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新冠肺炎對全球經濟影響幾何
How will the COVID-19 impact on global economy
張介嶺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坊間一直有傳言,每到庚子年就有災。2020年,千世紀的第一個庚子年,恰巧中國又逢庚子之災,一種醫學界尚未完全弄清機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爆發,席捲全國,成為舉世矚目的公共衛生事件。
 
2014~2015年埃博拉爆發導致1.1萬人死亡,其間因於貿易和旅遊限制,幾內亞、利比亞和獅子山損失估計高達22億美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這波疫情對中國,乃至全球經濟的衝擊,值得關注。
 

年初全球經濟乍暖還寒

 
1月2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瑞士達沃斯發布了對去年10月《世界經濟展望報告》的更新內容,下調了2020年和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
 
報告指,全球製造業活動和貿易觸底反彈,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寬鬆,中美經貿磋商出現利好消息,以及對英國“無協議脫歐”的擔心減弱等積極現象提振了市場情緒。然而,經濟下行風險依然突出,如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社會動盪、經貿摩擦等風險。
報告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從2019年的2.9%增至3.3%,較上次展望下調了0.1個百分點;2021年將繼續增至3.4%,下調了0.2個百分點。
 
同時,鑒於美中達成貿易協定,報告將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上調0.2個百分點至6%,2021年為5.8%。
 
報告還預測,今、明兩年發達經濟體經濟增速將穩定在1.6%;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今、明兩年的經濟增速將分別為4.4%和4.6%。
 
東盟五國,包括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和泰國今年經濟增長4.8%,2021年增長5.1%。隨着財政刺激影響的減少,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今年的經濟增幅將從2019年的1%跌至0.7%,2021年繼續跌至0.5%。
 
印度近年來是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但由於“非銀行金融部門和農村收入增長疲軟”,今年GDP增長預計為5.8%,2021年為6.5%。
 
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表示,我們期待全球經濟今、明兩年取得適度好轉,目前已經看到了一些趨穩的迹象。最近資料顯示,國際貿易及工業產出正在觸底反彈,但還沒有達到增長的轉捩點。
 
日本厚生勞動省宣布,截至2月10日,停靠在日本橫濱的郵輪“鑽石公主”號中,累計確診感染新冠肺炎人數已達136人。(新華社圖片) 
 

疫情衝擊經濟恐甚於SARS

 
就在全球經濟步入十字路口之際,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迅速向全國蔓延,對於正在轉型中的中國經濟形成衝擊。澳新銀行研究部估計,冠狀疫情或將拖低中國GDP增速0.9個百分點,導致總體增速降至5%,成為1990年以來最低。 
 
中國經濟在全球的重要性今非昔比。SARS爆發時,中國主要還是世界工廠,現在的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最大的大宗商品買家、最大的資源消費國,還是德國、日本等許多全球最大經濟體的第一貿易夥伴。
 
據世界銀行提供的數據,過去十七年,中國年經濟產量翻了八倍多,從不到1.7萬億增至14萬億美元。
 
牛津經濟研究院研究顯示,中國在全球貿易中所佔份額也翻倍增長,從2003年的5.3%增至去年的12.8%。人均經濟產出也從2003年的1,500美元增至去年的約9,000美元。
 
馬修斯亞洲基金經濟學家安迪·羅斯曼不久前在美國國會作證時指出,“當今中國佔全球經濟增長的三分之一左右,比美國、歐洲和日本相加的份額還要大。”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還未得到完全控制,其對經濟的最終影響尚難預測。然而,如上所述,與2003年SARS相比,中國的經濟進入了一個更高階段。就中國經濟的規模和重要性而言,毋庸置疑,這波疫情將衝擊中國經濟,影響GDP增長。
 
經濟學家擔心,一旦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放慢,歐洲、亞洲和美洲經濟同樣難以倖免,對全球經濟造成的損害或堪比中美貿易戰,弄不好全球GDP增長將被拉回到2019年這一自金融危機以來最差水準。
 
多國政府近日相繼宣布應對措施,以阻止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包括提升警戒級別、成立專門工作組、發布旅行警示、加強對入境旅客的檢測等。圖為1月9日,在韓國仁川國際機場,工作人員用掃描儀監測旅客體溫。 (新華社圖片) 
 

旅遊業首當其衝

 
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遊客全球消費高達2,770億美元。中國政府這次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措施得力,延長了春節假期,同時,交通服務大為壓縮,實施了大範圍的旅行限制,這對阻斷疫情十分重要。
 
另一方面,隨着一些國家和地區先後推出對華旅行禁令,一些產業包括賓館、航空、餐飲、奢侈品銷售和郵輪已經感到了陣痛。不難判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開始重創國際旅遊市場,越南和泰國受中國遊客減少影響最大,其次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還有柬埔寨等國。
 
2月2日,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網誌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擴大,令本已下行中的經濟受到進一步的打擊,對本港經濟實質影響程度,很有可能高於2003年時SARS對經濟的影響。
 
陳茂波稱,現時內地旅客佔整體訪港旅客人數的78%,比率遠高於2002年的41%。而近年旅遊業佔本港總服務輸出32%,高於SARS時期的21%。如果旅遊及零售業持續疲弱的話,將對本港經濟帶來更顯著的影響。
 
