫歐的聲音不絕於耳,卻在浩浩蕩蕩的脫歐談判中乏人問津。如今脫歐大局已定,英國國內蠢蠢欲動的分裂風險或許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目前,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已奪得該區59個下議院議席中的48席,而保守黨則只佔6席。民族黨黨魁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表示選舉結果證明支持留歐的蘇格蘭人不願與英國有同一個未來,要求舉行第二次獨立公投。雖然約翰遜已經明言表示反對蘇格蘭再辦獨立公投,不過部分蘇格蘭民族黨(SNP)資深人士認為,若約翰遜面臨足夠政治壓力,可能會讓步,同意蘇格蘭再辦獨立公投。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憲法專家邁克爾·基廷(Michael Keating)表示,中間偏右立場、支持脫歐已是英格蘭社會主流風氣,而這助長蘇格蘭的國族主義情緒,導致首相約翰遜難以繼續維持英格蘭與蘇格蘭同屬聯合王國,“沒人想當聯合王國的末代首相”。
 
在愛爾蘭海對岸,支持愛爾蘭統一的北愛爾蘭政黨議席首次超越親英統一派,而支持愛爾蘭統一的民意已超越了反對者,且集中在年輕民眾身上。約翰遜的脫歐協議也將北愛爾蘭實際上維持在歐盟規制之中,使之與愛爾蘭共和國更為親近,跟大不列顛島卻漸行漸遠。
 
在外與歐盟關係未卜,在內面臨分裂危機,就連保守黨自身在脫歐之後的定位也是變數之一。
 
在2019年12月的大選中,與工黨不斷試圖轉移焦點、脫歐政策模糊不清不同,約翰遜帶領的保守黨以“搞定脫歐”為口號直擊人心,滿足了大部分的民眾情緒從而獲得了主動權。但當脫歐真的“搞定”了之後,保守黨還需重新思考靠何種議題來繼續體現自身的存在價值,不致被人“用後即棄”。畢竟,在脫歐以外的議題,諸如民生問題上,工黨還是獲得了不少年輕人的支持。
 

歐盟改革勢在必行

 
當然,受到脫歐影響的不僅只有英國,還意味着有着60多年歷史的歐盟建設一大失敗。巴尼耶曾表示,英國脫歐必然帶來負面後果,未來11個月的談判也只是為了減少損失而已。
 
除去在經濟方面失去了佔歐盟總量16%、僅次於德國的歐洲第二大經濟體,歐盟在外交上也喪失了一條有力的臂膀:從此歐盟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上、以及能夠在全球範圍內行動的軍事防禦上,將只剩下法國獨力支撐。而未來在面對國際談判,尤其是在面對美國時,英國是選擇追隨美國,還是選擇與歐盟協調行動還很難說。
 
英國與歐盟離心離德、漸行漸遠並非一日之寒。自1973年英國成為歐洲共同體創始會員國以來,兩方關係就一直顛簸不斷。最鮮明的疑歐派要屬戴卓爾夫人,就算在其卸任後,她的貨幣主義和對歐政策也深深影響着之後的英國政壇。伴隨着冷戰的結束,歐洲一體化進一步被提上日程:成立國家架構、引入統一貨幣、起草歐盟憲法、開放國境出入……無不是有着取締民族國家、移除各國邊界的意味,這對於曾經的日不落帝國來說,個中滋味實不難想象,其民族自豪感、英國例外論、以及衍生之疑歐主義、對歐洲統一之計劃大加反對。再加上由敘利亞內戰引發的難民潮中,歐盟處理不力,讓“疑歐派”落得口實大潑冷水。對歐盟的新仇舊恨,民粹中夾雜着對移民的恐懼、對精英政治的怨忿,造就了如今分道揚鑣之果。
 
而在經濟發展停滯導致民生問題日益突出、悲觀情緒瀰漫的歐洲,英國脫歐可能會進一步打擊歐洲民眾對現行制度和發展前景的信心。它雖然還未對於歐盟其他各國造成多米諾骨牌效應,但無疑暴露了歐盟亟待改革的迫切需要。馬克龍表示,英國脫歐敲響了“歷史警鐘”,歐洲民眾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需要一個團結的歐洲,英國的離開應該成為歐盟開啟深度改革的契機。
 
誠然,歐盟的歐洲一體化超國家計劃,無疑極具野心。但在實現野心的同時,卻也在急功近利地丟失了一些傳統和價值,犧牲了一些處在邊緣的平民的利益。如歐盟自成立之初大舉推行自由貿易、單一市場,往往使得本地中小型企業被擠出市場;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中,歐盟雖然提出一系列“救市”舉措,但實行效果有限,最終的負擔還是落在了各個成員國的百姓頭上;歐債危機更是造成了歐元區內部乃至整個歐盟的南北分化,使得歐洲一體化更難以向可與大國比肩的國際體系中“極”的方向發展。
 
目前,歐洲民族主義與民粹主義星星之火,正在經濟危機之下逐漸燎原,令各國對歐盟移除國境邊界、重塑民族身份之議程大為反彈。歐盟應加速改革步伐,以防脫歐重演。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