他續指,很多慣常在新春期間舉行的團體活動因疫情而取消。旅客的銳減,對飲食、零售、消費及旅遊相關等行業受到重創。近日更相繼傳出有企業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期、減薪甚至裁員的消息,可說是經濟已愈趨困難,如何應對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1月30日,澳新銀行研究部報告預測,以當季減少3.5個工作日計算,工業生產和出口將下降,旅遊業下降將拖低服務業GDP增長0.9個百分點。受中國內地、越南、泰國和台灣旅遊和貿易減少的影響,已遭遇衰退的香港 GDP增長或跌1.4%。 
 
美國旅遊業情況同樣不樂觀。美國旅遊協會數據顯示,每年訪美的中國遊客近300萬人次,人均消費6,700美元。2003年SARS爆發三個月最嚴重之際,赴美遊中國遊客驟降逾50%。穆迪分析公司認為,相較SARS,新型冠狀肺炎後果更嚴重。到假設今年春季疫情最高峰期間,中國赴美商務行和旅遊人數可能下降近75%,完全恢復要到年底。旅遊業屬於服務出口,而服務出口走弱會拖累美國第一季度實際GDP減少0.2個百分點,2020年減少5個基點。
 
難怪有專家警告,簡單對華採取旅行限制措施可能引發危害全球經濟的連鎖反應。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多次表示:“旅遊限制會阻礙資訊共享、醫療供應鏈和損害經濟,因此弊大於利。”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思考項目專家迪帕·賈哈吉達爾指出,“旅行禁令很少能夠防止疾病的蔓延,卻可能帶來毀滅性的經濟和健康後果,還可能違反國際健康法。”
 
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埃里克·托納表示,在當前各國經濟合作如此緊密的情況下,旅遊禁令的漣漪效應會傷害到社會方方面面,疫情當前更需要國際合作。
 
泰國曼谷的部分車站免費向乘客發放口罩,提醒民眾加強衛生防護,並表達對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支持。圖為2月7日當地民眾在天鐵車站內手舉“武漢加油”的標語牌。(新華社圖片)
 

全球供應鏈不穩定後果堪虞

 
迄今為止,星巴克、李維斯、迪士尼,還有蘋果、谷歌和摩根大通等企業,或關閉中國區域的運營,或停止生產,有的還禁止員工旅行。凱投宏觀全球經濟學家西蒙·馬拉卡姆稱,“我們仍然希望,經濟和市場混亂將是暫時的。但鑒於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突出地位,以及一些金融資產估值高,如果工廠延長關閉,市場拋售加深,可能會引發全球經濟後果。”
 
雖然疫情對全球供應鏈的衝擊究竟有多嚴重尚難預測,然而,中國已經成為全球供應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製造業產量約佔全球的五分之一。無論如何企業延長開工時間會影響全球個人電腦、智能手機和其他電子產品的供應鏈,也將對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形成衝擊。
 
牛津經濟研究院經濟學家本·梅分析,中國已經更為參與全球供應鏈。過去十年,它已成為全球經濟的最後支出國。由於供應鏈關聯,越南、馬來西亞、韓國、泰國和中國台灣地區受衝擊最大,德國和日本也將面臨出口減少壓力。
 
例如,工廠延遲開工影響生產。智能電視機就有許多小部件組成,每個小部件又有更小的零件組成。如果對生產流程很重要的小部件斷貨,而這些部件又正好來自中國,生產線很可能就不得不停轉。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去年通用汽車在華銷售量多於在美國的銷售量;美國半導體產業深耕中國市場,中國既是主要的生產中心,也是產品市場;英特爾在華客戶2019年有約200億美元,佔其當年總收入的28%。高通公司則更加依賴中國,年收入的47%,近120億美元,都來自在華銷售,蘋果大多數產品在華組裝,六分之一的銷售來自中國;中國還是世界最大的玩具生產國。
 
專家認為,全球製造業部門在美國和歐元區發達國家已經出現衰退,如果疫情到3月中旬仍得不到緩解,所有這些都將對那些依賴中國的業務受到衝擊,從美國中西部和墨西哥汽車企業的零部件,到孟加拉和土耳其的服裝廠,莫不如此。
 
中國的需求變化震盪市場。如果客戶不能從中國買到需要的產品,中國工廠又反過來削減進口機械、零部件和原材料訂單,屆時,韓國和台灣的電腦晶片、智利和加拿大的銅,以及德國和意大利的企業設備都將承壓,從而損害全球供應鏈。
 
穆迪分析公司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也影響拉美經濟。今年以來,國際油價和銅價大幅下跌,受中國經濟受損,以及對該地區農產品、金屬產品和能源產品需求走弱衝擊,相關大宗商品生產國會很快減少產量和投資,鑒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帶來的經濟損害,這些大宗商品價格回升前景慘澹。
 
牛津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本·梅認為,這些問題可能在全球各地都會出現。2011年日本地震和海嘯重創製造業,就出現了這些問題。許多企業認為它們可以從不同的供應商拿貨,但最後意識到關鍵部件只有某些廠家才生產。如果中國出現這種情況,後果可想而知。
 
與SARS相比,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來勢更為兇猛。西方人喜歡指責中國的專制,然而,只要找準了方向,避免人道主義災難,在防範疫情蔓延和恢復生產方面,中國體制可能更為有效。中國經濟在SARS之後經歷了數月收縮,但很快就大幅反彈。這次情況也很可能相似。
 
穆迪分析公司估計,這波疫情造成的中國經濟損失與SARS相當,之所以這樣相對樂觀的關鍵是今年中國政府的金融資源已大為增強,中國會借助這些資源提供支持經濟所需的任何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
 
中國經濟穩住了,就是對世界經濟最大的貢獻。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